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8)      第二章龍門谷(01-1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8)     

長生不死18 英蘭

大昆國,宣城之中。()
  一個巨大的庭院之內。大廳之中,此刻正有著八個人,圍坐在其中。
  其中四個,坐在上一排,另四個,坐在下面一排。顯然地位比之上四人要低出一些。而坐在下手的四人之中,其中兩個,卻是一年多前,鐘山在龍門谷所遇到的其中兩個,趙家家主和錢家家主。
  趙家主對著上一人叫道:“二爺爺,皇室蘇家,還沒來人?”
  上一人看著趙家主道:“蘇家?他是想借我們之力除去鐘家,從而不勞而獲。”
  “鐘山?居然讓你們如此恐懼,剛入先天一年多而已,我一人就能將其擒殺。”又一個老祖宗說道。
  “大爺爺,你不要小看鐘山,這個人很可怕,非常可怕,以前未達先天也就算了,我們等他大限一到,就可以吞其一切,但是,他達到先天期了,兩百年壽元,以他根骨,肯定不能達到金丹期,那么他肯定會著眼于世間繁華天下,那時,就是我們家族的不幸了。”錢家主馬上說道。
  “哼,你不配當錢家家主。”錢家老祖宗冷聲道。一個人商人居然讓一家家主如此擔憂,不堪大用,不堪大用啊。
  “不,老祖宗,不是我性格軟弱,是鐘山這個人真的太厲害了,不止我錢家,你問趙家主、孫家主和李家主,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所以這次請老祖宗出手,雖然丟臉了點,但是,若能為家族除去這一大害,我愿意放棄家主之位。”錢家主馬上說道。
  聽到錢家主所說,錢家老祖宗雙眼一瞇,又看向另外三個家主,另三人也是同樣表情。
  四個老祖宗相互對視一眼,都凝眉起來。
  “什么時候動手?”趙家老祖宗很直接的說道。
  “老祖宗,對付鐘山,不是我們四家之事,皇室應該更加擔憂,我們再等十天,若是十天皇室還能沉得住氣,我們也認了,馬上闖入鐘府。”趙家主開口道。
  “嗯”眾人紛紛點點頭。
  -----------------------------------------------------------------------------------
  大昆國東北方,一個客棧之處。()
  所有食客都被清理干凈,客棧之中,此刻正被二十幾人霸占著。
  一些武功不俗之人,想要理論,轉眼被門口一個守衛扔了出去。
  客棧一張大桌之上擺滿了此地特色菜肴。
  坐在桌子上的,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
  女子充滿了高貴的氣質,正是前不久追殺昊三的千幽公主,男子卻是那個紈绔世子古林。
  一旁水鏡先生搖著羽扇站在一邊。
  此刻,千幽公主并未吃飯,而是聽著桌前單膝跪地男子稟報什么。
  稟報完后,千幽公主輕輕站了起來,在桌前皺眉的來回踱著步子。
  “千幽,你不是說要嘗嘗此地菜肴特色的嗎?怎么不吃啊?”古林抓著筷子看向千幽奇怪道。
  瞥了一眼古林,千幽公主眼中閃過一絲鄙夷,說道:“你吃吧。”
  “怎么了?”古林放下筷子奇怪的問道。
  千幽公主想了想,繼而轉頭看向一旁靜靜而立的水鏡先生。此刻,水鏡先生雖然站在那里,但,卻是遙遙羽毛扇,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先生,你認為如何?”千幽看向水鏡先生說道。
  “公主其實早已猜到,何須問我?”水鏡先生搖搖羽扇笑道。
  聽到水鏡先生所說,千幽公主眼中精光一閃,好似想到什么一般。
  看到千幽公主和水鏡先生打啞謎,古林馬上問道:“水鏡,到底怎么回事?”
  看看千幽,又看看古林,水鏡先生一陣無奈道:“八門山,八門金鎖陣。有一成機率存有陣魂。”
  “只有一成機率?”古林眉頭一皺道。
  一成機率,在千幽公主和水鏡先生看來,已經很多了,但,古林沒有意識到,水鏡先生只能搖搖頭輕嘆一聲。攤上這樣的少主,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一成已經不少了。”千幽公主皺眉解釋道。
  “那我們就過去,到時我搶過來,送給千幽你?”古林馬上表態道。
  但是,千幽卻是看向水鏡先生道:“先生,這次需要先生大智,若得陣魂,千幽愿與先生共享。”
  “共享什么,若是真有,到時我做決定,直接送給千幽你。”古林馬上說道。
  看看古林,水鏡先生搖搖頭,心中又是一陣感嘆。
  “閉嘴。”千幽公主是真的惱了。
  “我將陣魂送給你,又做錯什么了?”古林皺眉說道。
  看看古林,千幽不知該說什么,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當初不應該答應帶古林出來。
  “好吧,我們現在就出。”千幽公主皺皺眉頭說道。
  繼而千幽公主就走在最前面,古林跟在身邊,其他人緊隨其后。
  ---------------------------------------------------------------------------------------
  大昆國,宣城鐘府,暗皇來此的第三天。
  鐘山在五層閣樓的頂端,將四方匯集而來的消息重新整理了一遍,繼而站在閣樓之上,搖搖望向遠處的一個住宅,那里,就是四大家主和四家老祖宗的住所。
  看著那一處,鐘山負手而立,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至于天靈兒,此刻卻是抓著一根魚竿,在鐘府的一個池塘邊,學著釣魚,一開始之時,還是興趣濃厚,但是,都一個時辰了,一條魚也沒釣上來,漸漸的,天靈兒有些急躁的感覺,為什么鐘山一釣魚兒就能上鉤,自己釣了半天,卻沒有魚兒肯上鉤呢?難道這魚也是鐘山養的?
  半天釣不上來,天靈兒幾乎要摔桿抓狂了。鼻頭哼哼哼的不停,不斷詛咒池塘中的魚兒。
  站在閣樓之上,鐘山扭頭剛好看到天靈兒用魚竿尖頭戳池塘里面的魚,眼中閃過一絲好笑,搖搖頭,這哪能釣到魚?魚早被嚇跑了。
  正在鐘山要下去指導之時,忽然,頭頂傳來一陣鈴鐺之聲。
  抬頭望去,這個閣樓的最上一層頂部,正是一個巨大的紫銅鈴鐺。
  看到鈴鐺響起,鐘山眼中閃過一絲驚奇,繼而露出一絲慈愛的笑容。身形向下,快的走下閣樓。
  鈴鐺響,可不止閣樓一處,應該說,在鐘府很多地方,都有著類似的鈴鐺,所有鈴鐺都響了。
  天靈兒用魚竿打著魚兒,忽然,不遠處一個屋檐下響起了鈴鐺,不,好像鐘府四處,很多地方都有鈴鐺響起?
  將魚竿一拋,就要去看看究竟,這時,剛好鐘山下樓路過不遠處,天靈兒一眼就看到了鐘山,剛好看到鐘山正匆匆忙忙順著長廊走過。
  天靈兒馬上跑向鐘山。難道那些壞人打上門了?
  快追到鐘山。
  鐘山也知道天靈兒追來,但,好似沒有時間顧及一般,不斷走著。
  很快,鐘山停在了一個孤立的院落之外。
  鐘山就站在院外,看著院子的大門,等待大門后的人自己打開一般。
  天靈兒追到鐘山,看到鐘山正奇怪的看著一扇門。
  “鐘山,不是壞人來了?”天靈兒馬上問道。
  看看天靈兒,鐘山搖搖頭笑笑道:“不,是我一個親人。”
  “親人?”天靈兒眼中閃過一絲奇怪。
  在這個院中,一間屋舍之內,角落處的地板,忽然向著兩邊分開,從內部,飛快的跑出一個女子,女子非常漂亮,但是,更多的卻是一股英氣,俏俏的臉龐之上,充滿了自信。身著黑色略微緊身的衣服,凸顯出那一種火爆的身材,看上去無比的活力。
  女子樣貌大概是二十歲左右,出來的那一刻,臉上充滿了激動和興奮,在地上敲擊了一會,分開的地板再度合上。
  女子快沖到院中,想要快打開院門,但是,手伸到門上之時,卻是忽然有種怯怯的感覺,好似又有些不舍打開一樣。
  “英蘭,開門吧。”門外忽然傳來鐘山開心的聲音。
  聽到鐘山的聲音,雖然比之以前略有不同,更加年輕了,但是,緊身黑衣女子還是馬上聽了出來,是鐘山,就是鐘山。
  “匡”英蘭好似迫不及待的打開院門。
  大門打開,英蘭一眼就看到了門外的兩人,天靈兒直接被她忽略了。英蘭看向的是鐘山,雖然眼前之人和記憶之中的差了很多,但是,英蘭知道,他就是鐘山,英蘭認識鐘山的眼睛,不會錯的,鐘山達到了先天期?
  看到大門打開,鐘山臉上露出一副慈祥的笑容,而天靈兒,卻是無名的忽然緊張了起來,看向門內的女子,眼中閃過一種莫名的敵意。
  因為天靈兒現,這個被鐘山稱呼的女子,太女人了,身材太完美了,火爆的身材,還有那穿著,更是顯得此女無比性感,而自己在她面前,卻好似一下子變成了小女孩一樣。
  她是誰?是鐘山什么人?天靈兒心中非常想知道,同時看到鐘山認識的美麗女子,也不自覺的產生一絲敵意。
  “姑爺爺”英蘭忽然大喊一聲,就快沖到鐘山面前,一把抱住了鐘山,好像一個吊帶熊一眼,挽著鐘山脖子,怎么也不愿松手。
  ps:吼、吼,求票了。推薦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