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123 又見悲青絲

在一從太歲天朝強者沖到釧山面前的時候,一個白袍身影徒然出現,那人站立在鐘山之前,一股強大的氣息噴薄而出。
  僅僅是氣息而已,一股強勢的氣息噴薄而出,居然生生的將那強者沖擊的口吐鮮血,倒飛而出。
  四周沖來的一眾強者,同樣也是如此,僅僅一人,僅僅那一人往
  那一站,沒有動手,僅僅以氣息就立于不敗之地。
  太強了
  太歲天朝一眾強者被逼的倒飛而出,口中鮮血噴灑不可思議的神色。
  眼中露出極度
  而那忽然出現在鐘山面前的白袍男子,也懶的看這些嘍I,而是抬頭望向天上。
  一眾強者倒飛而出之后,眼中驚異不定,怎么也不敢再沖上前。
  太強了那忽來的身影太強了,太霸道了僅僅一股氣息就打敗了他們?眾人看著那孤傲的白袍身影,心中居然涌出一種臣服的念頭。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狼族至尊,帝玄鎩
  帝玄鎩來的雖然遲了點,但終究還算及時,最少這一刻鐘山的秘密沒有因此暴露所有人前。
  帝玄鎩的忽然出現,令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鄂。
  天空之中,鐘山等人根本看不見任何景象,因為眾人眼中的高空是極為扭曲的,空間褶皺的不斷出現,一浪接著一浪,一輪接著一輪,使得高空好似處在暴風雨之中的大海一般,根本看不到內部之景。
  眾人看不到,可有三人能夠看到,徐福、烏桓還有帝玄鎩,三大絕世強者,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帝玄鎩的出現,頓時引得所有人注意,所有人都是一驚。
  烏桓驚訝的看向帝玄鎩,不明白,這個時候帝玄鎩不應該在神州東南方嗎?他怎么忽然來了?他不應該在天狼島嗎?
  帝玄鎩一來,這使得太歲天朝完美無缺的計劃,再度增加一個變
  數,再度變得極為復雜了起來。
  情況很不妙啊
  “真是個隆重的盛會啊”徐福也帶著一股意外笑道。
  高空之中,戰斗澎湃不已,可也許因為帝玄鎩的忽然到來中的戰斗居然緩緩平靜下來。
  高空之
  三大兇人,再度站出三角之狀。
  涅凡塵龍袍有些破碎,而另兩人同樣也是如此,只是沒有涅凡塵那么嚴重而已,涅凡塵身形一抖,破損的衣袍陡然全部恢復,而神鴉道君與陸歸天也同樣如此。
  三人忽然看向帝玄鎩。
  又一個天極境,今天是什么日子,天極境怎真這么不值錢了?
  帝玄鎩,狼族至尊,成為天極境之后,很少見他出過手,而知道他出手的也只有一次,與前龍族至尊之斗。
  前龍族至尊,強勢無敵,即便在一眾天極境中,也是擁有著赫赫兇名,曾以一己之力,滅殺另一個名氣相當的妖族至尊,可就這樣一個兇悍的龍族至尊,在幾千年前,在帝玄鎩剛剛突破天極境不超過百年的時候,被帝玄鎩生生的逼出此界。
  至此一舉,奠定了棗玄鎩的絕世兇名。
  沒人會小覷帝玄鎩。帝玄鎩很低調,可就這樣的低調,讓人更感覺深不可測一般。
  帝玄鎩不會無緣無故而來,他怎么忽來了這里?他是為了什么?他要站在哪一邊?
  若是與太歲天朝為友,涅凡塵今日在劫難逃可若是與涅凡塵為友呢?
  三大兇人緩緩停了下來,畢竟,專、了戰斗之中,難以全心防備偷襲,況且還是帝玄鎩這么強大的至尊。若是在三人戰斗之時,被帝玄鎩偷襲的話,那情況絕對會變成一邊倒的潰敗。
  而就在這時,天靈兒也召喚出了朱雀。
  朱雀還是有些疲憊,在出來的一瞬間,就怪異的打量了一會四周,扭頭,剛好看到高空的涅凡塵還有眾人。一看之下,朱雀眼中詭異的忽然迸發出一道紅光。
  涅凡塵嘴角露出了一絲慶幸的笑容。
  朱雀出來了,那么舞九天也算是知道這里發生的事情了。
  朱雀與舞九天的關系,舞九天只告訴過涅凡塵一人,也只有涅凡塵知道,而剛才,好似神鴉道君說漏嘴了,神鴉道君也好似知道一般。
  不過不要緊,只要朱雀看到自己,就算是將消息帶給了舞九天,因為舞九天與朱雀,原本就是一體。只是這一體非常詭異而已。
  “你們還攔得住我多久?”涅凡塵看向體歸天沉聲笑道。
  “哼”陸歸天一聲冷哼。
  “帝玄鎩,你來此所為何?”神鴉道君冷聲道。
  神鴉道君語氣沒有倨傲,因為面對的是帝玄鎩當的絕世兇者。神鴉道君也曾經殺過天極境,可是
  這個實力與自那只是普通的
  己相
  像境就好似剛才那個老太監一般,那個老太監雖然也是天極現,
  但自然無法與帝玄鎩相比,帝玄鎩可是幾千年前就逼退前龍族至尊的狠角色。
  “我只是來接幾個人而已,諸位繼續吧”帝玄鎩說道。
  繼續?這時候,誰敢繼續,這不是將背后讓給帝玄鎩嗎?帝玄鎩來歷不明,立場不明一遭到帝玄鎩偷襲怎么辦?
  天上三人都是驚疑不定。好好一場大伏擊,變的越來越復雜,先是徐福‘憑空出現’,拉下烏桓,現在又出了個帝玄鎩。也許不久后,還有舞九天的到來,誰也不知道舞九天現在在哪,或許離這很近,很快就到,有可能離得很遠,要七八天時間。
  難道今天,涅凡塵真的命不該絕嗎?
  “你要接誰?”陸歸天皺眉的問道。
  在陸歸天心中,你帝玄鎩還是快走吧,我這里還有事情要處理。快滾,快滾
  帝玄鎩看向鐘山道:“自然是大皇帝
  鐘山?所有人目光忽然再轉到鐘山之處,搞了一圉,現在這.個不上
  不下的伏擊,就生生的卡在了鐘山身上。
  天極境不敢妄動,就是因為這個鐘山這個看似在萬丹大合無足輕
  重的陪客。
  “那你帶著大幛皇朝的人快走吧”陸歸天有些不耐煩道。
  帝玄鎩看向鐘山,要看鐘山意思。
  這一幕看在眾人眼中,又是一陣不可思議,帝玄鎩看鐘山意思?是不是反過來了?帝玄鎩可是成名敏千年的絕世強者,而且還是成那絕世兇名,現在聽這一個皇極境的人類?
  神鴉道君雙眼一瞇,盯向鐘山,陸歸天皺眉看向鐘山,涅凡塵看著
  鐘山眼中微微放光,烏桓板著臉,徐福卻是饒有興趣。
  至于帝玄鎩,帝玄鎩不是聽命與鐘山,只是眼前的局勢,非常突兀,很明顯可能牽動整個神州大地,一個處理不好,將來對狼族肯定不利,狼族已經與鐘山綁在一起,鐘山自然和自己是統一戰線,而且,帝玄鎩雖然自認修行天賦天下無人能比,可是在天下大勢這盤棋上卻不如鐘山看的長遠,鐘山以前的所作所為已經證明了他的雄主眼光。
  這時,為了狼族的千秋萬古的大業,帝玄鎩暫時跟隨鐘山的做法,又有何不對?又有何丟人?
  “現在不能走”鐘山馬上說道。
  “呃?”一眾天極境微微一鄂。這鐘山發什么神經,這一群天極
  境打架,你也想參呼進來?
  可眾人又不得不承認,有著帝玄鎩這張王牌,鐘山的確可以參與進
  來。
  “哦?”帝玄鎩看向鐘山。
  等鐘山車頭。
  帝玄鎩可是知道鐘山是什么人,鐘山這個▲老妖孽’,做事絕對滴水不漏,即便要出手,也肯定會找到一個更好的幌子來遮掩自己,使得自己看起來無比的正義。
  “此次萬丹大會,我們為這萬古圣臺而來,現在未分勝負,帶不走萬古圣臺,我豈能甘心離去?”鐘山馬上說道。
  果然,鐘山這個理由絕對毫無瑕疵,讓人找不到與誰作對的把柄。可就這個要求,又不得不將眼前矛盾又繞到了最開始。這就是鐘山高明之處。
  現在這怎么算?這萬古圣臺,鐘山_方的確有資格爭取。畢竟煉出仙丹是不可爭議的事實。
  可是,這又涉及到與大秦徐福之間的矛盾,徐福也煉制出了仙丹,如此一來,二人不分勝負之前,徐福豈能讓手?
  可返還沒完,二人煉出仙丹是一回事,這邊又冒出個涅凡塵執三寶取萬古圣臺。涅凡塵也有機會獲得。
  如此就變的矛盾重重了,而這個制造第二重矛盾的,卻又是陸歸天,是他將三寶隱晦的被涅凡塵所得。雖然陸歸天不在乎這萬古圣
  山。
  可這萬古圣臺又詭異的遷出了四方強大勢力。
  第一方,鐘山、帝玄鎩
  第二份,大秦徐福
  第三方,涅凡塵
  第四方,陸歸天、烏桓、神鴉道君。
  可以說,鐘山_個非常簡單的要求,牽的所有人都忽然有種很不自在,陸歸天沒有了萬古圣臺的分配權,涅凡塵也沒有,徐福也沒有,鐘山更沒有。
  可以說,這個與四方各有聯系,又各不相關的萬古圣臺,變的將在場眾人復雜關系再度攪的更加復雜。
  是啊,這萬古圣臺咋說?四方一些腦袋不好的人,頭腦已經開始
  有些糊涂了。
  “你帶走就是”陸歸天沉聲道。
  “不行”徐福果然搖搖頭印證了這復雜至極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