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8 不老界的預謀

“你是什么人?”寅落日強忍著郁悶的叫道。說起來,寅落日在天極境中,也算是個極強的高手,雖然不如帝玄鎩,可絕對比龜壽要強大。剛才若是有防備,根本不可能為鐘山所趁。
  鐘山若不開啟輪回通道,根本止不住寅經日,最少寅落日的速度,絕對不是鐘山現在所能鎖定的。
  可再多的‘若’也沒用,寅落日畢竟倒霉的被制住了,現在逃都不敢逃,因為鐘山的輪回氣息已經鎖定了寅落日的魂魄,只要他興起反抗的念頭,肯定被鐘山微微施展輪回通道捷碎,哪怕只開一丈直徑的輪回通道,也不是寅落日所能承受的。
  “我什么人不重要,續約吧!”鐘山不理與「落日。
  寅落日一臉的晦氣,不得已,只能翻手取出一卷巨大的卷軸。
  鐘山之處的異變,早已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只是,無論是鐘山的輪回氣息還是仙仙的命格之息,都控制在很小的范圍,因此,外圍人看著那山峰上一眾強者的怪異動作也是摸不著頭腦,這一群人在搞什么?瘋了嗎?又是跪拜,又是流汗的。
  寅落日郁悶的妥協了,巨大的卷軸快速翻到‘大羅,古神通)之處。在古神通后,又讓古千幽用鮮血寫了個‘古千幽。
  如此續約算是成功了。
  鐘山瞳孔一縮,輪回氣息的壓迫陡然消失,寅落日全身一松,可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驚恐的又看看鐘山。
  虎族契約書又交還給了寅落日,鐘山沒有做的太絕。
  “你,你是誰?剛才那是什么瞎術?”寅落日眼中驚疑不定道。
  “鄙人,大崝帝朝之主,鐘山!寅至尊,不知可有興趣等此處《地
  書》一事了,隨我回大崝逛逛?”鐘山一改先前的冷漠笑道。
  寅落日表情急變,顯然還沒從剛才恐懼中回過神來。
  徼統一鄂后,寅落日想了想道:“那她呢?”
  “她是我的皇后!”鐘山肯定道。
  聽到鐘山的話,寅落日心中一緩,依舊有些戒備的看看鐘山,最后想了想道《“好!”
  寅落日知道鐘山不會傷害自己,因為要傷害,剛才就可以了,而且自己也想了解一下鐘山,畢竟,剛才那恐怖,寅落日可是真真切切的感觸良深。
  “歡迎寅至尊!”鐘山笑道。
  寅落日訕訕的笑笑,那笑容無比的難看。
  “以血繼宣誓,永忠于我!”仙仙對著面前一眾尸斑狼道。
  這時,尸斑狼還能說什么呢?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啊?遇到這一群變態,反抗?尸斑狼是想啊,可看看旁邊那天極境虎族強者都乖乖妥協了,自己一個帝極境拽個屁啊。
  無奈之下,那尸斑狼王只能如昔日血腥羅一般,對仙仙血繼宣
  誓。
  手到仙仙滿意,尸斑狼王才感到壓力盡失,才敢站起了。
  郁悶啊,無妄之災,這沉浮血海附近果然危險重重,多災多難,就這么靜靜站在一邊,也有災禍從天而降。
  尸斑狼王看看寅落日,一種同命相憐的認同感從雙方眼中閃過。
  一個是禍從天降,還有一個更屈,是自己湊上來的,本來又沒自己屁事,結果過來問問情況反將自己搭進去了。
  而兩大強者也只能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咽,誰讓他們強呢?
  “對了,你叫什么?”阜L仙問道。
  “荊天賜!”尸斑狼王說道。
  “嗯,剛才就要問你的,眼前這是怎么回事?”仙仙問道。
  荊天賜一陣元語,郁悶至極,剛才要是回了話,不是屁事沒有了?最后搞成這樣。
  “這是‘不老界’封場,里面是不老界的界主,與南宮勝爭斗!”
  荊天賜回到。
  “不老界?”仙仙意外的看向鐘山。
  不老界,這些日子鐘山可是聽的如雷貫耳,不老界,陰間兩大圣地之一。強大無比,難怪敢與南宮勝爭鋒。
  “什么不老界,就是長生界!”一旁寅經日說道。
  “長生界?”鐘山意外的看向寅落日。
  荊天賜顯然也不明白,也跟著看向寅落日。
  “不老界只是個幌子而已,若不是剛才我看到那個東西,差點也被他們騙了,想不到長生界底蘊居然如此深厚,居然將圣地延伸到了陰間!”寅落日皺眉說道。
  “什么東西?”鐘山皺眉的問道。
  “剛才你們沒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劍意嗎?”寅落日問道。
  “不錯,剛才那股劍意,我只在絕仙劍上感受到過。”鐘山點點頭。
  “咦?你見過絕仙劍?那可是在陽間啊!”寅落日驚奇道。“呵呵,這個問題,等您到了大崝帝朝,我再向你慢慢講吧!”鐘
  山笑笑說道。
  寅落日古怪的看看鐘山,最后還是點點頭。
  不錯;不老界界主手中的劍一點也不弱絕仙劍,他手中的乃是戮仙劍!”寅落日說道。
  “戮仙劍?”鐘山眉頭一挑。
  “誅戮陷絕,誅仙四劍,原本就是長生界之物,或者說是不老界之
  物!想不到不老界,就是長生界!”寅落日深吸一口氣嘆道。
  “不對!”鐘山忽然皺眉道。
  “怎么?”寅落日奇栓道。
  “這誅仙四劍,好似是歷古寶吧?那不是有了煉制之法,都
  可以煉制?長生界有,那不老界也可能有?”鐘山皺眉道。
  “不,誅仙四劍不同,歷古以來,誅仙四劍只有一套!”寅落日
  道。
  “哦?為何?”鐘山古怪道。
  “因為煉制誅仙四劍,需要劍魂,沒有劍魂,永遠煉制不出如此強大的劍,劍魂只有一套,所以不可能再有第二套誅仙四劍,而此誅仙四劍,我敢肯定,就算拿到大千世界,也是絕世寶貝,即便普通仙器,也不一定比得了!”寅落日一臉肯定道。
  說道。
  “那陰間可曾出現過神鴉道君?”鐘山問道。“沒有!”荊天賜搖搖頭。“神鴉道君主持陽間,≦x≧≦x≧≦x≧≦s≧≦W≧≦.≧≦n≧≦è≧≦t≧≦首≧≦發≧這陰間自然是另有人主持!”寅落日肯定的“不老界界主,葉傾城!實力如何?”鐘山看向寅落日問道。“雖然有些羞于出口,但葉傾城實力的確勝我,況且這次還動用了
  戮仙劍,戮仙一出,誰與爭鋒,即便南宮勝是仙人,此刻也肯定遇到麻煩了。”寅落日想了想道。
  眾人目光再度轉向眼前巨大的劍陣,無數劍氣噴薄而出,猶如一撐夭刺猬,閃耀著億萬紅光。
  “轟轟轟…
  內部一聲聲強勢的巨響,震得無盡劍氣一陣晃蕩。
  “不好,劍陣要破,小心!”酒老頭忽然叫道。
  “轟轟轟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果然,隨著酒老頭語落,那無盡劍氣,好似出弦利箭一般,狂灑向四面八方。
  眾人身形一舞,躲過大量劍氣,并且將少部分劍氣擋了下來。
  “轟…
  眾人腳下大山被轟然炸碎。
  修為高的強者躲過了無數劍雨,可修為低的,卻是當場暴斃,被腰斬而亡,最少大地上的血尸們,經過此輪劍而的沖擊,頓時滅掉大半。
  原外圍一眾不老界的紅衣人,被這一股強大的沖擊,頓時沖擊出了
  很多傷者。
  強大的隔絕劍陣,被沖擊結束了。所有人對著由鄯望去。
  一望之下,幾乎所有人都是咽咽口水。
  最突出的就是半空之中,上百道黑色的痕跡,痕跡越來越小,越來越那可不是劍痕,而是空間之痕,是被戮仙劍割開的空間。
  恐怖的戮仙劍,即便空間,也能輕易割破。
  如黑洞與的空間裂痕緩毀消失了,終于暴露出了內部景象。
  這是一片血海,真正的血海,龐大的血海范圍,居然有半個凌霄天庭大小,那可是近半個地球啊。
  如此一片龐大的地域內部,居然全是鮮紅的血液。紅得滲人。
  這片血海,呈方形,血海之中,有著大量漆黑的海島,可這海島非常詭異,一會沉入血海,一會又浮上來,難怪叫沉浮血海。
  血海之中,有著無盡的血尸,只是這些血尸已經全部被腰斬一般,一動不動了。
  空中站著一名白衣男子,男子一頭藍色長發飄散西開,隨風輕灑,手中抓著一柄鮮紅長劍,長劍的樣式和絕仙劍一模一樣,只是更多了一股殺戮氣息,劍前一道千丈劍罡,劃過空中,帶出一道道空間裂痕。
  男子就是不老界界主,葉傾城,葉傾城眉頭緊鎖,雙目冰冷的看著下方一個海島。
  那是血海最中心的一個海島,這個海島沒有沉沉浮浮,而是豎立在那里,上方站著一名黑袍男子,面部白皙,眉心一道紅線,分外醒日,這就是仙人南宮勝。
  南宮勝左手背于身后,右手伸出,用中指與食指夾著一塊白色小石子,對著空中的葉傾城,那小石子看不出多大的威力,可鐘山卻能從葉傾城眼中看到一絲忌憚。
  鐘山再度看向那小石子,小石子圓形,扁狀。夾在南宮勝手中,更好似一枚,一枚圍棋,對,就是圍棋。
  南宮勝用一枚圍棋對峙葉傾城的戮仙劍?
  Ps:三更了,總算爆發一會了,觀棋打字太慢,九千字是我的極限了。今天看到大家的月票,真的很給力,沖著這月票的強大,明天我繼續爆發吧!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