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74 輪回通道

鐘山詭異一笑道:十座城,是不是太少了點?遠處郭峰還處在輕蔑的戲謔笑容之中,聽到鐘山話的一霎那,郭峰臉上一僵。()(..)“呃?”郭峰有點沒反吞過來。十座城還少?三分之一國土還少?
  這鐘山好大的口氣。不遠處閻沖之先是神色一緊,繼而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看向郭峰。郭峰瞪著眼睛,臉上微微泛紅。“那你說,多少城池,才算不少?”郭今盯著鐘山道。“看你也拿不出多少,就十五座城池吧!”鐘山很隨意的笑道。一語說的郭峰狠狠抽了口氣。
  十五座?原則上,賭地不是賭朝,不得過一半土地,可鐘山一下子就說到了十五座,這幾乎接近一半的國土了。三朝都是如此。鐘山一口氣就打到箴了。
  郭峰被鐘山嗆的臉上一陣潮紅,‘就十五座城池吧!”那感覺好像還嫌少一般,這鐘山瘋了嗎?“怎么?少了?”鐘山盯著郭峰方向,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道。“哼!”郭峰一聲冷哼。“閣沖之覺得我的提議如何?”鐘山笑看閻沖之道。閻沖之一開始就好像在看戲。鐘山扭頭問話,卻是將他也拉進了戰囹。閹沖之臉色徼動,但還是點點頭笑道:“我同意!我同意?閻沖之居然同意用一半的國土進行豪賭?
  鐘山略微欣賞的看了一眼閹沖之,不管閻沖之到底有沒有本事,最少,他那股氣魄不是郭峰所能比的。
  果然,聽到閻沖之同意,郭峰臉色頓時陰晴變幻了一下。
  “郭峰,你意下如何?”鐘山看向遠處郭峰,露出一絲淡笑道。
  郭峰眼神陰晴不定,一半國土,難免會令郭峰遲疑,沉就了一會,郭峰眼中好似下了一個決心一般,露出一絲兇厲的冷笑道:“好,如你所愿!”“好!”鐘山笑道。
  三朝皇帝,達成共識,各拿十五座城池做賭注。也就是一半的國土了。
  四十五座城池,劃歸賭!$,供三朝皇帝相互博弈。()“點城吧!”郭峰對著鐘山道。“請!”鐘山笑著讓郭峰先。
  這時,從郭峰龍椅后方,一名禮官飛到陰迷廣場中心,手中法訣捏出,頓時,在廣場上空就被法術投影出一塊巨型地圖。地囤之上,是禁外之地三大皇朝的所有城池分布。
  郭峰,探手對著地圖上虛點了幾下,地圖之上,頓時有十五個城池變為了紅色。這是用來博弈的賭地,閻沖之緊接著也點了十五座城池。鐘山有樣學樣,用法術點出十五座邊界城池。城池確定,就不得反悔了,這關乎到皇朝的信譽。
  那個用法術展現地圖的禮官,將四十五座城池的名字,一一報了一遍。確定所有人都記清楚了這些城池,才翻手收起地圖。“賭地分兩塊,規矩你知道吧?”郭峰盯著鐘山道。“自然!”鐘山點點頭。所謂賭地,就是三朝的博弈,整體實力的博弈,個體與力的博弈。整體實力博弈,就是看軍隊能力,個體實力博弈就是派選手生死對戰。“賭軍出列!”先前展現地圖的禮官高喝道。
  林嘯對著鐘山一躬,從后方跳下龍臺,領著二十萬大軍,緩緩走到陰迷廣場中心。閹沖之下屬,也是將軍帶著二十萬鬼軍出列。郭峰下屬,卻是十萬步兵,十萬狼騎兵。“大英皇朝軍,從正南入陰迷山脈,大汛皇朝軍,從正西入陰迷山脈,大崤皇朝軍,從正東入陰迷山脈!”那札官高喝道。
  陰迷山脈,被一個強大的陣法籠罩,內部無數黑霧遮住山脈,使得人們視力大降,而且在內部,神識外放也受到極大干擾,更重要的是,在里面飛不起來,就好似昔日泥菩薩擺出的風水大陣一般,六十四城迷霧,所有人在內部不能飛。
  軍隊戰斗,就是在里面打仗,生死不論,獲得對方主帥之旗,或者屠盡對方算勝。“$!陛下,臣領兵入山,必為大汛皇朝再添城池!”大汛皇朝的統帥對著郭峰叫道。“嗯!”郭峰點點頭。
  那將軍應命,帶著十萬步兵,十萬狼騎兵,向著西北方而去,準備從陰迷山脈西方入山。“稟陛下,臣領兵入山,必定為大英皇朝再添城池!”大英皇朝的那名鬼帥對著閻沖之叫道。“辛苦了!”閻沖之說道。
  那鬼帥堅定的點點頭,帶著二十萬鬼兵,向著北方飄去,從陰迷山脈之南入山。
  “$!陛下,臣領兵入山,必定奪兩仲之旗!”林嘯對著鐘山拜道。
  二十萬大崤軍也是摩拳擦掌。“來人,上英雄酒,朕要敬林嘯!”鐘山忽然說道。敬林嘯?郭峰眉頭一挑,沖之卻是微微意外。這個鐘山在收買林嘯心,激勵三軍?鐘山走下龍臺,林嘯出列走到最前面。
  兩個下人走到面前,一人托著托盤,上面擺放著兩個酒樽,一壇美酒。另一人一宇拍開封泥,從杭中倒出金黃黃的美酒,倒入酒持之內。
  美酒入酒樽的一霎那,閻沖之龍椅后的那個老頭,那個倒在躺椅上抱著酒葫蘆的酒糟鼻老頭,鼻子忽然抽了抽,又抽了抽,繼而眼睛一亮,翻身爬起,一眼盯向了遠方龍臺下鐘山身旁。“好酒~~~~~~~…~~~~~~^~~1\}”
  老頭臉上一喜,大叫一聲,身形一動,僅僅留下一道殘影,消失在了躺椅之上,快向著鐘山處的酒壇撲去。太快了,轉眼就要到酒壇面前。“呼~~~~~~~~~~~~~~~^~~~~~~~~~~
  一陣清風吹過,老頭停在了托滔人之前。不是抓到酒了,而是被攔了下來。一個黑影擋在了老頭的面前。
  是殺破,在老頭沖來的一瞬間,殺破就動了,以極快的度「擋在了老頭面前。
  二人動作都非常非常的快,看的遠處兩個皇帝都是神色一緊。特別是郭峰身后的血面男子,死死的盯著殺破。
  殺破何等存在,帝極境,那可是天下巔峰強者。在老頭動身之際,就一眼看到了他行動的方向,盡于職青,殺破自然全力保護鐘山
  老頭被殺破攔下,卻是眼中一凝。繼而嘻嘻哈哈的裝瘋賣傻一樣。
  “你想干什么?”鐘山冷眼看向老頭。“老頭我平生最好一個酒,你這酒好奇怪,我居然聞不出是用什么釀制的,可否給老頭我一些嘗嘗!”老頭馬上嘻嘻哈哈道。
  什么釀制的?這是陽間帶下來的酒,很多陽間才有的果子釀制的,自然在陰間很少見。鐘山看看遠處閻沖之,閻沖之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苦笑。
  鐘山又看向老頭,老頭被殺破攔著,一臉可憐巴巴相,可雙眼卻是還盯著美酒,一點也不肯讓。“這是英雄酒,等我敬過再說!”鐘山說了一句,就不理會老頭了。端起一個酒樽,林嘯也端起一個酒樽。“祝你凱旋而歸!”鐘山朗聲道。“謝陛下!”林嘯也朗聲道。
  這是做給三軍看的。林嘯身后的二十萬大軍,一個個期盼的看著,眼中戰意升騰,士氣大壯。↓入山小心,不得已就放棄,我可不希望你出事!”鐘山小聲的說道。
  林嘯領軍能力,那是沒的說,可畢竟來陰間時間尚短,一些陰間的稀奇古怪東西還不清楚,鐘山是怕他陰溝里翻般,鐘山寧可失去十五座城池,也不希望失去林嘯。“嗯!”林嘯感動的點點頭。二人對酒而飲。不遠處老頭眼中卻是一亮。喝完,林嘯領著二十萬大軍,向東北方而去,準備從陰迷山脈以東入山。望著林嘯離開,鐘山才調頭難喜L再上龍臺。”那酒呢?”老頭馬上叫道。
  鐘山古怪的看了老頭一眼,一揮手,殺破讓了開來。老頭一把撲向那大半壇酒。
  拖著酒壇,就回閻沖之龍臺那邊去了。
  鐘山走上龍臺,重新坐下,剛好看到遠處老頭,抱著酒壇,悠哉悠哉的喝著。“三軍戰于陰逑山脈,化去二十五座城池,剩下二十座城池「各方各出十人進行賭斗。”禮窖異牛道。各出十人!這是老規矩了,二十座城池,自然是三朝比斗,最后誰勝歸誰的。
  遠處,郭峰看看后方,看到那血面男子之時,對著血面男子好似說了些什么,血面男子點點頭。
  繼而,從郭峰龍臺之上,走下來十人,其中一個,正是那血面男子。郭峰是下了決心拿下這二十座城池。“我來,我來,我要收服他!”鐘山身后的仙仙略微激動道。看看仙仙,鐘山點點頭道:“殺破,你陪仙仙下去玩玩吧!”“是!”殺破恭敬的應道。
  有殺破在,鐘山就不擔心仙仙的安全了。因為這種個體實力戰斗,只有身死,沒有認輸。
  遠處,閻沖之身后,酒老頭一邊喝著酒,一邊盯向鐘山這邊的,看到殺破時著鐘山居然如此恭敬,神情變了又變。繼而,扭頭對著閹沖之說了什么。閹沖之先是微微一鄂,繼而點點頭。
  閹沖之的龍臺上,也下去了十個,其中一個人,正是那酒老頭,另外九個鬼將。大汛十人,大英十個,大崤只有兩個人,仙仙與殺破。“哈,鐘山,你就兩人?”郭峰笑道。
  ps:今天出去有事,剛回來寫好,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