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59 王骷

琢晶老魔死缸寒極光最大的王牌,居然這么窩囊的死鋒
  寒闖臉上盡是恐懼之色,水晶老魔,那可是皇極境強者啊,居然這么無聲無息的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那下一個會是誰?想著想著,寒闖忽然想到了兩個人的描述。(..)
  “鐘山,鐘。已經沒有破綻了。魏英蘭一死,他就沒有破綻
  “沒有破綻就代表他無敵了,魏英蘭,這次寒極光捅破天了,鐘最在乎她,居然被寒極光逼死了。鐘山不會罷休的,恐怖的報仇馬上就要開始了。”
  “你不了解,你不了解啊,這次不同,我只能告訴你,大光皇朝完了,甚至,只要跟大光皇朝相關的。都完了。皇極境,如果你只看中鐘山的修為,那就大錯特錯了。憤怒的鐘山,誰也保不準做出多大的事情來。”
  這是忘塵臨走時留下的話!
  “師叔,若不能一擊必殺,就遠遠逃吧,這鐘山太邪門了,太邪門了”
  這是色空對自己說的話。
  二人那無限驚慌的語氣縈繞寒闖心頭,那種危險越來越強烈,寒闖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
  寒極光卻是面色有些白,臉板著,一種無法掌握的感覺忽然縈繞心頭。一切都好似脫離了原先的軌跡。
  寒極光臉色很差。丟下水晶老魔的尸體,調頭離去了。
  林嘯與水無痕也適時的清醒過來,雖然沒有恢復到全盛時期但只要短時間不與人拼死相斗,就與常人無異。
  大光皇朝,歷經大半年的屏殺,終于剪去了所有附城,只剩下一個皇都天光城了。
  大軍不斷開拔,天光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原本就走了大半,現在更是快遁逃。甚至有很多將士都偷偷潛逃了。文武百官,更是只剩下一半。
  恐懼,無限的恐懼彌漫在天光城。
  大惰皇朝,這迅是一個皇朝嗎?這攻城略地度也太恐怖了吧,比之昔日大羅天朝剿滅大光帝朝時還恐怖。
  要是大都督簫忘還在就好了。
  敗!敗!敗!
  一路慘敗,一路屠殺。血流成河,整個大光皇朝都被鮮血染紅了。恐怖的大惰軍團!這軍力之強,比之帝朝也不逞多讓,不。不是兵力問了,若說兵力。大光皇朝的兵力也不差,怎么會敗的這么快?
  統帥!對。大晴皇朝的眾軍團統帥小太厲害了!一路所過,所向披靡!為何這么多強大統帥會聚集到大峭?他一個小小皇朝,為何會聚集如此龐大的力量?
  當大晴皇朝剩下的五百萬大軍,兵臨天光城之際,城中百姓已經不足二十萬。而守城將士,也只剩下四十萬人了。
  一共只有六十萬人,誓死保衛天光城。
  六十萬?大晴五百萬?這是一個天大的懸殊。
  寒闖回憶起忘塵與色空的描述,再看看這恐怖的局勢,心中早已打了退堂鼓,大哥集極光很強即便到現在都不露絲毫慌張。可寒闖一點也不看好寒極光了。
  逃!快逃!
  在大惰皇朝軍隊兵臨城下之前,寒闖就偷偷的從北方城門遁逃了。
  寒闖逃出來了。可真的逃的掉嗎?
  鐘山討伐撥文寫的清清楚楚。
  “寒極光,殺吾至親。至今日起,大惰與寒極光勢不兩立,鐘山與寒極光仇深似海。不共戴天。鐘山勢為至親報仇,誅寒極光九族,以干刀萬剮之刑屠戮寒賊。”
  誅寒極光九族,寒闖貴為寒極光親弟弟,怎么可能逃得了?
  果然,剛飛出極光城沒多久。寒闖就受到襲擊了。一道紫光閃過。
  “轟
  寒闖倉促硬接,二人各自倒飛而出。
  寒闖站定,驚疑不定的看向不遠處山峰上的黑袍人。黑袍人面色非常冷酷,手執一柄紫色細劍,雙目冷冷注視著自己,一副看死人的樣子。
  “你,你是何人?”寒闖雙眼一瞪的叫道。
  ”大情皇朝御用拱衛司影衛總指揮使,暗皇!”黑袍人淡淡回道。
  “你?暗皇?是你殺死了水晶老魔?”寒闖驚叫道。
  “你會和他一樣!”暗皇冷冷道。
  “等等,我已經出城了,大惰皇朝軍隊兵臨城下,你為何窮追不放?”寒闖怒問道。
  “遵陛下令,影衛監督寒極光九族成員,你在九族之列。也是我的職責,在城中,你可以晚點死,一旦逃遁,格殺勿論!”暗皇手中紫劍一揮道。
  “那,那先前送走之人
  ”寒闖盯著暗皇有些不確定道。
  ”分五批。共八百二十一人在寒極光九族之列,已經全部歸冥,下一個就是咐理!暗皇再度破碎寒闖的那些希望。
  寒闖雙眼一瞪。一股憤怒之氣直沖腦海,難道寒氏一族就要滅亡嗎?
  怒瞪暗皇,寒闖眉心頓時冒射出一個紫色的神印,么!
  看到神印,暗皇淡淡一笑道:“我等的就是你的神印。陛下說,皇極境開啟神印,實力將無限接近帝極境,既然是接近,那就是沒有達到。沒有達到帝極境,那只有死!”
  暗皇一聲冷笑,身形化為一道黑色留影沖刺而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光城,鐘山五百萬大軍兵臨城下!
  巨大的皇旗。鐘!傲然豎立,兩側是五大件旗。
  林小易、尸、水、水!
  還有一個,白色的帥旗!魏!
  魏英蘭的帥旗,只是帥旗呈白色。非常突兀的與鐘山的皇旗放在了一起。
  大風起揚,一股悲痛、肅殺的氣息吹遍四方。五百萬將士。在鐘山一聲令下,圍于天光城四方,不得讓任何人逃出。
  鐘山帶著主軍站在城南遠處。鐘山看著旁邊的英蘭的那個帥旗,深深的沉默了一會。眾人沒人打擾。
  看了一會,鐘山瞳孔一縮,一股冷肅的殺氣從雙眼迸而出,扭頭看向遠處偌大城池。
  天光城內。朝堂之上。
  “陛下。天光城被圍起來了,四面八方,無處遁逃,在鐘山的皇旗旁邊,更是豎立著魏英蘭的冥帥旗!陛下,我們該如何處之?”一名大臣瑟瑟抖道。
  朝堂之上,其它大臣同樣也恐懼的看向寒極光。
  對于這些大臣。寒極光沒有嫌棄他們膽換句話說,他們才是膽最大的人。最不怕死的人,因為,大惰皇朝兵臨城下。無數百姓小將士、大臣遁逃了,甚至自己的親弟弟寒闖,也遁逃了。可這些大臣沒有,這些大臣要與自己共存亡,瑟瑟抖,僅僅是本能反應而于這些人,才是寒極光最珍貴的寶藏。
  能夠陪自己一起熬到最后,此次劫難若是能過去,誓必要提拔這些人。
  “放心吧!我有辦法!”
  到了最后,寒極光依然不急不躁,或者說涵養極高,能夠耐得住外界劇變。到現在還一副淡然的樣子。
  就這一種淡然。好似感染眾臣一般,眾臣的恐懼慢慢消失了。
  “是!”眾臣馬上應道。
  相信自己的大帝,這是很久前就培養出來的習慣,即便遇到再困難之事,也是如此。
  隨著寒極光的淡定,寒極光的又一王牌施出了。
  此刻,在天光城外,忽然間升起了磅礴的大霧,詭異的大霧。
  大霧并非白色,而是五顏六色,一片紅一片綠的。看上去非常非常奇怪。
  濃郁的大霧。詭異的出現,又詭異的沒多久就將整個天光城籠罩在內了。
  霧?
  看到這詭異的五顏六色大霧,鐘山大軍一停,鐘山冷冷的看著遠處大霧。鐘山自然知道不可能僅僅是花俏的霧氣而已。肯定還有什么殺機等著。
  “試試看!”鐘山對尸先生說道。
  尸先生馬上點點頭。揮手間,近百只喪尸,出列走向遠處籠罩天光城的大霧。
  走、走、走!
  走到彩色大霧之時。忽然間,喪尸臉垮了下來。好似被灼燒了一般。又好似身體軟化了,就這么走了七步之后,全部倒在地上,化為一灘血水,沒了!
  沒了?
  鐘山皺眉的看著這三幕。
  “毒。好強的毒性!”尸先生驚訝道。
  “五彩斑瀾大陣?。古千幽皺眉道。
  “你認識?”鐘山問道。
  “這是一個死陣,陣成之后,就不能受人控制。直到大陣力量消弱為止”古千幽不理解道。
  “哦?”
  “這是用神州三千種劇毒生物的毒素為陣基。以一件九品法寶為陣眼,布置的此陣,陣成之后。誰也控制不了,形成毒霧壁壘。保護內部一切。腐蝕,這毒性之強,什么都能腐蝕,想要進去,只有達至皇極境修為,全力沖刺。才能在毒素進入身體之前沖入其中。”古千幽解釋道。
  “也就是說。大軍短時間內,是無法再繼續進了!”尸先生皺皺眉頭道。
  “寒賊在拖延時間!”林嘯眉頭一挑道。
  “拖不拖都必死無疑。誰還救得了他?”水無痕眼中一冷道。,如欲知后事如何,.。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