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3)      第二章龍門谷(09-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3)     

長生不死96 裂天太子隱現

趙所向引路,鐘山自然沒有意見。一路北行,鐘山與趙所向相談甚歡,長長一談很久,說到妙處,二人時常撫掌而笑,二人交談,自然冷落了其它人,三女眼中盡是嫉妒。
  特別是天靈兒,小嘀一撅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正常陪鐘山聊天的都是三女,這樣一個趙所向插進來,讓她很是不舒服,好似自己的寵愛被趙所向搶去了一般,以前面對三女的時候,鐘山還時常照顧自己,最少普通時候都是一碗水端平,可現吞,三女根本插不上口。
  天靈兒委屈,寶兒和千幽何嘗不是,只是寶兒知道鐘山自有打算,并沒有插口,至于古千幽,卻是非常聰慧,馬上想到鐘山拉攏趙所向的打算,心中為鐘山祝福。
  趙所向先北上,找到了自己鐵槍營的一些人,讓他們帶著自己的書信前往軍團長處,告知水簾山舴■發生的一切。繼而,帶著鐘山一行,西進帝都。藍焰帝朝帝都,藍焰城!
  一行人飛了一個月時間,就抵達所謂藍焰城,隔著很遠的距離,就能看到藍焰城上空無窮金色氣運,一條龐大的氣運金龍慵佾的盤旋在上空,龍角崢嶸朝天,直對天際,引渡天威。浩瀚無窮。這就是帝朝,大氣磅礴的帝朝。
  廣納天下才,立足神州地!這才是真正在神州扎上根的運朝。
  與昔日大宇帝朝一般,一樣的強大。也許萬丹大會的原因,又也許原本就是如此,藍焰城四方飛務大量強者,如群蟻入穴一般進入城門之處。
  飛到近處,那城樓有兩千米高,白玉所做,內應神妙陣法,兩邊城墻一眼望不到頭。“入城吧!”趙所向說道。“嗯!”眾人隨著趙所向,走到城門口。城門口,站著兩排將士,并沒有攔截任何人,任由無數人進進出出。“追不盤查嗎?”鐘山徽做一鄂道。
  “一開始是盤查的,可是,從大半年前開始,來藍焰城的丹道高手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多進進出出,就很難查了,往往排隊就要排上一天時間,查的人很累,被查的人也怨言很多。因此陛下下令,暫停盤查,待到萬丹大會結束,再重新上正軌,那時再逐個盤查!”趙所向皺皺眉說道。一旁古千幽與鐘山一樣,長大嘴巴,微微一鄂。
  這可是帝都啊,是藍焰帝朝的大本營,藍焰大帝居然如此兒戲?人多就不查了?麻煩就不查了?民眾有怨言就不查了?
  這什么大帝,將自己的安危至于何處?這里可是朝都啊!將藍焰帝朝的安危又置于何處?
  想想這傳承的大帝,鐘山和古千幽對視一眼,二人心中一陣了然,這大帝不是太草包就是太狂妄!
  所謂窺一斑而知全貌,如此一個大帝,鐘山已經料定藍焰帝朝的劫數,這個帝朝不出意外,在現在這個大帝手中必定覆滅。不過,鐘山可沒好心到提醒藍焰大帝。
  隨著趙所向從東門進入城中,城中人聲鼎沸,非常的熱鬧,藍焰大帝不怎么樣,可帝都確是非竄繁榮,也許是受父輩的萌蔭吧!
  “走吧,先入你趙府!”鐘山說道。
  “呃,抱歉,趙府不在城中!”趙所向有些尷尬道。
  “哦-?”鐘山怪異道。
  “因為我的官職還低,還沒有資格朝會,因此我待我的府宅建在了城西軍營附近!”趙所向郄道。
  聽到趙所向的解釋,鐘山不但沒有怪責,反而眼睛一亮,趙所向這塊瑰寶,居然被藍焰大帝如此忽略?正是天助我大崤!“無妨,反正已經有人幫我訂了個清幽客棧,現在你帶我們去報名參加萬丹大會吧!”鐘山說道。“有人幫你訂了清幽客棧?呃,要知道從一年前,清幽的客棧就很難訂了。”趙所向有些不信道。“運來客棧,天字一號院!”鐘山肯定道。
  “運來客棧?天字一號院?那可不僅僅是清幽客棧那么簡單,在藍焰城可是非常有名的,從來沒人租到過,你預定了?”趙所向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不錯,我預定了!”鐘山點點頭笑道。
  運來客棧,那原本就是自己的產業而已,只供大崤皇朝之人居住,別人當然租不到。“走吧,奉我們去報名處!”鐘山笑道。“嗯!”趙所向雖然有些愕然,但也不會在這種小節上糾纏。
  帶著鐘山一行向著城中深處而去。一路上順便解說藍焰帝朝的風土人情。
  在鐘山一行離開之后,城門之處,有著很多雙眼睛深深的又盯了一番,繼而快速遁走,蕺入人群之中。一個時辰之后。一個小院落。院落之中有著一片小池塘,一名青衣女子望池塘內灑著魚食。這時,外界忽然跑來一個下人。“公主!”下人對著青衣女子恭敬的斗■道。“哦?又有哪個大人物來了?”女子漫不經心道。“根據公主給我的那些畫像,今天只出現了一個畫像中人,鐘
  青衣女子喂魚之際,聽到‘鐘山,之時,手頭一顥,一把魚食全部丟入池塘之中。“鐘山?你說是鐘山?”青衣女子看向那下人。“是,屬下還看到了靈兒公主。還有那個以前在府上走動的‘青紅。一行十一人。”下人說道。“靈兒也來了?鐘山來了?他們去了哪里?”青衣女子深深的思索此青衣女子正是大離天朝的公主,涅青青。昔日鐘山去大離天朝接靈兒,涅青青出力最多。“他們好似奔向報名處了!”那下人說道。“你去通知少飛侯吧,畢竟大家都認識,呃,至于逍遙侯,你就不用通知了!”涅青青想了想說道。“是!”下人馬上應道。在涅青青與少飛侯離開之后,一臉陰沉的逍遙侯出現在了之前那個“你剛才對涅青青與少飛侯說了些什么?為何不對我說!”逍遙侯“屬下、屬下…………0”那下人一陣恐懼。“說!”逍遙侯逼迫道。“是,屬下看到了鐘山、靈兒公主一行人……………………”那下人馬上將先前稟報的重說了一遍。“嘭!”逍遙侯一腳將那下人踢開。“噗!”下人一口鮮血噴出,沒敢多說。“哼!”逍遙侯一聲冷哼,沒有管他,大步走了出去。城內,另一個山谷之中。
  一名身著白色書生服的男子,坐在山谷之中,撫著一具古琴「同時好似非常陶醉一般,沉浸其中。一個青衣下人從谷口進入,沒敢打擾,只是走到近處,躬身的站直到一曲彈畢,白衣男子瞇著眼睛沉醉了一番,雙眼一開,一道利光從眼中閃現,顯然剛才境界又得以突破。起身,身后丫}$擰了個熱毛巾給他,白衣人接過熱毛巾,輕輕擦
  “怎么,有什么發現嗎?”白衣人問道。
  “啟稟丞相,我們的人剛剛發現了鐘山!”那下人說道。
  “哦?鐘山?他居然來了?”白衣人略微驚訝道。
  “是,除了鐘山,還有三名皇后,一共十一人!”那下屬躬身道。
  “大崤皇朝?這鐘山還真閑的可以,如此時候居然有閑心來此!”白衣人微做一笑。“丞相,要將消息傳回大雍皇朝嗎?”那下人說道。“不用號-,大雍皇朝正在籌備晉級帝朝,陛下沒有那個功夫理會大崤皇朝,也不會理大崤皇朝的。”白衣人說道。“是!”下人應道。
  這白衣人,正是大雍皇朝,古玄的手下,范一品!協助大雍皇朝丹師前來參加萬丹大會!對于這種智看來說,不管做任何事,各方信息都最為重要。“鐘山一行去了哪里?”范一品問道。”好像是報名方向!”下人說道。”帶路!”范一品道。”是!”
  鐘山隨著趙所向向著藍焰城深處而去,斯斯的,出現越來越多身著道袍之人,鐘山一行并未理會,而是很快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
  廣場有著大量的煉丹爐,下有各種火焰引用。四周有著身著官服之人登記,登記之后,會帶著登記之人前往一個煉丹爐,當場煉丹。鐘山帶著眾人正要走上前去,忽然,鐘山看到了一個熟人。
  一身金袍,身背黑色兇刀的男子,白業!昔日大業皇朝皇帝「后被大秦僵尸圣上‘贏,咬了一口,一直立身大春天朝的白業。只是此刻的白業,卻走在了另一個男子的身后。那個男子一身紫袍,長發向后飄散,手執一桿拂塵,看上去非常的二人好似剛剛報過名了,拿著一塊官員給予的令牌就走了過來。
  走到近前,二人一頓,白業對那紫桅男子小聲說了一些話,紫袍男子點點頭就看了過來。“武安公,又見面了!”鐘山打招呼道。“大崤皇帝鐘山?你們也來參加萬丹大會?”白業點點頭問道。“是,我的皇后,剛好收到請帖,不知這位是?”鐘山看向紫袍
  “貧道大秦天朝‘徐福,。”紫袍男子自報姓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