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9 強勢滔天的寒極光

“現在的我,一草一木\{\}可為劍,皆可為絕世神劍。(www..)
  劍傲無比自傲的說著,這不是劍傲囂張,而是他真正體會到了一種強大的境界。手中無劍,心中有劍,一草一木皆可為劍!
  滄讕魔君自然不信,一草一木皆可為劍?那天下諸多神劍都是和柳枝一樣?狗屁!手中的冰魄神劍再度爆發出十二色的戾氣。寒極光站在遠處,冷冷西立,若有所思。
  另一方的遠處,鐘山卻是皺眉的看向劍傲,劍傲所說的這個境界,好像年輕時聽過,只是那時只當傳說,只當故事而已,莫非真有這種境界?
  劍傲周身,好似沒有絲毫劍氣,手中柳枝也就是普通柳枝,可劍傲卻有著龐大的自信。“哼!”滄讕魔君一聲冷哼。手中冰魄神劍再度向著與,1傲刺來。
  劍未到,一道強勢滂湃的劍罡已經隔海刺來,劍罡之長,駭人聽聞,好似化為一柄通天徹地的長劍,刺向劍傲。
  劍罡四周,更是無盡劍氣,狂暴的飛舞著,向著劍傲狂瀉而下。
  眼見就要將劍微分尸。
  劍傲不慌不忙,嘴角露出一絲淡笑,手頭柳枝對著冰魄神劍的劍罡一點。“嘭~~~~~~~~~~~~~…~~~~~~~~~~~~龐大的劍罡,陡然一陣搖晃,好似要崩潰了一般。
  滄讕魔君身形向著劍微而來,劍罡越來越短,不過確實越來越凝實,充滿了浩瀚的劍力直刺柳枝之尖。四周滂湃的劍氣,卻飛到劍傲身邊不得寸進了。llJr~~~~~~~~~~~~~~~4J~~~~~~~~^,~冰魄神劍的劍尖與柳枝劍尖相碰了。
  一股澎湃的氣流從劍尖之處嘭向四面八方,恐怖的氣流使得下方大海頓時向著兩邊噴薄而出。滄潤魔君瞪大了眼睛。
  劍意,澎湃的劍意,怎么會這樣?滄讕魔君感到,冰魄神劍遇到了勁敵,一個不弱于冰魄神劍的另一柄神劍。
  另一柄神劍?若不是先前看著劍傲折柳枝,滄讕魔君肯定相信那是一柄絕世神劍,可,這分明是一個普通到極致的柳枝啊。若這是神劍,那天下神劍也大不值讖了。
  劍意,澎湃的劍意,冰魄神劍的劍意,劍傲的劍意,兩股劍意盎然碰撞,無盡劍氣轟然爆開。滄潤魔君以冰魄神劍,居然奈何不了劍傲的柳枝?滄讕魔君心中不信,不可能絡,怎么會這樣?劍傲手頭輕輕一顥,轟然間將冰魄神劍震開。
  冰魄神劍頓時爆發出十二色光彩,顯然對敗于一根柳枝充滿了暴戾。嗯要徹底削斷柳枝。可滄潿魔君卻是忽然止住了冰魄神劍。”你這是?”滄讕魔君不可思議的看向柳枝。
  看了一眼滄讕魔君,劍傲好似有意點撥一般道:“劍修者,重意不重器。你難道沒有發現,你的意比一般劍修者還弱?你的劍意只是冰魄神劍的劍意,若沒有了冰魄神劍,你還是絕世劍修嗎?”
  聽到劍傲所說,滄潿魔君如當頭棒喝,忽然間,心靈變得清澈了起來。
  是啊,強,自己比大多數劍修都強,可這個強,大部分來自冰魄神劍,以后,若是有更強者疑■了冰魄神劍,自己還是什么?什么也不是,而劍傲,柳枝毀了,再取一根,天下柳枝皆可為劍。劍意,這才是劍修者追求的目標。
  冰魄神劍好似體會到了滄讕魔君的心理變化,快速的穗定住了十二色光彩,與滄潿魔君的親和度更高了,比劍傲前世的還高。看著手中的冰魄神劍,滄讕魔君忽然一陣沉就。”多謝前輩指點。”滄潤魔君恭恭敬敬的對劍傲鞠了一躬。
  劍傲雖然只是皇極境,可是,修為根本不能說明什么,否則自己這個帝極境怎么沒有勝過他?達者為師,甚至劍傲還點出了自己的歧途,這一拜,心甘情愿。“嗯,你用此劍,應該還不久吧!”劍傲問道。五百年!”滄潿魔君點點頭道。五百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你還只是魔君,帝極境,現在的你還丟的掉,早日放棄,早日找回自己的劍道吧。”劍傲開口說道。早日放棄?
  雖說明白了冰魄神劍的害處,可,讓滄潿魔君馬上丟掉,還真的舍不得,就好像一個吸毒的人,知道毒品的害處,可卻上癮了,丟之不了。
  看到滄潿魔君的神情,劍傲眼中一冷道:“劍修者,意為本「心如基,當斷則斷,不斷則亂。”
  滄讕魔君眼中果然露出決絕之色,根本不理冰魄神劍的不斷挽留,再度對劍傲一拜道前輩,在下用此劍五百年,五百年已有劍癮,難以克制,還請前輩代為保管。滄讕魔君雙手奉上冰魄神劍。同時也是獻上自己的絕世實力。
  劍傲眉頭一挑,心中一陣古怪,本準備點撥滄潿魔君,居然將自己繞進去了,代為保管?你上癮了?我前世上癮更甚呢,此劍若是勾起我前世的劍癮,那怎么辦?
  難以克制,你一個魔君已經難以克制了,前世自己可是天主,不是更難克制,前世自己就是忍不住不用它,才自殺重修的。劍傲沒敢去接,對著滄讕魔啟看了又看。這一刻,鐘山和宋極光都知道戰斗結束了,快速而來。見到滄潿魔君居然送劍,二人都是一陣意外。劍傲看到鐘山,忽然間心中一動,深吸口氣道:“也好!”
  劍傲再度拿過冰魄神劍,滄潿魔君長長呼了口氣,不過,看劍傲手中昝魄神劍之時,依舊有著一種不舍。
  “前輩,這是我,還有先前那個魔種少年的玉牌,送于前輩「晚輩備知無緣薪火傳承,望前輩能得傳承。”滄泅魔君再度取出兩塊玉牌道。
  這次劍傲收的毫不客氣,翻手收了起來。對著滄潿魔君點點頭。
  寒極光依舊有些不明白,但看看滄讕魔君,并沒有問出。
  滄讕魔君再度對劍傲一拜。
  “寒道友,我們走吧!”滄酒魔君說道。
  繼而二人快速飛出黑云,離開了陰陽兩界山。
  玉牌籌齊了,不,還多了一塊。
  “鐘山,這柄劍送于你,多謝你和我闖過第一關!”劍傲反手將冰魄神劍遞給了鐘山。
  鐘山徽做一鄂道:“沒有我,你依然能夠過關的。”
  “第二關,就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到時還需你出手,至于這柄魔劍,我也只有給你,我才放心。”劍傲開口說道。
  “呃?為何?”鐘山不明白道。
  “因為我相信,只要你不愿給人的東西,別人誰都拿不到。你不要再將它給我了。”劍傲凝重的說道。
  聽到劍傲的話,鐘山一陣無語。
  “你怎么知道只要我不愿給人的東西,別人誰也拿不到?”鐘山神情有些怪異的問道。
  “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劍傲備信的說道。
  聽到劍傲這么說,鐘山嘴巴微微抽了抽。怪異的點點頭。
  “還有,此劍,你最好不要用,用此劍者,很難奴役此劍,甚至可能被此劍奴役,前世的我抵達天極境,依舊被此劍奴役,直到轉世重修,才逃出它的奴役。”劍傲無比凝重道。
  看看此劍,不要用?鐘山當然會用,不過,不可能如劍傲那么慘,如此邪乎的一柄魔劍,那該有多少能量啊!逕要被八極天尾吃下去那又該如何?
  鐘山點點頭的接過。
  看到鐘山不以為然,劍傲神色一緊,好似想到了什么道:“不行,你是我挑選的對手,你不可以被此魔劍腐蝕,還是給我吧,我交給其他修為超過我的人。”劍傲伸手要劍。
  如此東西,鐘山豈會放手?搖搖頭-道:“我答應的事一定會遵守,我不會給你的。”
  聽到鐘山的拒絕,劍傲一愣,繼而一陣元語,剛才是他讓鐘山不要將魔劍給自己的。真是報應不爽。“那你千萬不能用此劍,此劍有著一種蠱惑之力,你要小心!”“放心好了!”鐘山不以為然道。
  看鐘山那不以為然的樣子,劍傲知道鐘山肯定沒將自己的話聽進去,只能帶著一股無奈說道:“走吧!”
  鐘山不以為然,那很正常,小心什么,到時八極天尾將它一口吞了,就什么事也沒有了,萬事大吉,當然,劍傲肯定不知道鐘山那逆天技能,吃?吃了魔劍?打死劍傲也想不到。繼而二人,快速飛出黑云,四塊玉牌超額完成任務,第一關通第二關,是要等到六天之后。
  這六天時間,鐘山終于體會到冰魄神劍的魔性了,冰魄神劍有著劍魂,自然裝不了儲物手鐲,那只能背在身上,而這兩天時間里,冰魄神劍好似對鐘山施展魔力一般,讓鐘山有種試劍的沖動。
  意外的看看冰魄神劍,鐘山心中一緊,鐘山的意志何其堅定,居然被蠱惑出如此反應,可見換個人該有多么的不堪。
  想到這里,鐘山也沒打算繼續和冰魄神劍煉意志,而是身形一動,用一個影分身來背劍,影軀自己卻是化為影分身的影子。要蠱惑,就蠱惑那一個時辰就報廢的影分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