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10-02)      第二章龍門谷(10-02)      第三章龍門大會(10-02)     

長生不死90 萬丹大會現場

鐘山與趙所向,老友相見,自然暢談一番,換了個清幽的山谷,取出一個涼亭,放在小溪邊,二人在里面相言多年際遇。()“原來東方弄出那么大動靜的鐘山,就是體啊!”趙所向驚訝的鐘山之名傳于天下,各大運朝之中,眾有識將領都知曉鐘山之
  趙所向自然也聽過,可就算聽過,當時也沒太相信就是眼前鐘山,要知道,幾十年前鐘山可只是先天期修為,在神州這個藏龍臥虎的地方,一時多少英雄豪杰,鐘山?這個名字很普通,神州那么多人,叫鐘山的肯定不在少數。
  一直以來,趙所向只以為重名重姓而已。想不到,那個叱咤東方的大崤鐘山,就是自己面前這個老友?“些許小事,不用如此!”鐘山摸摸鼻子笑道。“這還是小事?你可是干掉了一個帝極境啊,真的是你干掉的?“嗯!”鐘山點點頭,沒有否認。”看來,我們的切磋,還需要延后!”趙所向露出一絲善笑道。”我是因為運氣好,修為增加的快出很多而已。”鐘山說道。”不管什么原因,你的實力終究已經達到神州巔峰了。”趙所釘“你呢?這些年,怎么輾轉到了藍焰帝朝?”鐘山問道。
  “那次一別之后,我帶著眾師伯師叔飛向神州,可是,那些門派的追殺一直跟了過來,甚至,在神州中找到了他們宗門的總部,大量強者圍剿我們,一路逃竄,最后到了藍焰帝朝,藍焰帝朝先帝,救了我們,至此,我就在藍焰帝朝為官了,報答這一段恩情。
  ”趙所向說道。
  “哦?那以你能力,在籃焰帝朝為什么官?可達到一軍團之長?鐘山問道。“哪能啊,我現在是第三軍團下一營之長,一營只有五千人而已,個個用槍,都是我和眾師叔、師伯帶出來的。”趙所向笑道。聽趙所向一說,鐘山心中一動。“那這五千人,未來就是你鐵槍門的根基了?”鐘山笑問道。
  “是啊,鐵槍門,不過,看起來鐵槍門終究不適合做一深山中宗門,只有在戰場中才能體現鐵槍門的價值。()也只有經過戰場,修習糧槍之人才能越來越強大。”趙所向搖搖頭嘆道。“藍焰先帝在五十年前已經隕落了吧!”鐘山問道。”嗯!”趙所向點點頭。”那你對我大崤皇朝可有興趣?”鐘山試探性的問向趙所向”
  趙所向意外的看看鐘山,繼而眉頭一皺,知道了鐘山用意,露出一絲苦笑道:“有空,我去大崤皇朝游歷一番。”趙所向這是蜿蜒拒絕了鐘山的請求。
  可鐘山依舊不死心,趙所向,既是老友,又是猛將,鐘山可不希望將來在戰場上與趙所向對戰。“多年為藍焰帝朝征戰,我想,當年藍焰先帝恩情也還的差不多了吧,難道你準備一輩子留在籃焰帝朝?”鐘山看向趙所向詢問道。
  搖搖頭,趙所向鄭重道:“若是先遇到你,我自然會加入大崤皇朝,可是,藍焰帝朝沒有背棄我,我就永遠不會背叛。”
  趙所向再度強調的拒絕了鐘山,可就因為如此,鐘山才更看重趙所向,一個恩義無比的男兒,當然,鐘山也對趙所向有大恩,不過,鐘山可不會攜恩索報。最少對趙所向不會如此。“不說這個了,你是怎么來此的?”趙所向岔開話題道。“參加萬丹大會,太丹宗掌門甘寶兒,是我妻子!”鐘山指了指
  太丹宗,趙所向曾經住在天狼島,自然知道太丹宗,意外的看看鐘山,趙所向點點頭。
  “先前那群猴是怎么回事?”鐘山想了想詞-道。“這,呵呵,這是藍焰帝朝二十年前來的一個強臣的緣故!或許,“哦?”鐘山意外道。
  “申齊天,好似曾為大羅天朝之人,后來入藍焰帝朝,給藍焰帝朝帶來猴猿一族的國獸,陛下大為欣喜,申齊天也跟著平步青云了。”趙所向說道。“申齊天?”鐘山微微一鄂。
  大羅天朝昔日的齊天侯,上次幽冥天由還暗算過自己,居然加入藍焰帝朝?
  “你果然認識!”趙所向皺眉道。
  “我與他是敵非友,他到底怎么了?”鐘山問道。
  聽到鐘山的表態,趙所向的皺眉也舒展了開來。
  “猴猿一族,雖然比不過龍、鳳諸族,但在神州大地也走了不得的大旋,申齊天在藍焰帝朝平步青云的時候,權勢也是越來越大,最后,甚至威脅到了陛下的權威。”趙所向說道。“威脅到了藍焰大卒?”鐘山意外道。“藍焰大帝手段不如先帝,因此,形成了一個臣強主弱的局面,而我看那樣子,申齊天可能還想奪陛下帝位。”趙所向道。
  “嗯,申齊天此人,心狠手辣,為達日的不擇手段,而且心高氣傲,帝朝的官位不一定能滿足他,奪帝位可能性很大。而猴猿一族,肯定只聽他的話。”鐘山想了想道。
  “可世事總是那么奇妙,就在前不久,不知從哪未了一位申齊天的仇家!這個仇家好生了得,見到申齊天就瘋狂追殺,那氣勢太強盛了,一劍下去,千里劍痕,滿朝震驚,強勢的申齊天根本抵擋不住,后方無數猿將、猴將抵擋,申齊天一路東逃,逃到了水簾山脈,那里是猴族的一個最大據點,并且傳令四方,讓所有猴猿來援。”趙所向說道。“仇家?追殺?”鐘山眉頭一挑。
  “那是一位女子,一身紅衣,因為萬丹大會的緣故,有神州各方人士來此,聽一個認識她的人說,此女是劍神宮宮主,劍紅。劍神宮?劍道果然了得!”趙所向無比感嘆道。
  “劍紅?還在追殺?”鐘山微微一鄂。
  “你認識?”趙所向意外-道。
  “認識談不上,但是我知道此事,那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申齊天殺死了大光帝朝大都督蕭忘,而劍紅就是簫忘的妻子。追殺幾十年了,居然還沒停下!”鐘山感嘆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劍紅的神色那么淡漠,又仇恨不已!申齊天是奸臣,陛下自然不能放過他,申齊天有眾強大猿猴保護,那么,就讓劍紅對付他,而我們,卻是被派出來,分守四方,剿滅所有來援猴族。”趙所向解釋道。“你鐵槍營只有你們十一人出來?”鐘山意外的看向趙所向。
  “不,其它人被師叔、師伯們帶出去了,我只帶了十人,足夠了!”趙所向笑道。
  “水簾山脈,你可知在哪?”鐘山問道。
  “怎么,你想去看看?”趙所向意外道。
  “自然,我也想再見見申齊天,還有那個強大的劍紅!”鐘山想了想道。
  “剛好我修為剛剛突破,我就隨你是一遭吧!”趙所向說道。
  “也好!”
  趙所向找來眾下屬,安排去與其他隊伍匯合,就帶著鐘山一行人飛天而起,向著西部飛去。一路之上,趙所向也了解到了這十人的恐怖之處,修為沒有一個比自己低的。一行人飛了兩天,來到了那所謂的水簾山脈。還未進入水簾山脈,就已經看到無窮無盡的猴尸了。血流如河。
  外圍眾多山峰,此刻有著很多已經崩塌,更多的卻是被攔腰斬斷。大地之上,更是無數龐大的劍形地溝,恐怖的破壞之力。
  看到這一幕,鐘山一陣凝重,雖然自己也能做到這一步,可是,肆無忌憚的揮出如此強擊還不如劍紅。
  劍袼宮,果然強勢驚人。
  眾人繼續向著內部飛去,所過之處,盡是被劍紅破壞的廢墟,還有無數猴絡的尸體。飛了一個時辰左右,眾人看到了遠處些微之景。
  隔著老遠的距離都能看到,遠處天空之中,盡是無窮劍氣,劍氣直沖云霄,天上云彩更是被挽碎殆盡,更是逼得附近云彩向著四方飄去,靠近不得。
  滿天劍氣,沖霄之后,如大雨傾盆,從天而降,劍氣所過,寸草不生。修為低的猴子,早早被絞殺干凈,只有一些強大的猴子還在苦苦支撐。
  “到現在還沒分出結果。看來,劍紅現在還是在皇極境巔峰實力!”鐘山想了想對趙所向說道。
  “什么?皇極境?劍紅是皇極境?不可能吧,那里可是有著一名猴王、一名猿王的,都是帝極境的強者,劍紅皇極境能打上一個月不分勝負?”趙所向驚訝道。
  就連炙火、阿大等人也是不可思議至極,皇極境?劍紅怎么可能是皇極境?那明明是帝極境才能揮出的強實力啊,滿天劍雨,強勢無匹的劍雨啊。
  “是皇極境,這些年劍紅四處追殺申齊天,根本沒有時間練功,而且還有一點,若是劍紅真的遲到了帝極境,那么猴王與猿王肯定早就被劍紅斬于劍下,不可能拖到今天的。”鐘山一臉肯定道。
  劍紅的實力實在太強大了,也太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