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19)      第二章龍門谷(09-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19)     

第六章奴青惠

“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泥菩薩,你難道還要繼續與我為敵嗎?”
  鐘山一語道破遠處中心泥菩薩身份,雖說這里的人都知道他是泥菩薩,可先前的鐘山不可能知道啊,他怎么能一語道破泥菩薩身份?
  鐘山也是吸取了上次教“這次一開始就關注極樂凈土的風水師,微微一對照,一眼就認出了泥菩薩。泥菩薩?鐘山認識泥菩薩?
  所有人都驚愕的看向鐘山,極樂凈土眾僧忽然有種不妙的感覺,而三大圣上卻是微微一笑,特別是古神通。
  看著鐘山那動彈不得的身軀,心中充滿了感嘆,這個鐘山一次又一次的給自己驚喜啊。真的和當年的自己太像了。
  泥菩薩?那個強勢的泥菩薩,以一己之力,對抗三大風水師。其風水能力可謂變態至極,現在難道真的會被鐘山一句話說敗了?遠處泥菩薩一直沉就,即便被鐘山指著,也沉就之中。深深的吸了口氣。
  泥菩薩說道:“四位佛陀,本人欠鐘山一個承諾,不得已要告退了,不過,既然拿了你們的東西,這個風水大陣,我不會撤去的「告辭!”泥菩薩說完,身形一晃,消失在了所有人圣前。
  泥菩薩走了,離開了?少了風水師主持的風水大陣,還能算是風水大陣嗎?即便這個風水大陣再強,也擋不住時間的消磨,況且對方還有三個虎視眈眈的風水師。泥菩薩走了,真的走了!所有人都有種不真實的感受,這就走了?
  三大天朝之人,無不露出驚喜之色,好,好,好!一旦泥菩薩離開,這個風水大陣就再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古神通眼中又是一陣感嘆。羸眼中微微露齒一絲好奇的笑意,涅凡塵皺皺眉頭看向鈐山,而舞九天卻是神情微微奇怪。“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鐘山冷冷的說道。的確,你不戰鐘山麻煩,不通鐘山,就不會有這么多‘喜事'。
  四大佛陀現在都是雙眼通紅的看向鐘山,有種要吐血的沖動,看著鐘山那怨毒的目光,幾乎可以毒害天下蒼生了。鐘山,又是鐘'1;!
  少了泥菩薩,三個佛壇再也堅持不了多久,要不了多久的時間,就要被三大圣都撞毀,那時,極樂凈土真的面臨最終危機了。
  這個鐘山,真的是極樂凈土克星嗎?那修為,合體期,看了都有種肉疼的修為,居然屢屢破壞極樂凈土大事,一次又一次。極樂凈土眼看最后一個籌碼也丟了。
  敗了?極樂凈土真的敗了?敗在這個名不經轉的小人物手中?為什么會這樣?
  。,:!lb~~~~~~~~~~~~~~~^~~~~~~~~~~四尊佛陀都怒了,怒嘯蒼天,雙眼通紅直盯鐘山。”不對!”歸元佛忽然驚斗道,眼中的戾氣忽然散去。歸無佛一叫,另三尊佛陀忽然看向歸元佛。”鐘山,他,他是極樂凈土的命劫!”歸元佛說道。說完之際,歸元佛狠狠抽了。涼氣,另三大佛陀也是驚駭的看向鐘
  命劫,所謂命劫,任何一個人或者勢力(如天朝、圣地等整體)無論多么的昌盛,總有那么一個劫等著,命中注定的劫,叫著命劫。極樂凈土是強大,無限強大,但是,世上沒有-永昌不衰的東西,總會遇到命劫的。只是命劫,屬于修命范疇,修積陰德、修功名、修風水都無法紲摸,即便佛陀也無法紲摸,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命劫的出現,就代表這個勢力昌盛到頭了,要走下坡路了,哪怕這個命劫再微!!”都不是強大的你所能抗拒的。命劫不滅,就是你滅!必須滅!
  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一些例子,再強盛的天朝或圣地,一旦遇到命中注定的命劫,那就代表它完了。命劫可以是一個物體,一種天氣,一種地形,一個妖獸甚至一個人。哪怕它們再弱,可命中注定,他們的出現,就仿若遇到克星一般,被克的死死的。鐘山是極樂凈土的命劫?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向了鐘
  神州第一圣地的命劫?這個鐘山?好像真的是這樣,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在驗證這個事實。命劫現,圣地亡。鐘山也聽過命劫一說。”現在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鐘山大言不慚的說道。
  如此大言不慚,若是外人聽到,一定會汗顏不已,這是合體期該說的話嗎?可現在,極樂凈土之中,沒人再敢小看鐘山了。也不敢小看鐘山了,或許,鐘山對其他人根本沒有威脅,可是只要確定是極樂凈土的命劫,哪怕他打一個噴嚏,都會導致極樂凈上有重大損失的。“不行,必須死,鐘山一日不死,極樂凈土永無安寧。”金蟬佛陀忽然雙眼一瞪怒吼道。
  繼而,不管其他人的任何意見,瘋狂的沖向鐘山之處,手中七彩佛珠催化到最大,佛祖的法寶,純粹的仙器,看你還不死?
  金蟬佛一旦決定,另三尊佛陀自然全力支持,全力阻攔圣上等人。
  1l(IP:::,~,~,~,~,~,~,~,~v,^,r~,~,~,~^,^,,~,~,~,~,~,~,~,~^,^,
  三大圣上一陣沉哼,齊齊出手,甚至鳳凰至尊和眾風水師也齊齊出手,轟向金蟬佛。“轟~~~~~~~~…~~~~~~^~~~~~~~~~
  一群絕世強者的出擊,那是極為恐怖的力量。只見金蟬佛飛過之地,天空之中,頓時塌陷出一個巨大黑洞,是被眾強者集體轟出的強大黑洞。太強了,連空間都打出一個洞了,大洞充滿了吸力瘋狂的吸收著外界一切。
  正在所有人以為金蟬被殺之際,黑洞之中,忽然冒出一化彩光彩,金蟬佛嘴角溢出一堆鮮血,忍著重傷,沖了出來,手中七彩佛珠更是被催到了最強力量,狠狠的向著鐘山砸去。
  既然確定鐘山是極樂凈土的命劫,那就不能有絲毫保留,必須強勢,必須最強的一擊才行,否則殺不死鐘山,極樂凈土真的就完了。
  七彩佛珠轟向鐘山,四周空間被撕裂出一道道巨大←子。
  七彩佛珠雖說還沒有被金蟬佛煉化完全,可是仙器就是仙器,絕對不是凡器所能比的。
  眼看就到鐘山面拼了。所有人都知道完了。鐘山死定了。肯定死定了。
  即便古神通,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天極境全力出手,更用了仙器,就殺到眼拼了。這若還不死,天理何在?
  遠處,念悠悠捂著嘴巴,眼中充滿了驚恐,念悠悠師尊卻是皺皺眉頭,眼中閃過一股焦怒,不行,鐘山不能被金蟬殺死,要死,也只能死在念悠悠手中。
  尸先生等人全部停下了手頭一切,一起擔心的看著鐘山,眼中充滿了焦急。鈐天更是飛天而起,想要沖過去。
  可是,現在哪還來得及?生死一線間,七彩佛珠已經到了鐘山面前,當頭砸下,就是一個帝極境,不,天極境強者也要被重創的。鐘山躲的了嗎?
  所有人看著那七彩佛珠,仙器七彩佛珠,絕對是這天下最強大的法寶。莫可匹敵。鐘山要死了,死定了。
  鐘山冷冷的看著七彩佛珠,此刻的鐘山心情非常復雜,因為眉心紅鸞粉蓮依舊,就是說即便面對這仙器,自己也會屁事沒有,怎么可能?可多少次的經驗告訴自己,絕對不會有事的。
  佛珠要砸到鐘山的頭了。所有人都認為鐘山必死,即便身受重傷的金蟬佛,此刻也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下方眾佛更是捏緊拳頭,專注的看著。“嗡”鐘山頭頂之處,忽然間冒出了一物。
  雖然還沒看清那是什么,但是,在看到臨死的鐘山還能反抗之時,幾乎所有人都是神情一變,眾佛忽然有種不好的感覺,非常不妙的感受。
  那一物之上,一股龐大的氣息轟然爆發而出,直通四奈八方。甚至三大圣上頭頂氣運還有佛壇上空的功德都是一陣抖蕩。看清了,是一塊墨玉色荮纂。
  現場,只有一人認識那東西,就是大秦圣上羸,羸看到那塊墨玉符纂之后,雙眼一瞪,眼中充滿了驚訝。因為這本來是屬于自己的一個寶貝,現在居然在了鐘山手中?墨玉符纂自動護住了?墨玉符纂沖天而上,直接和七彩佛珠撞擊在了一起。
  七彩佛珠沒有祭煉完全,墨玉符纂也沒有。不過,墨玉符篆好似比七彩佛珠還通靈一般。“轟~~~~~~~~…~~~~~~~~~~~~~~~~~
  墨玉符纂直接將七彩佛珠撞向了金蟬佛陀,將七彩佛珠的威力全部反彈而去,轟炸出了超級巨響,天崩地裂的浩瀚,一個比剛才還要大出三倍的巨大黑洞昂然而出。
  墨玉符纂貼著七彩佛珠,七彩佛珠貼著金蟬佛陀。
  墨玉符纂更好似找到兇手一般,想要將金蟬佛陀徹底轟死或封印。
  金蟬佛陀只感覺連著七彩佛珠傳來一股力量,好似自己全身越來越僵硬,快要被封印了一般。
  “不~~~~~~~~…~~~~~~^~~~~~~~~~~金蟬佛陀雙眼通紅的叫著,繼而通紅的雙眼之中迸發出一股瘋癲的兇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