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51 輪回之眸初顯威


  天狼島,欽天監,觀星樓中。
  泥菩薩正在看著一些黃舊的書稿,眉頭微鎖,正在思索之際。“泥菩薩~~~~~~~~~~~…~~~~~~~~~~~~外界忽然傳來一聲急促的叫喊之聲。
  泥菩薩頭一抬,眼中閃過一股驚訝,這,這是陛下的聲音?而且還那么急促?怎么回事?泥菩薩從來沒見過鐘山如此慌張,對,就是慌張,鐘山的涵養,泥菩薩可是非常清楚的,這天下根本沒有事能讓他情緒變得如此波動。可這明明是陛下的聲音啊!泥菩薩知道,肯定有大事發生了。周身氣息轟然爆發,剛準備飛出去。
  遠處鐘山已經感受到了泥菩薩的氣息,身形一晃,留下一道殘影,沖向了宣京北面的觀星樓。
  泥菩薩剛走到大殿調-口,就看到鐘山飛了過來。
  鐘山雙眼布滿血絲,慌張,恐懼,焦急。
  泥菩薩從來沒有見過鐘山這樣,到底什么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英蘭自爆元嬰,要死了,有沒有辦法救?”鐘山飛到近處,馬上英蘭自爆元嬰?泥菩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人呢?“快!有沒有辦法救?”鐘山再度吼叫道。被鐘山一吼,泥菩薩馬上清醒過來。“自爆元嬰?多久了?”泥菩薩問道。“半柱香!”鐘山說道。半柱香?泥菩薩眉頭一挑。鐘山看到泥菩薩表情,知道要遭。“沒救了,英蘭必死無疑!”泥菩薩搖插頭道。“死?”鐘山瞪著泥菩薩,眼中充滿了煞氣。
  看到鐘山那股強烈的煞氣,即便修風水時常與煞氣打交道,泥菩薩也心中一突。“陛下,現在重要的不是救英蘭將軍!”泥菩薩馬上說道。“什么?”鐘山眼中一瞪。一臉怒氣的瞪向泥菩薩。重要的不是救英蘭將軍?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救英蘭。
  被鐘山怒目一瞪,泥菩薩越發感受到鐘山那股強大的氣魄,一種強大的氣魄狠狠的壓向自己,就好似下一刻就是雷霆萬鈞的攻擊一般,泥菩薩額頭流下一絲冷汗,這,這還是皇極境嗎?這股皇威,即便昔日佛陀也沒有給過自己這么強烈的感覺。
  不過,話已經說出口,泥菩薩還是硬著頭皮繼續解釋。
  “陛下,就是救不了了,現在最主要的是保住英蘭將軍的魂魄,使之成為鬼魂,不至于魂飛魄散,化為無形。”泥菩薩艱難道。
  聽到泥菩薩的解釋,鐘山神情變得非常落寞。
  “真的救不了嗎?”鐘山再度問道。
  泥菩薩搖搖頭。最少泥菩薩沒有辦法。
  沉就了一會,鐘山終于接受了這個非常艱難的事實。同時也知道現在分秒必爭,來不及了,必須快,一定要保住英蘭的魂魄。
  人之魂魄,通常情況,只有百分之一的機車會形成鬼魂進入陰間,而另外百分之九十九卻是化為天地能量,就這么散去了。
  英蘭絕對不能魂飛魄散,最少也要成為鬼魂,等以后自己成就大能后,為英蘭重塑肉身。
  “那要怎么做?”鐘山馬上追問道。
  “英蘭正在什么地方?”泥菩薩問道。
  “戰場!”
  “剛死了很多人嗎?”翟與L薩問道。
  “是!滿地死尸!”鐘山說道。
  “那就好,布置‘匯陰聚魂大陣,。收取陰氣助英蘭!”涯苦!\}也趕快說道。并且,泥菩薩快速用法術凝顯出一個大陣。教導鐘山如何去做。神州大地。影軀鐘山抱著英蘭。殺破狼王一臉煞氣的盯著寒極光。
  鐘山抱著英蘭,翻手一揮,腳下大地頓時被壓下一米左右,并且變得極為平整,揮手間,平地之上,頓時出現大量如符文般凹槽。如一個祭壇一般,看上去無比邪異。
  祭壇一成,好似忽然產生一股吸力一般,四面八方,忽然有著大量尸血汩汩的向著祭壇而來,填充祭壇凹槽,整個祭壇之上,頓時充滿了一股紅煞之氣。一股極度邪惡之氣在戰場中心彌漫。寒極光瞳孔一縮的盯著鐘山,殺破狼王也是驚訝的看著鐘山。”這是?”殺破狼王驚訝道。鐘山不理二人。而是將英蘭擺放在了祭壇最中心。”蘭兒,姑爺爺保護不了你!”鐘山老淚縱橫道。
  看到鐘山流淚,英蘭卻是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用手抹了抹鐘山的臉頰。這一刻,鐘山沒有絲毫阻桌,因為鐘山知道英蘭馬上就要死了。英蘭一只手在鐘山臉頰上撫摸著,擦拭著鐘山的淚水。
  寒極光死死的盯著英蘭,魏英蘭自爆元嬰,寒極光再清楚不過,必死無疑,就算仙人來此也未必能救了,鐘山逕是f什么?莫非還能救了魏英蘭?
  翻手間,鐘山取出一塊方形絲帕。絲帕漆黑如墨,散發著隱隱黑氣,黑色手帕之上,更好似無窮深測一般,一眼好似看不到盡頭,非常虛幻,僅僅在這個黑色手帕之上;凸浮著兩個青紅色的字。十殿!看到鐘山手中的‘十殿”寒極光與殺破狼王都不自覺的心中一好重的陰氣,好邦的陰氣!這,這是什么東西?”蘭兒,保護不了你,是我的錯,現在,這是我唯一能給你的東西。希望它能給你的鬼魂強大起來帶來力量。”鐘山老淚縱橫的將十殿塞在了英蘭的手中。
  這張十殿,是昔s女鬼如煙送給鐘山的,那個為找千年丈夫簫冰倚,千年等待的女鬼如煙。回歸陰間前送給鐘山的一件寶貝,一件速如煙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寶貝。牛驥■!英蘭無比虛弱的抓緊十殿。另一只手摸著鐘山的臉頰。
  祭壇之上,無數血色氣息不斷涌入英蘭身體,同樣,無數綠色能量也濯入英蘭體內。
  無盡的死氣,無盡的煞氣,不斷填充著英蘭。僅僅一會的功夫,英蘭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綠色,看上去無比的陰森,而抱著英蘭的鐘山也感到英蘭身體的冰冷,是刺骨般的冰冷。
  戰場之上,死了幾十萬人,大多都是魂飛魄散了,即將化為極陰能量消散在這天地之間,而祭壇的作用,就是將這些極陰能量提純,再濃縮濯注英蘭體內,凝住英蘭的魂魄,不讓其魂飛魄散,能夠安然進入陰間。成為一個合格的鬼魂。看著原來越綠的英蘭身體,鐘山臉上的痛苦之色更甚了。
  看著英蘭倒在自己懷中,看著她慢慢死去,讓鐘山仿若回到一百多年前,那一日妻子魏葵兒身死的那一刻,自己也是無能為力,無能為力!痛苦,鐘山心中充滿了痛苦!“姑爺爺!”英蘭身體輕輕顫動。好的也被這無窮陰氣凍僵了一“我在!”鐘山抱緊英蘭,看著英蘭痛苦的表情,鐘山的心仿若刀“蘭兒要走了,能吻我一下嗎?”英蘭眼中泛出一絲死氣的說英蘭期盼的盯著鐘山,鐘山也看著英蘭,這一刻,鐘山終于知道英“那我家英蘭有沒有看上誰?姑爺爺給你提親去,若是他不愿,“沒有,沒有,我的男人一定要超過姑爺爺才行,否則,英蘭一輩當初的一句戲語再度涌現心頭。看著英蘭,鐘山如何能夠接受,可是英蘭要死了,就剩一口氣了英蘭的腿部,更是被無盡陰氣沖擊的化為一股天地能量。慢慢消
  從腿部不斷消失,這是無盡陰氣造成的。可為了保證成為鬼魂,肉身也不得不棄。英蘭好似不知道腳部疼痛一般,望著鐘山,眼中充滿了溫柔,充這一幕,讓鐘山不自覺的回想到了妻子魏葵兒,她死前不也是這
  葵兒,老爺對不住你,沒有保護好蘭兒!
  鐘山淚水不斷流淌,心中充滿了一種無盡悲涼之氣。心情也變得極度焦粹。
  葵兒,老爺對不起你!老爺沒能保護你!
  漸漸的,懷中英蘭的容貌居然變為了葵兒的模棒,鐘山望著面前的‘葵兒”癡了!“能吻我一下嗎?,“葵兒,再度叫道。
  老淚縱橫的鐘山,心中凄涼到了極致。看著眼前的‘芬兒”慢慢的低下頭來。
  嘴巴深深的印在了‘葵兒'冰冷刺骨的w8唇之上。
  英蘭下半務已經全部被陰氣沖擊的沒有了,化為能量了。
  消失,還在向著身體上方蔓延,英蘭死了,可在死的最后一刻「她笑了。英蘭得到了她想要的。哪怕僅僅是最后一面,最后一吻。哪怕自己嘴唇都沒有了知覺。英蘭沒有絲毫的遺憾,笑著,慢慢消失了。
  慢慢的,手、身、頭,全部消失了,全部被陰氣沖毀了。什么也不剩。
  英蘭死了,徹徹底底死了,死無全尸,死無全尸!鐘山心中一股郁氣,沖擊的鐘山自己都有些混亂了一般。兩手空空。。,:!lb~~~~~~~~~~~~~~~^~~~~~~~~~~鐘山仰頭,對天一聲長吼。
  伴隨著恐怖的吼叫之聲,鐘山身體之上頓時冒射出無窮黑氣,一種戾氣,最最純粹的戾氣,英蘭的死,催生出了無窮無盡的戾氣。鐘山雙眼之處,更是忽然間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綠光。
  好似受到催化了一般,鐘山的款L回之眸忽然間被自身的戾氣沖擊開了。
  綠光,幽幽綠光對天,先前體內沖出的無窮黑色戾氣更是在高空之中幻化出一個龐大的黑色眼睛,好似昔日蒼天之眼一般,一個黑氣組成的眼睛,僅僅看之一眼,都能感受到這黑色眼睛帶來的邪惡之氣。無盡的邪惡,天地忽變,遮天蔽日的黑云快速籠罩戰場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