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25 弈天監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新晉三年的天極境,也想對戰朕!”星泰斗被天曉的提議氣樂了。
  星泰斗大笑是正常的,畢竟,他星泰斗可是獨自開辟一大天朝的圣上,即便天極境中,也算是絕對的強者。可眼前的天曉怎么回事?三年前剛剛突破天極境?
  三年前剛剛突破天極境?這樣的實力想挑戰自己?還是面對面硬抗?星泰斗起初感到有些羞辱,繼而化為一股蔑視,天才,往往都是太自大了。接著,星泰斗又泛起了凝重之色。
  自大?自大能達到天極境嗎?天曉若是如此自大,又怎么能被稱為天才呢?天才?
  “怎么?堂堂天朝圣上,還怕輸了我這個小子?”天曉笑道。
  遠處,鐘山一直凝眉的看著,天家的一個少爺?天朝圣上?這天家真的這么強?一個少爺就敢挑釁一朝圣上?那天家家主又是何等存在?天家的水到底有多深?
  “好吧,既然如此,那剔怪我了!”星泰斗說道。
  天曉淡淡一笑,手中抓著那桿翠綠色手杖道:“天曉就仗此仙器之利了。”
  天曉一揮手,身后天家之人快速退后,而星泰斗身后之人也是如此,天極境的戰斗,還是遠觀比較好,那可是強大到甚至破碎虛空的力量。
  “生命之杖?那次大千世界的一名仙人留下的?”
  “不錯,這是我天家的戰利品!”
  “也媚,今天也讓你知道,境界不足的人,即便使用仙器,也無
  多大效用!”
  “那我就不客氣了!”
  天曉說完,一揮手仗,手杖之上,頓時噴灑出大量的藍光,藍光噴灑而出,仿若水潑出一般,頓時化為無數顆粒,閃閃亮亮的飄灑滿天。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顆粒。
  “種子?”鐘山站在遙遠處驚訝道。
  的確,那無數藍光點,就是一顆顆發著光亮的種子,灑向四面八
  方。
  無數種子落地,星泰斗也取出一柄無比霸氣的金色大刀。
  星泰斗凝重的看向天曉。
  “開始了!”天曉淡淡一笑。
  “嘭
  星泰斗面前,大地忽然間爆破西開,從土中,轟然間沖天而上一根粗壯的綠色藤蔓,直向星泰斗沖去。
  “種子?這藤蔓是剛才種子變的?”鐘山微微一鄂。
  這是什么仙器?怎么能讓種子陡然化為巨大的藤蔓?
  星泰斗一刀斬碎那根藤蔓。
  “嘭嘭…嘭嘭
  忽然間,星泰斗四面八方,出現無數藤蔓,無數藤蔓轟然間從大地上冒出,直沖星泰斗。
  星泰斗眉頭一皺,手中大刀一揮。
  一道巨大的空間波紋-向著四面八方蕩漾而去。
  “轟……
  大地一陣轟鳴,強大的空間波紋,碾碎了大地上植被,可是,那藤蔓卻詭異的強大,在空間波紋之中,居然不滅,或者說,這些藤蔓強大到能夠承受空間的震蕩?
  “好寶貝!”星泰斗心中一緊,不得已,只能刀刀斬向恐怖的藤
  蔓。
  星泰斗速度何其的快,可是,藤蔓也特別的多。
  這無數藤蔓,好似受天曉控制一般,星泰斗移動到何處,藤蔓就長
  到何處。
  詭異的藤蔓,轉眼之間形成了一片巨大的藤蔓區域,將星泰斗逼得退向四方一般。
  當然,這些藤蔓根本攔不住妄泰斗,刀刀下去,無數藤蔓就此爆炸粉碎。而這時,天曉也不會閑著,身形一晃消失在所有人前,手杖一指,直通星泰斗。
  “當…
  星泰斗一刀狠狠斬過,一道巨大的空間波紋向著四方蕩去,甚至,在刀封之處,更是產生一絲絲的空間裂縫。
  “嘭…
  強勢的一刀,碰撞在天曉手杖之上,天曉頓時被劈飛了出去。星泰斗卻是安然無恙。
  不過,此時卻有一條藤蔓忽熱纏住了星泰斗。繼而,藤蔓陡然擴大了一倍不止。
  星泰斗忽然眼中一變,一臉驚駭的看向手中藤蔓,手臂一震「轟然炸碎手臂上的藤蔓。
  “這藤蔓吸收我的力量?”星泰斗驚駭的一刀劈碎四方藤蔓。吸收能量,增強自身?這藤蔓成精了不成?圣泰斗終于正視起了天曉。
  天曉手杖一指,在無數藤蔓的蜂擁之下,如借天地之勢,向著星泰斗席卷而來。
  “轟…星泰斗一刀與天曉碰撞。天曉再度被打飛了出去。“噗…
  天曉一口鮮血噴出,繼續沖了過去,星泰斗為了應付天曉,剛才又被幾個藤蔓纏住,迅速震碎藤蔓,向著后方退去,退開無數藤蔓的包圍。
  而天曉的再度沖來,如剛才一般,將星泰斗又逼入藤蔓群中。星泰斗想要飛到天上,可星泰斗內心無比清楚這藤蔓有多強,一旦飛天,必被無數藤蔓纏住,并且拉下來,到時更加得不償失,而且,這里的藤蔓長的居然有十萬丈,無數龐大的藤蔓,將這一方天地都籠罩了一般。
  恐怖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天曉雖然不敵星泰斗,此次被星泰斗通回,可天曉一步也不讓,配合著無數藤蔓,居然保持近兩個時辰不敗。
  遙遠處,寅落日驚訝道:“這樣傷不了星泰斗的,雖然天曉有仙器,可最先拖垮的肯定是他。”
  “不一定!”鐘山凝目看到,因為鐘山忽然發現,天曉的一直戰斗,居然是有目的的,雖然連連挫敗,可星泰斗卻被天曉逼迫到了一個方向,一個天曉一直準備的陷阱。
  果然,星泰斗忽然退到一座石山之處,那座石山,正是天曉之前站的山峰。
  “嘭…
  數以十萬計龐大無比的藤蔓,嘭然從石山噴冒而出。無盡藤蔓的密集度,是其他地方百倍不止。
  見到這一幕,星泰斗眼中一慌。
  不行,絕不能被這些藤曼纏住,因為星泰斗發現,這些藤蔓,甚至形成一個大陣的形狀向自己罩來,好深的算計,原來天曉一直等在這里?
  星泰斗也是個戰斗狂人,這時自然第一反應出了最佳策略,硬抗絕對不行,這個藤蔓大陣必定讓自己喝上一壺。
  星泰斗大
  刀往地上一刀鏟去。
  “轟…
  近萬丈的高山,連同無盡藤蔓居然被這一刀挖出,轟然間給星泰斗打的沖天而上,射入遙遠的天空之中。
  大地之上,頓時出現一個直徑萬丈,深千丈的巨坑。“呲…天曉趁此時機,榱時用手杖戳在了星泰斗胸膛之上。“噗”星泰斗吐出一口鮮血,倒退而出。星泰斗一抹嘴巴。“好,好個天曉!再來!”星泰斗動了真怒了。一個人實力不如自己的人居然將自己遇到如此絕境?
  轟然間,滿天土黃一片,星泰斗的天,陡然出現,龐大壓迫而下,圍觀之人一退再退。
  天曉也好似趁機倒退一般,星泰斗怒了,豈能讓他逃了?
  身形追去,大刀一刀斬下。
  “轟…
  四周空間澎湃不已的卷動著,一個大大的空間裂縫向著天曉斬去,天曉再度揮仗迎去。一聲巨響,天曉半個身子被壓向大地。
  “噗…
  一口鮮血從天曉口中噴出,星泰斗臉上一喜,手中大刀一揮,再度一刀斬去,星泰斗下一刀,要天曉徹底重傷。
  可是,這時的天曉卻詭異的笑了。
  因為,此刻天上,剛才被星泰斗打上天的高山又掉了下來,掉下來的方位,好似被天曉計算好了一般,剛好就是星泰斗方位。
  星泰斗驚駭的看著無數藤蔓沖著自己而來,對天曉這份算計「心中有種發寒的感覺。
  不得已,改變刀向,向著天上一刀斬去。
  “轟…
  一刀轟然炸碎天上落下的高山,無數藤蔓就此全部粉碎,星泰斗躲過藤蔓襲擊,卻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向著自己逼來。
  星泰斗心中一緊,知道肯定是天曉,他又趁火打劫。
  星泰斗不敢遲疑,快速向后退去,可四方無數藤蔓,往哪里退?倉促之間,星泰斗想到了一個地方,一個絕對沒有藤蔓的地方。
  先前那座高山飛天后留下的一個巨坑,星泰斗身形一晃退入那邊,退入大坑之處。
  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那大坑,那應該絕對沒有種子,也沒有藤蔓的大坑,忽然間,無盡藤蔓沖天而上,瞬間將星泰斗淹沒其中。
  無數藤蔓一窩蜂的纏住了星泰斗。轉眼看不到人了,而天曉也借此沖了進去。
  整個巨坑,全是藤蔓,無數藤蔓將那一處徹底的籠罩。
  直到半柱香后,無數藤蔓才緩緩退去,繼而慢慢消失。
  大坑之中,再度暴露出天曉與星泰斗。
  二人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相互對峙,天曉傷的很重,口中鮮血還沒干,星泰斗卻是驚疑不定的看著天曉。
  “承讓了!”天曉說道。
  “嘩…
  天曉贏了?無數圍觀之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議,星泰斗可是成名已久啊,天曉只是剛剛達至天極境,怎么可能?
  “你休么時候在這里埋下藤蔓種子的?為何剛才我沒看到?”星泰
  “三天前!你沒來時,我就已經灑下種子了!”天曉沒有隱瞞。
  三天前?還沒開始比試,天曉就將每一步算計好了?種子、藤蔓、這座高山、從高空落下的高山、這個大坑?天曉全部算好了?
  怎么會?這算計也太變態了吧?
  天曉?天家的天才少爺?這份算計,太恐怖了,即便星泰斗也吃了個大虧?星泰斗雖然沒有受傷,可敗了終究是敗了。
  這天曉太可怕了。
  寅落日也是一臉驚駭的看向天曉。天家少爺?
  “此人是妖孽嗎?怎么可能在三天前就將此戰算好了?那可是天朝
  圣上啊,居然每一步都按照他算的去走?”寅落日不可思議道。
  “還好,只是提前做了準備而已,若是在陌生場地戰斗,勝負又
  寅落日轉頭,如看怪物般看鐘山,這叫還好?你難道不驚訝嗎?
  鐘山自然驚訝,只是沒有寅落日那么強烈,因為若是鐘山自己,也能布置出這么精妙的殺局。只是驚訝眼前天曉也有這個能力而已。
  就在所有人驚嘆天曉算計的變態時!
  “轟
  忽然之1昝,無數紅云陡然籠罩蒼天,平地一聲炸雷,炸的所有圍觀人的耳朵都是一陣轟鳴。
  這一聲,仿若昔日古神通開天辟地時的巨響一般,居然響徹天地四方。
  鐘山駭然望天,不止影軀,就連陽間的本體,此刻也驚駭的停止了朝會,一起望天。天地怎么忽然一聲巨雷?
  影軀鐘山之處,所有人都忽然抬頭望天?誰要渡劫了?只有鐘山清楚,這不是渡劫,因為陽間也有無盡如鮮血一般的紅無盡紅云籠罩天地,陡然間,天空下起了血雨,無窮無盡的血雨從
  整個天下,四面八方,無數強者都停止了手頭一切,一起朝天望
  陽間,神鴉道君、陸歸天、裂天太子、贏、李斯、涅凡塵、帝玄鎩、龜壽,無數高手,全部望天,望著著詭異而來的血雨,無窮血雨
  一種蒼茫悲涼之意涌入所有人心中。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天怎么了?”
  “怎么下血雨了?”
  忽來的變化,令所有人都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影軀鐘山所在之地,離鐘山不遠處的,正是大衍天朝的一眾人。其中三個黑袍人抓著一人高的手杖,全部對夭望去。
  最前面一個一直默默不語,身后兩個略微有些驚慌一般。
  其中一個黑袍人對著為首黑袍人叫道:“長老,這是怎么回事?
  為首的黑袍沉默了一會道:“圣人殞落,天地同悲!”
  “大千世界有圣人殞落了?”先前黑袍驚駭道。
  Ps:四千三大章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