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44 血流成河

六大軍團長,自然個個都是精銳之輩。(..)十年時間,足夠眾人做出很多事情了。最少周邊的王朝,已經被眾人懾服。
  林嘯起兵抵達西北第一座城池之時,城池大門廣開,一路前進,甚至皇帝也俯為臣。
  易衍更是如此,一個頂級謀略大師,眼光所看之遠,不是常人所能掐庋的。大軍不急不緩的前進,懾服的城池自然大門敞開,澈懾服的城池,卻以懾服城池的兵力去攻打,易衍所帶之兵,根本不需要參戰,好似過來視察的一般。水鏡先生也是如此。如易衍一般,摁胳羽扇,檣櫓灰飛煙滅。他們不一定是絕世猛將,但是,其妖孽般的智慧比之絕世猛將一點不弱。
  水無痕的謀略,慢慢被鐘山等人開而出,雖然還不至于如易衍、水鏡、林嘯般的妖孽,可也算是毫無瑕疵,中規中矩。真正的絕世之將,都是以穩打穩扎為基礎的,水無痕有這種潛質。
  至于鐘山最為關心的英蘭,智慧自然不弱,在闖過懾服的王朝之后。開始擺出八門金鎖陣。兩百萬人的八門金鎖陣,該有崢么的強大?
  鋪天蓋地,沙嘯滿天,如一個沙漠在瘋狂吞噬世間一切一般。
  城池,城池高?沙嘯更高,沖天而上,闖過城守,所向無敵。
  神州頂級陣法,八門金鎖陣。
  至于尸先生,則更加詭異。
  二十個骷髏扛著大旗,五十名僵尸扛著一座漆黑的宮殿。尸先生就盤膝坐于宮殿之中,抵達敵軍城下之際,尸先生抓來一名敵軍小將領。取出一個小瓶子,將瓶中黑色液體灌入其口中。繼而,將小將領放了回去。小將領不明所以,到了晚上,尸先生手中忽然取出一個鈴鐺,輕輕一搖。“叮鈴鈴!”
  一連串的聲音響過,敵方大營之中,頓時生了一件無比驚悚的事件,白天那個小將領,眼中忽然變為通紅之色,繼而好似喪失理智一般,逮著人就咬,無比瘋狂。
  當將軍現異常的時候,快阻止小將領,現癲狂的小將領實力只剩下一半了,逮著人就咬,臉上也變得無比恐怖的灰白之色,濃重的黑眼囡,好似一個快要腐爛的尸體一般。()
  小將領根本不怕疼痛,身上即便被斬上一刀,都毫無知覺,咬人,它只要咬人。
  “斃了他!”將軍馬上叫道。
  “轟!”小將領腦袋被轟炸。
  倒在了地上。
  “到底怎么回事?”將軍皺眉叫道。
  吼~~~~~~~~…~~~~~~^~~”一聲恐怖的巨吼從將軍身旁傳出。
  將軍想要阻止,但太遲了,又一個人,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脖子之處。
  又一個人瘋了,那人正是先前小將領咬過的人,只要被小將領咬過,都好似被妖邪侵入了一般,瘋狂攻擊這正常人類。咬、咬、咬!一傳十、十傳蛋、百傳萬!那一夜,整個軍營之中都是驚悚的叫喊之聲。
  到了下半夜,有著很多軍人都恐懼的逃了出去,整個軍營都變成了人間煉獄,只要被咬過的人,全部變成了行尸走肉,太恐怖了,只要被咬到,沾了一點點口水或毒汁,就跟著被同化了。喪尸!尸先生這是在制造喪尸!
  一晚上的慘叫,使得軍營的所有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全部變為了喪尸。
  尸先生搖著鈴鐺,整個軍營中的喪尸全部走了出來,圍在眾骷髏、僵尸周側,護著尸先生。
  喪尸軍團,一個個耷拉著手臂,死氣沉沉,在尸先生的鈴鐺控制之下,向著前方壓境。()兩個月后,各方哨探都快的將前線的軍情傳遞向眾皇朝。八大皇朝,眾皇室聽務來報一個個心都沉入谷底。大崤皇朝,皇帝鐘山!
  神州風云人物鐘山?昔日大羅天朝一等東方公鐘山?這才多少年?他已經創立皇朝了?對于鐘山這個名號,幾乎人人都聽過,同時心中一陣擔憂。
  不過,終究只是一個皇朝而已,想要吃下混亂之地,想都別想。
  眾皇帝的目光全部集中向了前線。
  正東方的一個皇朝皇帝心中一緊。
  鐘家軍?響徹天下的鐘家軍,居然向著自己這個方向來了?為什么選我這邊?難道我就這么好嬡負嗎?將最強的隊伍對著我?
  那皇帝眼中充滿了氣憤,鐘家軍之名響徹天下,現在水無痕帶領昔日的鐘家軍,正在一個王朝一個王朝的清理中。這么一個強大的隊伍,居然全部向自己而來?難道要個個擊破,第一個選擇的就是自己?
  當然,那皇帝不知道的是,眾路軍團之中,或許水無痕帶領的逕一路,最弱吧。東北方向的一個皇朝。
  朝堂之上,眾朝臣商議前線之事。前線歸來的哨探跪在大殿之中稟報前線之事。“什么?你再說一遍?”皇帝聽到稟報,眼中一瞪到。“啟稟陛下,沖我朝而來的這一路軍團,已經探明,軍團元帥‘易“易衍?”皇帝強忍著站起了的沖動,扳著龍椅盯著下方的哨眾朝臣聽到易衍之名也紛紛議論西開了。
  因為這個易衍大有名了,大宇帝朝易衍先生,那個曾經一大帝朝的定海神針!放眼神州大地,無論入哪千帝朝,都能成為定海神針般的強大人物,他沒死?他領軍?會不會是重名重姓!眾臣都期盼的看向那哨探。“是的陛下,正是易衍,昔日大宇帝朝三軍大都督,易衍先“呼!”皇帝從龍椅上站了起來。”易衍?”“怎么會是他?”“他可是易衍啊,他怎么會屈尊于--個皇朝?還是一個剛剛起步的朝堂之上議論紛紛,一個個眼中充滿了不信。
  易衍,那是什么樣的存在,所有人都清楚,一開始聽說大唷皇朝敢挑釁八大皇朝,所有人都是一陣好笑,因為沒人相信會成功,可是,隨著前線王朝的敗報不斷傳來,眾臣知道事情可能嚴重了。再聽到大崤皇帝居然是那個鐘山,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再現,對自己一路而來的大軍,元帥居然是易衍,所有人都驚得三尸狂跳。正西,一個皇朝!“水鏡?昔日大羅天朝的水鏡?這么快?已經攻取三個王朝了?”
  “是的陛下,第一個王朝是主動乞降,第二個王朝,是第一個王朝拼的幾近兩敗俱傷時拿下的,第三個王朝是剛打下的,不過正在收尾之中,接下來可能會慢一點。”一個哨探說道。
  “就算慢也不能小覷,這個水鏡領兵太強了,就算我自問攻取一座王朝的度都沒有他快。不,沒有他一半快!”一名大臣馬上站出來說道。西北。一個皇朝朝堂之上。“陛下,太恐怖了,奔我們來的那個軍團太恐怖了。”一個大臣“陛下,鐘山剛剛成立大崤皇朝才有多久?怎么可能有這么強大的軍團?狂沙滿天?那是什么軍團?”又一大臣不信道。“八門金鎖,陛下,是八門金鎖!”一名謀臣馬上想到了什么。“八門金鎖?”皇帝心中一驚。
  “對,就是八門金鎖陣,昔日大離天朝第一陣法,大離天朝太師的陣法,只是大離天朝太師死后,傳于其弟子太虛子,太虛子后來忽然消失了,八門金鎖也成為神州的一個傳說,這是八門金鎖陣。陛下,…………!”那謀臣震驚無比的說道。
  八門金鎖陣,提到八門金鋪陣,皇帝也想到了那種種傳說,大離天朝昔日太師的陣法,一陣震天下。八門金鎖陣?
  皇帝無比凝重。
  至于最后一路,備方一路。
  正南方的一個皇朝,朝堂之上,一片死寂。
  皇帝和眾臣聽著跪在地上哨探的稟報。
  “陛下,大崤皇朝的軍團所過,全部化為煉獄了,喪尸,越來越多的喪尸,只要被咬到,馬上變為喪尸。喪尸軍團正一步一步的向著我朝開進。太恐怖了!”哨探恐懼的說道。
  想想看,鋪天蓋地,漫山遍野的喪尸向著自己走來,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喪尸實力只有正常時的一半,可喪尸太多了,而且還是無盡補給,只要被喪尸咬到就忽然多出一名喪尸,而且,若是敵人死了,倒在地上,被喪尸咬一口,也能站起了化為喪尸,只要腦袋不毀,喪尸不滅!一些膽小之人甚至打了一個冷戰。”喪尸?”皇帝好似還有些不信,怎么會有這種軍團?”陛下,臣剛好帶了一個回來!正在殿外。”哨探說道。”帶進來!”之帝一聲令下。
  就見幾個抬著一個被捆綁著的喪尸走了進來,那喪尸神志不清,身體更好似快腐爛了一般,看上去無比的滲人。“嗚嗚嗚”喪尸掙扎著繩索。“嘭~~~~~~~~…~~~~~~~~~~~~~~~~~
  在喪尸抬入大殿的一瞬間,喪尸頓時掙脫繩索,狂暴的沖出,一口咬在了抬他的一人肩膀之處。“呲”哨探一劍斬斷喪尸頭顱。毀去喪尸腦袋。
  眾臣一陣驚悚,可喪尸是死了,毒素卻留下了了,就是剛剛被咬到的那個人,忽然眼睛一紅。':!1b~~~~~~~~~~~~~~狂暴的一聲大吼,直沖龍庭,沖向皇帝之處。“嘭!”
  皇帝一宇將這個新化的喪尸擊斃。可朝堂之中還是死寂一片。靜悄悄的,心中充滿了驚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