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72 更強的神獸

看到林嘯如此迅的領悟到政治戰爭的好處,鐘山滿意的一笑。(..)”挾天子以令諸侯,我們抓住了正義絡旗幟,下面我就不管了,你自己參悟著如何去做,如何以最小的代價,吃下整個大獻皇朝!”鐘山鄭重的說道。
  “是!”林嘯一陣興奮道。
  “現在要不要我去搶回傳國御璽?”殺破問道。
  “不需要,那是個禍亂的源頭,有它在,更能掩護我們,讓那些城主搶吧,搶過來搶過去,等他們關注我們的時候,天下將大變樣了!”林嘯眼中閃過一絲智慧之光道。鐘山滿意的點點頭,林嘯越來越成熟了。
  接下來,就容易了,打著皇帝這一幅正義旗幟,林嘯開始了他‘攪亂天下'的破壞,對于能收復的城主,選擇收復,對于不能收復的城主,給予最強烈的打擊,并且給那些沉就的城主以封賞安撫。傳國御璽!羅野早已被人斬殺,傳國御璽又換了一個新主人。
  可搶到傳國御璽的人,沒人愿意上交朝廷,如此,戰爭不斷「有人得到以后,迅稱皇,可林嘯豈會讓他們稱皇?以天子之名,傳召天下,共伐之。如此,一晃三年時間。鐘山的這片天下算是坐秩了,林嘯現在不但是軍神,同樣也變成了
  三年以后,當傳國御璽內部氣運因離開皇帝而慢慢流失干凈之際,眾城主們才默然現,天下已經不是原先的天下了。
  三十城主,現在只剩九個孤立的城主了,剩下的城主,要不投靠了朝廷',要不被‘朝廷,滅了,換了新城主。天下七成盡歸鐘山之手。九個孤立的城主,現在還能成事?昌城之中。祭天之壇上!皇帝安建元,手捧詔書朗讀。下方百官肅立,躬對皇帝。
  “天命有常,惟歸有得,獻道陵遲,大亂滋昏,群雄滋逆,環宇顛覆,皆賴崤王神武,整朝綱,平禍亂,救社稷,安宗廟,今王欽承前緒,光于乃德,承文武之大業,昭先皇之弘烈,皇靈降瑞,人神告徵,誕為采亮,師襲朕命,敬遜爾位,於戲,天之歷數在爾躬,君其祗順大禮,饗萬國以肅承天命”這是大獻皇帝安建元禪位于崤王鐘山。這是最后摘果子的時候了,對于運朝運轉,整個大獻朝,誰比鐘山鐘山上前,接過御璽,傲然的看向下方百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_^~~~~~~~~__~百官高呼,共拜鐘山。
  鐘山以一招‘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策略,收服天下,收服天命。至此,在來到陰間短短六年時間,直接跳過王朝,成為一個皇朝之主。
  “吾上承天意,承繼大統,即日起,立國號,大崤,建都昌京~~
  鐘山高喝而起。隨著鐘山高喝而起,昌京天空的無窮氣運,居然緩緩消失了,慢慢消失不見了,相反,陽間的宣京頂上,氣運翻涌不已,不斷增多,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被完全煉化之后,再度消失。
  陰間昌京上空,消失的氣運漸漸出現,放射出淡淡金光照耀下方鐘山,將鐘山映襯的好似一個無上天神一般。“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____~~________~__
  又是一路高拜,鐘山正式確立陰間大崤皇朝,改昌城為昌京,昭告天下!得宣京之后,林嘯為大崤皇朝第一軍團長,拜大將軍!接下來,后方一統,就是清理那些頑固分子了。
  九個城主,有六個直接承認鐘山權利,承認大崤皇朝,另外三個想要反抗,可在天威之下,兵臨城下之31,只能跪地投降或者戰死沙場。大獻皇朝徹底淪為歷史,大崤皇朝正是根深駐扎陰間。從此陰間多了個大崤皇朝。
  御璽?鐘山有方天玉璽,可并未帶到陰間,御璽只能有一個,大崤皇朝只能有這一個方天玉璽,但不妨礙圣旨下的,鐘山從陽間帶下了無數空白圣旨,都蓋有方天玉璽的大印。這幾年時間,鐘山也大概弄明白現在所處位置了。
  屬于陰間,極東之地。陰陽殿所在的山脈,是一個禁地,是曾經是一個巨大戰場,來自大千世界的無數軍隊,最后全部飲恨而終內部。是禁地,也是這小千世界的圣地,天下共識,任何勢力不得入駐那片山脈,因此給陰陽殿帶來一井最好的防御,再加上骷髏君王王骷,陰陽殿安全絕對沒有伺題。陰間大崤皇朝所在,是一個人類皇朝,還有大量鬼族皇朝,異族皇朝,在陰間,建立運朝的不僅僅人類了。
  大崤皇朝所在這一片區域,一共有三大皇朝,大崤皇朝最東,西面有著兩太皇朝,大汛、大英,三朝共占這禁外之地。昌京加大建設,各種樓閣殿宇拔地而起。皇宮書房傘。
  鐘山坐于書桌酋看著兩封紫金請帖!仙仙沒有規矩的朝書桌上一坐,翹起漂亮的腿兒,拿起鐘山看過的請帖看了起來。書桌前,站著林嘯、尸先生還有一些新提拔上來的重臣。“三朝賭地?”鐘山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這個大汛皇朝,國獸居然是狼?”仙仙眼睛一亮道。“不,是血狼!”鐘山說道。“一樣,一樣!”仙仙笑道。
  “啟稟陛下,禁外之地,三大皇朝,一直以來都有這個習俗,每百年一次賭地!現在邀請我大崤皇朝,也是肯定了我們的地位。陛下,要前去嗎?”一名臣子問道。“去,當然去!賭地?果然與眾不同!”鐘山笑道。
  與眾不同?先前那臣子一陣古怪,哪里不同了?在陰間,這種賭地策略,在很多地方都有的啊,當然,那大臣不可能知道,鐘山所說的眾'卻是指陽間。
  鐘山治國,自然有著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短短兩年,陰間的大崤皇朝就恢復了一種繁榮勝景,朝中無數官員,也被鐘山洗禮了一遍,絕對忠誠大崤。
  三朝賭地,這是禁外之地的一個傳統,對這片龐大范圍各朝地盤的一次重新洗牌。鐘山坐著龍臺,帶領大軍,從宣京出,浩浩蕩蕩向著三朝中心而人間,神州,長生界!
  一間茅廬之處。
  念悠悠站在其師奴青惠面前。
  “想不到你這么快就理清了心緒,不愧是我的弟子!”奴青惠滿意的看向念悠悠。“師尊!”念愆-悠神情很淡漠的叫連■o“唉!”奴青惠看到念悠悠的神情,微微一嘆。”希望你不要怪為師!”奴青惠搖頭嘆息道。”弟子不怪!”念悠悠f6氣有些生硬。”鐘山沒死!”“我知道!”“你還能再殺他嗎?
  再度聽到奴青惠提到殺鐘山,念悠悠瞳孔一縮,一股兇厲迸而出。金色瞳孔頓時閃耀出一道耀眼的金芒,繼而一隱而沒。“我就知道,你不愿再去殺了。”奴青惠一陣感嘆。念悠悠咬著嘴唇不再說話。“我送你去陰間吧!或許再也見不到鐘山,能夠斷了你的念想。”奴青毒忽然開口道。“呃?去陰間?”念悠悠眉頭一皺。
  “呵呵,神州大地,昔日四大圣地,誰是第一圣地?不是極樂凈土,它只是短時間實力膨脹而已,第一圣地,應該是我們長生界,長生界底蘊之深,不是你所能想象的,若不是我達至天極境,很多隱秘我都不知道。”奴青惠搖搖頭道。“你能送我去陰間?”念悠悠緊盯奴青惠。“每千年才有一次機會,你若是想去,我幫你爭取一個名額。念悠悠一陣沉就。“你還放不下鐘山?還想回到鐘山身邊?”奴青惠皺眉道。
  露出一絲苦笑,念悠悠搖搖頭道:“我還有什么臉面見他?師尊,勞煩你了!”看到念悠悠那痛苦的神情,奴青惠一陣心痛。但沒有再勸慰什么,僅僅是點點頭,不再多說。
  念悠悠說完,就回自己的小屋了,心情無比沉重,帝極境?念悠悠真君?念悠悠一點也不稀罕這種天地業位,雖然鐘山沒事,可念悠悠知道,從此以后,自己將不再快樂。
  小屋之中,祖神獸小青正睡在窗口,一邊享受日光浴,一邊摸著吃的飽飽的小肚子,滿足至極。
  念悠悠走過去,看著小青,臉上卻是非常難得的溢出一絲追憶的笑容。小青?娘子?相公?鐘山?
  想著想著,原先的笑容再度化為一陣苦澀,念悠悠怎么也無法原諒自己昔日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