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22 災星

簫忘死了,但并沒有魂飛魄散,而是化為了陰間鬼魂!真的是簫忘?鐘山一眼認出了簫忘,而人群中的簫忘,也一眼認出了鐘山,繼而一臉驚奇的看向古千幽。畢竟,當初朝戰之際,簫忘可沒少研究大羅天朝重要成員,古千幽豈能不識?
  “你是鐘山?”簫忘依舊有些不可置信道。
  簫忘一問,所有人都看向簫忘,即便天家少爺,此刻也疑惑的看看簫忘。簫忘可不是沉不住氣的人,他在干什么?
  “簫忘!”鐘山點點頭-道。
  得到鐘山承認,簫忘看向鐘山越發驚奇,他怎么下來的?某非是上次古神通開天辟地打開陰陽兩界裂痕通道之時?
  “簫忘,這位是?”天家少爺微微疑惑道。
  “這是屬下在陽間的舊識!”蕭忘馬上解釋道。
  “哦?”天家少爺懶散的臉上并未有多少表情。
  此刻,酒老頭緊盯著天家少爺,眼中驚疑不定,但僅僅看了一會,酒老頭就往鐘山處靠了靠。見鐘山疑惑。
  “這是天家少爺年難出的一個絕世之才!天曉!”酒老頭為鐘
  山介紹道。
  而這一幕,又實實在在看在了天家少爺天曉眼中,天曉眼中閃過一
  絲精亮。
  “少爺,屬下請命拿下這個天家叛徒!”一名天家子弟馬上上前叫
  道。
  “屬下請命,拿下這個天家叛徒!
  請命之人不絕于耳,一眾跟來的天家子弟,紛紛請命捉拿酒老頭,酒老頭先是眼中一慌,但忽然想到身旁的鐘山,整個人都安定了下來,原先的恐慌消失不見。
  看到酒老頭的變化,天曉微微驚奇,看了一眼鐘山,最后又看向了酒老頭。
  一樣手,一眾天家子弟紛紛閉口。
  “八叔,我們有五百年沒見面了吧?”天曉盯著酒老頭笑道。
  天曉語氣很清淡,可卻有著一股絕對權成一般,身后一眾天家子弟,誰也沒敢插嘴。
  “天曉!”酒老頭露出一絲牽強的笑容,但那笑容怎么看都非常
  的難看。
  “我記得,當年天曉的第一個法術,還是八叔教的,想不到當年我
  最尊敬的八叔,最后會叛出天家!”天曉搖插頭嘆道。
  “叛?呵呵,是不是叛,你應祺-非常清楚!”酒老頭臉上一冷道。
  插搖頭,天曉說道:“八叔難道還不明白嗎?你叛不叛,根本不是我說了算,而是家中一眾長老!”
  “怎么?你想抓我回去?”酒老頭沉聲道。
  “以八叔的能力,我想你已經能夠感覺到了,天曉對八叔可從沒惡
  意!”天曉笑著道。
  聽到天曉的話,酒老頭眼中變的驚疑不定,雙目死死盯向天曉道:“你不想要從我身上套出那個能力?一眾長老可都說了,套出來就傳授給你的!”
  “呵呵,是嗎?我還不清楚,不過,就沖你是我八叔,我就不會為
  難你,況且我也懶得為難你!”天曉搖搖頭道。
  聽到天曉的話,酒老頭依舊神色不定,分不清天曉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放心吧,我天曉的性格,八叔應該清楚,我說話向來說一不二,我說不為難你,就絕對不會為難你,只是家中別的子弟就不清楚了,到時還要看八叔自己了,我想,以八叔的那個能力,躲開天家之人,并非太難之事。”天曉笑道。
  盯著天曉,酒老頭又看了一會,最后點點頭,眼中變的柔和了很
  多。
  “其它,你就不用費心了!”酒老與,搖插頭道。
  “陛下,我們這就離開了!”酒老頭對著鐘山恭敬道。
  見酒老頭恭敬的對著鐘山,天曉眼中再度閃過一絲亮光。
  “嗯!”鐘JL點點頭。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在外人面前,自然
  不便再說。
  先前還一副義憤填膺的天家之人,在天盹說不為難酒老頭后,一眾天家人誰也不敢逾越,雖然眼中盡是可惜之色,但并沒人敢插一句口。
  “小心!”古千幽臨走還是對著鐘山囑咐了一句。
  “放心!”鐘山點點頭。
  一群人踏出一朵白云,即將要遠去。
  “八叔!”天曉忽然喊住酒老頭。
  酒老頭扭頭看向天曉,眉頭一皺道:“還有何事?
  容道。
  “臨走前,再贈八叔一句話!”天曉笑道。“什么?”“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八叔保重!”天曉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嗯!”酒老頭臉色一沉的點點頭。
  繼而,古千幽一群人向著來的方向急速射去。快速離開了沉浮血
  海的外圍。
  鐘山卻是古怪的看看天曉,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天曉看起來也不是什么善茬啊!這份心計,意義深遠啊!
  帶古千幽等人走遠之后,現場只剩下天家人,還有鐘山與寅落日
  了。
  點。“寅至尊,英名遠播,天曉久仰!”天曉對著寅落日說道。
  “天家少主客氣了,在下只是一個莽夫而已。”寅落日搖搖頭。顯然即便以他天極境強勢修為,對天家也很是
  忌憚。
  “少爺,屬下有些私事,想同鐘山單獨談談!”蕭忘忽然對著天
  曉道。
  “哦?好,你去吧!”天曉被簫忘一打岔,微微一鄂,但還是點點
  頭。
  鐘山見簫忘找自己,自然也隨著蕭忘飛到一邊。
  遠處,天曉正與寅落日交談著什么,而鐘山卻與簫忘站到了另一處
  山峰。
  “蕭先生,不知找鐘某何事?”鐘山看向簫忘。
  而簫忘卻是深深的對著鐘山一鞠躬。
  “蕭先生,你這是干什么?”鐘山馬上扶著簫忘道。“你現在是一朝之帝了?”簫忘問道。
  “大崝帝朝!”鐘山點點頭。
  “果然,呵呵,那我就稱你鐘皇帝。巴,剛才這一拜,你受得。為
  了如煙而拜!”蕭忘深吸口氣鄭重道。
  “如煙?如煙還好吧?”鐘山問道:
  “如煙還好,因為你,我才知道如煙還在,并且在陰間的幾十年,
  讓我終于又找到她了。”簫忘感慨無比道。
  “不過我看你樣子,不像是鬼魂啊?”鐘山驚奇的看向簫忘。
  “是天家,在天家的幫助下,我轉世投胎了,只是投胎在陰間而
  已。”簫忘淡淡的說道,語氣之中有著一種復雜。
  “那如煙也拴世投胎了?”
  “沒有,轉世投胎的風險非常大,我沒舍得讓她投胎!”蕭忘搖搖
  頭道。
  “嗯”鐘山點點頭。
  “簫某在陽間,還有一份牽掛,想向鐘皇帝打探一番,不知鐘皇帝
  知不知曉!”簫忘想了想深吸口氣道。
  “你可是要問劍紅?”鐘山盯向簫忘。
  “你知道?”蕭忘驚訝道。
  “唉!”鐘山嘆了口氣。
  “鐘-皇帝,到底發生了什么?”簫忘馬上問道。
  “自古多情空余恨,蕭先生,你自己看吧!”鐘山遞出一枚記憶水
  晶。
  簫忘馬上用法術打開,內部,正是劍紅大戰申齊天的最后場景,這不是鐘山記錄的,是當時阿大記錄下來的,在阿大看來,這已經是習慣了。鐘山發現后,讓古千幽一并帶到了陰間。
  “娘,娘你不能死啊!”
  “死?我早就死了,你父親死的那一刻,我就死了,若不是為了報仇,我早就隨他而去,現在好了,我終于可以見他了。”劍紅凄涼道。
  看著那個記憶水晶,簫忘居然看的淚流滿面,一個鐵錚錚的漢子,此刻卻如一個孩童般眼淚直流,這不能說簫忘心靈脆弱,只能說這份感情實在太深,看著心愛的女人為了自己報仇,而被仇人暴虐致死,簫忘那顆心也跟著破碎了,強咬著牙齒,啪,在景象看完之際,簫忘不覺的捏碎了記憶水晶。
  “申齊天”蕭忘寒聲說道,語氣之中,透著一股徹骨的森寨。
  “蕭先生?”鐘山叫道。
  簫忘漸漸回過神來,繼而對著鐘山再度一拜道:“鐘皇帝大恩,簫忘銘記于心。簫忘欠你兩份人情!”
  “我幫她-們,并不是為了你的人情,你不需要如此!”鐘山搖搖
  頭道。
  “這份人情,鐘皇帝可以不要,但我簫忘不可能當沒有發生,簫忘
  現在不能給予鐘皇帝什么,日后定當厚報!”蕭忘沉聲道。
  “不過,對于劍紅,你還是早點去戰,陰間之大,危機四伏!”
  鐘山沉聲道。
  “嗯,勞鐘皇帝費心了。”簫忘點點頭。顯然這事算是上心了。
  接著,二人又交談了一番,不過,誰也沒有多透露各自底細,當
  然,二人也心知肚明的談到這里自動避諱了過去,只是談談陽間之事、陰間之事而已。
  談了一段時間,蕭忘飛了回去,而鐘山就站在這座山峰,并沒有前往與天家人繼續打交道。
  寅落日也飛了回來。
  天曉見簫忘回來,看向簫忘道:“簫忘,那鐘山是何人?”
  “現大崝帝朝皇帝,以前陽間的舊識,是一個在陽間出了名的智
  者。”簫忘如實的說道。
  “智者?比你如何?”天曉問道。
  “勝我十倍!”蕭忘坦然的說道。
  “不可能!”天曉馬上反駁道,在天曉看來,沒人能勝過簫忘十
  倍,即便自己,也不可能勝過簫忘十倍。
  “十倍乃至數十倍!”簫忘堅決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