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4)      第二章龍門谷(01-24)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4)     

長生不死34 喪尸軍團

申齊天于魔種少年看到遠處的戰斗,就迅躲入林中,快收斂自神氣息。(..)”是老三與老九?”魔種少年深吸口氣興奮道。
  而申齊天卻是瞳孔一縮的看向了鐘山,看到無盡泥澤沖天而上之際,申齊天眼中閃過一股憤恨。澤被蒼生,原本該是自己學的功法,居然落在了鐘山手中。“申兄,真是天助我也,老三與老九爭斗,只要他們兩敗俱傷,我們再沖上去,立馬布匕籌齊三塊玉牌了。”魔種少年興奮的說道。是啊,如此不費什么力氣就得到三塊玉牌,怎么有這么好的事
  “事情沒那么簡單,你看那鐘山。昔日大羅天朝的一部極強功法澤被蒼生”對付那個紅袍人,應該不費什么事情。”申齊天沉聲道。
  澤被蒼生當真了得,巨大的泥澤呼嘯天地,滿天盡是泥澤,轟然間將鐘山與紅袍人包裹在內。在內部,二人快戰-斗而起。泥澤內部?
  鐘山當初選這部功法,也是看中這點,記得年輕時看過雜志中的一段,子彈在水傘,連十米外的西瓜都打不穿,可見無形之水的阻力有多大,水中尚能如此,那在泥中呢?
  阻力必定更大,在泥澤之中,自己不受限制,而對手實力最少要被削弱一大半。如此情況下,再相斗,無形之中,自己就占了巨大便宜。因此,鐘山選這功法之時,毫不猶豫。澤被蒼生,澤盡蒼生。申齊天看著遠出海嘯般的泥澤,也深深吸了口氣。這功法的確太變態了,一旦被圉入泥澤之中,那就處處受制。
  “放心,老三的根骨比老九強,應該老三會占優勢,這邊鐘山占優勢,兩邊互沖,兩組人的整體實力差不多,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等!”魔種少年說道。“等?”申齊天眉頭一挑。
  “對,就是等,就算他們到最后有一人毫無損傷,你的紫金紋龍棍上的封禁不是已經被你解開了嗎?你前世封存三次的巨力,三擊‘定海',每一擊都有帝極境巔峰全力一擊之威,雖然用了一次,不是逼有兩擊嗎?況且你還是偷襲,我們必勝無疑。”魔種少年興奮道。“定海?”申齊天對一旁魔種少年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冷漠。
  定海,的確是前世封禁在棍中之力,強大無比,上一次,就是用了一擊‘定海”重傷了劍紅,才有這么長一段時間安逸,不知道劍紅何時把傷養好,必須有著自保。
  不過,那鐘山也必須死。
  申齊天取出紫金紋龍棍,看著遠處巨大泥澤海。
  翻手一揮,巨大的紫金紋龍棍就沖天而上,消失在了云層之中。
  “申兄,你這是干什么?他們兩方還未兩敗俱傷,我們冒然攻擊,必定被他們看出行跡,到時啃定一起對付我們。”魔種少年說道。
  魔種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擔心。
  “放心,我知道。”申齊天露出一絲邪笑。
  魔種少年點點頭,既然點到位了,也就不再多說。
  申齊天卻是露出一絲冷笑,等到最后?萬一最后鐘山逃跑了怎么辦?能殺鐘山,就盡力殺了,至于你?原本交情也就一般,你能不能得到薪火傳承關我屁事!
  遠處一個山谷之中,已經被泥澤完全淹沒,泥澤好似一片大海一般
  海嘯不斷,波濤沖天。很顯然,在內部正有著滔天澆戰。忽然“嘭~~~~~~~~…~~~~~~~~~~~~~~~~~
  一聲滔天巨響,整個泥澤海轟然爆炸西開,恐怖的巨力,接時將泥澤沖向四面八方,有著一半的范圍,泥澤盡數炸飛。暴露出那紅袍男子。
  紅袍男子眼中閃過一股驚疑不定,額頭一個紫色的‘幺,字散著淡淡紫光,神印。紅袍男子開啟了神印才脫逃而出,實力暴增了才脫逃出鐘山的囚
  全身的衣服已經有大面積撕碎,甚至暴露出來的身子上還布滿了血跡,若不是最后關頭開啟了神印,今日真的要交代在這里了。
  紅袍男子驚疑不定,不過神印開啟之后,就不懼怕鐘山了。全身實力暴增,實力直通帝極境。紅袍男子逃出,鐘山也緩緩撤去四周的泥澤,緩緩露出自己的身二人再度冷冷對峙。
  遠處,申齊天不知道紅袍男子修為已徑直通帝極境,只知道鐘山身上連衣角都沒傷到,西紅視男子,卻是狼狽不堪。全身是血。
  鐘山果然厲害。
  想到這里,申齊天不再遲疑,手指對著鐘山方向一點。
  飛入云霄中的紫金紋龍棍好似忽然收到指示一般,轟然間竺著從天而降,砸向鐘山。
  紫金紋龍棍,瘋狂向下,不,更好似在瘋狂變大,越變越大,轉眼之間化為一根通天徹地的巨大柱子。
  龐大的力量從棍底傳出,一股澎湃到極致的氣勢壓迫而下,四周山峰頓時被這氣勢壓垮,這僅僅還只是氣勢,真正的棍體直對鐘山,轟然砸下,勢必要將鐘山一棍砸死。定海,一棍之威,擁有定海之力。
  強勢到極致的力量,更是使得四周空氣震蕩的出輯皺,重疊的看上去無比不真實。
  棍子還沒落地,氣勢就壓垮了山峰,不遠處即便開了神印的紅袍男子感受的定海恐怖之后,也不敢觸其鋒芒,向著一邊艱難的退去。棍休直沖鐘山,更好似鎖定鐘山了一般,勢必要將鐘山壓碎。鐘山昂望天,來不及躲了,一點也來不及了,棍體轉眼到了頭頂。遠處申齊天一直凝神的看著,砸剎了,砸到了。
  定海之威終于砸在了鐘山的頭頂,碰到了,這一刻,即便是帝極境強者也來不及躲了,逃?休想。“轟。。。。。。。。。。。。。。。。。。。。。。。。。。。。。。。。。。。。。。。。。。”
  一聲滔天巨響,棍子壓著鐘山砸在了大地之上。整個大地被砸出了一個千米深坑。
  龐大的一擊,使得四周無盡山峰都忽然崩塌。紅袍男子險險避過,嘴角抽了抽,一陣慶幸,一陣恐懼。龐大的棍子頓時縮小,化為一道流光,轉瞬沖到申齊天的手中。
  一聲巨擊,可謂震動四方,先前戰斗的劍傲與老三,忽然一停手,一起看向棍子所在方向。
  一眼就看到了遠處的申齊天與那魔種少年。
  “老七?”劍傲與老三眼中十寒。
  二人戰斗,居然有個漁翁?頓時,二人戰斗的戾氣全部轉移到了老七的身上。老七想要偷襲?想都別想。
  老七也是冤枉的要死,若真的偷襲到了也就罷了,現在沒偷襲到還惹了一身腥,冷冷的看了一眼申齊天。
  申齊天抓著紫金紋龍棍,眼中閃過一股癇狂的興奮。
  鐘山死了,那種情況下必死無疑,肯定死了。“哈哈哈哈哈”申齊天一聲朗笑,繼而沖天而上。根本不管別人的憤怒,沖出了黑云,獨自跑了。飛出黑云?別人自然不會追出去,追出去就意味著放棄比賽「誰會放棄?老七有種吐血的沖動,暗責自己瞎7眼,居然請了這么個助手。
  老七見申齊天走了,毫不猶豫,調頭向著遠處竄去,逃的無影無蹤了。在這曇-只會承受兩組之怒,還是快逃吧。老七和申齊天都逃沒了,三人目光再度看向那大坑之處。鐘山死了?
  老三與紅袍男子都認為鐘山死了,畢竟那一擊偷襲,就算他們也躲不過,只有劍傲相信鐘山還活著。對著大坑飛了過去。
  鐘山還活著嗎?這是當然的。
  或者說鐘山根本沒有受到一點點的傷害。剛才的鐘山被‘定海,砸死了,死了又如何?那只是鐘山的一個影分身而已。不止剛才,就走進入幽冥天的那一刻,鐘山就變幻了身份。用一個影分身取代自己,影豁卻化為一個影子,躲在影分身的影子中。
  影分身存在的時間一天只有一個時辰,可是鐘山的影分身可不止一個,因此可以源源不絕的供應出影分身用來代替身體。砸死了一個影分身,鐘山還有幾百個。
  萬影天經,這和紅鸞天經一樣,一種逆天到變態的功法,而影軀本身就是一個影子軀體,這萬影天經就仿若是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萬影天經十二重,現在的鐘山已經練到了第八重。可謂是變態至極。不遠處紅袍人看著巨坑,眼中閃過一絲可惜,可惜鐘山不是死在自己手中。“老九,你的助手已經死了,將你的玉牌交出來吧。我可饒你不死。”老三盯向劍傲笑道。“你才死了呢?”不遠處忽然傳來鐘山一聲反擊之聲。聽到鐘山的聲音,老三與紅袍人陡然汗毛十里,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人嚇人,嚇死人,即便到了皇極境,對于理解范圍的事情,依舊會被嚇一跳的。循聲望去,不遠處一堆廢墟之中,鐘山好似屁事沒有,從廢墟中走出。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躲的過去?要知道,剛才的那一擊,即便是一個帝極境強者也不可能躲過的,只能硬接。可鐘山愣是屁事沒有,甚至身上衣服都沒有臟一塊。這,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