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64 賭戰

“昂~~~~~~~~~~~~~~~^~~~~~~~~
  敖四海仰頭一聲長吼,頭上忽然間冒出兩根崢嶸的血色龍角「顯然氣極了才會如此失態。一聲長吼,龍宮四方震動。
  蝦兵蟹將紛紛跪倒在地,無數龍蛇更是膽戰心驚,怎么回事?至尊為何會發這么大的火?敖四海一聲怒吼之后,馬上強壓怒氣,閉目,仔細感應了起來。
  感應著,忽然,頭一抬,看著南方。好似感應到傳世印璽的去處一般。腳下一踏,消失在了原地,直奔天狼島方向。
  十息時間,三大九品法寶,就被八極天尾徹底煉化成能量,八極天尾看上去更加凝實了。而鐘山,在吸收八極天尾提煉的能量牙碎時,卻用了近大半天。強勢澎湃的能量,不斷沖擊著鐘山肉身。鐘山修艿一路飆升。原先,皇極境第三喳0突破!突破!皇極境第四重!皇極境第五重!一連突破了兩重!巨大收獲,天大的收獲啊!鐘山無比滿意。要是多有些九品法寶就好了!
  當然,三個九品法寶的能量,只上升了兩重這么一點點,也只有鐘山才會感到滿足,若換個人,不氣死才怪。修為增加,鐘山心情大暢,撣了撣衣服,走出大殿。
  而在東海上彪射中的敖四海,在傳世印璽被八極天尾煉化的一霎那,身形陡然一止。
  敖四海的速度是極為恐怖的,僅僅忽然剎住,一霎那產生的氣流對下方大海的沖擊也是極為龐大的,整片大漣都掀起了千丈巨浪,海底頓時形成巨大海底風暴,一些宮殿頓時被強大的海底風暴沖垮了。海底一個龍將,正在閉關,剛到緊要關頭。”轟~~~~~~~~~~~~~~~~
  海底風暴沖過,大量急流頓時將宮殿沖垮,砸的龍將一身。一個房梁剛好砸在龍將脆弱的鼻子上,鼻血直噴,一臉悲劇的龍將修煉被打斷了,龍將臉上充滿了滔天怒火,哪個不長眼的敢在自己地盤撒野?
  憤怒中的龍將沖出海面,一臉霸氣,想要將打擾自己修煉的家伙碎尸萬段。“嘭~~~~~~~~…~~~~~~^“他娘的,老子修煉到緊要關頭,哪個龜兒子在老子地盤掀風作
  龍將沖出海面就大吼大叫了起來,剛好看到高空一個身影,一臉怒氣望去,可看清那身影的一霎那,龍將傻眼了,手中的巨大狼牙棒也噗通'掉入大海之中。龍族至尊?敖四海?
  龍持有種想哭的沖動?剛才我罵什么來著的?龜兒子?我罵至尊是龜兒子?龍將恨不得抽自己幾巴掌,龍將恐懼的跪在大海之上,匍匐著身“至尊,小的混蛋,不知道啊!”龍將一臉恐懼道。
  龍椅看到了,此刻至尊,龍角崢嶸,顯然是氣極而至,死了死了,自己死定了!恐懼中的龍將又不敢反抗,只能等待敖四海的處罰。
  敖四海很生氣,氣的龍角再度出體。不過并不是氣下方跪著的龍將,或者說,敖四海根本沒有在意這個龍將。敖四海是馘廠覺不到傳世印璽了。
  傳世印璽,關乎著龍族一個大秘密。不能有絲毫閃失的。就算有閃失,也不能在自己這一代上。
  沒了?一點點也感應不到了?自己留在里面的至尊氣息,澈了?
  到底怎么回事?
  敖四海雙眼通紅,四周大海頓時再度炸去千丈巨浪。
  完了完了,跪著的龍將一臉恐懼,自己小命完了。
  在龍將哀嘆之際,大海平靜了,可龍將根本不敢抬頭。
  等啊等,等的龍將都被自己的恐懼麻痹了,殺頭不過碗大的疤,至尊你就快處罰吧,等啊等,一直等到月亮出來,掛在高高的空中,龍將才敢抬頭,抬頭發現,呃,至尊沒了?敖四海是沒了,敖四海根本沒有在意這個小人物。而是關注那枚敖四海瘋狂的沖向天狼島方向,因為敖四海已經擼到東西被誰拿走昊美麗,一定是她!想到昊美麗,敖四海臉上就泛起一股兇怒。”敖四海,我會讓你后悔的!”想著昊美麗臨走時的話,敖四海一聲冷哼。
  鐘山成功突破到皇極境第五重,心情大楊,根本沒想到,為了自己突破,將整個龍族的一個驚天之密給徹底翅了。“恭喜陛下!”殿外守候的柳無雙恭敬道。當然,還有這其它一群人守著。”突破了?”天靈兒問道。”當然了,你看他得意的樣子。”寶兒在一旁摟著天靈兒笑道。正在眾人說話之際。”呼~~~~~~~~…~~~~~~~~~~~~~~~~~一股龐大的威壓從天而降口氣勢恢宕的壓迫,讓人即便不睜開眼睛也仿佛感到神王降臨一般。強大的壓迫,不局限在皇宮,整個宣京,龐大的宣京城內,幾乎所有人都感受了強大的壓迫一種發自內心想要跪拜的感覺在所有人心中滋生。
  鐘山在大殿外,忽感一股狂風從上吹下,撞擊大地之際,卷起千堆煙塵。跪!
  城中百姓,一些心志不堅者已經跪拜而下。只有那些心志堅定之人,才艱難的抬頭望天。望著皇宮上方忽然多出的一個冒射五光十色的身影。
  一個男子,男子一臉霸氣,身著水晶藍鱗袍,腳踏黑玉云煙靴雙目怒瞪,額頭之上,兩個無比崢嶸的龍角直沖天際。
  就這么一個男子,威嚴覆蓋了整個宣京。
  “來者何人?”皇宮中傳來侍衛的高呼之聲。
  男子根本不看侍衛,而是定在一處宮殿。那宮殿處,忽然飛出兩個身影,直奔鐘山之處。
  “鐘J+!有賊人闖入你皇宮了。”昊美麗老遠的叫道。
  繼而,帶著西毒皇飛到鐘山面前。
  看著昊美麗,鐘山頓時一陣無語,有賊人?
  高空那人,不用猜也知道,正是龍族至尊敖四海,至于他為什么來,很明顯就是昊美麗-招惹來的。
  敖四海一來這里,就鎖定了昊美麗,繼而,神識快速放出,尋找傳世印璽,龍宮至寶傳世印璽,可以天極境無比精純的神識,居然找不到分毫。怎么回事,傳世印璽呢?找了一囹沒找到,敖四海的目光又盯向了昊美麗,眼中一冷。”昊美麗,傳世印璽呢?”敖四海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不容置疑。”敖四海,你想干什么?你難道還想殺人滅口!”昊美麗不答反問
  驕傲的昊美麗,不容在任何人面前低頭,哪怕敖四海也不行,不過,本能的昊美麗感覺到了危險,因此馬上跑到鐘山之處,因為昊美麗曾聽西毒皇說過,敖四海不敢拿鐘J+怎么樣。“我問你,傳世印璽呢?”敖四海依舊有些焦急的看向昊美麗。”我怎么知道!”昊美麗倔強的死不承認。”你不說是嗎?”敖四海怒道。繼而,敖四海單手一指,一道藍光向著昊美麗射來。
  轉眼就要到昊美麗面拼了。鐘山探手一拉,抓起昊美麗的手臂,拉到身后,怒視上方敖四海。
  藍光直射鐘山,在到鐘山面前之際,鐘山身上忽然出現一個幻影,好像嘴巴一般,一口將敖四海的籃光吞了,繼而那幻影消失在了鐘山體內。“敖四海,我敬你是一位前輩,但我大崤皇宮還不是你撒野的地一語直沖敖四海。一點也不客氣。
  聽到鐘山之語,西毒全十臉的不信,我靠,鐘山居然敢和敖四-海叫板?我以前告訴弟子敖四海不能拿你怎么樣,也是因為帝玄鎩的緣故,可帝玄鎩又沒來,你也敢?你有種!而昊美麗卻是眼中一亮的看向鐘山。
  敖四海來時,根本沒有在意其他任何人。就算鐘山,敖四海也沒在意,皇極境,皇極境在自己面前,屁都不是。想不到有人敢與自己叫板?而且自己的一指居然被他輕描淡寫接了雙眼一冷,敖四海看向鐘山。鐘山怡然不\{A,冷冷的對視而去。
  帝王者,當有開天辟地的勇氣,即便修為不如人,也不能露出絲毫畏怯,當仁不讓,迎天迎地!鐘山修帝王之道,自然不會有畏怯心思。而且事到面前,豈能軟“你是什么東西?”敖四海冷冷的看了一眼鐘山。
  敖四海已經能夠看出,鐘山身后有著隱隱氣運,一種隱龍之氣從他身上散發,似形非形,還未凝形,這是成為大帝的前Jb,不過,在自己這個龍族至尊面前,那帝王龍氣又怎么樣?帝朝大帝見到自己也不敢如此叫板。“朕乃是大崤皇朝之主,鐘山!你又是什么東西!”鐘山冷冷道。
  鐘山的反口而譏,頓時引得敖四海一怒,當今天下,誰敢問自己是什么東西?,
  “豎子,爾敢!”敖四海一怒。一股恐怖的氣息直沖鐘山而來。
  鐘山冷冷而視,全身戒備之中,此刻本體與影軀合二為一,可以說是鐘山最巔峰的狀態。紫府內的墨玉符纂、輪回之眸、八極天尾全部舌勢待發。天極境的強勢,一股氣息直沖而來,就壓的眾人苦苦支撐了一般。“哼~~~~~~~~~~~~~~~~~~~~~~~~~
  皇宮之中,忽然傳來一聲冷哼,一聲冷哼之下,四面八方所有威壓蕩然無存,僅僅一聲冷哼,就化解了敖四海的強勢氣息壓迫。敖四海眼中一凝,知道是強者,一個絕世強者,一個絕不弱于自己“帝玄鎩!”敖四海恨聲道。Ps:好久沒看到現在這個月票排名了。不容易啊,多謝!(唧∧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