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1)      第二章龍門谷(10-01)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1)     

長生不死132 晉朝之戰

微風吹落一片片樹葉,飄蕩在這一片廣場之上。廣場之生,非常詭異,鐘山身后是一線天峽谷,邊上是等候的王骷,而在鐘山面前,卻是黑壓壓的百萬大軍。
  一眼望不到頭的百萬大軍,這是一股無比龐大的力量。
  在以前,鐘山領兵的時候就已經展現出了軍隊的力量,軍隊之說所以稱作軍隊,那是因為他們能夠在統帥的調令下達至統一的步調,統一的力量沖擊。一人的戰斗力若是5j,一百萬人,他能夠打出里二的戰斗力,所以,千萬不要小覷軍隊。
  就仿若會放飛劍之人,一個人一柄飛劍不恐怖,一百萬人,一百萬柄黑壓壓的飛劍,誰受得了?
  鐘山就是領兵的行家,自然知道厲害關系。
  可那又能如何?鐘山踏步上前,心中一股堅定,沒有絲毫恐懼之
  色。
  前方的領軍將領也看到了鐘山,冷眼望來。在他旁邊,是一個白衣
  男子。
  鐘山見過一次,昔日天狼島,陰月皇朝陣營中的一員,一個玄武王,炫言!
  炫言最后要擒拿寶兒之時,被大千世界一位仙人隔著一界,一宇打下,轟然間打碎了炫言的堅硬玄武殼。
  就是他,帝極境強大修為!
  “鐘山?”遠處將領一聲冷喝。
  鐘山容貌不是大秘密,幾乎所有運朝的皇帝與眾臣都知道鐘山,這近百年的時間里,鐘山一路走過,神州形象太風騷了。
  炫言站在那將領旁邊,也是凝重的看向鐘山。
  炫言對于大秦皇朝可謂是深有體會,昔日還是王朝的時候,就足夠強勢了,詭異的大ilj,即便自己也在大ilj吃了個大虧。
  這個鐘山肯定也邪門無比。
  可就算他再邪門,他難道還想憑借他一人阻攔大軍?阻攔自己?
  “留下花轎,你們可以走了!”鐘山淡淡道。
  留下花轎?你們可以-走了?
  聽到鐘山的話,幾乎所有人都瞪大7眼睛,不管認不認識鐘山的人,此刻都有種看瘋子的感覺看向鐘山。
  太狂了!你以為你是誰啊?留下花轎,就可以走了?
  “哈哈哈哈,笑話,你發燒了吧!”為首的將領大笑道。
  對于這種小嘍I!,鐘山也懶的和他們廢話。
  只見鐘山忽然抬起右腳向前一步跨去。
  “轟隆隆^~^~^~~~^^^~~~^~^~^~^~~^
  天空一聲聲超級巨雷之聲傳出,所有人陡然望天,原先的晴朗白日,陡然間烏云密布,無數雷電忽然閃耀向四面八方。
  恐怖的紫雷不斷吞吐,一股強勢天威氣息壓迫而下,直接壓的無
  數將士當場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炫言驚叫著望天,天?天極境才能掌握的天?這無邊無盡妁-雷云,是天?
  炫言也只在玄武族至尊身上看到過,那是一種無可匹敵的力量,仿若擁有一片天,就占據了天的大義,仿若天威壓迫而至一般。
  “不對,這不是天,這是創世神宮的‘天雷變’。”炫言馬上叫
  道。
  炫言,帝極境,這里修為最高,自然最有發言權。原本將領聽到·天’之時,心中不覺一陣畏懼。
  天為何物?那可是天極境的標志啊,自己百萬大軍,在天極境面前還不是送菜?就算是帝極境,也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啊。
  再聽到不是‘天’以后,那將領心中鎮定了很多。
  “是嗎-?”鐘山_聲冷喝。
  繼而,只見頭頂之上,無數雷電陡然間一縮,全部縮回了黑云之中,而無窮無盡的黑云,也陡然縮小到能看到遠處邊界了。
  黑云變小,仿若力量減少了一般,可,一股攝魂的氣息忽然從黑云
  之中壓迫而下。
  一種壓迫人魂魄的力量轟然逼迫而至,一些修為低下之人,甚至恐懼的忽然跪拜而下。一眾軍人,個個感到自己的實力好似大打折扣一般。
  身后不遠處,王骷非常復雜的看了一眼鐘山。
  “天,是真的天,怎么可能,你一個皇朝之主,怎么可能施展天?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炫言一臉驚駭,不可思議的驚叫道。
  這種‘天’的效果,炫言只在玄武至尊身上感受到過,雖然比之玄武至尊的‘天’還遠遠不如,可這感覺絕對不會錯。
  王骷也不可思議的看向鐘山,別人看不明白,王骷可看的仔細,王骷清清楚楚,鐘山只是皇極境第十重的修為,可為什么?為什么陛下也能施展‘天’?
  這是天嗎?
  當然是!鐘山雖然沒有天極境修為,可照樣能夠施展‘天’威,因
  為鐘山已經摸索到了所謂的‘天’,‘天’之中蘊含著法則之
  力,紅鸞天經已經讓鐘山觸摸到了天地法則,雖然還不怎么能*,可施展‘天’已經綽綽有余!
  鐘山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上前去。
  天威之下,那將領仿若話到喉邊說不出口了一般,一種無形的壓迫而至,不止沖擊心里、更多的是魂魄!
  百萬大軍,生生的被鐘山壓制住了。
  炫言還好,雖然能夠反抗,但是,這一刻不知為何,并沒有阻攔鐘
  百萬大軍,如草人木偶一般,此刻一動不動。
  恐懼的威壓,這就是‘夭威’。
  強大無敵的天威。以前,鐘山一直面對一眾絕世強者,所以沒有體會出‘天’的妙用,現在看來,只要天威一至,足夠懾服皇極境以下的一切之人。
  天極境,太變態了!僅僅威勢,就足以在皇朝之中立于不敗之地。
  那帶軍將領想要掙扎,可換來鐘山_個冷眼,天空一聲炸雷,心神就一陣搖晃了,就連坐下的獅子,此刻也匍匐在地,畏懼天威。
  鐘山走到花轎之前,手中一掌打出。
  “嘭~~~~~~~~~~~~~~~~~~~~~~~~~
  花轎之上的陣法,陡然潰散,花轎之門緩緩被打開!
  可是,看到花轎內部的一瞬間,鐘山眉頭一挑!
  花轎內沒人!悲青絲根本就不在里面。這是一個空轎子。同樣,
  這個迎親大軍,也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陡然間,鐘山聞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扭頭望向眾人,炫言此刻,也是臉上一陣驚訝。顯然他也不知道
  怎么回事。
  炫言看著眼前一幕,眼中忽然一冷。顯然對冰軒非常不滿。新娘子根本不在這里,卻騙自己來押運花轎?告訴自己又怎么了?自己也不會拆他的臺,可他卻一直騙我?我堂堂帝極境只是一個傀儡嗎?
  “悲青絲呢?”鐘山忽然冷眼看向那將領。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那將領倔強的大笑道。
  “我再問你一次,悲青絲呢?”鐘山再度-沉聲道。
  “我是不會說的,你死了這份心吧!”那將領說道。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鐘山瞇著眼睛道。
  “你敢!除非你永遠不想………………0”那將領死不開口道。
  “哼!”“轟~~~~~~~~~~~~~~~~~~~~~~~~~~
  鐘山沒有功夫和他廢話,一聲冷哼,手頭大刀‘噩夢’一刀狠狠斬
  下。
  那將領怎么也不肯相信,鐘山居然敢出手,他居然出手了?怎么可
  能?
  根本毫無懸念,原本就動彈不得的將領,根本不是鐘山_刀之敵。其它將士都是心中一陣恐懼,此人太暴戾了,一言不合,就殺人滅
  口?
  一旁炫言眼皮看的直跳-0手頭捏了又捏,但最終并未出手。
  那將領死了?那是自然,只是并不是不能說,話了。
  隨著鐘山兩滴液體彈出,頓時,從那尸體上漂浮出一個綠色的鬼
  魂。
  綠色,的鬼魂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就這么死了?怎么可能?自己怎
  么就死了?
  “惡魔,你是惡魔!”
  那將領看到鐘山的一瞬間,就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我已經殺了你,我有何不敢的?你最好現在就乖乖的說出來,
  那樣你還有機會入陰間,否則,我要你魂飛魄散!”鐘山語氣森冷道。
  這一次,那鬼魂將領再也不敢倔強了,眼前這個惡魔太可怕了。
  太恐怖了!
  死了,自己就這么窩囊的死了?再不回答,甚至會魂飛魄散?
  “我說,我說!”那鬼魂將領馬上露出哭喪的臉道。
  “嗯!”鐘山盯向那鬼魂將領。
  “在路上,被長生界奴青惠道君帶走了,帶到冰封城了。”那鬼魂將領無比郁悶的說道。
  “為什么?”鐘山沉聲的望向那鬼魂。
  “我聽說,是為了引你去冰封城,我們這一隊迎親隊伍,也都是為了吸引你注意的,而玄武王炫言,他只是為了清除其它宵小,保證我將消息給你帶到的。”鬼魂恐懼的說道。
  “特意讓你給我帶消息?”鐘山豁然一驚。
  忽然發現,這原來是針對自己的一個巨大陰謀。從悲青煙去天狼
  島就開始了。
  “是的,我先前不肯說,就是為了透露這個消息更自然一些,讓你看不出這個針對你的陰謀,可是,可是………………”鬼魂有著想哭的沖動。
  是啊,將領鬼魂能不傷心郁結嗎?自己一次自作主張,毀掉了自己一條小命,這份懲罰,太刻骨銘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