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8)      第二章龍門谷(09-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8)     

長生不死52 大崝震天下

滿天黑云,雷光閃耀,好似驚世孽障出世一般,鐘山雙目放著綠光,天空之中,龐大的黑色眼眸也越來越凝實。()(..)邪惡,無盡邪惡的力量。
  恐怖的邪惡力量釋放而出,一旁的殺破狼王眼中一緊,向后退了退。繼而,扭頭看向了寒極光。殺破狼王翻手一招,抓出一柄大刀,一刀向著寒極光斬去。殺破狼王知曉,鐘山應該到了關鍵時刻,自然不能讓寒極光破壞
  寒極光有哪些秘法,殺破狼王不是很清楚,但是殺破狼王可以將寒極光逼在一種緊迫狀態,讓他根本不能施展多余的秘法影響鐘山。
  “轟~~~~~~~~~~~~~…~~~~~~~~~~~~
  二人的強勢撞擊,頓時沖出一股能量,沖霄而上。
  頓時,將滿天黑云沖散了。
  又也許本身就要散了吧,天空之中,那由鐘山戾氣沖出的黑色眼睛,終于凝形,漸漸的,那黑色的眼睛中心,如鐘山眼睛一般,放射出綠光。
  寒極光與殺破狼王戰斗之中,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看不清那綠光中的東西。綠光之中是一個巨大的通道。
  一個仿若由無數光輪組成的內部通道,那通道有種讓人心悸的感受,哪怕是帝極境強者,在戰斗時也感受到了一股威脅。一股強大的威脅。
  寒極光,一劍避開殺破狼,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調頭,轉瞬飛走了。
  寒極光感受到了一絲威脅,這是一種不妙的感覺,這感覺就意味著鐘山已經有和自己平分秋色的實力。再加上一個殺破狼王,自己必敗無疑。因此,轉退走,再圖對付鐘山。
  殺破狼王看看寒極光遠去的背影,在看到寒極光真的離開了,才轉頭看向身后的鐘山。鐘山頭頂,那戾氣形成的巨大黑色眼睛,已經徹底消失了。
  鐘山直直的站在那里,死死的看著遠方寒極光,眼中的綠光已經消失,但是,在雙瞳之處,變為了綠色,兩個細細的瞳孔,此刻看上去都好似兩個綠色通道一般。綠色通道內部,又有各種各樣的色彩,看上去非常的奇怪。輪回之眸,這就是輪回之眸!
  鐘山練就輪回之眸,沒有絲毫喜悅,有的僅僅是仇恨,無窮無盡的仇恨。寒極光!“鐘山?剛才怎么回事?”殺破狼王馬上過來道。鐘山扭頭望去。殺破狼王不自覺的向后一退。
  太恐怖了,這,這是怎么回事?就在一霎那間,殺破狼王好似感到自己的魂魄都要出體了一般,好似魂魄都要被鐘山的雙瞳吸去了一般。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帝極境的強者,魂魄堅韌無比,就算至尊,至尊的眼神也不會這么可怕啊。為什么會這樣?殺破狼王眼中充滿了驚疑不定。
  這,這是自己以前看不起的鐘山嗎?
  鐘山看了一眼殺破狼王。
  “你自己回去吧!”鐘山僅僅丟下一句,就扭頭飛走了。
  鐘山心情不好,心情很不好。()對于寒極光的仇恨,不是壓下去了,而是不斷膨化了。
  殺了寒極光?這樣太便宜他了。要讓他身敗名裂,要讓他千刀萬剮,要讓他九族盡滅!直到鐘山走遠,殺破狼王才感覺到自己的衣服居然濕了。
  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鐘山離去的方向,殺破狼王扭頭向著東方飛去。殺破狼王要回天狼島,向至尊稟報,向至尊詢問。寒極光回朝了。中途遇見了寒闖。二人一起回去了。“大哥,沖兒真的死了?魏英蘭呢?”寒闖追問道。旁邊眾臣都看向寒極光,忘塵也盯著寒極光。“魏英蘭死了!”寒極光說道。聽到寒極光的話,忘塵身形一晃。”死了?你怎么殺了魏英蘭?”忘塵馬上驚道。”她自爆元嬰!”寒極光道。
  自爆元嬰?寒闖一副不相信之色,這,這女的自爆元嬰?不會吧?為什么?
  而忘塵卻是身形又晃了旯。
  “大光皇帝,既然魏英蘭死了,忘塵也沒有再待在這里的必要了。忘塵告辭了!”忘塵急不可耐的說道。“呃?”眾人徽做一鄂。
  忘塵根本沒有再多說什么,就連這個寒闖師兄,也沒有打招呼,調頭飛天而起。忘塵要是,不,那樣子更像是逃。寒闖見忘塵跟自己招呼都不打就飛走,臉上一陣鐵青。待看到忘塵飛遠的只剩下一個小點之時,寒闖想了想還是追了上二人一前一后,很快遠離大光皇朝,落足在了一座高山之上。”忘塵,你干什么?難道忘記主人的交代于?”寒闖叱喝道。”師兄,忘塵奉勸你一旬,快逃吧,現在就快逃吧,否則一切都晚了。忘塵搖搖頭道,語氣之中有著一種緊張。“到底怎么回事?將你嚇成這樣?”寒鬮疑惑的看向忘塵。
  “鐘山,鐘山已經沒有破綻了。魏英蘭一死,他就沒有破綻了。”忘塵說道。“沒有破綻又如何?”寒闖不屑道。
  “沒有破綻就代表他無敵了,魏英蘭,這次寒極光捅破天了,鐘山最在乎她,居然被寒極光逼死了。鐘山不會罷休的,恐怖的報仇馬上就要開始了。”忘塵搖搖頭說道。“怕什么?再強也只是個皇極境。”寒闖不屑道。
  “你不了解,你不了解啊,這次不同,我只能告訴你,大光皇朝完了,甚至,只要跟大光皇朝相關的,都完了。皇極境,如果你只看中鐘山的修為,那就大錯特錯了。憤怒的鐘山,誰也保不準做出多大的事情來。”忘塵帶著一絲畏懼道。
  鐘山有多可怕,忘塵還記得,也是幼時,當時剛剛被鐘山收養,被收養之時還有另一個少年,那時鐘山只是后天修為,五名先天強者結伴而行,其中一名強者殺死了另一個少年,也是鐘山剛收的一名義子。這份感情或許說還不算太深,可是以鐘山護犢的思想,愣是在少年頭七之夜前,將那五名先天強者的頭顱取來祭奠。英蘭死了,英蘭寄托了鐘山多少情感?死了?就這么被逼死了?忘塵可以肯定,寒極光完蛋了,包括大光皇朝。”師兄,你自求多福!”忘塵再度說道。
  說完,忘塵調頭快飛走了。忘塵一刻也不敢在大光皇朝地界待了。怕!非常怕!特別是面對仇恨的鐘山!揮之不去的恐懼讓忘塵調頭火飛走了。
  看著忘塵離去的背影,寒闖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不屑:“廢物!”
  繼而寒闖扭頭飛了回去。
  自己實力無限接近帝極境,大光皇朝還有三名皇極境巔峰,加上寒極光,除非天朝兵伐,怎么可能會敗?鐘山回去了。半個月后,鐘山就布了一道討伐檄文。
  寒極光,殺吾至親,至今日起,大崤與寒極光勢不兩立,鐘山與寒極光仇深似海,不共戴天,鐘山勢為至親報仇,誅寒極光九族,以千刀萬剮之刑屠戮寒賊。兵臨大光眾城,必定屠戮全城!斬盡殺絕,一個不留!至今日起,為寒賊效力者,殺!與寒賊為友者,殺!給寒賊助力者,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一道討伐檄文出,天下震驚。這一道討伐檄文,好大的殺氣,最后一連九個殺,充滿了一種無
  霸氣,這一道檄文同樣也充滿了一股強勢的霸氣。恐怖至極的霸氣。為寒賊效力者,殺!與寒賊-為友者,殺!給寒賊助力者,殺!這一句句中充滿了兇性。
  殺?只要與寒極光為伍,那就只有一個死!這是鐘山對寒極光的檄文,又好似對天下的檄文。現在誰敢幫助寒極光,老子就殺了你!好大的霸氣。屠戮全城!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不錯,神州大地之上,是有那么極少數的運朝非常殘暴,戰爭之后會屠鷚全城,可從來沒有像鐘山這樣張狂的啊,如此肆無忌憚的標出屠戮全城,這鐘山也太目無天法了吧!
  大崤皇朝的軍,正以一種瘋狂的度殘卷著混亂之地。無數雙眼睛都盯著,都知道,混亂之地一旦平定,下一個目標,就是大光皇朝。當然,沒人知道的是鐘山此刻已經開始針對大光皇朝了。霸氣兇厲的檄文,快傳遍天下,傳向天下眾多勢力。永樂皇朝大玄王看著手中傳來的信息,繼而遞給一旁第一謀士范一品。”好大的血腥!”范一品驚叫道。大離天朝
  朝堂之上,一名禮官稟報著剛得來的消息。鐘山,在離火圣都,沒人不知道鐘山之名,長生不死藥,有償觀賞,萬鳳齊鳴,鳳吟九天,再搶公主離去,可以說,鐘山大名在大離天朝只有涅凡塵能比。
  但聽到鐘山這個討伐檄文之時,幾乎所有人都是一陣訝然。好深的殺心,好重的煞氣。僅僅聽到這一片榪文,都能感受到那股濃濃的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