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98 義父鐘山

“此丹名為▲萬毒穿心**噬骨丹”你若是自認真能承受,我也不攔你!”寶兒遞出一枚丹藥道。
  寶兒話語剛落,剛才那興沖沖的官員就好似喉嚨被噎了個包子一般,一腔熱血被生生的恐了回去。
  試丹?萬毒穿心**噬骨丹?不問功效,就聽這名字,都不覺讓人心中十寒,一粒毒丹?至毒之丹?
  不是沒聽過毒丹,這天下毒丹也不再少數,可比起醫療、突破等丹藥,就少出太多太多了,畢竟,丹藥就是用來助人突破,增強修為的,這毒丹有何用?給人下毒?不止那官員,四周幾乎所有起哄的人也是十寒!七品毒丹,那該有多猛烈啊,誰敢試試?
  “不對,你剛才那些都是正陽之材,根本沒有毒,萬年紫金藤、萬年茯苓、萬年千葉草、三萬年靈鳥,哪個不是一等一的大補之物「就算單口吃,也沒關系,怎么可能煉毒丹?”其中一個圍觀之人馬上叫道。
  那人,眾人馬上附和,是啊,那些丹藥都是大補之物,怎么可能煉出至毒之丹?而且天下毒丹品級越高越少,可從來沒有聽過什么萬毒穿、訌**噬骨丹啊!不過,有些人卻皺起了眉頭,略微驚駭的看向寶兒。
  “你不信可以試試!”寶兒笑呵呵道。
  所有人都看向剛才那駁斥之人,那人起哄還行,可真要讓他試丹,卻怎么也不敢,臉色漲的通紅,想要離開人群,卻被后面的人堵著,怎么也出不去。眾人看他閉口不語,一陣鄙夷。此刻再看那官員,那官員吶吶不語,顯然咽了先前吞丹試藥的念頭。
  寶兒看看眾人微微一笑道:“在此還是有一些丹道宗師的,應該知道,任何藥材都有兩面性,劇毒藥材只要方法得當,能煉出大補丹藥,同樣,這種大補藥材也能煉制出劇毒丹藥,煉丹不止看材料,還要看方法,否則天下不是誰得了好藥材就能煉制好丹藥?那要丹道宗師又有何用?”“嗯!”有些人點點頭。一些丹道高手,更是恍然若悟。“可是你這丹藥,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啊,那要怎么辦?”一個圍觀之人起哄道。“是啊,你一炷香就煉好了,讓我們怎么相信,即便相信它是一枚毒丹,也不能確定它是幾品啊!”又一人說道。寶兒笑而不語。“這個,太丹宗丹師,因為此丹本官從未見過,我不能評判,容我上報師尊,稍等一會可否?”那官員這次變的乖巧了很多。
  寶兒點點頭,自然沒有意見。
  “報什么報!明顯就是一粒怪丹,想要蒙混過關而已,一炷香時-間,能煉出七品丹,笑話,哈哈哈哈哈!”人群后方,忽然傳來一陣嘲諷的笑聲。聲音陰陽怪氣,更好似藏有一股刻骨的仇恨一般。聽到這個聲音,一旁讓寶兒發揮的鐘山,雙眼一瞇,眼中迸發出一絲寒光。因為說這話的不是旁人,正是狠自己入骨的大離天朝逍遙侯,涅狂!
  逍遙侯一出聲,所有人都扭頭望去,逍遙侯一身風雅打扮,手執紙扇,一臉挑釁的看向鐘山。
  找茬的來了,所有人精神都為之一怔,果然還是熱鬧好看!
  一些眼力好的,卻一眼認出了來人,大離天朝,逍遙侯?那個大離天朝權勢滔天的人物?這些人快速看出了此中微妙,更加在意了起來,而圍觀之人,也越來越多。
  逍遙侯自然不是一人來的,被鐘山出手打過兩次還歷歷在目,出來之際,帶了十名皇極境強者護衛。這就是天朝的闊氣,護衛都是以皇極境起步的。
  當然,這也是逍遙侯特殊身份所致。
  逍遙侯剛到這里,就聽到了人們的議論,一炷香就煉出七品丹?笑話?就算大離天朝那最強丹道宗師,也不敢夸這海口,因此逍遙侯馬上認定寶兒那丹是假貨,用一粒奇丹想蒙混過關。
  以前的仇恨一起,馬上就要現場拆穿甘寶兒的丹藥是假貨,并且用此折辱鐘山與甘寶兒。
  天靈兒一見逍遙侯,就雙眼一瞪,眼中噴火,逍遙侯什么人「早就知道了,居然忽然冒出來質疑寶兒姐姐?其它人也是一臉怒氣的盯著逍遙侯。
  逍遙侯走入場中,就在寶兒、千幽、靈兒身上不停的打轉,眼中閃過一絲淫鄔。“哼!”天靈兒一乒妗■哼。千幽卻是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至于寶兒卻一點不懼,淡淡一笑道:“你想以身試丹?”
  寶兒一說,幾乎所有圍觀之人都是眼睛一亮,‘刷,的一下,所有目光都全部集中向了逍遙侯。容。見寶兒一語就反擊了逍遙侯的冷語,鐘山對寶兒投去一絲贊賞的笑而這時,又有一些人走了過來。”靈兒!”一個人聲昝叫起。人們讓出一條通道,是涅青青,涅青青在一名下人帶領下,也抵達了這里,身后還跟著少飛侯。“姐姐!”天靈兒笑著跳了過去。涅青青拉著靈兒的手看了看,附耳說了句悄悄話,就看向鐘山一行。“鐘山,有見面了!”涅青青打招呼道,不過打招呼之時,不知為何,居然有些緊張一般,聲音之中,隱藏著一絲顫抖一般。“青青公主,少飛侯,想不到在這里還能再見,鐘山榮幸,等我們通過此關,二位到我舍下一聚如何?”鐘山昊著道。“榮幸之至!”少飛侯點點頭笑道。“嗯!”涅青青臉色微微泛紅的點點頭。
  “哼,舍7-?藍焰城的所有清幽院落都已經租盡,只剩下那靠在一起的貧租窟而已!你難道想請公主去貧租窟?哈哈哈,不過你鐘山也只配住貧租窟而已。”逍遙侯嘲諷道。
  貧租窟?不是清幽院落,就是貧租窟?那些客棧都是貧租窟?逍遙侯一語將這里大部分人都罵進去了,要知道,還在這里進行考核的,都是剛到藍焰城沒多久之人,自然租不到清幽院落了。這不是說這里大部分人都住貧租窟?人們對逍遙侯的好感庋大降!“我愿意!關你什么事?”涅青青怒道。
  鐘山一揮手,止住涅青青,扭頭看向逍遙侯道:“這么說逍遙俟你租的是清幽院落了?”“他沒租,是我租的!”涅青青馬上補充道。“原來你連所謂的‘貧租窟,都租不起啊!”鐘山一副恍然。“哈哈哈哈”外圍一群不爽逍遙侯的人一陣大笑。“哼,我會租貧租窟?只是公主提前付了靈石而已,本侯有的是靈石,就算租的再差,也比你這個低賤人種住的好!”逍遙侯怒道。鐘山眼中一冷,低賤人種?呵,真的以為是天朝子孫就身份高貴了?
  “有些事,不是有成就一定能夠辦得到的,你有靈石?有靈石就了不起嗎?廢物永遠是廢物。”鐘山也冷聲道。
  “你說我什么?”逍遙侯怒道。
  “我說你是春物!”鐘山再度道。
  “你…………”逍遙侯怒的雙眼一瞪。身后眾下屬快速取出各自武器,好似只要逍遙侯一聲令下,就馬上攻殺上前一般。
  “呵,在離火圣都,你的主場,你就奈何不了我,某非到了這里,你就能和我叫板嗎?我說你廢物一點也不會錯的,就你,只配混吃等死,受家族萌蔭而已!”鐘山冷聲道。“鐘山,好,好毒的舌頭!”逍遙侯氣哼哼的怒視鐘山。
  雖然大部分人看不慣逍遙侯,可逍遙侯被鐘山三言兩語氣成這樣,還真讓所有人都露出一副憐憫的神情。
  “不是我舌頭毒,是我說的都是實話,若不是有青青公主,你能住到清幽院落?你信不信,就你剛才那欠抽的表現,你再去租房子,別說清幽院落,就算你口中的‘貧租窟,也一間租不到!”鐘山不屑道
  鐘山一語畢,所有人都看向鐘山,這鐘山也太狂妄了吧!就連涅青青也是為鐘山捏了把冷汗,這口氣太大了吧!“哈哈哈哈哈!”逍遙侯氣極反笑,一陣不屑。
  “你不信?要不我們打個賭,你派你下屬去租,我保證,今天一天,你們租不到任何一間‘貧租窟,0更租不到任何一間客店的清幽院落。”鐘山依舊口氣很大道。“我要租到怎么辦?”逍遙侯寒聲道。
  鐘山一伸手,忽然,從人群中擠來一人,快速將一塊金屬牌抵到鐘山手心,繼而退出人群。這苔來的一人,讓趙所向、涅青青等人都是微微一鄂。“這是運來客棧,天字一號院落令牌,若是你能租到,這個院落就送給你了!”鐘山笑道。
  “是真的,那真的是運來客棧,天字一號院落,我見過運來客棧天字二號院落的令牌,除了數字不同,別的一模一樣,不可艙造假的。”一個人藍焰城的地頭蛇馬上叫道。
  眾人再看鐘山的目光都不一樣了,那院落,可從來沒租出過啊,鐘山一來就送給他了?“賭?你賭我什么?”逍遙侯寒聲道。心中隱約有種不妙。“你不用出東西,你嬴了,這令牌給你,你輸了不用給我任何東西。”鐘山故作大放道。
  而一旁鐘山帶來的眾人卻是微微一笑,是啊,若鐘山輸了,失去一個院落,而逍遙侯輸了,那他就印證了‘廢物'一話。“哼!你們五個,給我去租一個清幽院落,不管多少靈石!”逍遙侯對著身后的其中五人叫道。“是!”那五人馬上快速退出人舉,飛向城中。
  鐘山冷冷一笑,別的城池,鐘山還不敢保證。可這太歲天朝附近的城池,鐘山早就開始謀劃了,大榮商會的重點就落在太歲天朝四面八方,在這里和鐘山比,絕對找死!“繞了這么多,你要不要以身試毒啊?”寶兒在一旁對逍遙侯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