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28 萬惡之源

“帶著少爺還有昏迷的人,馬上撤走!”簫忘做出最快的判斷道。
  “是”一眾天家弟子馬上應道。繼而,抱著天曉與昏迷之人,就此地,一刻也不能留了,
  可就在此刻,星泰斗身形一晃出現在了一眾天家子弟面前。
  “天家子弟,你們的五方旗不要了嗎?”星泰斗露出一絲怪異的遠處鐘山之地。“寅至尊,我們退去!”鐘山說道。
  “;!”寅落日點點頭,知道酒老頭所說的大兇之兆是什么了大千世界的巫族?這時候,還待在這里看戲,顯然非常非常危險。“跟我走!”簫忘馬上叫道。毫不猶豫,一眾天家子弟快轉彎跟著簫忘。蕭忘不再往外逃了,而是直奔鐘山之處。星泰斗眼中一陣迷惑。見簫忘等人沖來,鐘山與寅落日都是眉頭一挑。
  “寅前輩,少爺對我說過,寅前輩好似欠天家一份大人情,簫忘別無所求,只求寅前輩能帶我們離開這里,帶出這里,昔日人情一筆勾銷!”簫忘馬上大叫道。
  簫忘第一時間分析出了形勢,知道不妙,很可能星泰斗和三名巫族不會讓他們走,所以馬上想到了寅落日,快帶著一群人飛來。
  而此時,三名巫族也并沒有閑著,為的巫族抓著手杖一動不動,剛才對天曉出手的巫族卻是轉頭看向四面八方,看著四方強者。
  最后一名巫族,卻好似受到為巫族的命令,走上前去。
  手中手杖對著五方旗陣輕輕的戳去。
  “嘭…
  手杖所指,面前空間頓時破碎殆盡,一道漆黑的通道直射五方旗陣
  “轟
  恐怖的實力,小千世界的空間在這巫族面前,居然如此脆弱,一點之際,就造成如何浩瀚巨擊。
  一聲巨響之后,龐大的空間破碎出的通道,在沖擊到了五方旗陣時,卻詭異的停了下來。
  被五方駱陣擋住了。
  “五方旗陣被南宮勝控制住了?”星泰斗看到這一幕驚叫道。
  早就聽聞南宮勝陣法造詣的強悍,可也不至于這么夸張啊,仙器布置的五方旗陣,居然被他反控制了?
  這,這怎么可能?
  不止星泰斗,無數強者也是同樣的想法,這南宮勝也太夸張了吧?
  “哼
  那巫族一聲冷哼,手杖頓時散出一股詭異的白光,光若白骨之色分外陰冷,白光化為一團能量,狠狠的撞擊在了五方旗陣之上”
  這一次,空間沒有破碎,那白光的撞擊也沒有出巨響,但能夠看到,五方旗陣形成的龐大罩子居然在這一刻詭異的陷了下去,仿若一股龐大的巨力壓著那防護罩一般。
  幺…
  那巫族出一詭異的咒聲。
  五方旗陣之處,一聲轟然的巨響,那一方空間陡然破碎,龐大的區域頓時變得漆黑一片,一個恐怖的黑洞吸收著四方的一切。
  五方旗陣,被破了?
  五方旗陣一破,五道流光頓時化為流星遁向四面八方。
  那是可是五方旗啊,星泰斗身形一晃,快追向五道五方旗,那可是寶貝。
  追向五方旗的還有其它強者,仙器啊,仙器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強勢的空間破碎之后,空間緩緩復原。原先的血海,在空間填補后消失不見,留下的只剩下一個十萬丈巨坑。
  巨坑之內,南宮勝一身黑袍,手托一部巨大的鐵書緩緩飛出黑洞。
  “你們是什么人?”南宮勝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看向三名巫族。
  “那日擒拿麒麟時,還記得一張遮天手掌嗎?”破開五方旗陣的巫族沉聲道。
  “你是不是他,以他的實力,雖然能夠破開此界壁壘,但是,他絕對進不來。”南宮勝沉聲問道。
  “那是我們的老祖宗!”那巫族說道。
  “哦?怪不得!”南宮勝眼中一冷。
  “交出,我可以給你一個全尸!”那巫族沉聲道。
  “哈哈哈哈哈,就憑你?”南宮勝大笑道。
  “哼!”那巫族一聲冷哼,手杖再度對著南宮勝點去。
  一股漆黑的詭異能量,毀紋從手杖中冒出,繼而就化為一個滔天巨鬼的模樣,出凄厲的鬼哭之聲直奔南宮勝。
  黑鬼所過之處,空間頓時破碎不堪。一股恐怖的威勢,直射南宮勝。
  僅僅這
  一股氣勢,就讓隔著很遠的無數強者心生膽怯,一種由心底涼的感受籠罩全身。
  “哼!”南宮勝一聲冷哼。手中一托,一道玄黃之光直沖那黑鬼。“轟
  黑鬼炸碎,玄黃之光的強勢沖擊一點不止的繼續沖向那巫族。務族用手杖擋去。
  “轟
  那巫族倒退百丈,南宮勝也退后十丈左右。
  “地書,果然是好寶貝!”為的巫族終于開口了。
  為巫族踏出一步。
  “哼,小千世界不是你們該待的地方,滾出去!否則,你們那有限的壽元,也將縮減十倍。”南宮勝沉聲道。
  “你說的是逆流時光吧?但老祖宗之令不可違,等我取得地書,自然會離去!”為的巫族不急不緩的說道。
  看到為的巫族踏出一步,南宮勝眉頭皺成了川字,因為南宮勝感受得到,若是先前那巫族,憑借地書還能與之一斗,可眼前這個領,卻是讓南宮勝有種無法抗拒的感覺。
  “壹兒,跟著我,為父今日就傳你‘齏魂’之術,吾徒,那些無關緊要之人,你就收拾干凈吧!”為的巫族淡淡的說道。
  “是!”另兩個巫族馬上應道。
  無關緊要之人,收拾干凈?
  聽到這一句話,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不好,不妙。這三個巫族要殺人滅口?殺了所有多余的人?
  這?
  無數強者調頭布匕向著外界飛去。
  鐘山一群人,自然也在向著外界奔逃而去。
  可惜,面前站著的不是小千世界的最強者,而是來自大千世界的詭異巫族。
  只見先前對付天曉格那名巫族,手中權杖一揮。
  陡然間,天昏地暗,整個世界變得漆黑一片,原先的無數血云血雨也消失不見。
  轉眼間,所有強者現自己好似出現在了一個新的地方,沒有夭、沒有地,詭異的漆黑一片,好似與外界隔絕了一般。
  人們無限驚恐,快遁逃,可是,這漆黑環境好似永無邊際一般,根本逃不出去,或者說,無論飛的多遠,都好似根本沒動一般,依舊站著原地。
  恐格的現象讓所有人毛骨悚然,快巡視四周,看著四方強者,一個個和自己一樣,居然動彈不得了。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四周好似彌漫著一種詭異的煙氣,那些修為低的,居然緩緩昏迷了過去。
  不斷昏迷,越來越多的人昏迷過去。
  人們驚恐的靜心凝神,不讓自己睡過去,因為四周雖然變的極為詭異,可眾人還是清醒的。可一旦昏迷,那就真的毫無反抗之力了。
  昏迷,一個接著一個的昏迷。漸漸的,四方所有強者都鳥迷了過去。簫忘昏迷了,一眾天家子弟也昏迷了,無數強者之中,只有兩個人
  還未昏迷。
  一個是寅落日,一個是鐘山!
  二人一臉戒備的看向那巫族。
  “大兇,杈終于知道何為大兇了!”寅落日露出非常難看的苦笑。
  “這是什么?”鐘山問道。
  “我不肯定,不過我虎族記載過一種大千世界的東西,好像叫‘世界,是‘天’的進化體,天極境掌握‘天,而成為仙人后,‘天’將被繼續完善,形成一個屬于自己的小世界,而能夠獨立形成‘世界的都是強大的仙人,就算普通仙人也沒有這個能力!”寅落日越說,臉色越難看。
  世界?強大仙人掌握的能力?那不是說眼前巫的實力,比普通仙人還強?揮手間布置出自己的‘世界’?
  “不要太緊張,在小千世界,他們實力是受到壓制的,受到這小千世界天地壓制的。”鐘山馬上強調道。
  “可就算如此,也…………!”寅落日還是有些擔心。
  “古神通就能斬了他,你還怕什么?再強也有限庋的!”鐘山馬上安慰道。
  古神通?寅落日一陣無語,古神通的確能斬了他,這點寅落日無比肯定,古神通連這小千世界差一點點就斬了,斬個受小千世界約束的外來者還難?
  不過,古神通是古神通,誰能都和他一樣變態?
  “大千世界的大能都不敢進來,他們這些實力不如大能的巫怎么能夠進來這么久都沒事?肯定有破綻,我來找他破綻,拼吧,不拼就是死,拼了還有一線生機!”鐘山沉聲道。
  “那你呢?”寅落日馬上盯向鐘山。
  “你不敵他時,再換我來!”鐘山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