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3)      第二章龍門谷(01-23)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3)     

長生不死18 高深莫測

果然,在鐘山計劃之中,范一品的妹妹,大玄王最寵愛的一個王妃,看到了始末,柳煙煙瞞著大玄王幽會水鏡格‘始末,。
  甚至,還無比驚艷的看到水鏡先生離開太古圣都,走到一個山谷之際,忽然口吐黑血,剛好周圍有著一群低級野狼,堂堂大羅天朝官員,居然轉眼被撕成碎片。水鏡死了,這是范小櫻親眼所見。難道是柳煙煙在茶水里下毒?毒死這個野漢子?“好陰毒的女人。”范小櫻看著水鏡先生尸體被撕碎之后,就馬*。回府了。
  在府中,范小櫻輾轉反側,心中不斷思量,這個蕩婦,是有夫之婦了居然過出去勾引男人,一連兩個月,玩膩了以后,居然還下毒毒死了他。
  不行,王爺身邊不能留有這種女人,太陰毒了,將來說不定自己也要死在她手中,甚至還會害了王爺。
  原本范小櫻對柳煙煙就沒有多大好感,經過先前的事情以后,更是將心中的惡感放大百倍千倍。
  那一夜,范小櫻失眠了。不過,范小接并沒有馬上告訴大玄王,也沒有告訴范一品,王妃之間猜忌可不是大玄王想看到的,況且這近乎跟蹤監視了,不止大玄王會怪責,其它王妃以后也會防著自己。
  直到兩天后,范小櫻再也忍不住了,范小櫻看到一次柳煙煙給大玄王煮了些飲品,提心吊膽的看著,生怕里面有毒。大玄王書房。“王爺,水鏡死了!”范小櫻說道。“呃?”大玄王正看著一些!$科,忽然疑惑道。”我親眼所見,就在三天前,水鏡死了,中毒而死,“怎么可能,誰能毒死他?不要瞎說。”“是真的,我親眼所見,毒死他的人是…………
  大玄王皺眉看向范小櫻,對于范小櫻的性格,大玄王自然再清楚不過,她是一個識大體的女人,不可能無的放矢。可水鏡是何等存在?寧可說他被某個強者殺死,也不可能被毒死,他那智慧可不是擺設。“誰?”大玄王追問道。“柳煙煙!”范小櫻無比肯定道。
  聽到這個名字,大玄王瞳孔猛的一縮。是她?的確只有她可以毒死水錠。“這個女人太可怕了,而且行為不檢,前段時間………………范小櫻將‘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大玄王只是沉就的聽著。并未多說什么,可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等你哥哥來!”大玄王皺眉的坐在書桌之處。
  沒多久,大玄王的第一謀士范一品就被請到了書房。將來龍去脈弄清楚后,又專門派人在太古圣都搜了一遍,真的沒有水鏡的蹤影了支走范小櫻,范一品與大玄王單獨洽談了起來。
  “王爺,小櫻雖然是我妹妹,但我不會偏向她那一邊,這件事有根多漏洞,必須要謹慎。”范一品皺眉思索道。
  “嗯”
  “有一種可能,就是小櫻說的那樣,那么柳煙煙為了王爺,最后毒死水鏡,這樣,她就不會再有外部f擾,其心陰毒。另一種可能,就是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圈套?”
  “因為這其中涉及了鐘山,水鏡做不出這種事來,鐘山可什么都能做,他想要拆散柳煙煙與王爺,故意演的一場戲,演給我那不聰明的妹妹看的,故意讓王爺冷落柳煙煙。然后讓水鏡一舉奪回柳煙煙的“演戲?”
  “嗯,可這里面有著一個關鍵人物,柳煙煙,若是第二個可能,那柳煙煙心腸不會陰毒,那她就不是小櫻說的那么壞,根據她對王爺的感情,就不可能陪水鏡演戲。她知道多少,只要你問,都會跟你說。不演戲的話,她說的都是真話,因此,只要王爺試探一番就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范一品說道。“的確,只有這兩種可能。”大玄王點點頭。傍晚,大玄王招來柳煙煙。嗯要試探一番。“煙煙,聽說你這兩個月去見了水鏡?”大玄王問道。”王爺恕罪。”柳煙煙供認不諱。對于大玄王興不起撒謊的念頭。“我不會怪你的,只是不希望你再和他見面了。”大玄王點點頭嘆道。同時觀測柳煙煙的神情。
  柳煙煙神情中閃過一絲痛苦道:“不會了,再也不會了,王爺以后也不會再見到他了。”
  柳煙煙記得水鏡的話,水鏡說他走了,不會回來了。既然不會回來了,那大玄王自然不會再見到他了。
  可這話聽在大玄王耳中,卻是豁然開朗了,再也不會見到他了?莫不是說水鏡已經死了?如此的肯定,如此的堅決,只能說明她非常清楚這事,而此刻柳煙煙的神情之中,更多的是一種追憶。
  這種追憶,大玄王能體會出,是一種深深的惆悵,若僅僅是水鏡離開西-已,不可能有這么深刻,那只有水鏡死了,才會有。當然,大玄王不可能想到,柳煙煙惆悵之深,不僅僅來自水鏡,還有那六十幅畫、六十首曲子、一副古琴、一段長長的回憶、一份被呼喚出來的摯愛。大玄王‘弄明白了一切”看向柳煙煙的神情也忽變了,神情漸漸冷了起來。“你下去吧!今天不用你服侍。”大玄王冷冷的說道。柳煙煙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沒有說錯啊。微微一嘆退了回去。
  大玄王排除了第二個可能,那就是第一個,柳煙煙毒殺水鏡「防止東窗事發,豈不知,這東窗之事早已不是秘密。
  這一日開始,柳煙煙看到大玄王目光變了。變得疏遠了好多。
  知情者范小櫻,也開始落井下石,不斷從各方面對柳煙煙打擊,同時暗暗告知其它王妃,眾王妃守口如瓶,且一致對外,柳煙煙的生活頓時充滿了流言蜚語。加上眾女在確認消息真實性后,不斷給大玄王吹耳邊風。
  大玄王府,府內,成為一個新的戰場,硝煙四起,柳煙煙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柳煙煙被打入冷宮。
  從眾王妃的冷言論語,到大玄王,這個心愛男人的冷溢對待,柳煙煙頓時心灰意冷。也看明白了一切,原來,大玄王的愛,只是在水鏡的身上,自己只是個中介工具而已。如此一來,鐘山計劃的第二步,算是成功了。
  柳煙煙情殤,看破世情。對大玄王的感情雖然還在,可也隨著時間,不斷淡化,越來越淡化。
  心灰若死,柳煙煙雖然前后還擁護著大玄王的手下,可是這些人看柳煙煙的目光已經不再那么恭敬,樹倒猢猻散,這些人,很快成為眾王妃的探子,探尋著柳煙煙的一舉一動。
  所謂,陰極陽生,物極必反,死灰之下必有著一個火種,大玄王這股死灰之下,火種就變為了水鏡。水鏡就是那一縷希望之火,希望之火支撐著柳煙煙不要倒下去。可這希望之火好遠好遠,水鏡說他離去了,再也不回來了。
  柳煙煙丟下一句要回玉衙宗,就離開了大玄王府,前往她出生的地方,準備至此終老一生。大玄王沒有攔著,眾王妃更是巴不得她早點離開。如此一來,柳煙煙走了。帶著死灰下的一個火種,離開了太古圣都。至于大玄王或者眾王妃會不會加害于她,就不是鐘山要考慮的了
  因為,柳煙煙回全的時候,必定能夠因為‘緣分,再度遇見水鏡先告。
  東方府。
  “好了,又被你騙了個謀士!”古千幽笑道。
  “天意如此!我只是順天而為!”鐘山心情大暢,也跟著開起了玩笑。“你用這方法騙了多少女孩?”古千幽忽然神情一板道。“哪有啊,我可是很正直的。”鐘山馬上說道。”噗呲”“芙什么?”“你正直?你都壞死了。”古千幽說道,說著說著好似感覺語氣有-些不時味。剛好看到鐘山那玩味的笑容,古千幽臉上一紅。“聽說四大太子都被召去太古圣殿了?”鐘山忽然想到什么。“嗯,圣上有東西要向四大太子單獨交代。”古千幽點點頭。“最后時刻了,能交代什么?莫非就是天朝晉級的方法?”鐘山皺眉說道。“天朝晉級之法?”古千幽眉頭一致,想了想,的確,這個時候會傳什么?如此神秘召喚四大太子,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圣上也在做兩手準備,如此看來,有些不對啊。”鐘山露出一絲擔憂道。“什么不對?”古千幽問道。
  “開天辟地,與天相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天和圣上,必有一死,到底誰死?這個時候豈能做兩手準備,若是我,必定一往無前,只能勝不能敗,所有準備,也是為了勝利的準備,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何來命運站在你這邊?”“你這是掩耳盜鈴。
  “不,這種心理非常重要,哪怕實力在弱,這個時候也必須一往無前,身、心、神、意、念、勢,都必須一往無前,決不能瞻前顧后。圣上若僅僅是為了成仙,傳授天朝晉級之法無所謂,開天辟地可不同。沒有大氣魄不可為。希望圣上不是在交代后事。”鐘山擔心的說道。Ps:天氣預報(明日開天辟地,穿好盔甲,戴好頭盔!)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