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第四章沉浮血海

“陸見憑,主持凌霄天庭運行軌跡,不要出任何差錯!鐘山下令道。
  “是,陛下放心,凌霄天庭的運行,是以星辰為定位的,只要滿
  天星辰不變,凌霄天庭一路絕對不會走偏!”陸見憑恭聲道。
  “嗯,你去吧!”鐘山點點頭。
  “是!”陸見憑馬上應道。
  “趙所向!”鐘山道。
  “臣在!”趙所向馬上應道。
  “凌霄天庭飛行速度不快,一路之上,難免經過一些帝朝,一路安
  全,由你負責!”鐘山下令道。
  “amp;'旨!”趙所向恭聲應道。
  鐘山扭頭又看向泥菩薩!
  “欽天監監正,泥菩薩!”鐘山、再度看向泥菩薩。
  “臣在!”泥菩薩躬身迷。
  “大明教劃入大崝國教,一切選址風水事宜,抵達青州前,給我
  整理一套方案出來!”鐘山下令道。
  “陛下!”泥菩薩上前一步。
  “嗯?”鐘山疑惑的吞向泥菩薩。
  “大明教修積陰德,我大崝皇朝修功名,分明就是兩個體系,強行加入,難免以后會產生沖突的,昔日這樣的例子也出現過,即便現在天下那些宗門與運朝相互隸屬的,也從來沒有那個宗門建立在運朝之中啊,那樣產生沖突,不利于運朝發展,也不利于宗門成長啊!”泥菩薩勸諫道。
  “你只管選址定風水即可,至于目的,以后你會知道的。”鐘山沉聲道。
  “是!”泥菩薩點點頭應道,勸諫已經到位,鐘山不采納,也只能作罷,況且鐘山的老辣,以至亍到今天,好似從來沒有做過錯誤的決斷一般○
  在天下大勢的把握中,泥菩薩自認不如鐘山,也就不再此事上糾
  纏。
  國教?大明教?
  一切安排就位,鐘山就是耐心等待凌霄天庭的飛行,青州離這里可是有著很遠距離的,凌霄天庭飛行的速度并不快,因此抵達青州,最少要面年時間。
  況且,一切事宜鐘山已經安排妥當,自然不用擔憂其它。
  凌霄天庭飛走了,這可郁悶壞了一眾蛟龍。
  一眾蛟龍在虬龍首領命令下,遠遠追去。虬龍首領繼續待在那一片冰天雪地之域。望著眼前冰原,還有那不斷冒著地陰之氣的中心,虬龍面部肌肉不停的抽筋。
  這也太牛逼了吧,太狠了,將通地之脈都折斷了!
  虬龍當然不知道,這通地之脈,在很久前就斷了!
  龍族至尊,敖四海,在得到消息的一霎那,就向著原天狼島方向急
  速飚射而去,一路所過,大海之上被他掀起一道超長的巨浪。
  沒多久就趕到了原先的天狼島處。
  到了這片冰原遙遠處,敖四海看到遠處冰原,眉頭一挑。我迷路
  了?
  敖四海心中充滿了怪異,迷路?大海之上,我怎么可能迷路?
  若不是迷路,那眼前這是怎么回事?這里怎么有一片冰原?
  好在敖四海發現了那虬龍,否則肯定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路盲
  了。
  “呼-”
  敖四海忽然出現在那虬龍面前。
  “拜見至尊!”一眾龍族馬上躬身道。
  “怎么回事?天狼島呢?”敖四海眼中充滿了驚訝道。
  天狼島!在看到這一群龍族之時,敖四海就已經確定,這里原本就是天狼島所在,可現在怎么回事?怎么忽然變成這樣了?怎么被冰原取代了?
  “飛了!”虬龍馬上說道。
  敖四海臉上一黑:“…………”
  見至尊即將發怒,虬龍馬上又叫道:“至尊,是真的,剛才天狼島折斷通地之脈,真的乇走了。”
  虬龍恐慌的急忙解釋,讓敖四海收起了憤怒,凝起眉頭。
  “到底怎么回事,你從頭說一遍!”敖四海沉聲道。
  “是!”虬龍馬上應道,繼而將天狼島飛天而起的一切從頭到尾重
  說了一遍。
  敖四海越聽,眉頭凝的越重。
  待聽完之后,敖四海也不覺長長吸了口氣,看著遠處,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繼而復雜的眼神一定,身形一晃,敖四海消失在了原地。
  凌霄天庭向著神州大地緩緩飛去。
  第二天下午時刻,鐘山正與泥菩薩討論著國教選址事宜。忽然,
  鐘山與泥菩薩都是瞳孔一縮。
  二人快速飛出殿外,一起飛上高空,看著那忽來的不速之客。
  “來者何人?”趙所向長槍一指。
  即便趙所向修為遠不如敖四海,但是,那一股永不折腰的氣勢,
  卻不服輸的對著來人一聲高喝。
  鐘山出現了,對著趙所向揮揮手,趙所向點點頭退在一邊,接著,帝玄鎩也忽然出現在了鐘山身旁。一起看著來人。
  來人是第二次來了,上一次強勢而來,是帝玄鎩將他逼走的「這次
  居然又沖號-過來。
  敖四海!
  “帝玄鎩,好大的氣魄!如此龐大的天狼島居然也變浮島了?”敖
  海爺眼看著帝玄鎩。敖四海還以為是帝玄鎩弄的。
  “這已不是天狼島了,昨天開始,你看到的這里,改名為▲凌霄天
  庭’,我大崝皇朝朝都,凌霄天庭。”鐘山冷聲道。
  上一次,鐘山修為遠遠不如敖四海,受其氣勢壓迫,而今次,鐘山雖然還是不如敖四海,可是卻已經能夠坦然面對了。
  “凌霄天庭?朝都?好大的口氣!原來這是你弄的?”敖四海冷笑
  道。
  “敖四海,你是第二次不告而來了,我大崝雖然僅是皇朝,但,也
  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鐘山冷喝道。
  “撒野?哼,就憑你?”敖四海冷聲道。
  “我怎么了?敗在我手中的天極境,也不差你一個!”鐘山冷聲
  道。
  “呃?”敖四海微微一鄂,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哈哈哈哈哈,笑話!笑話!敗在你手中的天極境?你在往你自
  己臉上貼金嗎?”敖四海一陣狂笑,顯然不信鐘山之話。
  當然,也不怪敖四海無知,冰封城搶親打敗奴青惠的消息肯定還沒
  傳過來,打敗王骷,更不需要跟敖四海說。
  “哼!”鐘山露出一絲冷笑。
  “敖四海,上次我說的話,你不記得導嗎?”帝玄鎩冷聲道。
  “話?帝玄鎩,我忍你很久了,自以為實力雄厚,就可以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嗎?哼,天下比你實力強的多著呢,今日,必須將昊美麗交出來!”敖四海寒聲道。
  “p鄉!”鐘山一聲冷哼。
  “別說昊美麗已經不在凌霄天庭了,就算她還在,就憑你也想讓我
  交出來?”鐘山冷聲道。
  “你!”敖四海明顯被鐘山話堵的一滯。
  在敖四海眼中,鐘山斷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只會講大話而已,可就這種講大話的人最氣人。
  “敖四海,看來我帝玄鎩的名頭,你龍族已經忘記了?既然你再次沖來,也別怪我不給你面子了,今日,就給你留下一個念想!”帝玄鎩冷聲道。
  說完,帝玄鎩身形一動。
  “轟~~~~~~~~~~~~~~~~~~~~~~~~~~
  一聲巨響,空間產生大量漣漪,帝玄鎩與敖四海已經消失在了眾人面前,顯然帝玄鎩顧及此地的敏感性,將敖四海逼出凌霄天庭茫,圍。
  看到帝玄鎩與敖四海消失,鐘山扭頭對著眾人說道:“老趙,你來處理一下這里,泥菩薩,我們繼續談!”
  “是!”一眾人恭敬道。
  沒多久,帝玄鎩就回來了,回來之后,自然沒必要向鐘山匯報。獨自回狼神殿休息了。
  東海之上,一片海域上空,敖四海的盔甲出現了大量裂痕,臉上一
  道大大的血痕,分外狼狽,雙眼通紅的看著遠處凌霄天庭所去方向。
  “呸!”敖四海吐出一口淤血。
  繼而,敖四海身輯一晃的消失在了原地。
  一個半月后,敖四海出現在了神州大地。直奔大秦天朝!咸陽圣
  都!
  咸陽圣都,天朝的朝都,滿天氣運金光四射。
  朝全之后,敖四海如意的見到了大秦圣上,嬴。
  嬴一身黑莽龍袍,頭戴漆黑平天冠,坐于九龍天椅上,一股無形
  的威勢昂然而出。
  嬴的旁邊還有著一些人,不過這些人都恭敬的站在兩邊,顯然是一眾心腹臣子。而這些心腹臣子之中,居然連天極境的徐福都不在列顯然這一群人比徐福更加重要。
  “凌霄天庭?鐘山?”嬴微微皺眉道。
  “是,我龍族的傳世印璽就在那昊美麗手中,我想,你應該知道傳
  世印璽吧?”敖四海沉聲道。
  “不錯,傳世印璽,好像是大千世界龍族一個密境的鑰匙。一直
  藏.于這個小千世界。”嬴點點頭。
  聽到嬴的話,敖四海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嬴怎么會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這可是龍族的秘密啊,只有至尊知曉,按理說,嬴只聽說過傳世印璽,應該不知道那所謂的密境是在大千世界啊?
  “你怎么會知道?”敖四海驚訝道。
  “這是秘密嗎?”嬴看向敖四海,眼中不咸不淡,仿若這是很普通
  的事情一般。
  敖四海古怪的看看嬴,只能壓下心中的驚訝。
  “還請大秦圣上幫助龍族取回傳世印璽!”敖四海再度說道。
  “李斯!”嬴叫道。
  “臣吞!”
  旁邊,一名身著寬松長袍,略微消瘦的男子恭敬的走出兩列。
  PS:如大家猜的一樣,這個大秦天朝,和我們歷史上秦朝很有關系,只是這其中嬴一睡幾萬年,而地球上秦朝只是兩千多年前的事情,這里面涉及的比較復雜,還有一些暫時不能提到的神奇境界,只能以后給大家解釋了,絕對合情合理。最后求下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