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95 鐘玄的出現


  強大的神鴉道君,周身氣勢爆發之際,就好似凍結了眾人四周的空間一般,讓眾人動彈不得。神鴉道君好似根本沒有在意眾人,而是四處看了看,眉頭微皺。”申齊天,跑的還挺快!”神鴉道君露出一絲冷笑。
  申齊天逃了,天極境逃遁,不是誰都能找的到的,最少神鴉道君一時不清楚申齊天逃向何處。
  扭頭,神鴉道君這才看向鈴山。
  “是你!”神鴉道君雙眼一瞇。微微意外。“大崤鐘山,見過神鴉道君!”鐘山徼做一禮道。“鐘山?帝玄鎩為何會選你?”神鴉道君盯向鐘山,眼中有著一絲疑惑,一絲冷酷。“朕救過帝玄鎩至親!”鐘山很簡短的說道。
  神鴉道君微微一鄂,繼而死死的盯著鐘山,在神鴉道君看來「至親?這些都是幌子,在帝玄鎩面前,除了自己,最重要的就是狼族興衰而已!既然將狼族興衰寄托在此人身上,此人必有可圖之處。
  神鴉道君目光看來,鐘山就忽然有種渾身不自在,可是,鐘山說的又是事實,坦蕩迎向神鴉道君,神鴉道君最終沒有說什么。
  神州大地,能讓神鴉道君看的上的強者沒有幾個,而牽玄鎩恰恰是那其中之一!
  神鴉道君又看了看鐘山身后之人,眼中閃過一絲蔑視,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神鴉道君離開,鐘山長長呼了口氣,這神鴉道君太可怕了,比之申齊天強出太多太多。不過,眾人眼中并未有挫敗感,趙所向、天靈兒、甘寶兒、古千幽,四人眼中盡是戰意。一股絕不服輸的戰意。“藍焰帝朝趙所向,見過紅煙皇帝!”趙所向對著劍紅的兒子說道。皇帝?劍紅的兒子是皇帝?
  鐘山意外的看向那個白衣男子,還有劍紅慘不忍睹的尸體。白衣男子一臉淚水,抱著劍紅的尸體,不斷的哭訴。因為有鐘山的凝魂液,劍紅死后,鬼魂斯斯浮現。
  鐘山一招手間,取出一座宮殿,將眾人罩入其中,現在畢竟在白晝,劍紅鬼魂無法暴曬在烈日之下。“娘!”白衣男子哭訴道。
  漸漸的,劍紅鬼魂浮出,劍紅看向鐘山,知道自己成為鬼魂是鐘山的功勞。“多謝!”劍紅鬼魂恭恭敬敬對鐘山一拜。
  “我與蕭忘也算是神交已久,只是當初戰場上沒有碰面,他就遇到了不幸!”鐘山搖搖頭道。“我已看到了陰間大門,一股吸力正扯著我,不管如何,多謝恩公!”劍紅說道。“娘,娘你不能死啊!”白衣男子不停的哭訴道。
  “死?我早就死了,你父親死的那一S1,我就死了,若不是為了報仇,我早就隨他而去,現在好了,我終于可以見他了。”劍紅凄涼道。
  “簫忘是個奇人,我想就算死,他也肯定是那百分之一的機率,他一定能化為鬼魂,投入陰間的。”鐘山想了想道。
  “是嗎?”劍紅鬼魂臉上浮出一段欣喜之色。
  “一定是!”鐘山肯定道。
  “多謝恩公,敢問恩公名諱!劍紅不圖能夠現在報答,若有來世,劍紅必報恩公大恩。”劍紅再問道。
  “也許用不久,我們就能再見了,我是鐘山,大崤皇朝鐘山!”鐘山笑著說道。
  “大崤皇朝,鐘山!”劍紅深深的點點頭,繼而對著鐘山又恭敬的一拜。
  “娘,你走了,孩兒怎么辦?”白衣男子哭泣道。
  “簫中興,你記住了,你是蕭忘之子,不準再哭哭啼啼的。你追是給你父親丟臉。”劍紅看著白衣男子一瞪眼道。
  “是,是,孩兒不哭!”簫中興馬上擦了擦淚水道,但眼睛卻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不停的流洎。
  “恩公,劍紅離去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劍紅忽然再拜向鐘山。
  “你說!”鐘山馬上說道。
  “這是我和蕭忘之子,!$質愚鈍,我怕我走后,他遇到大難,不求恩公能夠庇護他,只求恩公在情況允許的時候,能夠幫襯一二即可,我尸體旁那柄玄鐵寒劍,乃是九品法寶,愿贈予恩公!”劍紅鬼魂指了指尸體旁那柄黑劍。
  “我答應你,至于-這柄劍,是你劍神宮之物,還是交由簫中興保管吧!”鐘山應了下來。
  劍紅意外的看看鐘山,最后對著鐘山再度恭敬一拜,心承大恩。感激涕零。
  再度看向簫中興,劍紅臉上露出一絲冷然。
  “中興”劍紅叫道。
  “娘!”簫中興忍著傷心叫道。
  “不要動我的尸體,也不要為我尸體清理傷痕,就這樣用一個棺材裝起來,送到他面前,看他還管不管!”劍紅冷聲道。“娘,你這是!”簫中興眼中閃過一絲復雜。
  “他轉世了就可以不認我了?你就這樣送過去,尸體對我也沒用了,你也不用再想著殮葬,直接丟在他面前,他若不管,你也不用再收,丟給他即可!”劍紅沉聲道。“是!”簫中興鼻頭一毆,最后只能點點與0而這時,好似一股吸力吸來一般,劍紅鬼魂之身一晃,消失了。簫中興痛苦的大叫著,將劍紅的話忘于腦后,眼淚不止的哭了近半個時辰。“簫中興,人死不能復生,節哀吧!”鐘山對著簫中興道。簫中興擦了擦淚水,看向鐘山,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多謝恩公,恩公大恩,簫中興永記心田!”“罷了,還是收斂你娘的尸體吧,雖然她不在意這具尸體,可為人子,應為她做好身后事。”鐘山說道。“不!”簫中興倔強的搖搖頭。“呃?”“申齊天殺我雙親,此仇不共戴天,他必須死。”簫中興寒聲道。“可是你…………!”鐘山擔心道。
  “恩公不用擔心,娘已經想好辦法了,我自然殺不了申齊天,可有人可以,娘先前就是讓我待她尸體送去。我想他看了娘的尸體,一定不會再無動于衷的。”簫中興冷聲道。
  “哦?”鐘山意外了。
  誰?劍紅還有什么后臺不成?
  “既然恩公問起,中興也不無可言,那是我外公,娘的父親,只是外公重新投胎轉世了,他撇去了前世關系,不愿再認前世因果,可,現在娘死的如此之慘,他女兒死的如此之慘,他一定不會無動于衷的。”簫中興沉聲道。“轉世重修?兩世為人,劍紅的父親?”鐘山心中忽然有了一個古怪的念頭。“我外公是幽冥天天主,劍傲!”蕭中興說道。
  劍傲?鐘山瞪大了眼睛,雖然先前已經猜到了大概,可聽到簫中興的確認依舊有種驚愕的感覺。劍紅是劍傲的女兒?也時,兩人都姓劍,而且都是劍修,都是強大無比的劍修,劍傲的女兒,只要天賦不差,必定繼承劍傲那肆虐狂暴的劍道。原來劍紅還是個故人之后。
  也就在這會功夫,簫中興已經取出一塊大玉,用劍紅那柄劍削出了一口巨棺,將凄慘至極、全身報廢的劍紅尸體放入巨棺之中,擦了擦眼中的淚水。
  “恩公,中興這就前往幽冥天了!”簫中興對著鐘山再度一拜。
  “嗯,一路小心!”鐘山道。“是!”簫中興點點頭,腳下一踏帶著巨棺快速向著幽冥天飛去。
  眾人釋能想象,當劍傲看到這口棺材內,那全身都是殘廢的尸體時,這個前世女兒死相如此慘烈時,劍傲會是如何一番怒意。最少可以肯定,申齊天的災難又再度升級了。微微替申齊天一陣就哀!這個集大運氣與大悲劇于一身的奇人!“想不到煙紅皇朝的皇帝是劍紅的兒子。”趙所向感嘆道。“你剛才說煙紅皇朝,簫中興是煙紅皇朝皇帝?”鐘山皺眉道。“是啊,就在藍焰帝朝西面,比藍焰帝朝離太歲天朝還近的一個皇朝!”趙所向說道。
  “煙紅,如煙、劍紅?這不是簫中興開辟的皇朝,而是簫忘,這簫忘跟你還真像呢,也是一邊自己開運朝,一邊在強大的運朝為官學習,只是他沒有你的膽色敢去天朝學習,也沒有你的運氣,剛入天朝就是五品官員!”古千幽忽然開口道。
  “是啊,難怪當初查到他孫子,卻查不到他的兒子,想不到一直蕺在這里,聽候簫忘命令,為蕭忘把持朝政,也對,將運朝交給親兒子,才能更加保險。簫忘,果然是個人才,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他!”鐘山無比感嘆道。
  “簫忘?他真的如你說的那么厲害?”趙所向看向鐘山問道。
  “你常年處在神州西方,不明神州東方之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個簫忘最少是一個帝朝大帝之才。”鐘山無比肯定道。“帝朝大帝之才!”趙所向驚訝道。眼中閃過一絲驚駭,大帝之才,那是什么樣的人趙所向自然知道。用雄才大略都不足以概括。“嗯,此間事了,我們還吧,申齊天遁逃,猴王、猿王被斬殺,應該可以讓藍焰大帝滿意了吧!”鐘山昊道。“那是自然,走,有我引路,一起前往朝都!”趙所向馬上爽朗的笑道。
  【注冊會員可獲得私人書架,藏書看書更方便!59文學永久地址:www.booksrc.net】注冊59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