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24 與仙談

沉浮血海之外。
  天曉帶著一眾天家子弟和下屬耐心等候,手中翠綠色的手杖柱在地上,原先只是打著哈氣露出倦意而已,現在,直接閉目養神了。
  就這樣非常悠然的閉目,看在外界所有強者眼中都是一陣怪異。
  忽然,天曉雙目一開,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因為,遠處又是一組五十人飛了過來,為首一個,頭戴平天冠,身著九卜龍袍的霸氣男子。
  “星泰斗?”寅落日雙眼一瞇道。
  星泰斗一到,在一群人身上巡視了一困,看到寅落日之時,微微點頭。
  寅落日也是點頭回禮,繼而,星泰斗直接看向了天曉。
  “星泰斗?你終于來了?”天曉笑道。
  原來天曉一直要等之人,居然是這大衍天朝的圣上,星泰斗!
  “天家的那個天才少爺?天曉?”星泰斗帶著一群人落在一座山峰之舀凝重的看向天曉。
  “客氣了,天才不敢當!”天曉搖插頭道。
  五百四十年,直沖天極境,你不是天才,誰是天才?三年前你突破天極境,天家大宴,星某無法前往一見驚天之才,一直引以為憾,能在這里再見,真是天賜機緣!”星泰斗笑著說道。
  “機緣?或許吧,不知你來,可是為了?”天曉非常直接
  道。
  “你來,不也是嗎?”星泰斗回道。
  天極境?兩大天極境對話,下屬自然不好插口,至于其它圍觀強者,就更是一語不發的盯著這兩人。
  兩個陰間無論身份、還是實力都是最頂尖的人。
  “我當然是!”
  “那為何到現在還不袼手?”星泰斗直盯天曉道。
  “在等你!”天曉盯著星泰斗道。
  “哦?”
  “不老界,葉傾城執戮仙劍一戰南宮勝,你認為結果如何?”天曉道。
  “葉傾城敗了?”圣泰斗眉頭徽皺。
  “南宮勝僅僅丟出一些棋子,葉傾城沒觸到南宮勝一絲一毫,敗退
  而走!”天曉鄭重道。
  星泰斗瞳孔一縮,臉上露出一絲驚訝。“讓礫下屬具體告訴你吧!”天曉淡淡道。這時,不遠處一座山峰,早先趕來的一名下屬快速遞出一枚記憶水
  晶。
  星泰斗仔細看了一下。越看,眉頭越是凝重。
  而在不遠處,鐘山卻是忽然一皺眉,因為鐘山忽然發現一件古怪的事情,星泰斗在看記憶水晶的時候,居然讓身后三名黑袍人同時觀看,那樣子,根本不像上下級關系。這三人什么身份?
  凝重的不止鐘山,天曉也古怪的打量著那三人。三人來歷太詭異了,根據天家的情報,居然從來沒有這三人的信息。
  看完之后,星泰斗深深的吸了口氣,眼中盡是凝重。
  將記憶水晶遞給下屬,星泰斗存度看向天曉。
  “那你準備怎么辦?”星泰斗將皮球踢給了天曉。
  “你說呢?”
  “等我這么久,不應該只為了一句我說吧?”星泰斗笑道。
  “大衍圣上果-然快人快{6,既然如此,那天某就直說了,葉傾城實力,我想應該不在你我之下,加上戮仙劍,更是攀比仙人的實力。巴!
  “不錯!”星泰斗點點頭。
  “可南宮勝依舊勝的風輕云淡,我想若是我們一個勢力一個勢力
  輪番上,對南宮勝根本是無可奈何!”天曉分析道。
  “嗯!難道我們合作,就能勝過南宮勝?”
  “哈哈,大衍圣上你就不用再繞彎子了,我的意思,你應該心知肚明,昔日,大千世界天朝想要進犯這天下,被天家與你大衍聯手打退。那時,可繳獲了一套仙器‘五方旗,我天家得其三,你得其二!
  “五方旗?”星泰斗眉頭一挑。
  “正是五方旗,一套五件仙器,五方旗陣一出,禁錮內部時空!
  天曉沉聲道。
  “那地書如何分?”星泰斗皺眉道。
  “南宮勝還未制住,現在談地書,是不是早了點?不若等椅內部
  南宮勝制住,再行分配如何?”天曉笑道。
  “我如何信你?”
  “堂堂大衍天朝圣上,難道還怕我不成?”天曉自信的笑道「仿若
  非常肯定星泰斗會接受自己的提議一般。
  “怕?哈哈,好,五方旗陣,就五方旗陣!”星泰斗自然不怕天
  曉。
  仙器?一套五件仙器?外圍無數強者都瞪大了眼睛,雖說這天下最強法寶,也只是九品法寶而已,可是,陰間連通大千世界的壁壘并不是很堅固,每過幾千年,都會有大千世界的來犯,這一界沒什么仙器,可大千世界的武裝,可時常有仙器帶入的,強大的仙器一出,往往讓陰間大軍潰不成軍。
  強大的仙器,仙人的法寶!那可是所有人的向
  徑,自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遠處兩個強首。“來的時候,我已經將具體位置勘測清楚,這是五方旗的布局囤”天曉探手透出一塊玉簡,玉簡之中,記錄五方旗落旗位置。
  “好!”星泰斗看了玉簡點點頭。
  翻手間,星泰斗手中出現了兩桿詭異的小旗幟。
  一桿通紅如火,一桿漆黑如墨。將玉簡與兩棋子,交于兩名下屬
  之手。
  另一邊,天曉也取出三柄小旗幟,一桿玄黃如土,一桿潔白如云,一桿青綠如草。分別交于三個天家子弟。
  這就是所謂的仙器?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
  “去吧”
  “開始!
  星泰斗與天曉一聲令下,三名強者就快速飛向四方。
  以沉浮血海為中心,東南西北,各有一名執仙器的強者。還有一個執黃旗飛天而上,直沖血霧籠罩的血海上空。
  至始至終,沉浮血海中的南宮勝都沒有出面,好似根本沒有時
  間,也沒有在意外界的嘍啰一般。
  “起!”天曉一聲高喝。
  “寶色旗起”東方傳來一聲高
  喝。
  繼而,所有人看到,在東方,一桿青色旗幟,正瘋狂的變大,轉眼之間,由巴掌大小漲到了十萬丈之高,一桿大旗,放射出億萬青光。
  “焰光旗起…”南方一聲高喝。
  “云界旗起…”西-方一聲高喝。
  “控水旗起”北方一聲高喝。
  隨著又三聲高喝,南方、西方、北方,三柄仙旗頓時瘋狂張大,轉眼之間,漲到了十萬丈之高,放射出億萬紅光、白光、黑光。
  無數光耀,直射整個沉浮血海,沉浮血漣上空,無數血霧翻涌無比,好似受到四種強光壓制一般,整個海面陡然間一靜。
  “混賬…
  沉浮血海深處,忽然傳來一聲怒吼之聲,所有人聽的出來,這怒吼之聲是先前的南宮勝,南宮勝被激怒?
  南宮勝要出來了?頓時,平靜的血海再度掀起狂暴的血浪,血浪一起,一股咆哮的兇意直沖四面八方。
  “奔黃旗起
  沉浮血海上空,忽然又一聲高喝。
  繼而,所有人看到,一桿玄黃之色的大旗,隨風一吹,漲到十萬丈之高。玄黃色能量迅速沖入沉浮血海。
  五種不同的能量陡然間交融一起,頓時形成一個巨型五顏六色的大能量罩一般,鎮壓整個沉浮血海。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在大能量罩起的一瞬間,整個沉浮血海一靜,好似時間在這一刻定格了一般,內部一切都禁止了,沖天而上的血浪-,居然就這么詭異的定在了空中?翻騰不已的血霧,也停止不動了?
  禁錮時空?
  幾乎所有人都想到天曉先前之話,禁錮時空?禁錮空間,在這小千世界還是有強者可以做到的,但是,連時間也能禁錮?
  這什s仙器?這么夸張?以往聽聞的那些仙器,也沒這么變態啊?
  五方旗?這是五方旗陣的威力?即便天下第一陣法大師,都毫無還手之力?
  外圍無數抽氣之聲,都在驚嘆五方旗的強勢。大千世界的仙器真的就這么強?
  遠處,鐘山盯著五方旗,也是狠狠的抽了口氣。五方旗陣?太變態了。底葒,這就是天朝和天家的底蘊嗎?
  誅仙四劍,斬仙飛刀、山河社稷圖、開天斧、五方旗陣,這每一樣都是變態至極的玩意,這種強勢的法寶,我大ilj有嗎?比起這些有底蘊的大勢力,大崝的路還遠著呢。
  禁錮了,南宮勝連同內部的地書,在這一瞬間,毫無反抗的被禁錮住了?這一套旗陣太變態了,連仙人都擋之不住?
  道。
  滿意的看著這一幕,天曉扭頭看向星泰斗。二人都是若有所思的盯著對方。“好了,南宮勝制住了,現在談談地書吧!”星泰斗沉聲道。“大衍圣上覺得該怎么分呢?”天曉笑道。“你提議五方旗禁錮南宮勝的,當然你來說!”星泰斗不答反問“好,既然大衍圣上說了,天曉也就不自量力提了,素聞大衍圣上
  實力滔天,為天極境中至強者,小子我三年前剛突破天極境,不若我倆比之一場,誰勝,誰得地書!”天曉踏出一步自信無比道。
  “哈哈哈,就憑你一個新晉三年的天極境,也想對戰朕?”星泰斗被天曉的提議氣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