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第七章太邪惡了

不。^”金蟬佛陀雙眼通紅的叫著,繼而通紅的雙眼之中迸發出-一股瘋癲的兇悍。
  金蟬佛怎么也不愿相信,仙器,自己手中的可是仙器啊,七彩佛珠,居然抵擋不過這個怪異的符篆,這鐘山真的是極樂凈土克星嗎?命劫,是命劫,無論拿出多么強大的東西,他都能有方法面對。不可能的,他怎么有這種東西?
  甚至,金蟬佛發現,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被封印了一般,連同七彩佛珠一起,被鐘山封印了,不可能的,為什么會這樣?這樣下去難逃一死,只有死,不行,就是死也要拉鐘山墊背。金蟬佛陀眼中閃過一股癲狂。。J!;i,,,,
  金蟬佛催動全力,所有力量,全部灌入七彩佛珠。要毀了墨玉符纂,自爆七彩佛珠,以強大的力量,摧毀墨玉符纂。
  煉化七彩佛珠之時,金蟬佛心神就與之聯系,一榮俱榮,一毀俱毀,毀掉七彩佛珠,備己必受牽連,重傷不已,而鐘山肯定也受墨玉符纂毀滅牽連,就算不死,也離死不遠了。“不好!”幾乎所有人都看到了金蟬佛眼中的瘋狂,紛紛防護起來。“轟
  一聲比先前大出百倍9!j巨響,從七彩佛珠之上傳出,太強了,威力太大了,一個超出先前百倍的巨大黑洞包裹了一切。
  三大圣上全力主持各自圣都抵抗,三大風水師全部努力支撐衍生界,頑強抵抗仙器自爆帶來的強大沖擊,太強了,整個極樂凈土搖晃了起來,東搖西晃,好似整個極樂凈土都要毀滅了一般。“父親鐘天驚恐的叫了起來。可是,在整個極樂凈土的噪聲中,根本聽不到絲毫。念悠悠眼中充滿了兇怒。鐘山死了?
  圣上和眾佛陀們都看的仔細,在那最后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七彩佛珠炸了,炸碎了,同樣,墨玉符纂居然也在那巨大的爆炸之中,炸碎了,炸成了粉末。仙器啊,還有那墨玉符纂,和仙器一樣的存在啊,都沒了?所有人都露出惋惜之色。
  黑洞,黑洞瘋狂的縮小,快速的縮小還原,三大圣都雖然抗擊的艱難,終究是抵抗住了,但是,沒有風水師主持的佛壇,此刻卻是退回了原樣,原先的三座佛壇,現在再度只剩下一座了,三個佛陀領著所有菩薩羅漢站起身來。看著消失的黑洞。
  金蟬佛沒死,身受重傷,跌落在佛壇之上,全身是血。這次真的虧大發了。不過,只要鐘山死,什么都值得的。
  可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鐘山沒死,依舊被裹在先前的光球之中,要知道,先前的光球,可是傾注了八名天極境全力加固的,一層層禁制囚困,要將鐘山拉向兩邊的。八名天極境全力加固,豈是那種余波所能披靡的?
  呼!
  鐘山被古神通拉了回去。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沒死,你不可能沒死的。”金蟬佛陀倒在血泊之中,怎么也不愿相信,鐘山居然屁事沒有?為什么冉L這樣?
  不止佛陀,眾圣上也看向鐘山,古神通解除禁制之后,鐘山真的屁事沒有。那所謂墨玉符纂的一榮俱榮,一毀俱毀,根本沒出現,墨玉符篆不是炸成碎末了嗎?鐘山心神怎么一點牽連也沒有。
  沒人知道,那墨玉符纂,鐘山根本就沒祭煉過,不是不想,是沒那實力,全是墨玉符纂自己認主的,自己根本沒祭煉過,何來心神牽連?
  “大秦圣上,非常抱歉,那塊墨玉符纂,是我上次偶然從你居所所得,原本準備還給你的,只是剛才因為意外,沒了。”鐘山對著遠處嬴說道。
  鐘山這一說,出于幾方面考慮,首先,偷了‘嬴,的東西,他心中肯定會有疙瘩,現在當著眾強者面道歉,以圣上氣度,不可能再追究,其次告訴天下,那玩意我沒有了,不要來找我麻煩,這東西是大秦圣上的,還想要,找他去。
  “那個嵬器?我也是偶然所得,既然沒了就沒了吧,這次圍剿極樂凈土,你是首功,我可以不追究。”嬴非常大度的說道,同時微微奇怪的看看鐘山。鐘山長長呼了口氣。放下心來。同時,無數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嵬器?何為嵬器?人超脫生死稱為,仙”鬼超脫生死叫鬼仙,又叫著‘嵬,是極度強大的存在,他們所使用法寶,就-和仙器一樣,叫著嵬器。
  原來先前和七彩佛珠相驥的墨玉符甕,居然是一個嵬器。來自陰間的強**寶?殺鐘山?現在眾佛陀有種悲涼的感受,鐘山真的是極樂凈土的命劫啊,殺?爆炸仙器,都沒炸死他?他是妖孽嗎?
  起初的憤怒已經化為苦澀。回顧以往,若是不去惹鐘山,會出運么大紕漏嗎?
  當然,鐘山還有一件事沒說,墨玉符纂被炸碎了,可是那碎末卻詭異的全部回到自己體內,依舊停在了紫府之中,由無數碎末再度聚集成為符篆形狀,只是好似內部儲存的能量消耗巨大一般,不若先前那么強勢了。不過這樣也好,以鐘山現在的修為,居然可以慢慢將其煉化了。“歸元佛,現在看你了。”歡喜佛忽然說道。“好!”歸元佛點點頭。繼而,腦袋后面的另一件仙器,忽然轉二十四諸天諸輪。
  看到另一件仙器,鐘山心中一緊,現在的墨玉符纂,可不能再抵抗一次仙器爆炸了。若歸元佛還跟自己拼命,那自己肯定死定了。
  二十四諸天諸輪,共有二十四方小世界,二十四個世界緩緩旋轉,冒射出詭異的光芒。
  看到歸元佛施展法輪,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而剩下三佛,卻是露出苦澀的神情。好似不到萬不得已,不會這么做一般。“噙、嘛、呢、叭、咪哄”歸無佛念起了六字真言。手中二十四諸天法輪越變越大。“不好!”涅凡塵忽然一聲大叫,繼而,快速的主持離火圣都沖擊另外兩個圣都,也開始沖擊起了佛壇。快速的沖擊,使得遠處歸元佛的苦澀越來越重。看著巨大的二十諸天法輪,眼中露出一絲淡淡,深深一嘆。”破…二十諸天法輪頓時冒射出億萬青光,直射三大圣都。”轟…
  三大圣都再度與佛壇相撞了,巨大的沖擊,使得佛壇頓時出現了無盡裂紋,無窮無盡的裂紋如蜘蛛岡一般,輻射向四面八方,佛壇之力,徹底毀了。
  不過,一撞之后,三大圣都也好似忽然消融了一般,二十四諸天法輪青光照射之后,所有圣都之景全部消失干凈,三大風水師的衍生界被破了。:;!}!;:-~,~,~,~,~,~,~,~v,^,,~,~,~^,^,4。~,~,~,~,~,~,~,~^,^,~
  圣都消失了,一切恢復如初,四周透露出一絲絲青色氣息,正是二十四諸無法輪法輪所釋放青光所致。“圣上,衍生界被破,這混亂‘界氣干擾,不能再布置衍生界“殺…另一處涅凡塵一揮手,手下眾多強者紛紛沖殺而去,沖向佛壇,與同樣,衍生界不能再布置,兩方也只能王對王、將對待再戰了。
  二十四諸天法輪也在這一刻好似忽然失去所有靈力一般,好似一堆廢鐵跌落而下。
  “歸元佛釋放了二牛諸天法輪內的所有界氣。想要縮小差距。”天老在一旁對古神通解釋道。
  古神通點點頭,目光盯向遠處的歡喜佛,眼中充滿了陰寒,現在就是手刃仇人的時候了。右手一揮,在一旁的鐘山,頓時被揮飛而去。
  鐘山是一個關鍵人物,絕對不能留在此處。頓時,鐘山被古神通**丟回了原先來的地方。“父親!”鐘天看到鐘山忽然出現,驚喜的叫著。鐘山看著遠處混戰而起,眼中充滿了感嘆,好險,終于出來了至于遠處大混戰,鐘山根本沒打算再去。極樂凈土的人,都是瘋
  在另一方遠處,依舊那個山峰,屬于黑世界之中,念悠悠身旁女子帶著一絲波動道:“悠悠,快,鐘山現在暴露出來了,射,射死他!”“師尊!”念悠悠不情愿道。
  “快,你來這里不就是要殺他嗎?他現在在白世界之中,一旦他躲入黑世界之中,你就戰不到他了,快,快射!”女子興奮道。并且抓著念悠悠的手,拉起念悠悠的絕世弓,直指遠處暴露的鐘山,讓念悠悠快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