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73 逃無可逃

三朝賭地,地點定在三朝交接之處,陰迷山脈!
  陰迷三脈之前,一個巨大廣場,陰違廣場。(..)
  第一個抵達的,是大英皇朝。
  大英皇朝,為一鬼修皇朝,朝中皇帝為一千年老鬼。
  天地分陰陽,人死后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變為鬼魂,而鬼魂「也同樣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投胎成*人。因此,大部分鬼在陰間都不選擇投胎,就好像陽間大部分人不想死一樣。
  鬼之皇朝,大英之主,閻沖之。
  閹沖之坐于一漆黑的龍臺寶座之上,寶座上的雕龍都是漆黑之色,看上去非常的陰暗。一身黑莽龍袍,面如冠玉,頭戴黑五、平天冠。眼中炯炯有神。
  身后跟著一支約八十萬的軍隊,個個身著黑甲黑帽,將全身遮的看不清分毫,詭異的是,這八十萬大軍,全部都腳不沾地,就樣飄在那里。八十萬鬼軍。鬼修大軍。
  在閻沖之的龍臺之上,龍持之后,卻還是站著一些親信,有著幾個人類,但更多的卻是鬼修,只是這些鬼明顯高級很多,擁有了人形,面部蒼白無比,毫無血色,臉色有些嚇人而已。
  這些人不敢逾越半步,站著閻沖之寶座之后。就在那寶座之后,卻有一個怪異之景,讓這龐大氣勢的鬼修隊伍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為什么不倫不類呢,因為在龍椅之后,后方一個突兀的地方,擺放著一張躺椅,一個白玉雕砌的躺椅,躺椅之上,正倒著一個邋通的老頭,老頭抽著敏感的酒糟鼻,睡眼蓬松,一身破舊的灰袍,非常懶惰的往躺椅上一睡,懷里抱著一個大大的酒葫蘆,睡覺之際,時不時的伸手在身上撓撓,在屁股上抓扳。
  如此一個不雅的酒老頭,這些邋遇不雅的動作,頓時將威嚴無比的鬼修大軍弄的氣勢皆無。可閹沖之卻不以為然一般,根本沒有制止老頭,而是任由他去。
  龐大鬼修大軍,最先停在了陰迷廣場西南之地。閻沖之大袖一甩,雙手放于龍椅扶手之上,閉目等候。也就在閻沖之等候之際,第二個皇朝到來了。大汛皇朝。大汛皇朝,宴帝,郭峰。郭今是人類,帶領的大軍自然也是人類。
  郭年一身血色龍袍,頭戴血色平天冠。面容略微兇悍,眼中時刻透露出些許兇光,看上去非竄的兇猛。
  龍臺之上,站著一群親信,不過都站在郭峰之后,只有一個血面男子,站的稍微靠前,地位雖然不如郭峰,可那樣子明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尊貴無比!
  龍臺之下,是大汛皇朝的軍隊。
  大汛皇朝軍隊,分兩種,一種是步兵,一種是狼騎兵。
  步兵有三十萬,狼騎兵有二十萬。
  二十萬狼騎兵,個個站在一頭巨狼身上,這些狼非常詭異,通體泛著血紅之色,雙眼通紅,如地獄兇鬼一般,看上去無比的猙獰兇怦。血狼!能站在血狼頭頂,那些騎兵也是一等一的強大。強大的大汛皇朝,強大的狼騎兵種。大軍踩著無盡煙塵,最后在郭傘一揮手之際,停在了陰迷山脈的大軍令行禁止,無比就契,即便血狼,也是無比的整齊。一甩衣袖,郭峰雙手放于龍椅扶手之上,仰頭望向遠處的閻沖之。兩太皇朝之主,再度碰面了。”閻沖之,久違了!”郭峰笑道。神色之中有種莫名意味。”久違!”閻沖之點點頭。
  西太皇朝之主對話,別人自然沒有說話的權利,全部安安靜靜的聽著,這就是權威。“你對此次賭地如何看?”郭峰非常直接的問道。”你說呢?”閻沖之不答反問。二人打著機鋒,誰也不逶虛心中所想。”大獻滅朝了,短短時間,崛起一個大崤皇朝,你可了解?”郭峰“大崤皇朝,挾天子以令諸侯,皇帝不是善輩!”閻沖之說道。“你又是善輩了?”郭峰調笑道。
  閻沖之眼中一冷,繼而壓去心中的戾氣道:“你可不要栽在他手中!”
  “他?鐘山?一個無名小卒而已,等上幾十年給他整理皇朝,我還可能正視他,現在的他?不過一爆戶而已。”郭峰露出一絲不屑。
  郭峰這是太狂妄了,當著兩朝一百多萬大軍數落鐘山不是,也就是當著禁外之地天下辱罵了鐘山。如此狂妄,早晚必付出代價。閻沖之看著對面的郭峰,露出一絲冷笑。
  而就吞兩個皇帝對話之際,搖搖的已經能夠看到東方遠處的一片黑影了。大崤皇朝來了。鐘山帶來八十萬大軍,從昌京而來。大軍在這幾年的訓練之下,行路非常整齊,齊到遠處兩個皇室都不自覺的眉頭一挑。這么齊?
  鐘山雖然只帶了八十萬大軍,可這八十萬大軍,行軍之時,同時檉腳,同時落地,動作一模一樣,每一步走出,都好似震天戰鼓的一次敲響一般。在整齊無比的踏地聲中,大軍緩緩向著陰逑廣場而來。
  巨大的皇旗,插天而上,最前面龍臺之上,鐘山一身金色的九爪龍袍,看上去無比的顯眼,頭薪金色平天冠,更增強了他一股帝王之氣。
  九龍斜拉龍椅,更是彰顯帝王的強勢,龍臺之上,龍椅之后「跟著眾親信。恭敬而立。一個個臉色肅穆,帝王氣場隔著老遠的距離,就撲面而來。皇帝,這才是皇帝,就這排場看上去,都強勢了很多。大崤皇朝。閻沖之與郭峰都是冷眼看著。
  大軍緩緩前進,終于走到了陰迷廣場之前,根本不用鐘山說話,林嘯心領袖會的一揮手,大軍忽然一停,繼而如雕像一般,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整軍之嚴,讓對面兩朝都是一陣挑眉,不是想不到會有這么嚴謹的軍隊,而是想不到這短短兩年的時間,大崤皇朝展居然如此迅。居然在這短時間里,將修士練成一支如此紀律嚴明的大軍。正視,閻沖之和郭峰都收起了輕視之心。
  鐘山龍椅之后,站著尸先生、林嘯、仙仙、殺破還有一些新提拔的大臣。
  仙仙到了陰迷廣場,就小眼咕嚕嚕的轉,一眼盯向遠處無數血狼,可僅僅瞄了一眼就轉頭看向遠處八十萬鬼軍了。
  狼,有什么好看的?仙仙本身就是一個狼,看狼不如看鬼,鬼多稀奇啊,特別是這這里居然有八十萬鬼軍,這氣勢,太好看了。與仙仙一般盯向八十萬鬼軍的,還有尸先生。尸先生僅僅淡淡笑笑。
  殺破卻是盯著遠處血狼,那血狼大軍!看著看著,殺破目光集中到了對面龍臺上,郭峰身后的血面男子。
  看到那個男子,殺破眼中一亮,嘴角露出一絲鄔異的笑容,殺破看向那血面男子,那血面男子也同樣盯向了殺破還有仙仙。血面男子眉頭不自禁的一挑。
  雖然沒看出二人修為如何,可是血面男子有種非常詭異的感覺,那兩人是狼族。這是血面男子的本能感覺,也是對同類的一種感應,因為血面男子自身,就是一頭血狼。
  先前郭峰大軍來時,閻沖之身后的逗逗酒鬼依舊我形我素,閉目睡覺,撓撓屁股。可是,在鐘山大崤皇朝來時,卻是詭異的雙眼一開,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繼而雙眼再度渾濁,雙眼一閉,再度睡了過去,好似剛才抽風了一樣。
  鐘山坐于龍持之上,大袖一甩,放于龍椅扶手之上,看向對面兩個皇帝。
  “大崤皇朝,鐘山,見過二位!”鐘山笑道。
  “大英皇朝,閻沖之,見過鐘山!”閻沖之看著遠處鐘山道。
  “大汛皇朝,郭峰,久仰了!”郭峰看著鐘山露出一絲丑陋的芙容。
  如此一來,兩個皇朝算是對天下聲明,承認了大崤皇朝鐘山的地位。
  “鐘山!賭地規矩,你知道吧?”郭峰看向鐘山道。
  “略有耳聞,怎么,你可有什么新花樣?”鐘山看向郭峰笑道。
  “新花樣?呵,我是想問,你大崤皇朝準備拿出多少城池進行賭地?”郭峰露出一絲冷笑道。
  “大崤新晉皇朝,自然先聽聽二位的意見。”鐘山將皮球又踢了回去。
  “我們賭十座如何?”郭峰忽然備出一絲邪笑道。
  十座?以往三朝賭地,一般都是五座,每朝五座,最多時候是八座,現在郭峰居然一開口就是十座,要知道,每朝都只有三十幾座仙城之地,也就是一次性拿出近三分之一的國土用來賭博,郭峰好大的口氣,也好似吃定了這個新人鐘山一般。“閻沖之,你看呢?”鐘山盯向西南方向的閻沖之間道。“十座城池,我大英皇朝,還是拿得出來的。”閻沖之應了郭峰的話,好似要看鐘山的反應一般。“呵”鐘山露出一絲沉就的笑容。”怎么?大崤皇帝不敢了?”郭峰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道。
  郭峰務后的親信無不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而鐘山身后,仙仙眼中一怒,其它人卻是安若泰山。
  這是三大皇帝的對話,別人就算有任何情緒也不得出聲來。這是規矩。
  鐘山詭異一笑道:“十座城,是不是太少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