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1)      第二章龍門谷(01-21)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1)     

長生不死130 困奴青惠

“是他?不可能,他不可能是青絲的對手!”鐘山心中一說道。冰軒的確不可能是悲青絲的對手,悲青絲何等實力,仙人血脈,血脈傳承之威無限強勢,這些年,鐘山也打探過了悲寺絲的那名祖上。
  那是在三萬年前出現的一名仙人,一名女仙人,雖然是一名女子,可是冰系的能力,達到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強勢。
  當年天下第一人,不是在某個方面,而是就是那個實力,天下第
  一人,無人能敵,無人能抗。
  甚至,此女子還沒有天地業位臨身,既沒有加入圣地,也沒有加入天朝,而是一名散修,普普通通的修行速度,造就了天下第一的強大。
  當初天威來臨之際,天上烏云密布,雷電閃耀,強大的天劫即將落下之際,居然被此女子生生的凍結了。
  凍結雷云?凍結天劫-?
  太恐怖了!實力太甚了!天下誰也不能觸其鋒芒,就這樣一名傲然天下的女子,震的天下無人可及。
  就這樣,逆改凡命,成就了仙命。
  仙命一成,留下一眾后裔,踏出此界!留下一個亙古傳說。
  仙人后裔,每隔幾代,都會出現一名血脈傳承激活之人,將會掌握祖先遺留下的血脈屬性能量。
  大凡普通仙人后裔,隔著幾代就被激活了血脈傳承。
  可是,菇-青絲,悲氏一族一直沒有,或者說從來沒有出現過。
  而強大的悲氏一族,也漸漸被拉入長生界之中,直到敵百年前悲氏一族忽然出現一名強勢無比的人物,悲青絲的父親。悲清風!
  悲清風是個天才,絕對的天才,學究天人,修積陰德、修風水、修功名,悲清風幾乎都有涉及,同時修行三個體系,必定對自己成長不利,無法靜心照顧,而且三個體系又有很多想沖之處。
  可悲清風不介意,他不是要將三類學的多么深刻,而是僅僅為了解開悲氏一族的血脈傳承而已。
  成功了!悲清風最后終于解開了這個血脈傳承,可代價卻是巨大的,全家三百多人,盡數為此殉葬,僅僅為了女兒悲青絲開啟血脈傳承。
  這是多么悲壯的決定,用自己的死,全家的死,換來一次血脈傳承開啟?
  沒人知道悲清風是怎么想的,最少鐘山知道消息之后,一時想不明白,想不明白悲清風為何那樣打算,也許還有某種深意,可就因為如此,悲青絲血脈傳承正式開啟。
  強!非常強!
  從悲青絲昔日的冰封三千里,鐘山就能感受悲青絲有多強了!
  冰軒雖然強,可絕對不會是悲青絲的對手,那份血脈傳承,絕對不是普通人所能披靡的。
  冰軒能夠逼迫悲青絲?
  “是長生界,水之一脈!”悲青煙說道。
  “哦?長生界六脈之一,水之一脈?”鐘山眼中一冷。
  水之一脈,正是悲青絲進入長生界所在的一脈。這一脈的人逼迫悲青絲下嫁冰軒?
  冰軒真君?那冰軒達至帝極境了?
  “冰軒真君,其實是神州以南,冰封帝朝的太子,冰封大帝壽元已盡,傳位冰軒太子,而水之一脈現在,就是逼迫表姐下嫁新的冰封大帝。”悲青煙道。
  “哦?圣地何時向帝朝妥協了?”鐘山皺眉道。
  “長生界自然不會向帝朝妥協,只是,冰封帝朝,以后或許會倫為長生界的附庸而已,表姐被用來籠絡冰軒,穩固水之一脈與冰封帝朝的關系。”悲青煙道。
  “穩固?冰封帝朝有何特殊之地?”鐘山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白。
  說起來,這個冰封帝朝,鐘山也知曉,就在青州的南面,而在冰封帝朝內部的一座山脈之中,還有著鐘山的大兒子。鐘天!
  因為鐘天所在的大明寺,就在冰封帝朝之內。
  冰封帝朝,說起來,除了原冰封大帝無比強勢之外,別的,根本不值得炫耀,冰封大帝一死,一切化為泡影。
  如此一個帝朝,長生界為何那么看中?
  “我聽說,這次不僅僅穩固冰封帝朝那么簡單,還有南海的玄武一族,好似也借此與冰軒簽契約,不知道現在簽了沒有,好似玄武一族,借用冰封帝朝,與長生界達成一種戰略同盟!”悲青煙解釋道。
  “玄武一族?居然還有南海玄武一族的影子?”鐘山眉頭一挑。
  玄武一族,昔日天狼島陰月皇朝,就曾經與玄武一族簽約,只是陰月皇朝已滅。現在居然又蹦腿出來了?
  “是,聽說玄武一族至尊,對此非常上心!你想要救出表姐,幾乎沒有多大希望,但是表姐既然讓我來找你,我就只能將話帶到!”悲青煙嘆口氣道。
  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沉默了一會。
  “表姐還讓我給你帶句話!”悲青煙再度說道。
  “哦?”鐘山盯向悲青煙。
  “表姐說若真的無可奈
  何,也想見你最后一面,請你務必在大婚之前前來,她有重要東西要給你!”悲青煙輕嘆道。
  有重要東西要給自己?鐘山心中忽然一揪。
  鐘山忽然想到,上一次與悲青絲見面之時,悲青絲毅然的要離開鐘山回長生界,說要取回悲家仙人留下的遺物,說對自己有大用,要取來送于自己。當時鐘山只顧離別的傷愁,沒在意悲青絲口中的外物。現在猛然想起,感受著悲青絲的這無奈絕望的話語,鐘山心中一陣抽搐。
  原來悲青絲回長生界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才身陷虎口。即便被虎吞食,也想著自己?
  悲青絲不了解鐘山全部力量,只知曉鐘山只是一個皇朝之主而已,
  身后最多只有狼族庇佑。
  狼族至尊何等身份,會為了一個皇朝皇帝去荒唐的,搶親’嗎?而冰封帝朝呢?有著一個帝朝的底蘊,有著玄武一族的擁護,更有長生界水之一脈的強勢擁護。
  鐘山斗得過嗎?
  悲青絲不知為何,想到鐘山的笑容,不自覺的寫出了,速來救我’四字,一種心靈的寄托,也是對于自己即將的無可奈何做出最后一砍掙扎。
  即便鐘山不愿來,悲青絲也想再看一眼鐘山,并且用,那東西’
  和自己所有的感情交還給鐘山。
  “青絲她現在怎么樣?”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壓著心中的那
  份心痛。
  “表姐,被封住了全身修:蘇!”悲青煙說道。
  “誰封的?”鐘山眼中十寒,一股戾氣從身上爆發而出。
  “冰軒的師尊,荊雪神!”悲青煙道。
  “荊雪神?”鐘山眼中閃出一道冷芒。
  “不過表姐現在暫時沒有危險!”悲青煙說道。
  “哦?”鐘山意外的看向悲青煙。
  “表姐正執掌我悲氏一族的那位仙人留下的遺寶,除了天極境能
  夠靠近她一會,其它人根本無法靠近她。”悲青煙道。
  “哦?那她怎么…………”鐘山皺眉道。
  “先前是荊雪神偷襲表姐的,后來表姐才取出仙人遺寶。不過,荊雪神又請求界主神鴉道君,神鴉道君又派出了奴青惠道君負責協助水之一脈辦事!”悲青煙道。
  荊雪神?神鴉道君?奴青惠道君?
  鐘山深深的吸了口氣。
  “在長生界,我悲氏一族不被重視,甚至遭受一些強者欺辱,表姐去了以后,我悲氏一族才逐漸好轉起來,表姐甚至還曾經救過我兩次,我知道你不可能救出表姐,但也求你滿足表姐的愿望,再見她一面吧!”悲青煙一臉懇求道。
  “不!”鐘山語氣一冷道。
  “你……!”悲青煙一怒。
  “我不會僅見一面的,我一定會將她搶回來的!并且,那些傷害青絲的人,全部得死!”鐘山語氣冰冷逛。
  “你?”悲青煙微微←鄂。
  “你回長生界吧,將你悲氏一族全部接出來。以后,大秦就是你
  們的家。”鐘山斬釘截鐵的說道。
  “呃?”悲青煙微微一鄂。
  看著鐘山那沉默的目光,悲青煙深深的吸了口氣道:“你的自信感染了我,我會如實稟報家主的,并且極力勸家主的,不過最終結果如何,還要看家主決定!”
  “嗯!”鐘山點點頭。
  “還有多久?”鐘山問道。
  “四個月后,冰封城舉行大婚,現在接送表姐的隊伍,正在大路
  之上。希望你還來得及!”悲青煙道。
  “嗯!你去吧!”鐘山點點頭。
  悲青煙點點頭,馬上飛了出去,向著長生界而去,去將鐘山的話帶
  給悲氏一族家主。
  待悲青煙離去,鐘山才看向撅著小嘴的寶兒。
  “你到底有多少情人?”寶兒一臉幽怨道。
  鐘山大汗!
  “就青絲一人而已!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嗎?”鐘山馬上安慰道。
  “誰知道呢!”寶兒幽怨道。
  “我看你要變成小怨婦了!”鐘山捏著寶兒鼻子插科打諢道。
  “哼!”寶兒鼻子一哼。
  第二日,鐘山處理好了朝中的一切大事,叫來了一個黑袍身影!
  骷髏君王,王骷!
  王骷因為身體特殊,所以,這次帝朝晉級的諸多安排,沒有將他算在內,不過,此刻前往冰封帝朝,必須王骷跟去才行。
  因為這次涉及的力量群體實在太過龐大!
  “出發!”鐘山說道。
  quot;是!quot;王骷點點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