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8)      第二章龍門谷(01-28)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8)     

長生不死35 心急的英蘭

鐘山走出來,就直盯紅袍人。()(..)此人眉心一個‘幺,字神印,明顯和魔魘軍團的一樣,不,更高級的神印,就好似開祭壇造‘冥元丹'的那個大金皇帝一般。都是紫色的神印。
  這是一個組織,強大的魔魘軍團只是其旗下的一個小小分支力量而已。嗯不到短短幾十年,已經是第三次看到了,是自己與這個組織有緣,還是這個組織的勢力已經非常龐大了呢?
  “你是色空何人?”鐘山盯著紅袍人沉聲問道。
  對于這個組織,鐘山幾乎已經和它不死不休號-,自然不會給紅袍人好臉色。“林陣,此人交給你了!”老三對著紅袍人說道。說完,老三就不再關注鐘山,而是將日光聚向劍傲之處。”老九,剛才給老七打擾了,我們繼續吧!”老三冷聲道。
  劍傲自然沒有問題,手中重劍一揮,再度二人戰到一起,越打越遠,畢竟都是皇極境強者,每招每式都是鋪天蓋地的強大。沒有了威脅,鐘山和紅袍人林陣再度對峙了起來。
  “色空是我師侄,不過你知道不知道都無所謂了,因為你馬上椅成為一具死尸,不,為了我的兩個死去的師弟,我要你死無全尸。”林陣語氣之中一陣陰寒道。林陣臉色變的極為陰寒,不迭,額頭的‘幺,字卻是漸漸隱了起幺字隱去了?
  鐘山橄假意外,開啟神印,實力暴蠟,收回神印,實力必定恢復如初,實力都恢復了,那沒有一點余地的狠話是何意思。“既然你即將成為死人,那就讓你看看到底什么才是寶貝。什么說話之間,林陣翻手抓出一把金燦燦的豆子。
  看到林陣手中的豆子,鐘山本能的感到不妙,身形微微一退,占據最有利地勢。看到鐘山動作,林陣露出一絲冷笑,翻手間,將手中豆子全部拋并未拋向鐘山,而是撒到了地上。隨著金燦燦的豆子灑下,林陣手中也不停的結著手印。
  一個個手印好似印在了四周空間一般,一股無形的能量從四方匯集金豆子之處,頓時所有豆子都出五彩光芒。“臨、兵、斗、者”隨著豆子的落地,林陣口中也喊出了四個非常尖銳的真言。臨兵斗者,隨著真言出口,眾豆子好似一把枷鎖得到鑰匙的開啟一“嘭~~~~~~~~~~~~~~~^~~~~~~~~~~近百個豆子,頓時出一陣煙霧,將四周都籠罩其中。()而這時,林陣終于再度瘩出鄔異的笑容。煙霧散去,大地之上忽然憑空多出百名金燦燦的身影。
  百個金燦燦的身影都是魁梧大漢,身上穿著金色甲胄,看上去充滿了肅殺的氣息,一個個眼神空洞-,手執巨型大刀,好似久經沙場的將士一般。豆子?是那些豆子變的?鐘山看到清楚,這些金色將士,都是剛才金豆子變的。
  仙家寶貝?是他們那個主人給的?昔日尸先生曾說過,這個組織的頭領,很可能來自大千世界,看來是真的。仙家寶貝?撒亙成兵?這?鐘山眉頭一凝。
  隨著林陣的一聲邪笑,最前面的那個拿刀金甲戰士,忽然間身形一動,僅僅留下一道殘影,就沖到了鐘山面前。
  鐘山一直在戒備,在那殘影沖到面前的一霎那,身形快避開,不過心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皇極境?這個金旱戰士是皇極境?怎么合?“嘭~~~~~~~~~~~~~~~~~~~~~~~~~
  那一刀狠狠的斬在了大地之上,頓時大地之上出現一道恐怖的深溝,深達百米。
  皇極境,真的是皇極境,無論是度還是攻擊力道,都是皇極境。雖然僅僅是皇極境第一重的樣子,可是,畢竟是皇極境啊。這一個金甲戰士是皇極境,剩下的九十九個呢?“殺”隨著林陣一聲令下,另外九十九名皇極境強者瘋狂的向著鐘山沖
  大地之上,都走出現百道金色殘影。無比的快,眨眼之間,就沖到了鐘山面前。
  強大,無比強大的金甲戰士。
  百名?
  鐘山是皇極境第二重,這些金甲戰士只有皇極境第一重,可是,金甲戰士多啊,百個,一百個皇極境對付你一個,換了誰都吃不消的。
  鐘山一揮手之際,大量泥澤沖天而上,無盡泥澤成為鐘山的助力。
  可是,是助力又如何?對付幾個皇極境還行,這可是百名皇極境啊,根本顧及不來的,況且百名皇極境對著同一處,同時攻擊,那力量該是多么恐怖的存在?鐘山身形快逃竄之中,林陣在一旁露出爽朗的笑容。
  主人給的這個法寶,果然厲害異常,百名皇極境,如此陣容,當真是帝極境之下,所向無敵。
  可是,影軀鐘山也有個特異之處,就是快,比同境界人快出很多的快。如幽靈一般,在金甲戰士中穿梭,瘋狂的穿梭,眾金甲戰士居然一點也奈何不了鐘山。鐘山干脆放棄了‘澤被蒼生”好似非常享受這種感覺一般。
  不,是挑釁,鐘山在所有金?戰士面前都轉了一囹。甚至引得兩個金甲戰士同時攻擊,攻擊到自己的一霎邳-,自己快躲開,兩個金甲戰士的攻擊,全部沖擊在了對方身上。
  看到鐘山雖然進攻不足,躲避卻是滋刃有余,林陣臉上十寒,冷喝道:“結陣!”結陣?鐘山聽到了林陣的話,莫非這些金甲戰士還能結陣不成?在鐘山疑惑之間,眾金甲戰士真的站齒與一個陣法之狀。
  眾多金甲戰士,頓時聚艿一個六方體,非常協調的揮出一刀「頓時,眾金甲戰士就好似籠罩在了無盡金光之中,化為一團金色能量向著鐘山沖撞而來。
  鐘山險之又險的躲過,結陣以后的著圖案金色能量,度快出了先前好多好多,即便以度自豪影軀,也是抹了一把冷汗。
  躲開的一瞬間,鐘山剛好看到金色能量造成的效果,遠處一座大山,在恐怖的撞擊之中,轟然間炸碎。
  一擊就粉碎了一座大山?
  這還沒完,在粉碎那座大山之后,金色能量再度向著鐘山瘋狂沖擊而來,轉眼就到了鐘山面前。
  鐘山不敢觸其鋒芒,身形快躲開,堪堪躲過,不過上衣依舊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轟~~~~~~~~…~~~~~~~~~~~~~~~~~又是一座大山炸碎,金色能量再度沖來。”哈哈哈哈哈。”林陣瘋狂的笑了起來。
  看著鐘山被金甲戰士圍攻的如此狼狽,不自覺的讓林陣產生了一股無限舒暢的感覺。又是幾次,鐘山身上衣服的口子越來越多。越來越狼狽了。
  不過這時的鐘山,并未如林陣想的那樣黔驢技窮,而是忽然嘴角露出一絲邪異的笑容。隨著這個笑容在嘴角綻開。”嘭~~~~~~~~~~~~~~~^~~~~~~~~~~
  金色光團轟然炸開,百名金?戰士結陣頓時破去,其中一個金甲戰士手臂,卻在不知不覺中被削斷了。
  林陣眼中露出一絲驚異不定,怎么做到的?鐘山這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
  散開的金甲戰士剛要再度結陣。
  鐘山看了看天上的林陣笑道:“撒豆成兵,也沒什么了不起!”
  沒什么了不起?林陣臉上一陣冷笑,沒什么了不起?馬上就要你死。林陣臉上露出一絲狠戾之氣。
  “我也會!”鐘山忽然說道。
  原本兇厲的林陣,聽到鐘山的第二句話時,被自己口水一口嗆著了。
  “咳、咳、咳,你也會?”林陣被口水嗆著時一陣咳嗽,臉上漲的通紅,不過語氣中的嘲諷顯而易見。
  “是啊,跟你學的!”鐘山點點頭道。同時探手從地上抓起一把石子。
  看到鐘山抓起一堆廢石子,林陣一陣茫然,這鐘山是傻子不成?老子的撒豆成兵可是主人給的法寶,你執一把破石子莫非也想撒亙成兵?帶著一絲冷笑,林陣正要指揮金甲戰士繼續攻擊。
  不遠處,鐘山模仿林陣先前的動作,一把石子對天一拋,毫無靈氣波動的灑向四面八方。“臨、兵、斗、者!”
  隨著一模一樣的手印打出,看著鐘山的動作,林陣眼中除了冷笑還是冷笑。撒豆成兵?這鐘山真的被嚇傻了。
  沒有再指揮金甲戰士進攻,而是看著那一把石子落地了。
  “嘭~~~~~~~~…~~~~~~~~~~~~~~~~~
  居然和林陣先前的一樣,一陣煙霧籠罩。看不清內部一絲一毫。
  一陣煙霧?看到這一幕,林陣微微一鄂。待一陣微風吹過,煙霧散去,石子落下之地,頓時多出了一百名清一色的鐘山模樣。一百個,一百個一模一樣的鐘山,落子全部變撒豆成兵?抓一把普通的石子也能撒豆成兵?林陣眼前一黑,差點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