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76 城頭變幻大王旗

二狼都是皇極境,可,血腥羅終究實戰經驗太多,給仙仙的打擊也是巨大的,身上的傷痕,也沒有仙仙一半多。
  原先的戰場,早已變為了下沉十多米。強勢的撞擊,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關注于此。仙仙雖然有九品兇刀,可實戰經驗不是一時就能培養出來的。
  廝殺,二狼瘋狂廝殺,身上的血痕也越來越多。就這樣,整整的廝殺了一天一夜。
  二狼不知疲憊,不斷戰斗,仙仙失血已經太多了,可仙仙心中卻是無比的堅定,不能輸,不能輸,為了爺爺,為了我,為了鐘山,絕對不艙敗!
  仙仙的雙眼在戰斗中已經打腫了,血腥羅也好不到哪里,雖然實戰經驗很足,可仙仙成長也太快了吧,從一開始被動,在短短一天成長之中,居然能夠反擊了?血腥羅越打越艱難,而且仙仙還有一柄九品兇刀助戰。。,:!
  血腥羅一聲狂吼,雙眼之中,噴發出一股腥紅兇光,血腥羅的身體陡然膨脹一圉,血腥羅拼命了。
  強大的氣勢向著仙仙直撲而去,那血腥之色,好似要一次將仙仙轟擊炸碎一般。
  仙仙看著血腥羅的動作,也是臉上一狠。
  身旁的九品兇丑-向著血腥羅狠狠斬去。
  :;!}!;:-~,~,~,~,~,~,~,~v,^,r~,~,~,~^,^,,~,~,~,~,~,~,~,~^,^,
  細刀之上,忽然迸發出一股浩瀚的巨大能量,強大的能量沖擊的四方大地沖天而上。最中心,血霧籠罩、煙塵四起,看不清分毫。直到煙塵散盡,眾人才看到一幅無比駭人之景。
  大地早已面目全非,九品兇刀插在大地之上,只是兇刀明顯黯淡了許多,甚至出現手無數裂紋。
  血腥羅七竅出血的爬在地上,而仙仙也是全身是血,仙仙一腳拍在血腥羅的頭頂,一臉兇相。“她,她引爆了九品法寶內的能量?”郭峰身后的一名大臣驚叫道。“這,這,九品將退變成了八品,八品啊!”又一人驚訝道。
  仙仙為了勝利,居然連著法寶都舍得破壞?退一級?這強勢無比的九品兇刀就這么退級了?
  仙仙腫著眼睛,身受重傷,但還是堅持踩著血腥羅。好似只要一用力,就能踩碎血腥羅的腦袋一般。對面十萬血狼一陣騷動。
  仙仙雙眼一冷,口中噴出一滴鮮血浮在空中。繼而,好似念著某種咒語一般。那一滴鮮血冒出詭異的紅光。以血繼宣誓,永忠于我!”仙仙狠狠道。:!血腥羅誓死不從,遠處十萬血狼終于怒了,狼族血跡宣誓?
  這只有將‘命溶于血脈的妖獸種族才有的能力,而且血液等級也必抵比宣誓的狼等級高。也就是說,血腥羅一旦血繼宣誓,他的命永遠不可能高于仙仙,仙仙是‘皇極境,的命,血腥羅修為肯定要倒退到合體期,永遠不可能與仙仙平起平坐。。,:!
  十萬血狼一聲長吼,欺人女=甚,忽然間,有著近五十只四十米高的血狼向著血腥羅處撲了過來,想要一雪前恥,最少要救回它們的王。
  五十只血狼一沖,其它血狼也紛紛沖刺向前,一股龐大的狼族大軍沖刺而來,勢不可擋,強勢無雙。可這時,殺破卻攔在了仙仙與血腥羅面前。看著遠處撲來滿天滿地的血狼。臉上一怒。張口之間,殺破對眾血狼方向長吼了起來。。,:!
  殺破的吼叫太強了,整整響徹了五十息的時間,一聲狼吼,震的那一方空氣抖蕩不已,卷起無盡氣流,震得很多低級士兵都是耳膜出血,五臟移位。
  撲到天上的血狼,被殺破的一聲高吼,全部震掉了下來。地上跑的血狼,也感到一股強大的狼威撲面而來,生生的將他們逼得退出十多米,而被他們抓痕拉出十多米的土溝。強勢無比的殺破,帝極境的殺破,一吼之威強至若斯。
  十萬血狼生生的被吼退了,這就是上位者狼,狼中的絕對上位者,比他們的王還要強大的狼,還要強大百倍的狼。
  十萬血狼大部分匍匐下身子,選擇臣服。
  狼族強者。這就是狼族強者。不管狼騎兵如何高喝,如何指揮,這些血狼卻不理不顧,只是匍匐著身子,選擇臣服殺破。這是狼族內部的事情,狼騎兵根本插不了手。
  血腥羅看到殺破強勢無比的一吼,也知道自己多么的幼稚,這個狼原來這么強?根本沒有絲毫回旋余地。無奈之下,血腥羅只能選擇臣服。
  沒有辦法,開始念起了狼族特有的狼f6咒語,頭頂之處,出現淡淡紅光,仙仙的那滴精血也緩毀落下,落向血腥羅的頭頂。“快阻止它,快!”遠處郭峰終于意識到不妙。大吼了起來。
  大量大汛皇朝的人,紛紛沖刺過來。那九個參與比斗的更是飛在了最前面。“哼!”殺破一聲冷令-。翻手一掌打出。”轟
  九人被殺破就這么隔空一掌,攻擊的口吐鮮血,倒飛而出。剩下沖刺來的人,更是被殺破的一個眼神狠狠的瞪掉在了地上。殺破的眼神,那可是精神世界,一個眼神過去,盡滅其神,一個不太強勢了,殺破太強勢了,他怎么可彤這么強?“大崤皇朝,它怎么可能有這么強的人?為什么會這樣?”郭峰瞪血繼宣誓結束。仙仙也放開了奄奄一息的血腥羅。
  血腥羅沒有沮喪,反而一股不可思議,怎么回事?自己境界沒有下降?自己還是皇極境?怎么可能?
  這時的仙仙好似才感到忽然無比虛弱一般,身形一晃,化為一只半尺高的小狼,一身是血,晃晃要倒了一般。
  龍臺之上,鐘山看到這一幕,一揮手間,仙仙被鐘山捉了過去,往仙仙口中丟了幾粒丹藥,就用法術清除了仙仙身上的所有血霧,弄的干干凈凈,就抱于膝上。仙仙好似真的太累了,居然就這么睡眷了。鐘山看著仙仙,搖搖頭一陣輕笑。龍臺下方,殺破一宇滅九人,扭頭看向大英皇朝那邊。那邊的九鬼一人。“一次解決吧!”殺破看著那一群,翻手一掌打去。
  遠處酒老頭眼見不妙。身形一晃,沖刺上來。探手一掌,與殺破一宇對印而起。
  “轟強勢的一宇碰撞,二人腳下大地,轟然間龜裂出無數蛛網般地溝。一股強大的罡風從二人手掌之處吹向四方,大地一陣抖蕩,好似地三朝大軍都是一搖晃,驚訝的看著場中的二人。酒老頭與殺破二人都分開了二人都驚訝的看著對方。帝極境?居然是帝極境?殺破驚訝的看著酒老頭。遠處,閻沖之也看的皺眉不已。與酒老頭對掌平分秋色?”鐘山,比斗算你我兩朝平局如何?”閻沖之馬上開口說道。
  閻沖之其實不想酒老頭出手,秦少不想酒老頭盡全力,酒老頭每多出一分力,對于自己施于他的恩就會被還一分,為皇帝者,自然非常看重這種無形的恩惠。鐘山看看閻沖之,又怪異的看了一眼酒老頭,微微一笑道:“好
  酒老頭看看閻沖之,又看看鐘山,眉頭激鎖,沒有多說,退了回去,與那九個鬼再上龍臺。而殺破卻是扭頭看向一旁的血腥羅。翻手間,一粒紫色丹藥拋入血腥羅口中。
  血腥羅馬上吞服,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能量,快速補充著自身、修復著傷勢。八品丹?
  血腥羅驚訝的感覺著藥效,身形晃了旯站了起來。身形一變,再度變為了先前血面男子,只是現在略微狼狽。頭發散亂,全身是傷是血“多謝!”血腥羅對著殺破恭敬一拜。“不用謝我,謝少主吧!”殺破搖搖頭道。
  別人或許沒聽到,血腥羅卻是驀然一驚,少主?剛才那個逼自己發血繼宣誓的還只是少主?少主?眼前這個帝極境的強大狼族,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狼族之主?血腥羅駭然了。扭頭對著龍臺上仙仙望去。
  看到仙仙正睡在鐘山膝上,臉上一陣古怪。很明顯,自己認主的這個白狼,聽命于眼前這個人族。而身旁這個強大的黑袍狼族也聽他的?運人到底什么來歷?
  不僅血腥羅這么想,其它所有人都這樣想,郭峰眼中驚疑不定的看著鐘山,他到底是誰?
  閹沖之也深吸口氣的看向鐘山,這人到底有多強?自己皇朝雖然有強大的酒老頭,可這畢竟是意外,能留下酒老頭是有特殊原因的,閻沖之根本不能駕馭酒老頭。
  可對面呢?和酒老頭平分秋色的黑桅人,居然對鐘山畢恭畢敬,一副臣下的姿態,這,這鐘山到底什么來歷?想著想著,閻沖之狠狠吸了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