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103 心理缺陷

遭!那下人在水中做了手腳!
  鐘山豁然站起身來。眾人看到鐘山站起身來,都是徽做一鄂
  “怎么了?”古千幽皺眉道。
  天靈兒與涅青青也是怪異的看著鐘山,到底怎么了?
  鐘山冷冷的對沖天太子又看了一眼,換耒沖天太子又一鄔異的冷笑。
  鐘山扭頭望向場中央,望向寶兒。
  遲了!
  “嘭
  一聲悶響,寶兒的煉丹爐一震,丹爐頂上頓時冒射出一股黑煙。
  寶兒手中法訣一停,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扭頭剛好看到鐘山神情,還有鐘山看向身旁那下人的憤怒。
  寶兒神情一緊,馬上打開丹爐,翻手一招,一堆藥材的藥渣落在一旁的玉盤之上。
  “你、你………………”寶兒忽然冷冷的看向邢下人。
  那下人眼中一慌,繼而裝出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也許先前朱雀幫子與卜圣,丹圣卻是一直注意著寶兒這邊。
  “甘道友,丹煉廢了?”丹圣走了趕來問道。
  “龍虎丹圣,我希望你給我個解釋”寶兒眼中會著一股怒火道。
  說起來,自己的煉丹覬覦了老爺很大的希望,先前信心滿滿,居然最后煉出一爐廢丹一老爺失望了怎么辦?這讓寶兒如何不生氣,如何不憤怒?
  “怎么了?”丹圣皺眉道。
  “你這下人是故意安排捉弄我的嗎?我讓他投放十八瓶水,他居然克扣水分,他難道不知道,煉丹之中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嗎?我這一爐丹藥即將大成,被你的人徹履』毀了”寶兒憤怒道。
  寶兒的一憤怒,頓時引起了無數的觀看。一起盯向了寶兒之處。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帶著好奇?這個女人丹煉廢了,怎么這么大火氣?
  “是這樣嗎?”龍虎丹圣忽然看向那下人。
  “沒、沒有,小人怎么敢,小人是按照這個丹師吩咐去做的,一點也沒有偏差,是她丹沒好,找栽的毛病”那下人一口回絕、死不認賬道。
  龍虎丹圣雙眼一瞇,盯向那個下人。
  那下人,身體本能的戰戰兢兢,卻咬死不肯承認。
  圍觀之人越來越多。人們都注視這邊。
  下人破壞?
  “甘道友,此事我一定會徹查的,對于你這爐廢丹,我只能報以可惜待萬丹大會之后,我會給你一個圓滿的解釋”龍虎丹圣沉聲道。
  龍虎丹圣也看出這個下人的不尋常了,而且,皇宮之中有很多人都變的心散了,這是一個不好的兆頭,皇宮之人若不能被陛下控制,那藍焰帝朝也真的危險了。
  不過,此刻龍虎丹圣萬萬不能懲罰那下人。
  因為,只要一懲罰那下人,必定要還寶兒公道,那么讓寶兒重新取一份藥材煉丹?這樣做容易,可接下來呢?其它煉出廢丹的人怎么去酐釋?
  那些煉出廢丹之人,自然也會喊著他們的下人故意搗亂的。那時丹大會就會成為一個笑話。
  為了大局,龍虎丹圣只能對寶兒說聲抱歉了。
  萬丹大會之后,再給自己一個圓滿的解釋?
  寶兒不是笨蛋,也絡快想到了丹圣的顧忌,也想到丹圣要犧牲自己的成績。冷冷的看了一眼丹圣。
  “哼”寶兒一聲冷哼。繼而扭頭看向那個下人。
  寶兒盯著那個下人,冷冷的看了一會道:“今日之事,你會付出代價的,誰也保不了你”
  隨著寶兒一聲冷哼,寶兒扭頭不管那人,而是走到剩下的一點點藥材之處。
  看著寶兒煉出廢丹還不離場,龍虎丹圣眉頭微皺,繼而露出一絲苦笑,轉而看向那個下人,眼中一冷。
  寶兒要用剩下的藥材起爐再煉?
  外圍所有圍觀之人都是微微一鄂,寶兒還剩下十二種藥材,各九兩,可根本不夠了,就算煉五品丹,也不夠的,況且那十二種藥材,根本練不了丹啊。
  是絕對不可能再煉出八品丹了
  她妾干什么?
  寶兒沒有放棄,而是將那不多的藥材,重新分割了一下,繼而將藥材的一部分按次序的投入煉丹爐之中。
  手中法訣一捏,火焰一起,丹爐再度運轉起來。
  幾乎所有注意寶兒處的人都是微微一鄂,她要干嘛?那點藥材做藥引都不夠,她要干嘛?
  煉丹?
  而那下人自然再也呆不下去了,走到場邊,想要悄悄的退走。
  “想走?”那下人面前忽然多出一個紅衣男子。
  炙火,在鐘山示意下擋住了那下人。
  “你,你想干什么?”那下人驚慌道。
  “不干什么,就是你不準走!”炙火冷笑道。
  接著,當場封住了那下人的法力,將其帶到鐘山面前。
  “你們想干什么?”那下人驚叫道。
  “等等她親自發怒你”鐘山冷聲道。
  “你們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你們想要干什么?丹圣,救我”那下人叫道。
  那下人一叫,頓時引得一大群人側再
  “閉嘴待在那里,什么地方也不許去”龍虎丹圣眼中十寒道。
  那下人被龍虎丹圣一喝,頓時一慌,不敢再說。
  那下人走不掉了,其它人的目光也慢慢轉向寶兒之處,特別是丹圣、徐福、沖天太子
  場中,陸陸續續又有人功虧一簣,而煉出八品丹的人,也陸陸續續誕生。
  寶兒之處,在起初的藥引入爐之后,寶兒丹爐一開,所有人以為寶兒要將剩下的那一點點藥材投入之際,寶兒卻-做出一件令所有人驚愕的事情。
  只見寶兒翻手,一旁玉盤中的藥渣。
  對,就是剛才煉廢掉的藥渣,這些混濁的藥渣,忽然與支丟入煉丹爐中。
  幾乎所有下場的丹師都是眼睛一突,這是干嘛?用藥渣煉丹?不會吧,她想要用藥渣煉出八品丹?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
  可事實卻又是如此,寶兒真的將藥渣投入煉丹爐了。而藥渣并未全部投入,只投入了一部分而已。
  此刻,寶兒重新開始煉丹,雖然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但事實確實在煉了。
  鐘山扭頭看向不遠處的沖天太子,眼中一冷
  鐘山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雖然為了不打草驚蛇而沒有干掉沖天太子,但是這不代表鐘山能夠容忍沖天太子之前的行為。
  冷冷的對著沖天太子一笑,鐘山目光轉向場中。
  轉向那名太歲天朝的丹師。
  既然你都出手了,我這苦主怎么能甘于寂寞?
  鐘山盯著那名丹師,同時也看向那丹師面前的丹爐,那丹爐之外,一股股氤氳紫氣不斷噴出,再被吸入,再噴出,再吸入,如此往復循環,好似丹爐已經活了一般,在不斷呼吸。
  鐘山盯著那丹爐,眼中一冷,一股無色無味的紅鸞迷霧向著那丹爐處傳了過去。
  紅鸞迷霧,天下第一**,在丹爐中添加一些**,最后不知道能煉出些什么鐘山期待之中。
  隨著那煉丹爐的不斷鼓吸,鐘山釋放的大量無色無味的紅鸞迷霧灌入那個煉丹爐
  那丹師煉著煉著忽然感覺一絲不對勁,可又發現不了是哪里,到底怎么回事呢?
  那丹師雖然發現不對勁,可是為了完成煉丹,依然繼續煉著。
  漸漸的,那丹爐周側居然冒射出一股粉紅色的氣體。“不對啊不對啊”那丹師怪異道。
  “轟…~
  一聲震天巨響,那丹爐居然忽然爆炸了,不是煉破丹爐,而是煉炸丹爐,一爐爆炸,頓時如平地一聲天雷。
  嚇絡無數人都是一哆嗦。一些心理素質差的丹師,嚇的手頭一抖。一爐丹廢了。
  郁悶,無比的郁悶,那些因這一聲巨響煉廢丹藥的丹師馬上憤怒的望了過去。
  剛好看到太歲天朝丹師之處,地下一個大坑,那個丹師被丹爐忽然爆炸炸的一身漆黑。丹爐四分五裂,四周幾個丹師也跟著倒了大霉,不但被嚇了一跳,自己的丹爐也跟著炸倒了,完了,這一爐丹完了。
  所有煉廢丹的人,都惡狠狠的看向太歲夭朝那丹師。
  那丹師木然而立,傻傻的看著眼前丹爐,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會煉炸丹爐,怎么會?
  那丹師被請回了沖天太子之處,神情依舊有些迷迷糊糊的,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丹爐怎么就炸了呢?
  其它人見他回了沖天太子之處,也只能咬咬牙帶著一股憤恨,撤離了煉丹場,被迫出局。
  沖天太子看看面前的這個丹師,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一絲憤怒
  “哼”沖天太子一聲冷哼。
  “太子恕罪,屬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可能的,我那種丹煉過很多次,從來沒有出過錯啊”那丹師一臉不理解的說道。
  如此,太歲天朝就失去了爭奪萬古圣臺的機會,沖天太子如何不怒?要不是這個丹師是太歲夭朝最強的丹師,沖天太子現在就一巴掌甩在他臉上了。
  沖天太子怒歸怒,現在可不是出手的時候。
  ·一切,等回去再說”沖天太子語氣冰冷道。
  “是”那丹師露出一絲慚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