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37 天機子

“對方風水陣弱了?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紫男子驚喜道。
  經過兩天半的‘哀莫大于心死’,紫男子終于盼來了希望,原本非常難纏的風水陣,此刻卻是快出了百倍不止,摧枯拉朽般的消磨對方風水陣。
  一個時辰,一個時辰足夠了,終于可以擺脫這難纏的陣法了,終于可以去辦界主的大事了。
  一旁念悠悠眼中閃過一絲為難之色,古千幽真的不行了嗎?那我要怎么辦?
  想著想著,遠處一團白云沖出風水陣,忽然間,念悠悠整個人都呆滯了,因為鐘山就站在白云最前備,帶著一群人飛出了大陣。
  左右各有一個美女挽著他手臂,看著鐘山,念悠悠腦袋轟鳴一聲,整個人都有些癡了,繼而,兩行淚水從臉頰滑落。
  看著鐘山,念悠悠內心百感交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有的僅僅是一種心痛。
  念悠悠馬上躲入山谷,跑到自己的那個房間,倚在門后,輕咬嘴唇。心中無盡酸楚,種種思緒再度沖入腦海。
  “我指的不是佛冢,而是佛冢旁邊的小院子。你看見了嗎?”
  “怎么?”
  “那是飄香院,里面住著飄香菩薩,她負責守墓,也就是看守佛冢,而她的院子內,有著這天下獨一無二的‘七彩玫瑰’,是玫瑰中的皇者,整個天下只有三朵,全在她的院中,你看………………
  “飄香菩薩很在意七彩玫瑰嗎?”
  “簡直是她的命根子,而且成日對著墳墓,從來不和人說話。脾氣也不佳。”
  “你什么時候取來給我啊?”
  “悠悠,你果然在這里!”
  “悠悠,你怎么了?誰般負你了?
  “你沒事,沒事就好了。”
  “三朵玫瑰而已,進去剛好看飄香菩薩不在,我就隨手摘來的,根本不費事,你怎么這么激動?以前送你玫瑰時,也沒見你這么激動啊。”
  回憶在念悠悠腦海中如浮光掠影般的閃過,其中有喜悅、有悲傷、有感動、有愧疚。想著這些回憶,念悠悠眼中淌著淚水,可嘴角卻露出一絲微笑,哭和笑同時出現在了念悠悠的臉上,這是一份情,一份永遠忘不了的情!
  太上忘情訣?為什么這份情越來越深刻呢?為什么一點也忘不了呢?外界,遠處鐘山帶著一群人已經飛了出來。四周打量了一下,很快就現了遠處山峰之巔的紫男子。看到那紫苓子,眾人徽做一愣。
  那紫男子滿臉陰罾,眼中寒光連閃,仿佛正醞釀著驚天陰謀一般,無比的投入,就連鐘山等人出來了,都沒有現一般。
  紫男子當然在醞釀大陰謀,對方大陣正瘋狂的衰弱,紫男子已經不斷幻想如何折磨這些讓自己出丑的人了。
  一若要讓他們不得好死。還有那個巽鼎之身的女子,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陛下,要去干掉他嗎?”尸先生很直按的問道。
  眾人點點頭,就是他圍住眾人的,若不是鐘山及時趕到,眾人肯定就玩完了,因此對他的仇恨非常大。
  看著在那里一個人玩的正酣暢淋漓的紫男子,鐘山神情略微古怪◆最后搖搖頭道:“算了,自然會有人找他麻煩的。”
  若真如泥菩薩所說,這次,這個紫男子毀了不老界的大事,注定要倒大霉的。
  “是!”眾人點點頭。
  鐘山帶著眾人快離去,
  鐘山現在實力只恢復了六成,再有一個巫族,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的,現在不是,還待何時?
  在眾人從巨大‘縫隙’飛出大陣之際,忽然,一道流星般火球也從縫隙的極高處直沖而下,直射遠處一座山林之中。
  當然,看似火球,是因為度大快,摩擦四周空氣造成的效果。“咦?”缽J,微微疑惑,什么東西從里面出來了?“鐘山,那是什么?快,快去看看!”仙仙馬上叫嚷道。“嗯!”鐘山點點頭,快追去。那火球度極快,轉眼之間就落入遠處山谷。“轟~~~~~~~~…~~~~~~~~~~~~~~~~~山谷一聲巨響。
  鐘山等人剛剛出了‘入甕困龍大陣’,離那火球落地點不算太遠,很快就飛了過去。
  轉眼到了近處,地上一個龐大的地坑,四周山林有著大量著火了。
  而在大坑中心之處,一個衣裳破碎,全身無數傷痕的男子爬在坑里。身上大部分地方焦黑一片,局部地區能看到些完好皮膚,看不見臉。
  “他是從多高處摔下來的?樨成這樣?”仙仙驚訝道。尸先生快飛到近前,探手翻開那人。“南宮勝?”酒老頭驚叫道。
  南宮勝?當初那憑借幾枚圍棋就打敗不老界界主的南宮勝?他怎么搞成這樣?這樣子,全身都要碎了一般。
  “魂魄能量非常虛弱,仿若隨時要死一般。”尸先生馬上說道。
  “死?他可是仙人,怎么混
  的這么慘?”仙仙馬上叫道。
  鐘山盯著南宮勝,忽然,鐘山臉上一變,轉頭看向古千幽。果然,古千幽也意識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一絲慌張。鐘山擼出問題的一霎那,一個箭步沖上前去。翻手間,鐘山取出一枚漆黑色的符籌!,正是鐘山的至寶,墨玉荇
  看到鐘山取出墨玉符籌!,別人或許還不清楚,古千幽與尸先生卻是眉頭一挑,因為二人可知道這墨玉符黧的強大。
  鐘山手中一點,墨玉符籌!陡然冒出一股柔和的黑光,探手間,將墨玉符籌!貼在南宮勝額頭之上。
  頓時,封禁了南宮勝的魂魄波動,一點氣息也散不出了。“快,我們走!”鐘山帶上南宮勝,帶著眾人快飛向遠處。
  找了個隱蔽的山谷,尸先生快取出一口棺材,將南宮勝裝入,然后娌入地下。
  在眾人剛做好一切,裝著在山谷游玩之際。先前的巫族終于追出來了,看到天地之甕居然有著如此巨大的縫隙,那巫族也是微微一愣,扭頭剛好看到遠處山峰上‘奮斗’中的紫男子,那巫族越古怪。
  繼而,根本不管其他,直奔南宮勝墜地之處。
  到了地方,南宮勝卻消失不見。南宮勝哪去了?巫族特有的能力頓時施展而出,魂之力快輻射向四面八方。
  很快現了鐘山一行正在一個山谷游玩,魂之力一查,并沒有想要找的南宮勝。想來這一群人真的是過來游玩的。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道黑影一閃而逝,向著遠處遁逃而去。“哪里跑!”那巫族大叫一聲跟著追了過去。
  那黑影是什么?是鐘山的影分身,用一個影分身引走了一個巫族。
  見巫族被引走,鐘山毫不遲疑。從地下挖出棺材,帶著眾人從另一個方向遁逃而去。轉眼沒了影蹤。
  至于那巫族追逐的影分身。
  影軀的影分身以度見長,度之快,迕天極境也望塵莫及,不過,終究被那巫族追到了。
  被那巫族遇到一個山谷,可進了山谷,再也沒有出來了,就連那巫族也找不到了,就這樣詭異的跟丟了?
  帶著一份不甘,那巫族只能飛了回去。
  而這一來一回,內部千丈巫與五萬丈黃龍也戰斗了很長時間,一開始千丈巫被瘋狂壓制,可那五萬丈黃龍卻在戰斗中詭異的縮小,力量也越來越小,漸漸的,就不是千丈巫的對手了。
  終于,地書被傘丈巫搶到了手中。地書到手,千丈巫毫不戀戰,身形一晃遁向遠處。
  沒多久,就到了那紫男子所在的縫隙之處。
  剛好磁到掃興而歸的另一巫族。
  “備宮勝呢?”千丈巫問道。
  “跑了!父親,還是你來找吧!
  “不了,未免夜長夢多,我們還是快點離開此地,先回大千世界這小千世界詭異大多。先完成老祖宗的任務再說!”
  “是!”兩個巫族踏步準備離開之際,被忽來的一個聲音驚的一哆嗦。
  “陣滅~~~~~~~…~~~~~~~~~~~~~~~~~
  遠處紫男子癲狂的一聲高喝。面前絡白霧大陣陡然撤去。
  兩個巫族消失了,紫男子看著一眾不老界弟子,還有遠處古千幽先前所在的小城。
  “好了,你們不用去了,回頭再收拾他們,先布陣,完成界主大
  “是!”←眾不老界弟子馬上應道。
  一眾不老界眾,快按照排練好的開始布陣了。
  天地之甕內部,龐大的黃龍精氣終于泄到了崩潰點。
  “嘭~~~~~~~~~~~~~~~^~~~~~~~~~~
  黃龍轟然炸開,無數強者如漫天雨點一般,炸的灑向四面八方,恢
  從南面一直找到北面的神秀,臉色垮了下來。知道這次事情大條了。風水大陣徹底失去作用了。眼下還是先跟葉傾城匯合再說。
  繼續繞著大甕飛著,在飛到‘大過’方位的時候,神秀大師和葉傾城會面了,同時二人又看到了無比熟忌的一幕。
  一道黃光沖天而上,上頂天、下柱地,繼而散出陶瓷般的光澤,繼而如城墻一般拉扯西開,向著兩邊‘城墻#o39;銜接過去。
  “轟~~~~~~~~…~~~
  “轟~~~~~~~~…~~~
  銜接而成,入甕困龍大陣正式毫無瑕疵,八八六十四方位全部就
  “終于完成了!”紫男子一聲長吁。臉上露出一副欣慰的笑
  一轉頭,紫男子臉上一僵。
  “界主,神秀大師,你們怎么來了?”
  p:四更十萬三千字,到極限了!最后再求一次月票和推薦票!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