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長生不死28 一草一木皆可為劍

二看古正,鐘山叉將目開聚干另外二大太大玄王、太宗王與戰天王。三大太子眼中都閃過一絲不忿,不過,并未反駁,很顯然,這是事實。可是,若讓三大太子就這樣選擇臣服于古正一。顯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是現在拜祭古神通。如此莊重的場合。實在不適合吵鬧。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鐘山,看向鐘山如何對待。特別是三大太子,三大太子既希望鐘山留下,也不希望鐘山答應。
  “古正一”。鐘山忽然對著正一王叫了起來。
  鐘山不理幻屠龍,居然叫起來正一王?所有人都是一鄂,幻屠龍也適時不再多說,為正一王說的話已經說完,現在就看正一王自己了。
  “鐘將軍!”正一王點點頭。
  “鐘山有一事想要請教鐘山說道。
  “請說。
  ”
  “鐘山有一朋友,名喚“南霸天”也就是昔日您的下屬,號稱“沙場血屠夫。的南霸天,曾為您征戰沙場。貴為侯爵,古神通開天辟地之時,我曾見他在你方陣營。為何現在不見他了?”鐘山開口問道。
  南霸天,南霸天的性格,鐘山非常清楚,此等祭拜古神通的大事,以南霸天恩怨分明的性格,必定前來,可是。就在剛才,鐘山來的時候,瞄了一眼這四周軍團,找到了南霸天帶領的那一隊軍。可是卻少了南霸天此人。
  沙場血屠夫,也是這些年南霸天闖出來的名號,雖然不似鐘山這般響徹神州,但南霸天沙場的兇悍也使人津津樂道,更是一個常勝將軍。開戰以來,未嘗一敗,如一把尖刀一般。帶領大軍刺入戰場,直搗后方,一柄春秋大刀。劈盡無盡英豪。
  “南將軍?”正一王微微皺眉。
  “怎么?”鐘山問道。
  “圣上開天辟地最后一擊之時,打開時空裂縫,無數人被吸入其中。南將軍網好就站在一條裂縫的中央,不幸被吸入時空裂縫,就此沒了音信正一王搖搖頭嘆息道。
  時空裂縫?鐘山眉頭一挑。鐘山不懷疑古正一的話,因為在如此場合。他不可能說謊。被吸入時空裂縫?
  鐘山相信,南霸天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只是,想要再見到他,不知要等到何時何月。
  “多謝”。鐘山點點頭。“無妨,那請鐘山暫且留下,待祭圣上結束后,共商大事古正一也開口留道。
  “不了。剛才我等已經拜別了大羅,不打擾諸位了鐘山開口說道。
  聽到鐘山一意孤行,古正一渾濁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
  “既然如此,那千幽留下吧,為父已經好久沒和你說說貼心話了。”古正一忽然看向古千幽道。
  畢竟,古正一還是古千幽的養父。留下古千幽也在情理之中。
  “不了,自從父親收養千幽以后,千幽知恩圖報,這些年,為父親收羅天下英才,搜尋千世神寶。從無懈怠,不求回報,這些,也足夠還您這份恩情了,千幽現在是鐘山的女人,此刻,最后一次叫你父親古千幽搖搖頭開口道。
  古千幽這是要斷絕父女關系。這父女關系延續至今,其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古神通。應古神通要求,古正一才收了古千幽,而古千幽昔日卻非常在乎,不遺余力的為古正一收羅天下英才,可謂是竭盡全力報答古正一,可是,昔日被齊天侯冤枉之時,古正一居然撇開了父女關系。冷眼而觀,這讓古千幽的希望頓時破裂,父女之情也因此蕩然無存。
  現在,居然還想用自己要挾鐘山?
  古千幽自然馬上表態,“最后一次叫你父親”也是在斷絕父女關系。
  聽到古千幽的話,古正一渾濁的雙眼再度變得清明,搖搖頭道:“父女畢竟是父女,這是誰也改不了的
  古千幽一聽。眼中一怒。古正一這是要強行留下自己?這語氣很明顯。女兒不孝,父親管理,明顯的要用強了。
  鐘山抓住古千幽,將她拉到身后,走上前來,慢慢走到古正一的面前。
  鐘山與古正一距離不足一米。
  眾人看到鐘山的動作。都是微微一鄂,這是干嘛?挑釁古正一?
  三大太子都是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古正一惹毛了鐘山,兩人扛起來了?
  這是鐘山與古正一的戰場。一種氣勢的戰場,誰也不好插手,即便最先開口的幻屠龍,都是靜靜的看著,看著這一對梟雄般人物。
  鐘山沒有膽怯,走到古正一面前,微微一笑,深吸口氣。
  “古正一,我鐘山想走,沒人能攔的下。你也不行!”鐘山
  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不容置疑。一種強硬。
  鐘山要走,的確。僅憑古正一的確攔不住,鐘山的秘密太多,就是鐘山不出手,有尸先生,也能保證鐘山全身而退,畢竟,尸先生在極樂凈土。連佛陀的尸體都偷了出來,煉制成僵尸,也絕對強大。
  遠處,眾人只看到鐘山笑看古正一,以為二人交談融洽,豈不知二人爭鋒相對,更是相互威脅。
  鐘山聲音很大部分人沒聽到,可是在最近的三大太子和幻屠龍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四人都是微微一鄂,鐘山居然敢威脅古正一?
  三大太子心中微微一暢,同時一起盯向古正一,看他怎么辦?
  身后,幻屠龍眼睛一瞪,怒看鐘山。
  可,正待幻屠龍怒斥之際,古正一輕輕一攔,阻止了幻屠龍。
  幻屠龍卻是馬上不再多口,看到這一幕。鐘山心中一緊,古正一果真好手段,幻屠龍,同樣帝極境強者,居然如此聽他的話?就算有古神通傳位于他,也不可能如此聽話啊。只能說明一點,古正一藏的很深。很深很深。
  “既然干幽不愿留下,那就不要強求了。”古正一搖搖頭笑道。
  聽到古正一的話,幾乎附近的所有人都是一鄂,一種看不透的感覺,畢竟,從表面上看,古正一正處于絕對優勢啊,無論是實力、勢力、軍力,都是穩穩壓死鐘山的。為何現在放棄這個機會?
  眾人都看不透,都猜不透。
  鐘山也是微微一怔,看向古正一的目光也深深的正視了起來,此人不簡單,不,和古神通很像。太像了。這份氣度,不是常人所能擁有的。難怪古神通會選他。
  看到鐘山要走,另外三大太子也不再相攔。
  “嗯”。鐘山點點頭。退了出去。
  “七星堂,紫熏前來拜祭幾
  正在鐘山要帶著古千幽與鐘家軍離去之際,一個禮官再度高呼了起來。
  七星堂,紫熏?
  聽到這咋。名字,鐘山微微一怔。紫熏?是她?
  鐘山目光變得微微復雜,朝著外圍望去。網好和剛到的紫熏眼神一次碰撞。鐘山望去,眼神不變,而紫熏,卻是眼神一觸即走。
  紫熏?拜祭?
  大部分人不清楚紫熏身份。可是四大太子與幻屠龍清楚,紫熏其實是古神通的親生女兒。只是從來不肯認這個父親。不過現在古神通死,了。紫熏卻是意外的來了。紫熏與鐘山眼神一觸的一霎那,沒人發現,不過,二人自然不會裝著不認識。
  “紫熏長老”。鐘山點頭叫道。
  雖然有過一夜之緣,可是。對于這種事。鐘山自然不會傻的說出來。
  “你達到皇極境了?”紫熏眼中忽然閃過一陣意外。
  皇極境?鐘山那根骨,可是她最先看到的,從后天境界,到進階先天境界,再到因為紅鸞老魔的緣故,二人發生了一夜情后的第二天。紫熏對鐘山的根骨,可謂是里里外外都探查過。
  那根骨能達到皇極境?而且還這么快?這還不到百年啊。
  紫熏說話并沒有多大熱情。可也不算普通的冷淡,那非常隨意的口氣,聽在所有人耳中都是微微一愣,所有人都感受到一個信息,鐘山和紫熏非常熟悉,熟悉到至交好友的狀態,可,又不像,看紫熏那表情,好似懷春少女,看到情郎正和別的女人一起鬼混一般。
  酸。對,就是一種酸意。
  鐘山有了古千幽。什么時候又勾搭上了紫熏?
  四大太子都是一陣意外,看向鐘山之時。眼中閃過一絲不解,紫熏可是已經達至帝極境的強者。怎么會和鐘山有勾結?
  當然,眾人不知道的是,紫熏之所以能夠達至帝極境,也全是因為鐘山,鐘山昔日送的那朵仙氣玫瑰。酷似甘寶兒的仙人殘念給鐘山的那朵仙氣玫瑰。
  “機緣巧合”。鐘山點點頭。
  紫熏也是點點頭,看了一眼古千幽。就走到前面,拿起專人遞過來的一簇香,為古神通上了一炷香。
  古千幽看看紫熏,眼中閃過一絲狐疑,可什么也沒說,站在鐘山身后。陪鐘山一起等候一會。
  而另外的三大太子,此刻卻怪異的看向古正一,某非古正一知道鐘山與紫熏有什么秘密?
  古正一自然不去解釋,一如往常,站在那里,平平淡淡,讓人看上去更有種高深莫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