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112 巔峰強者對決

煙紅皇朝懂城樓前的戰場。
  北面,血海滔天,槍氣縱橫,南面刀氣滿天,狂暴不止,鐘山的強勢,匡碩古今,一個皇極境,居然打的與帝極境后期的高手平分秋色,恐怖異常。
  城樓之上,眾臣一陣興奮、一陣心虛,這是鐘山來幫助,若是鐘山走后,我們還能怎么辦呢?下次還能對付嗎?
  隨著城樓在前面戰斗余波的沖擊中晃蕩不止,人們心中念頭百閃,畏懼異常。
  而在這一刻,在西方,太歲天朝的帥臺之上,卻忽然憑空又多出一人。一個一身金袍的男子,額頭有一道好似第三只眼睛的細縫。
  男子憑空而來,出現在帥臺上的瞬間,就大馬金刀的朝帥座上一座。
  來人正是太歲天朝此次的主帥,裂天太子。
  “見過主帥!”旁邊有侍衛恭敬道。
  裂天太子一點頭,就不再理會,目光看向眼前戰場。
  遠處,城樓之上的眾官員,忽然看到對面帥臺上多出一人。
  “裂天太子?”一名官員驚恐的叫道。
  一聲驚呼,頓時引得所有人都望去,所有人望向帥臺上的裂天太子。
  剛好,裂天太子的目光也看了過來,與裂天太子的目光一觸,大部分官員都感覺魂魄一陣顫動,太恐怖了。
  除了幾個最忠心的老臣子,大都露出畏懼之色。
  看著那一群膽小的官員,裂天太子不屑的一笑,繼而看向兩個戰斗場,先看向了血海大陣。血海大陣,那是自己親自傳授的《血神經》,血海大陣的確發揮出了其強大的威力,沒有放水,而對方也的確非常強,可是…………!
  裂天太子眼中一冷,繼而轉頭看向另一邊。
  另一邊自然是鐘山與沖天太子相斗。
  八極天尾這種逆天的玩意,自然還是少用為好,一切以提升自己最根本修為為前提。所以,不到逼不得已,鐘山很少會用。
  天條!八十重浪!
  鐘山的攻擊越來越強,也就一會功夫,已經能夠和沖天太子旗鼓相當了。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突破,最少在沖天太子眼前就是如此,剛開始還是不堪一擊,若不是自己想要留著多玩玩,早就在第一刀就斬殺了。
  可,就因為自己的一時貪玩,這個鐘山居然‘成長’到了威脅到自己的程度。威脅自己?
  笑話,一個小小皇極境也能威脅我?就算帝極境強者,自己十兄弟也是最強的帝極境,怎么可能和自己旗鼓相當?
  二人相互憑著刀法,一刀刀相觸,迸發出強勢無敵的氣勢,恐怖的撞擊聲,好似晴空一個個天雷一般。
  即便鐘山頭上一片雷‘天’,聲響也不如二人撞擊的大。
  這是最野蠻的撞擊,也是最正面的沖殺,二人都拼著全力。
  “死”
  沖天太子一聲巨吼,大刀再度帶出一片好似瀑布般的光幕,向著鐘山強烈宣泄而出,強大的力量頓時轟擊的四方空間一陣晃蕩。
  顯然沖天太子也使出了某種秘法。
  眼見一刀斬來,鐘山好似也跟著發狠了一般,牙齒緊咬,額頭青筋直冒。
  “天條!百重浪!”
  隨著鐘山一聲高喝,鐘山的那一刀力量,陡然間再度攀升。如沖天太子那一刀一樣,快速的撞向那一刀。
  鐘山這是超負荷揮出的一刀,八十重浪已經是極限了,鐘山卻是超負荷揮出了百重浪!鐘山只感覺全身一陣生疼,周身皮膚都好似要裂開了一般,若不是一直練習天魔粹體**增強自身**,說不定就憑著這一下,就將自己撐爆了。
  一刀斬出,空間頓時產生了一道道漣漪,刀光恍若星河崩泄,直沖沖天太子。
  “轟”
  最強碰撞,最強大的碰撞,四周空間頓時產生強大的波動,空間波動的蕩起一圈圈強大的波紋,波紋延伸到城墻之外。
  “轟”
  煙紅城的城墻居然被二人強勢的戰斗沖破了。
  這股力量太強了。
  “咔咔咔咔咔咔”
  鐘山身上忽然發出一連串的炒豆子的聲響。
  就在剛才鐘山強勢沖擊下,居然再度突破了?
  天魔粹體**,第五重!六倍力量?
  毫不猶豫,鐘山直接運轉第五重!六倍力量!
  天條!百重浪!帶來的不適全部消失,鐘山再度提刀殺向沖天太子。
  而在剛才一次強勢碰撞之下,沖天太子也徹底懵了!自己可是拼盡了全力,帝極境的力量用到了極致,甚至還用了秘法短時間爆發力量。
  可那鐘山鎮的是皇極境嗎?剛才自己的一刀,那可是無限接近天極境的一刀,都斬出空間皺紋了。那么強大的一刀,就是一個普通帝極境,也被自己一刀斬了。
  可為什么會這樣?被鐘山擋了下來?而且還是鐘山占據了優勢?
  “我不信”
  沖天太子,再度一刀狠狠的斬向了鐘山。
  而此刻的鐘山也是戰意上升到了最巔峰!
  剛才的一刀徹底壓制住了沖天太子,讓沖天太子一頓,也讓自己有時間施展別的招式了。
  有了這一點點時間,鐘山迅速尋找天地規則的一條正對沖天太子的紋路。
  鐘山再度揮刀了,鐘山這一刀,宣泄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
  天條!撕風!
  天條!百二重浪!
  雷霆萬鈞!
  撕風,正是借助紅鸞天經才能斬出的一擊,威力七大無比,百二重浪,更是鐘山力量的極限。
  至于雷霆萬鈞!卻是天生無窮雷云,陡然間隨著這一刀,瘋狂的宣泄而下,無窮雷電順著這一刀,狠狠的斬向了沖天太子。
  “吼”
  隨著鐘山這一刀狠狠的斬下,全身更是膨脹大了一個極致,上身衣物陡然間被肌肉膨脹到爆為碎片。
  鐘山雙目通紅的,揮出這最強力的一刀。
  而沖天太子的一刀也迎刀而上。
  二者都是帶出了空間的褶皺,只是有一定的差別,沖天太子帶出的褶皺,是如靜湖面上投入一粒小石子,蕩起一**的漣漪。
  而鐘山造成的空間褶皺,卻是暴風雨中的大海,海浪波濤的空間褶皺,強勢無比的一擊,恐怖至極的一擊,霸氣縱橫的一擊,直逼沖天太子而來。
  這一刻,鐘山身后天空頓時變得雷光閃耀,紫雷沖天之勢,可這無盡紫雷天空,伴隨著撕風的爆破之聲,全部向著沖天太子壓了過來。
  沖天太子這一刻徹底慌了,沖天太子感到,現在面對的不是鐘山,而是整個天地,自己正面對天地的宣泄,仿若那日古神通面對天地之威一般。只是這個是袖珍版的。
  即便如此,沖天太子也露出了驚恐慌張之色。
  可氣機壓制,沖天太子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逃跑,只能硬接,硬接這恐怖的一擊。
  沖天太子有種想哭的沖動,這他媽還是皇極境嗎?這么強的一擊,怎么可能這么強的一擊?剛才還是如貓捉老鼠般的玩他,可緊接著,居然能夠與自己抗衡了,更是壓制住自己了,轉眼之間,又壓制的自己好似要崩潰了一般。
  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
  恐懼中的沖天太子,終于知道什么是害怕了,這一刻,沖天太子完全體會到昔日色空和尚的思想了。
  原來死亡離我只有這么近?原來鐘山這么邪門?
  “不”
  沖天太子驚恐的叫喊道。
  隨著這一聲,鐘山的那絕世一刀,皇極境中,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最強一刀,狠狠的斬了下來。
  這一刀不僅僅帶出了鐘山的全力,更是帶出了鐘山的一股兇怒。
  “轟”
  超級無敵的一刀,斬下了,一刀斬下,空間蕩起滔天**,煙紅城的城墻倒去了大半,好似地震一般,煙紅城中,很多靠近東城門的建筑都被震塌了。
  大地一震,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被彈了起來一般。
  一刀后,天地晴朗,只有無窮煙塵。
  一條約有三千丈的巨大煙塵地帶。
  無數人的目光都變得呆滯了,無數人的嘴巴都張成了‘O’形。
  直到煙塵散去,所有人都還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這個鐘山太強大了,太恐怖了!煙塵散去,露出半空中赤膊的鐘山,全身肌肉隆起,身溢出大量汗水,抓著那柄崢嶸的大刀。
  在他面前的地下,是一條長達三千丈的漆黑深谷,深谷中煙塵還在冒著。
  三千丈深谷?
  所有人呆住了!旁邊鐵槍大陣與血海大陣也分了開來。站出了兩大陣營,各為其主。
  鐘山一刀斬過,就抬頭望向了對面的帥臺。
  剛才那強勢的一刀并沒有斬殺沖天太子,或者說,剛才那一瞬間,沖天太子被一名強大的的高手救走了,就在那帥臺之上。
  鐘山抬頭直視遠處帥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