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60 挾天子以令諸侯

鐘山踏在龍臺之上,望著無窮無盡的毒物。雙眼漸漸變冷,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微笑。”可有破解之法?”鐘山開口問道。”破解之法也簡單,只是需要很長時間而已!”古千幽想了想道。
  “哦?”鐘山意外道。
  破解格簡單?
  “水,只需天降雨水,不停沖刷,一個月后,源源不絕的毒霧就會被耗盡。”古千幽解釋道。
  一個備?
  鐘山皺眉想了想。“陛下,看來寒賊真的是在搬救兵!”易衍笑道。鐘山看看遠處,雙目露兇光道:“搬救兵?好,我看誰敢來!
  人心叵測,或許有呢!”易衍說道。
  “我說沒有!”鐘山搖搖頭斷定道。
  見鐘山如此肯定,易衍也不再多說。
  “召集水系法術修習者,即刻起興云降雨,召集風系法術者,去四方驅趕烏云,匯集此處,其它人,隨朕等破陣!”鐘山下令道。
  “是!”眾人馬上應道。
  沒多久,在一些強者的水系法術下,天空漸漸凝顯出了無數黑云。
  “轟”
  雷鳴一響,雨水開始降落而下。
  “嘩嘩嘩嘩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光城中,開始降起了連綿細雨,不斷沖淡五彩斑斕大陣,可是,這五彩斑斕大陣也詭異的緊,不知何處忽然又冒出大量毒霧,不斷填補被雨水沖淡的部分。天光城,朝孝之內。朝堂之內,自然是寒極光的心腹了。“陛下,雨水如此沖刷,一個月后,天光城將守無可守了!”擺“不要緊,一個月足夠了,會有人來助我們的。”寒極光說道。“是!”那人點頭不再多說。
  同時,四周各大皇朝,都收到了寒極光的求救信。信中請求極為誠懇,若是救寒極光成功,得到的回報也是無比誘人了眾皇帝都皺眉思索了起來。在天光城,正北方,一個叫著大玄皇朝內。此刻,皇帝書房中,皇帝坐于書案之處,面前站著兩排朝↓士”
  若是鐘山在此,一定會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認識這大玄皇朝的皇帝,昔日大羅天朝四大太子的大玄王。古玄!古玄不是創立永樂皇朝的嗎?怎么坐在大玄皇朝的皇宮之中?古玄面前,是范一品等眾謀士。
  手中抓著一封信,古玄神情有些古怪,繼而將信遞了出去。第一謀事范一品,馬上接過信件。快速看了看,將信遞給眾人傳看。“寒極光?呵呵,看來陛下隱藏的還不夠隱秘啊,寒極光居然知道整個書房之中,或許只有范一品一人敢與古玄開玩笑吧。”知道又如何?大羅天朝已經不再,誰還能管我?”古玄笑道。”陛下英明!”范一品點頭笑道。而這時,書信也在眾謀士手中傳了一遍。“這個鐘山成長的太快了!”一名謀士深吸口氣道。
  “大光皇朝,雖然是皇朝,可再怎么說,都是有著帝朝的底蘊,根本不是皇朝所能染指的,大崤皇朝太違背常理了。”又一名謀士搖搖頭擔憂道。“水鏡與柳煙煙,肯定也是鐘山故意鈹訃針對陛下的。”范一品
  古玄點點頭,知道這是事實,水鏡毒發身亡?被野狼吃了?多么蹩腳的謊言,可就是這種蹩腳的謊言,讓自己相信了。這個鐘山,果然狼子野心。“陛下,對于寒極光的承諾,你覺得怎么樣?”范一品盯著古玄問“只要我去營救他,他就率全朝向我俯首稱臣,但必須封他為異姓
  “是啊,陛下,像這種曾經的帝朝大帝,不可能死心踏地追隨的,可有這個程度,已經非常不錯了,有了寒極光,陛下必定再添一大助力。”范一品進諫道。
  “不可,陛下,寒極光曾為帝朝大帝,其心性絕對不會甘于臣服,一旦讓其羽翼豐滿,必定會忘恩離去,不可信他!”又一名謀士說道。
  雖然反對了范一品,但范一品并未生氣,畢竟,一群謀士有爭論才能對陛下有用。
  “我贊成范先生,羽翼豐滿?他臣服陛下,從大勢中講,一切都將不如陛下,哪怕召賢能之人,賢能之人自然投靠陛下,豈有投靠王爺之理?所以寒極光永遠強不過陛下。不用擔心這個。又一名謀士說道。“陛下,出兵吧,只要您一出兵,臣敢保證,最少有三個皇朝跟你
  “不可,陛下,大崤皇朝現在兵鋒太甚了,我朝出兵乃是不智之舉,雖然得到寒極光,當然,也只是可能得到寒極光,但與大唷皇朝的交鋒,必定受到重創,鐘山誓報魏英蘭之仇,他肯定不報仇不罷休,一旦他如瘋狗一般,什么也不考慮,和我朝死戰,那又如何?”先前謀士再度說道。
  “陛下,您不是一直對幻屠龍追隨古正一耿耿于懷嗎?只要得到寒極光,永樂皇朝就不弱于大雍皇朝了。”范一品最后再勸道。
  古玄看看眾人,沉思了一會,搖了搖頭道:“不去!
  “是!”眾人備上應道。
  古玄一語,定了眾論。誰也不再反駁。
  “下去吧!”古玄說道。
  “是!”眾人點點頭,退出手書房。
  “范先生,陛下為何不愿去?寒極光啊,那可是和幻屠龍一樣的角色。”一名謀士不明所以的看向范一品。
  “唉,不是陛下不想去,是陛下擔心出意外,現在,雖然不如大雍皇朝,可也相差不遠,可一旦在此戰中失利,那很可能就被大雍皇朝乘虛而入,古正不是良善之輩啊,陛下有陛下的衡量標準,我們只管為陛下出謀劃策即可。”范一品解釋道。“是,多謝范先生教導!”那人說道。范一品點點頭。
  果不其然,如鐘山所說的一樣,各方勢力,都各有畢肘,并沒有因為寒極光的許諾而出兵來助。如此,只剩下這一座孤城,孤零零的被大雨不斷沖刷,慢慢走向窮途末路。在大崤皇朝圍攻天光城之際。東海深處。一座氣勢滂沱的巨大深海宮殿。宮殿名為‘水晶宮,0
  水晶宮外,正有一輛巨車停在廣場之上,巨車的前面,套著九頭巨龍,這是一輛龍車。
  更有著大量肅殺的將士站在外界等候。這其中,就有鐘山認識的一人,白業。被羸咬過一口,修為達至帝極境的白業。而堂堂帝極境白業,此時卻恭敬的站在外界等候。而旁邊的這輛九龍巨車,當今天下也只有一人能坐。羸!
  水晶宮,龍族最大宮殿。
  內部住著龍族至尊,敖四海!
  此刻內部,正坐著天下兩個最頂級的強-者,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都是最巔峰的存在。
  天下第一妖族,龍族至尊,敖四海!
  大秦天朝圣上,羸!
  羸,身著九龍黑水袍,頭戴黑五、平天冠,坐在那里,不怒自成,一股強勢的上位者氣息油然而發。敖四海,約凡人五十歲模樣,穿著一身藍水晶龍鯨袍,頭載一頂水晶蒼龍冠。看上去霸氣十足。二人坐立在水晶宮最上之處,而水晶宮內,還有另外兩人。昊美麗與西毒委!“敖四海,你干什么?你難道想要違約?剝奪我的權利?”昊美麗瞪著眼睛盯著遠處的敖四海怒道。看到昊美麗,敖四海眼中閃過一絲怒氣。“現在出去!”敖四海沉聲道。
  “出去?我昊家契約,馬上就要被你抹去了,我出去?龍族契約書算什么?龍族的圣物,到了你這一代,難道就變得說改就改嗎?”昊美麗當仁不讓道。“這就是昊天留下的血脈?萬鄔之體,有意思!”贏忽然笑道。聽到羸的聲音,昊美麗眼睛一瞪的看向贏。就是他,就是他要剝奪自己的權利?“就是你,都是你,你這個惡魔,我要咒你,咒死你!咒你天打雷劈,咒你不得好死!”昊美麗對著羸罵道。看到昊美麗咒自己,羸眼中一冷。圣上雖然不在意昊美麗的任何攻擊,可不代表圣上的可以任人踐踏。“我咒你………………0”昊美麗繼續咒著。
  昊美麗希望以自己的咒罵,將眼前之人咒死,咒死以后,就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哼!”羸一聲冷哼。“噗昊美麗一口鮮血噴出。“徒兒!”西毒皇馬上拖起昊美麗擔憂道。“你,你怎么沒事?”昊美麗看著羸,一副無法理解的神態。
  為什么會沒事?為什么自己的咒罵會沒事?他都震傷我了,都攻擊我了,為何我的咒罵還未應驗?
  “羸,算了,畢竟我也有愧于她,以后我會將她趕出龍宮,永遠不許踏入一步的。”敖四海說道。“嗯!”羸點點頭。比較滿意這個決定。
  昊美麗,看著二人,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看看贏,終究沒有繼續咒罵,昊美麗雖然嬌慣,可生死面前還是知道有些人不能惹的,這個羸,就不能惹。最后,昊美麗目光轉到了敖四海的身上。”敖四海,我會讓你后悔的!”昊美麗怨毒的丟下一句。繼而帶著西毒皇離開了水晶宮,而敖四沒看看離開的昊美麗,也是眼中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