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2)      第二章龍門谷(01-22)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2)     

長生不死36 殘酷的戰爭

看到鐘山撒豆成兵成功,林才、陣眼前一黑,差點暈死過去。強忍著那股眩暈,看著眼前忽然多出的一百個鐘山,林陣依舊有種吐血的沖動。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為什么會這樣?
  撒豆成兵,不是要這種仙亙才行嗎?只有主人才有的仙豆才可以撒豆成兵,別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可是,鐘山面前一百個‘鐘J+,又作何解釋?
  誰能告訴我,天吶,為什么一把普通石子也能撒豆成兵?為什么會這樣?不時,不可能的,不可能撒豆成兵的,這些只是幻覺,幻覺而已。強忍著心中的翻騰,林陣壓下震驚再度看向一百個‘鐘山,幻覺,幻覺而已,林陣神識探過去。一百個鐘山也任由他探來。真的,全是真的,這些都是實體。
  為什么會這樣?林陣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現在的情緒。那是一種慧屈,無法發泄的慧屈。太慝屈了。
  自己立了多少功勞,才得主人賜予仙亙,這套強勢的法寶。一百名皇極境啊,甚至有時林陣都有種隱隱的沖動,是不是自己可以挑戰帝極境強者了?
  每每想到這里,林陣都是一陣自豪,仙豆,撒豆成兵,這是多么強大的能力,誰能比的了,就因為此,林陣才認為殺個鐘山簡直和玩一樣。
  可當鐘山學著自己的方法,抓著一把普通石子都能撒豆成兵之時,這讓林陣情何以堪?鐘山的‘撒豆成兵,自然不是學自林陣。而是一百個影分身而
  林陣看著鐘山,心中充滿了糾結,莫非之前那手印、真言,用普通石子也行?林陣對于自己的法術產生了一絲懷疑。
  不可能的,這些仙豆可都是主人賜予的仙家寶貝,就算用普通石子也能做到同樣效果,那豆兵也不可能達到金甲戰士的高度。想到這里,林陣的信心又豎立而起了。
  隨著林陣一聲令下,眾金甲戰士再度提刀而上,而一百個鐘山影分身也快速動了起來。
  速度,恐怖至極的速度。林陣頓時有種眩暈的感覺。
  怎么會?鐘山的豆兵那速度怎么和鐘山一模一樣?那么快?
  “呲呲呲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個鐘山對一個金甲戰士,轉瞬之間,鐘山就占據了巨大優勢,每一個金甲戰士身上都忽然掛了彩。“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林陣不可置信的叫著。
  為什么會這樣,普通石子灑出的豆兵,居然和仙豆灑出的一模一樣?不,比我仙豆灑出的還要強大,為什么會這樣?鐘山卻是笑看-林陣。“結陣!”林陣一陣大喝道。“結陣!”鐘山一聲大喝。
  隨著兩聲語落,頓時,金甲戰士再度化為六方體大陣,而詭異的是,一百名鐘山,居然也組成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大陣,一樣六方體大陣,甚至,那氣焰比之金甲戰士的還要高出很多。“你怎么會這大陣?”林陣驚叫了起來。
  這個大陣,并不是神州通用的陣法,而是自己創出來的,雖說弱了點,可畢竟天下只有自己一人知道。鐘山怎么會知曉?
  他怎么也會這個陣法?林陣好像凡人看到鬼了一般看向鐘山,昔日師侄色空的話忽然浮入“師伯,這個鐘山刮卜常邪門,真的非常邪門。”“師伯,不要面對鐘山,他太邪門了。”
  “鐘山是我遇到最邪門的一個人,不是修為多高,也不是運氣多好,就是邪門,非常邪門!”
  色空的話在腦海中縈繞,當初聽色空說這些話時,都是一陣不屑,兩個師弟敗給鐘山,肯定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是他們運道不好,邪門?你才邪門,再如何,他還是一個人,是人怎么可能如你說的那樣?你說的不是人,是妖孽。
  妖孽?邪門?現在回想起來,林陣終于相信色空的話了,邪門,不,是太邪門了,妖孽,是太妖孽了。林陣有些后悔沒有聽色空的話。
  站在金甲戰士大陣的后方,一個非竄有利的位置。指揮著金甲戰士組陣沖刺,遠處,鐘山也指樣著自己的‘豆兵”形成一模一樣的陣法沖出去。鐘山如何會這陣法的?
  百名影分身并不是剛才灑石子時出現的,而是早在金甲戰士誕生的那一刻,鐘山就分出百名影分身隱藏在金甲戰士的影子之中,因此,陣法如何擺出,如何啟陣,對于鐘山來說根本不是秘密,先前破陣,也是鐘山徹底搞明白陣法后,由一個影分身從內部出手的。鐘山看著影分身形成的大陣,冷冷對著遠處林陣一笑。豆兵對豆兵,兩個主人隔著戰場冷冷而視。看到鐘山那冷冷的一笑,林陣本能的感到一絲不妙。不妙?這不妙來自哪里?到底哪里不妙?
  在林陣皺眉思索之際,忽然,林陣全身汗毛陡然十里,強烈的危機頓時籠罩心頭。死?林陣忽然感到死亡的威脅。恐懼中的林陣不多細想,快速催動眉心神印,又快速撐起護體罡可惜,太遲了。他碰到的是鐘山這個妖孽。神印開啟的一瞬間,一柄長劍就從后腦處刺穿腦袋。至始至終,林陣都不知道敵人是從哪里來的。
  一劍刺穿林陣腦袋,繼而根本不停歇的豎斬而下,根本來不及撐起護體罡罩,林陣死了,死前神識終于看到了怎么回事。
  是影子,自己的影子,從8己的影子之中忽然間冒出一個身影,是鐘山,怎么會?鐘山藏各自己影子之中?怎么可能有這種事情?
  林陣已經不能再想其它了,鐘山出手必定連元神一起攪碎,林陣死了,死前唯一的念頭就是,這鐘山太邪門了,不該惹鐘山,不該惹鐘山的!帶著死不暝目,咎陣被鐘山分尸了。當然,這個鐘山出現的一瞬間,遠處站著的鐘山也適時消失了。非常詭異的一幕。從來沒出現過的邪門戰斗方式。太防不勝防了,也太陰人了嘞林陣身死的一瞬間,遠處金甲戰士。“嘭…一陣煙霧散去,金甲戰士頓時化為一百粒金色仙豆。而眾影分身也適時釋放出一陣煙霧,繼而鉆入地下,沖入影軀體抓著仙豆,鐘山眼中一陣意外,好東西。
  一百名皇極境啊。翻手一收,卻收不了儲物手鐲,鐘山知道這和昔日的蝠袋一樣,因此也不再多想,將其收入懷中。林陣死了,鐘山看向遠處戰斗的劍傲與老三。“劍傲,快點!”鐘山叫道。隨著鐘山一聲叫喚。“嘭
  從高空之中忽然出現一柄龐大劍氣,僅僅一柄,呈漆黑之色,和劍傲手中的一模一樣,一股澎湃的劍意從天而降。劍傲本身卻走向后退去。
  強大的劍意帶出一股滂湃的氣勢。直逼老三。
  老三眼中一緊,一種不可思議的看向天上。
  劍意,這是劍傲發出的,怎么會這么強?一瞬間達到了這么強?
  來不及細想,老三迎刀而上。
  “轟…
  強大的劍氣好似有著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一般。狠狠的撞在了老三的大刀之上。
  一聲巨響,老三根本毫無招架之力的被轟擊的撞入大地。
  “噗…
  老三一口鮮血噴出,全身盡是血液,衣服破碎不堪,手頭的金色大刀,居然被這股劍氣徹底轟碎了。
  敗了,敗的那么徹底。劍傲的劍意太強了。
  僅此一擊,就徹底敗了老三,毫無懸念。
  難道先前的旗鼓相當,只是故意為之?根本沒有用心戰斗?
  老三拖著重傷之軀,披頭散發的看向衣冠勝雪的劍傲。
  “你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老三終究沒有說出話來。
  “你一人就能解決他們倆,剛才卻只是為了看我實力?”鐘山皺皺眉頭有些不喜道。
  老三終于知道,劍傲先前為什么陪自己‘玩,了,原來僅僅要看看他助手的實力而已。林陣死了,林陣的仙豆可是一百名皇極境啊,都死了?變態,鐘山也是變態。劍傲更加變態。
  剛才那股劍意,這是他自創的嗎?太強了,太強大了,根本毫無放抗之力。帝極境,對,或許只有帝極境才敢一觸鋒芒。
  老九?就是老大也沒有他這么變態吧,他才皇極境,皇極境而已啊。
  老三帶著一股深深的失落,原來自己自豪的力量,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個陪襯的小丑一樣。
  劍傲聽出鐘山不喜,搖搖頭笑道:“鐘山勿怪,多年不見了,原本想找你切磋的,可覺得還不是時候,所以才想看看你成長了多少而已。劍傲說的很實,沒有一點掩飾。
  聽了劍傲的話,鐘山深吸口氣點點頭表示算了,自己沒那么小氣,再說,自己現在也不想和劍傲切磋。
  見鐘山諒解,劍傲也帶著一絲慚愧的點點頭。探手一招,將老三的玉牌吸了過來。繼而跟鐘山快速飛離了原地,追向先前老七離去的方向。
  老三看到劍傲不但不殺自己,而且不跟自己打招呼,就這么取走了玉牌,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原來老九根本就沒有正視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