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30)      第二章龍門谷(09-3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30)     

長生不死56 九人入陰間

屠城了!大唷皇朝的軍隊,真的屠城了!
  得到這一消息的各方勢力,都愣在了當場。真的屠城了?真的走向暴君征程?
  歷史上也出現過這種強勢的運朝,一個不留的屠殺,可從來沒有是的長遠,因為這種屠城是遭忌諱的。帝王殺戮太重,民心騁喜1產生抵觸,民心不稂,何來擴大國家。
  整個神州大地,也有那么幾個殘暴的運朝,也屠城過,可從來沒有鐘山這么夸張啊!他們屠城,也不是每個城池都屠,一般都是選擇性的屠城,為了完成某種目的而屠城,可鐘山這屠城怎么回事?全殺?男女老幼,全殺?只要大軍所過,全部橫死當場?
  “好大的血腥-!”
  這是所有人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應。看討伐檄文之時,就已經感受到兇厲了,可那僅是討伐投文而已,而現在這是什么?事實?鐘山用事實證明他的討伐檄文一點也沒有夸張,他的討伐檄文并不是用來震懾誰,而是實事求是?
  各運朝謀臣們得到這個消息后,都深深的沉就了。
  同時,大光皇朝各大城池也收到了屠城的消息。
  屠城?斬盡殺絕?
  城中百姓聽得這個消息,有很多都嚇的手腳一哆嗦。
  死?前段時間百姓也看到鐘山的討伐檄文,可那僅僅一笑而過,人們比較相信大光皇朝,大崤,只是狗急跳墻、嘩眾取寵的皇朝而已。一連九個‘殺',更是讓人們露出不屑。
  除了非常非常少的人離開了城池,大部分人還繼續干著各自的事情,再說了,就算拿下城池之后,大崤皇朝又能怎么辦?我又不抵抗,最多變為大崤皇朝臣民而已。誰會想得到會屠城?
  屠城的消息傳來的一霎那,好似一陣狂風一般,快吹向城中四面八方!
  昔日的討伐檄文再度涌現在所有人的腦海之中,而且在生死面前,涌現的還非常非常清晰。兵臨大光眾城,必定屠戮全城!斬盡殺絕,一個不留!至今日起,為寒賊效力者,殺!與寒賊為友者,殺!給寒賊助力者,-彖!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一篇檄文,好似夢魘一般,忽然間嚇的很多人有種魂不附體。
  討伐檄文中寫的清清楚楚,兵臨大光眾城,必定屠戮全城!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恐怖的威脅,不,不是威脅,而是事實。
  繼佬待在城中?想死不成?
  不知道誰第一個,沖回自己住處,將所有能帶走的東西,全部收入儲物手鐲,如避瘟疫一般,沖出城去。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與軍隊抵抗大崤來犯?見鬼去吧,要是死了怎么辦?
  膽小怕死之人,馬上將這個念頭掐滅。逃,還是快逃吧!
  膽小之人跑了。越跑越多,而有些沉穩的人,原本或許還不愿出去,但,見大部分人恐懼的離去,這份恐懼好似有感染之力一般。迅被傳染了。
  只有一些非常忠于大光皇朝的人,才不愿離去,大光不會敗,自己也不會死!跑什么?大不了和大崤皇朝拼了。如此,各大城池中人都走了近一半。大光皇朝也沒閑著,派出大量軍隊圍剿鐘山軍隊。
  圍剿?鐘山千萬大軍基本都靠在一起,逕是傾混亂之地一半兵力了
  大光皇朝分散的兵力豈能圍剿到鐘山?況且鐘山身側有著一群強大的軍團長。誰圍剿誰還不一定。
  攻打大崤皇朝朝都,圍魏救趙?寒極光也想啊,可他娘的大崤朝都離這里不知道有多遠,隔著不知道有多少個千山萬水。還要跨海!所以,這場戰爭,寒極光不用出王牌,注定處于被動防御。
  十日后,鐘山大軍再度開播,再度近一個月的戰爭,再度的血流成河,再度的屠戮全城。
  大光皇朝膽大的百姓終于畏懼了。真的的是惡魔軍團,真的是一群惡魔。十二座仙城了,大光皇朝近一半的城池被拿下了。
  大光皇朝人心不穩,一半皇朝啊?死了近兩億人了,血流成河,整個大光的半邊天都被柒紅了。
  剩下的百姓逃的越來越多,城守將士也不敢再待了,太恐怖了。
  當然,鐘山的千萬大軍,也只剩下八百萬了。死傷慘重。
  鐘山再度休整!
  大光皇城,天光城!朝堂之上!
  滿朝文武中,有著大半慌慌張張,充滿了畏懼,鐘山太可怕了。
  “大哥,這鐘山太囂張了,我們怎么辦?跟他拼了,找些強者直沖他們中軍大帳!”寒闖叫道。
  眾臣一陣畏縮,闖?闖鐘山軍中大帳?做夢吧你,幾百萬支破罡箭保證將你射成碎末,要去你去。“陛下,我等還是再退出此地,等以后再尋機會東山再起吧!”一名大臣膽怯道。“是啊,陛下,大崤軍,兵鋒太甚了,短短三個月,我大光已經失去半壁江+;17!”又一名大臣恐懼道。“混賬,一群膽小怕死之輩,自然和大崤皇朝拼了!”一個熱血的武將怒叫道。
  寶座之上,寒極光一直冷冷而視,朝堂之上,滿朝文武喧鬧不已,寒極光穩坐釣魚島,沒有一點緊張,曾經的大帝,涵養豈會如這些思維簡單的大臣般不堪?
  “放心吧!對于大崤,我自有辦法,文巨梳理百姓,穩定民心,武將關注軍隊,肅整軍心!”寒極光下令道。“是!”群臣馬上應道。跟了寒極光多少年了,寒極光就是一個定海神針,不管有多慌張,只要寒極光一語穩住,所有人的心都放寬了!退朝之后。“大哥,你有什么辦法?”寒闖馬上追問道。
  看了一眼寒闖,寒極光并沒有多少熱情,而是道:“我已經派兵前往,你無須擔心!”“派兵?寒冰軍不是已經全部陣亡了嗎?莫非你還有其它軍種?”寒闖一愣道。“不錯,寒冰軍只能算是人軍而已。”寒極光說道。”人軍?什么意思?”寒闖不明白道。就在這時,忽然一名白衣男子從大殿外闖了進來。入殿就跪在地上。“混賬,不懂規矩嗎?”寒闖扭頭怒道。“我讓他不用通報的!”寒極光對寒闖冷視一眼道。寒闖只能訕訕不語。“查出來了嗎?”寒極光問道。“啟稟陛下,查到林嘯、水無痕的生辰八字,鐘山、易衍、水鏡、尸先生的生辰八字卻是查不出。”白衣人說道。“怎么會?易衍、水鏡、尸先生,三人來歷詭異,可以查不到,那鐘山的生辰八字為何查不到?他不是天狼島人嗎?”寒極光不滿道。“啟稟陛下,我們已經盡力了!”白衣人說道。并且遞出一媚卷軸。“下去吧!”寒極光接過卷軸,只能一陣長嘆。
  卷軸之中,是林嘯與水無痕的生辰八字。
  “大哥,你,你要他們生辰八字干什么?生辰八字?咒言術?水晶老魔在這里?”寒闖臉上頓時露出一副驚喜之色。寒極光看了一眼寒闖,沒有反駁!鐘山第二次屠城!
  屠城之后,鐘山自然而然被冠上了絕世兇魔的名頭,可是鐘山_點點也不在乎。這一日,鐘山的中軍大帳之中。眾軍團長都在。鐘山手執一份書信,看了看。“寒極光的王牌出來了!”鐘山沉聲道。“什么東西?”易衍問道。鐘山將書信遞出,易衍等人紛紛傳看。“一個人?僅僅一個人?”水無痕驚訝道。
  一個人也算是王牌?這什么意思?用一個人來阻攔我們大軍?笑話!大笑話!
  眾人先是心中一笑,繼而,在看到尸先生之時,眾人就笑不起來了。
  尸先生不也是一個人嗎?一個人形成的喪尸軍團,尸先生實力雖然僅僅是合體期巔峰,但是,誰敢小覷了他?“來人抵達了六和城!陛下,讓臣去試探一番!”尸先生說道。
  面對寒極光的王牌,鐘山沒有絲毫小看之意,這張王牌比寒冰軍蕺。得都深,自然有過人的實力,讓尸先生前往也好。最少尸先生安全絕對沒有問題。“我-軍還在休整之際,那就尸先生先行前往。時刻匯報六和城消息!”鐘山下令道。“是!”尸先生馬上應道。繼而,尸先生退了出去-o待尸先生離去,鐘山看向易衍。“昔日大光帝朝與大宇帝朝臨近,你可知這一人來歷?”鐘山問道。
  “不清楚,寒極光蕺。的非常深,僅僅只暴露一個寒冰軍,還是人多蕺。不了的情況下暴露的,這個前來之人,肯定比寒冰軍還可怕,寒極光是個老謀深算的人,他既然敢派人來,肯定是有著足夠自信,尸先生喪尸軍團是無比強大,可那人既然敢來,證明他也不是易于之輩,我們還是準備好接應尸先生吧!”易衍分析道。“易衍聽令!”“臣在!”“命你領第三軍團專程接應尸先生,一舉殲滅來犯。”鐘山下令道。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