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110 十日橫空

兩方主帥都起鼓助威,兩方先鋒,全部整軍上前。
  兩軍對壘,各自擺好陣勢,忘塵冷眼以對。沒有小覷趙所向。
  雖然沒見過此人,但是,忘塵相信鐘山的能力,既然鐘山敢將他派出,此人自然有那個能力。
  至于趙所向,就更加凝重了,眼前是鐘山義子,雖然背叛了鐘山,但是鐘山對其評價還是非常高的。很像我?就這三個字,道盡了一切。
  趙所向所在藍焰帝朝,因為其鐵槍營的強勢,而遭到上司第三軍團長的嫉妒打壓,不讓其顯名,可鐵槍營的實力毋庸置疑,絕對都是以一當百的強大軍隊。
  “鐵槍大陣!”趙所向一聲高喝。
  “吼~~~~~~~~~~~~~~~~~~~~~~~~~~~~~~~~”
  頓時,以趙所向為中心,身后五千將士形成一個圓形陣勢,五千桿長槍對外,頓時使得這五千人忽然變成一個龐然大物,一個龐大的刺猬一般。
  一股兇厲之氣,瞬間充斥沙場,一個強大的戰陣!陡然而出。
  戰陣?
  遠處的鐘山眼中一亮。
  這是八門金鎖陣一樣的龐然大陣?
  強勢的氣息,逼向四面八方,頓時,刺的身后城樓上的一些的、官員眼睛一陣生疼。
  不遠處,忘塵看著這忽然形成的‘大刺猬’,眼中并沒有畏怯。
  指頭一伸,指尖忽然逼出一滴鮮血。
  鮮血往空中一投,忽然間,滿天滿地,頓時如下傾盆之雨一般,不,是血雨,無窮無盡的血雨如瀑布般忽然從天而降,頓時將忘塵四方淹沒。
  如洪水從天而來一般,轉眼間,那一片戰場就變的血紅一片,如一片血海,浩瀚無窮。
  忘塵身后,五千紅衣兵,頓時放射出一道道鮮紅之光,一閃而沒進入血海之中。
  龐然血海,頓時卷起滔天巨浪,一浪接著一浪,沖天而上,而在這龐大血海之中,能看得見一個又一個的血色身影,融入血海之中,神出鬼沒,詭異無比!
  滂沱血海展開,如若地獄血海之景一般,迎面撲來。
  城樓之上,煙紅皇朝的官員一陣恐懼,心中一陣畏縮,這,這是什么東西?這是什么功法?這是什么法術?
  血海?怎么就多了一個龐然血海?
  血海!鐘山卻不以為異,八門金鎖陣能制造出一片龐然沙海,現在出現一個以血海為形的戰陣,并不奇怪。
  鐘山更在意的是主持這片血海的人!忘塵,鐘十九!
  鐘山眉頭一陣凝重望向這片血海,深深地吸了口氣,靜靜地看著。
  遠處,沖天太子所在帥臺之上。
  沖天太子看著眼前忽然多出的一片龐然血海,深深的抽了口氣。眼中盡是嫉妒。
  “血神經?三哥居然將《血神經》傳給忘塵那個家伙?血海神道?五千偽血神子,哼!”沖天太子憤恨的小聲道
  不管外界人的反應,戰場之中,趙所向的龐然鐵槍大陣,已經與撲面而來的血海開始相觸了。
  一經相觸,雙方頓時爆發出無窮戰意,鐵槍大陣形成球狀鐵槍刺,頓時迸發出一波波強大的槍氣,一往無前,直射血海之中。
  血海之中的無窮血浪,被槍氣一撞頓時炸裂無數,可是,炸裂之后,又一浪填補而來,無數血水,不斷將鐵槍球包裹而起,想要慢慢滲透污噬了它。
  一個個血色身影,不斷出現,不斷攻擊鐵槍球,和眾鐵槍相戰而起。
  驚濤駭浪,血灑滿天。戰場之中,頓時如一個半瓶水的瓶子,在瘋狂的搖動一般,狂暴的氣息,直接轟碎了四方大量碎石。
  不時有槍氣迸發而出,槍氣一出,轟擊在四方山川之上,頓時炸碎了無數小山,撞擊在城墻之上,‘咚、咚、咚’的轟鳴之聲,瞬間蓋過了兩方的戰天鼓聲。
  鐵槍大陣的強勢,可見一斑,這是專為戰斗設計的戰場機器,絕對是破壞力最強的戰場機器,鐵槍大陣所過,寸草不生,戾氣縱橫。
  至于血海,卻是有著強大無比的污噬能力,四周只要被血海的血點沾到的植被,頓時冒出一股股白煙,轉眼那植被就枯萎殆盡。
  大地之上,被血海污噬的下沉了很多,血海也越來越深,好似真的變成了地獄血海一般。
  兩方戰場都當仁不讓的戰斗之中,強勢沖擊著所有人的神經。
  看著這兩方強勢沖撞,煙紅城的將士與太歲天朝的將士,都是一陣心寒。
  這是只有一萬人的戰斗嗎?
  就是百萬人沖進去,也完全白搭啊,太恐怖了,這樣的戰爭如何才能插上手?恐怖的戰場,恐怖的軍隊。
  若不是各自都有這樣強勢的隊伍,兩方那些普通將士或許早就有退意了。
  太強了,太霸道了!
  這一場萬人間的對壘,頓時引起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幾乎所有人的心神都被牽引了。
  戰斗好似旗鼓相當一般,誰也不讓誰。
  鐘山僅僅看了一會,就轉頭看向遠處的沖天太子,此刻,沖天太子依然冷眼看著戰場,好似在等兩方分出了具體勝負一般。
  “魏公?”鐘山小聲叫道。
  “呃、呃、呃,鐘皇帝,有何吩咐?”魏公也是心神被戰場吸引,忽然被鐘山喊回過神了有些不適應一般。
  “按照我說的第三套計劃,現在讓我們埋伏的那些兵,開始剪除太歲天朝的側翼軍隊吧,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從后方包抄而來,我們要將這些太歲天朝軍隊,一鍋端了!”鐘山沉聲道。
  “是,是,是!”老者興奮的臉上都通紅了一片,馬上應道。
  老者馬上退下城樓,按照鐘山的吩咐去做了。
  而遠處的沖天太子雖然也關注戰場,但也時不時的看著鐘山,見鐘山未動,也跟著未動,只待忘塵勝出,敵軍軍心渙散時。輕易拿下煙紅城,繼而非常容易的掌握住煙紅皇朝。
  豈不聞,鐘山已經暗度陳倉,大軍已經揮進了。
  忘塵的血海的確非常厲害,戰斗了四天四夜,居然不見疲憊,而趙所向的鐵槍大陣,卻好似慢出了一些,可二者依舊僵持不下。
  見四天四夜都沒滅了鐵槍大陣,沖天太子一陣皺眉,心中一陣不爽。
  正在沖天太子不爽之際。
  “報”
  一個哨探忽然沖來稟報。沖天太子微微一愕。報什么?這時候有什么好報的?
  “啟稟副帥,劍紅城丟失了!”那哨探焦急的說道。
  “什么?”沖天太子翻然一驚,劍紅城丟失了?那可是剛剛拿下的劍紅城啊,丟了?
  “報”
  又一個哨探飛來。
  “啟稟副帥,長運城丟失了!”
  “報”
  “啟稟副帥,三創城丟失了!”
  ……………………
  ………………
  一時間,大量哨探紛紛來報,一個消息比一個消息壞,那些被攻取下來的城池,怎么可能在短短四天四夜同時丟了?怎么會這樣?
  鐘山?
  沖天太子忽然想到什么,眼中一冷的看向遠處鐘山。
  “報”
  “啟稟副帥,南方忽現八十萬煙紅皇朝軍!”
  “報”
  “啟稟副帥,西方忽現五十萬煙紅皇朝軍!”
  “報”
  “啟稟副帥,北方忽現七十萬煙紅皇朝軍!”
  一條條壞消息接踵而來,這一刻,沖天太子入當頭棒喝,馬上明白自己上了一個大當,鐘山根本沒有在煙紅城內糾集太多的兵,而是將其全部放了出去,然后拖住自己大軍,他們卻乘此機會收取被自己奪取的那些城池,自己的大軍到了這里,各城池就顯得空虛,加上原本就沒有完全掌握那些城池。
  被里應外合,轉眼間,城池就被對方大軍所奪,繼而馬不停蹄,調轉槍頭,直接向著自己圍了過來。
  “鐘山,你找死!”沖天太子怒極高喝,一聲巨喝穿透整個戰場,直逼遠處城樓。
  城樓上,煙紅皇朝的眾臣也得到了相同的消息,一個個臉上潮紅般興奮,一開始眾臣還有些不相信鐘山的計策,畢竟,那太險了,有一點的不協調,就會功敗垂成,死無葬身之地,可最終真的被鐘山做到了。
  這個時候,說此計再險,都是浮云,因為一切都成功了!
  “鐘皇帝神機妙算,料敵如神,在下佩服!”魏公欣喜的說道。
  其他人紛紛附和。
  “此計是險了點,也是我們的運氣,因為主帥臨時換成了陸沖天!”鐘山搖搖頭道。
  同時,戰場之上,忽然傳來了沖天太子的怒喝之聲。
  鐘山冷冷的看了一眼陸沖天。
  找死?你還準備放過我不成?
  裂天太子沒來也就算了,與陸沖天形影不離的三足金烏居然也不在身邊,鐘山心中帶著一份疑惑。
  冷笑著看了一眼遠處沖天太子,鐘山淡淡道:“沖天太子在萬丹大會上給予我的饋贈,鐘山原屬返回了,不知沖天太子覺得感覺如何啊?”
  感覺如何?頓時,沖天太子腦海之中一道靈光一閃。馬上聽懂了鐘山的意思。炸爐,太歲天朝丹師的炸爐,根本不是龍虎丹圣所為,是他,鐘山,是鐘山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