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111 亂世起源

是鐘山搗的鬼?
  頓時,先前的想不明白全想通了,沖天太子一直在想,為何龍虎丹圣會有那個膽子做手腳,原來一切都是鐘山搗的鬼,都是鐘山?
  驚天計劃,最完美的計劃居然被鐘山如此打亂了,甚至還在自己的手中被打亂了的,害的自己被三哥數落了一頓,好大的膽子,好奸詐的小人,好氣人的東西!
  “吼”
  沖天太子如失心瘋般,憤怒的對天一吼。
  這一聲吼來的太突然了,看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愕,沖天太子這是怎么了?
  沖天太子周身散發出一股滔天唳氣,龐大的唳氣直逼四周,身旁一些下屬,被沖天太子周身放出的戾氣沖擊的迅速跪拜而下,一臉恐慌。
  “鐘山小人,出來受死!”
  隨著沖天太子一聲巨吼,沖天太子身形頓時出現在戰場中央!憑空而立,直視鐘山。
  沖天太子要殺了鐘山,必須滅了鐘山才能一解心頭怒氣。況且憑借自己帝極境的強大實力,對付一個鐘山還難?百年多前還只是凡人的鐘山,能夠比得了自己?
  殺了鐘山,一切等殺了鐘山以后再說。
  而鐘山卻是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容。
  戰?
  這是鐘山故意挑起沖天太子殺意的。
  鐘山的心中,那股狂暴早就在趕赴萬丹大會的路上就達到了極致,以至于難以控制了,鐘山心中的仇恨,只有用殺才能消減。
  否則,以鐘山如此寵辱不驚,如此喜怒不形于色,怎么會被古千幽看出異常?
  鐘山早就想殺了,殺入太歲天朝,殺光、殺盡所有太歲天朝之人,特別是太歲天朝的皇室,殺到最后,再親手殺死裂天太子,為葵兒報仇。
  可鐘山知道,現在簡直是癡人說夢,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的底蘊還不夠,現在不能殺,哪怕為了報仇殺傷太歲天朝一個普通的名人,鐘山現在都不允許,不動則已,動則翻天。
  可鐘山看到沖天太子時,難免會激怒心中狂躁。
  所以,鐘山要找一個名正言順的殺人借口,不是為了報仇打草驚蛇,而是另外的借口。
  因此,鐘山說出了那日炸爐事件,就是為了激怒沖天太子,這樣,二者戰斗,就不是仇殺,而是兩朝交戰的殺戮。
  殺之天經地義!殺之正氣凜然!
  沖天太子怒了。鐘山等的機會也到了。
  根本不理一干大臣的勸阻,鐘山踏步飛出城樓,走向空中,與沖天太子遙遙相對。
  北邊血海戰場,而鐘山與沖天太子出現在了南邊。
  沖天太子見鐘山居然敢應戰,臉上一冷,翻手之間,沖天太子手中多出一柄充滿煞氣的大刀。
  沖天太子身后,一股澎湃的金光籠罩四方一切,整個四周的能量,都好似全部聽從沖天太子的調令一般。
  一股澎湃的炙光輻射向四面八方,而沖天太子,就仿若一個金色的太陽,放射出億萬光輝,龐大的氣勢,直壓四方。
  帝極境,以自身影響四周環境,暗合天地規則之道。這是帝極境中極高成就者才能擁有的能力。
  沖天太子,是一個帝極境高手。
  鐘山沒有一絲膽怯,手頭一揮,也取出一柄無比崢嶸的大刀,噩夢!
  大刀噩夢一出,一股濃郁到漆黑的戾氣就從上面淡淡釋放而出。
  鐘山沒有沖天太子那股影響四周環境的能力。但自有股不服輸的威嚴。
  “哈哈哈哈哈,原來你只是皇極境,不明規則,不識天象,你死定了!”沖天太子一眼看出了鐘山的底細,心中充滿了興奮。
  有種貓捉老鼠的興奮,沖天太子要將鐘山慢慢折磨死,不能讓他死的太容易了。
  鐘山雙眼一瞇道:“不明規則,不識天象?你說的規則天象是這個嗎?”
  隨著鐘山一聲冷喝。
  “轟隆隆”
  鐘山頭頂頓時雷云滾滾,無窮雷云快速在鐘山頭頂形成。
  “天?天極境?”沖天太子忽然一驚。
  “不對,這不是‘天’,這是‘天雷變’,創世神宮的天雷變,想騙我?鐘山你還太嫩過了點。你不明規則,即便學會天雷變這一驚世奇術,也無事于補!”沖天太子馬上看了出來。
  “天下萬刀”
  沖天太子一聲怒喝,手中大刀一揮,頓時天地間出現了無盡金色刀氣一般,金色刀氣如傾盆天雨,從天狂瀉而下,向著鐘山而來。
  鐘山手中大刀‘噩夢’一揮,頓時帶出強大的刀罡迎接而上。
  “轟”
  鐘山強大的一刀,頓時斬回了大量刀氣,鐘山也向后退了百丈,可是,沖天太子的刀氣并未消亡,居然還停在空中。
  鐘山微微一愕,這是刀氣嗎?
  “我的刀氣是不滅的,你不死,它不滅!不過你也不簡單,我的刀氣根本不是皇極境所能抗衡的,你居然一刀將其斬回?你沒有那么好運了。”沖天太子大笑道。
  不可能的,鐘山心里一緊,鐘山自然知道剛才那一刀有多重,說句不客氣的話,就是初級帝極境也不一定能夠接的下來,剛才那一刀,是鐘山自創,天條!重浪!
  天條,二十重浪!
  這是鐘山普通情況下,疊加力量最大的程度了,絕對能夠與初入帝極境之人硬碰硬,可剛才僅僅斬回了刀氣而已?
  鐘山心中一緊,這沖天太子,肯定是帝極境后期,而且非常詭異的是,他的刀氣居然凝而不散?
  隨著第二波無窮刀氣狂瀉而來,鐘山眼中一冷。
  眉心紅鸞粉蓮微微一旋轉,一股能量從眉心灌入雙眼。
  紅鸞天經,第六重!破妄之始!
  頓時,鐘山眼中的世界忽然變得支離破碎,大量規則紋路陡然間出現在鐘山眼前,鐘山早就發現了,破妄之始,看到的可不僅僅是雷系規則。
  以前只是展現細微功能被古神通誤會而已,鐘山眼中的規則,雖然鐘山還不能細分到哪一系,可是,卻好似每一系都有一般。
  而且,現在也不再一閃一閃的了,而是隨著鐘山實力的增加,無比清晰的表現出來。
  蜘蛛網般的世界看起來非常的詭異,可又清晰無比。
  遠處,沖天太子以帝極境之身,居然與四周的無數規則容連在了一起,而無數刀氣,卻是連在這些規則紋路之上,受沖天太子控制,難怪凝而不散。
  鐘山這變態能力,連沖天太子這個帝極境也想不到吧。
  沖天太子只能感受到自己掌握的規則,再通過這些規則控制刀氣而已。眼中看到也只是似是而非,哪有鐘山這么仔細?
  看著滿天宣泄而來的刀氣。
  鐘山踏步上前,一道天條!二十重浪向著沖天太子急速斬去。
  “轟”
  一聲超級巨響,鐘山一刀斬落,沖天太子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因為,沖天太子的無數刀氣,居然在鐘山一刀之下,全部斬散了。
  散了?怎么可能?
  沖天太子一臉不信,可的的確確是散了,鐘山的一刀剛好斬在沖天太子所控制的規則紋路之上,頓時切斷了沖天太子與之的聯系,刀氣盡散。
  “看來,我還陣勢小瞧了你!”沖天太子一聲冷哼。
  也不再管那些刀氣,沖天太子翻手一刀,向著鐘山狠狠斬來,頓時,一道強勢無匹的百丈刀罡,直直的直沖鐘山。
  鐘山一看就知道,這是純粹的力量,帝極境的力量。
  天條!二十重浪!
  鐘山一刀迎天而上。
  “轟”
  鐘山被一刀斬入大地,大地之上,頓時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坑洞,還有一條數百丈地溝。
  強勢的一刀,鐘山的二十重浪依舊不敵。
  鐘山踏步飛出坑洞,周身衣裳已經落滿的塵土。
  鐘山眼中一冷。
  天魔粹體**!第四重!
  天條!四十重浪!
  鐘山再度狠狠斬去。
  “轟”
  不敵!
  天條!六十重浪!
  鐘山再度狠狠斬來,強大的戰斗,震得四方空氣一陣抖蕩。
  鐘山周側,頓時彌漫出無數刀氣,龐大的刀氣充斥滿天滿地,強勢無比。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戰斗聲之中,即便達至天條!六十重浪!居然還處于下風一般。
  至于沖天太子,此刻卻是徹底震驚了,一次次硬碰硬的撞擊,沖天太子發現鐘山并不是越來越弱,好似越來越強一般,怎么可能?這是什么怪物?
  鐘山感受到內心的宣泄,同時雙眼也慢慢紅了起來,昔日仇恨再度在腦海中涌現,一發狠!鐘山揮發出了極限!
  天條!八十重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