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19 回歸的英蘭

姑爺爺?天靈兒好似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姑爺爺?她稱呼鐘山為姑爺爺?爺爺?
  天靈兒感覺思維忽然有些失控一般,神情一呆,原先的一絲敵意,忽然化為無形。轉而又看向這個女子。
  女子英蘭,一把抱著鐘山,挽著鐘山脖子,不停的蹭啊蹭的,一臉歡喜樣。看著英蘭大占鐘山‘便宜’,天靈兒馬上又有些不爽了。
  不知為何,天靈兒不想看到別的女人這樣對鐘山,就是這個稱呼鐘山姑爺爺的英蘭也不行。
  “好好好,回來就好了。”鐘山被英蘭抱著滿臉歡喜道。
  “鐘山,鐘山。”天靈兒馬上叫道。想要鐘山放開英蘭,當然,不是鐘山不放開英蘭,是英蘭一直抱著鐘山,怎么也不愿意撒手。
  被身后天靈兒所叫,鐘山也開口道:“好了,英蘭,先松手吧。”
  “我不”英蘭馬上賴皮道。不愿撒手。
  英蘭一說,可把天靈兒氣的不輕,也不知道這氣是從哪來的,反正非常不爽。
  “鐘山。”天靈兒再度叫道。
  鐘山現在心中非常開心,不過身后天靈兒叫喚,現在也不是享受天倫的時候。
  “好了,英蘭,我要喘不過氣了。”鐘山說道。
  “那我松一點。”英蘭抱著鐘山就是不肯放。
  鐘山無奈的笑笑。
  “好了,英蘭,一會再敘吧,這里有客人。”鐘山搖搖頭笑道。
  “嗯,好吧。”英蘭雖然有些為難,但是,鐘山已經說了,英蘭只能松手,但是,松了鐘山的脖子,一下子又挽上了鐘山的手臂,那右邊豐滿的胸部,緊緊的貼在鐘山的左臂之上。
  看到英蘭不肯撒手的樣子,天靈兒又是一陣氣惱,但是,又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裝出一副平常的樣子,對鐘山問道:“鐘山,他是誰?”
  但是天靈兒那語氣,任誰看了都知道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看看天靈兒,又看看英蘭,鐘山原先的歡快,忽然變的神情一黯道:“英蘭,是葵兒弟弟的孫女。”
  看到鐘山神情一黯,英蘭好似感受到鐘山心中的難過一般,馬上搖了搖鐘山的左臂。
  葵兒?鐘山的妻子?葵兒弟弟的孫女?天靈兒驚奇的看看英蘭,繼而看到鐘山那一黯的神情,也馬上不再多問了。
  “姑爺爺,姑奶奶已經去了,你就不要再傷心了。以后為姑奶奶報仇就行了。”英蘭抱著鐘山的手臂輕輕的說道。
  聽到英蘭所說,鐘山扭頭看看英蘭,點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慈愛的笑容,輕輕的伸出右手,摸了摸英蘭的頭發。
  英蘭好似非常享受一般,任由鐘山摸了摸,鐘山臉上只有慈愛,而一旁天靈兒卻不干了,看向英蘭之時,眼中閃過強烈的不爽,小嘴撅起,鼻子哼哼直響。
  “姑爺爺,寶兒姑奶奶回來了嗎?”英蘭再度問道。
  “你還記得寶兒嗎?”鐘山疑惑的看向英蘭。
  “雖然我小的時候,寶兒姑奶奶就走了,但我還有印象的。況且十二年前,我走的時候,姑爺爺你一直叨念著寶兒姑奶奶,我當然記得。”英蘭馬上說道。
  “快回來了吧。”鐘山露出一絲苦笑道。
  看到鐘山神情,英蘭就馬上猜了個大概,馬上乖巧的不提此話,但,卻又有些敵意的看向一旁氣的哼哼的天靈兒。
  “姑爺爺,這是你新納的妻妾嗎?”英蘭試探性的問道。
  “我才不是呢。”天靈兒馬上叫道。并且一臉氣哼哼的看向英蘭。
  鐘山扭頭看看天靈兒,搖搖頭笑道:“不是。”
  聽到鐘山說不是,天靈兒卻不知為何心中一堵,英蘭卻是雙眼一亮,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并且看向天靈兒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恨的天靈兒在一邊牙咬咬的。
  “擺金龍宴,鐘府內慶,打賞所有人。”鐘山對著遠處走廊邊候著的一個人叫道。
  “是”那人恭敬的一聲,就迅速退下了。
  金龍宴,鐘府最高規格的盛宴,也只有英蘭回來了才會擺出。
  當天,鐘府之內一切仆從都歡喜躍雀,打賞,老爺打賞了,而且擺下金龍宴,鐘府內慶,個個都吃上了這最好的東西。
  鐘府最大廳堂內,更是擺了八桌的菜,就鐘山、英蘭、天靈兒三人在里面吃,英蘭熟悉這種吃法,端個小盤子,四處挑好吃的,天靈兒卻是第一次如此吃,眼睛瞪的大大的,這么多菜,三個人吃的完嗎?
  英蘭比較活躍,一邊自己挑菜,一邊給鐘山夾菜,不時的和鐘山說說笑笑,一直圍在鐘山身邊。
  鐘山是親人回歸,自然也是無比開心。至于天靈兒,看到英蘭圍在鐘山身邊,也是氣鼓鼓的跑在鐘山身邊,怎么也不肯離開。
  ---------------------------------------------------------------------------
  趙錢孫李,四大家主所在院落。
  “據探子來報,鐘府今天大宴,可知所為何事?”趙家主皺眉道。
  “鐘山此人,總讓人琢磨不透,大宴,這時候為何大宴?他不知道我們在這里嗎?”錢家主皺眉道。
  “以鐘山的能力,我們四人在他宣城,他肯定知道。”趙家主皺眉思索道。
  “他是邀人助戰?”錢家主皺眉道。
  “助戰?就算邀人助戰,他又能請到什么人?況且龍門大會那天,只有一個義子鐘天抵擋了仙門誘惑,或者說,最多也只有鐘天,我們四人,加上四位老祖宗,不管他帶來何人。”趙家主蹙眉思索道。
  “對付鐘山,時刻都不能大意。”錢家主說道。
  “嗯”趙家主點點頭。
  ------------------------------------------------------------------------
  晚上,大宴之后。鐘府,一間密室之內。
  密室之中,只有兩人,一個是鐘山,另一個是英蘭,盤坐在一張茶幾之前,上方放了一壺茶和兩個杯子。
  英蘭提壺為兩個杯子斟滿茶水。
  “姑爺爺,真是怪了,這些年,你那火車帶我去的那地方是另一個世界嗎?這里包括大昆國,是六個國家,而那個地方,怎么只有五個國家,而且年年征戰。”英蘭皺皺眉頭思索道。并且遞過一杯清茶。
  “不是另一個世界,是被這眾高山險峰隔開的一處凡人國度而已。除了仙門之人,除了我們,凡人不可能穿越那些大山抵達另一處的。”鐘山接過茶水輕輕喝了一口說道。
  “姑爺爺,你可真厲害。”英蘭崇拜的看向鐘山道。
  鐘山微微笑笑。看著英蘭說道:“你喜歡打仗,我給你找大戰的源泉,在那邊,你辦的怎么樣?”
  “姑爺爺,因為你在那邊,聊國才能屹立在四國之心的吧,聊國少了你,也就幾年的功夫,就衰落的不行,馬上就要滅國了,那天,我十六歲,持你的令牌前往衰落的太師府,也就是你以前在那里的府邸,當時,你不知道,有人通知后,老國主鞋都不穿的就跑來了,對我又是求又是拜的。然后我就掌軍權了,三軍統帥。”英蘭興奮的說道。
  笑著看看英蘭,鐘山又喝了口茶繼續聽著。
  “那聊國之人,好像對姑爺爺盲目的崇拜呢,也不管我當時只有十六歲,居然大將們個個信服,就是有幾個剌頭,也給我處理好了,掌握軍權,我就帶兵打仗了。”
  “你一個女子帶兵打仗,別人會說什么嗎?”鐘山問道。
  “當然了,大將信服,小兵們不服啊,不過沒關系,一個月的時間,就被我整的服服帖帖的。聊國是四戰之地,腹背受敵啊,當時我在絕境之下,可是帶兵大殺四方,幾場仗打下來,就沒人不服了。”英蘭翹著小鼻子一臉驕傲道。
  “是嗎?”鐘山笑道。
  “那是當然,我的一切,都是姑爺爺你教的,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你自己啊,就這十幾年,我讓聊國一路昌盛,四國被我打的一退再退,十二年,聊國現在已經是一個超級大國了,只要有我在,再有一個契機,不出四年,定滅四國。不過,我走了,聊國又要遭殃了,活該。”英蘭一臉氣憤道。
  “哦?聊國皇帝惹我們的小公主了?”鐘山取消道。
  “什么小公主,我才不要這個稱號。”英蘭忽然臉色一紅說道。
  “哈哈哈,好,那以后就不叫,你說,后來怎么回事?那老皇帝我清楚,就算再糊涂,也斷不會打你的注意啊,除非老皇帝死,他的三兒子繼位。”鐘山笑道。
  “姑爺爺,你去過那里?你怎么知道老皇帝死了,三兒子繼位?”英蘭一臉驚奇道。
  “老皇帝四個兒子,大兒子沉穩,但心計不足,其母皇后早死,無后臺,雖為太子,但終被陷害,二兒子生性太淫,淫為萬惡首,而且膽大包天,無腦無謀,肯定會犯禁被罷黜,四兒子太懦弱,只要不是被朝臣架空皇位,那就不可能是他,只有三兒子,城府夠深,但卻不夠聰明,而他有一個幕僚,那才是關鍵,此幕僚胸無大才,卻夸夸其談,惑人判斷,肯定是他出了什么餿主意,導致你早早離開。”鐘山笑道。
  聽到鐘山的分析,英蘭滿眼的精光。英蘭從來沒有懷疑過鐘山,但是,當鐘山在離開十幾年后的聊國走向分析如此精確,就讓英蘭再度充滿崇拜了。
  PS:晚上加精了,再求推薦票,還有,凌晨之時,加更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