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7)      第二章龍門谷(09-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7)     

第五章連女人都會沉迷的絕世妖姬

極樂凈土,功德云洽之上,忽然出現一座擎天寶塔。塔共九層,樸素無奇,但卻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神奇力量。吞噬功德!
  功德無影無形,即便凝形之后,也不是人所能觸碰的,即便極樂凈土四尊佛陀,也只懂得聚功德、分功德,而不懂得掠功德,可這一座九層寶塔,卻是一改別人的認識,逆天的搶奪起了無量功德。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遠處鐘山父子已經瞪大7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這還僅僅是棲靈塔的一個分體而已,并不是本體,本體正在鐘天的體內。棲靈塔,以分體為骨,菩薩為肉,居然有如此變態的能力。
  不止鐘山,現在極樂凈土之中,幾乎所有人都看著那恐怖的震天之塔。塔底好似一個漩渦,瘋狂的吸收著漫天功德,連同下方被吸收的功德都旋轉了起來,如長鯨吸水一般,抽離極樂凈土無量功德。
  天雷滾滾,烏云密布,整個極樂凈土之中,忽然產生了無量巨變一樣,因為功德被強行掠奪,導致世界要崩潰了一樣。
  吸!吸!吸!感受到體內棲靈塔內功德的增加,鐘天捏緊了拳頭,眼中盡是血絲。“師祖,弟子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鐘天心中暗暗發誓。
  終于,在極樂凈土功德被棲靈塔瘋狂抽去一半之際,下方光球由的眾強者發現了。最先發現的卻是歸元佛。“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功德怎么在減少?”歸元佛一聲驚駭。
  另外三尊佛陀同樣驚駭的發現,加注在自己身上的功德,正瘋狂的減少。極樂凈土的功德正瘋狂流失。
  可三大圣上豈會讓眾佛停下來研究?圣都繼續撞擊著佛壇,恐怖的巨力一絲也不得放松,每次沖撞力之甚,即便內中眾帝極境強者,都是臉色一陣發白,這一次次撞擊,其威力可是連天極境也不能長此承受的。“金蟬,你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歡喜佛驚叫道。
  功德在減少,若是少到一定程度,那佛壇圣地就不再擁有天威,那時,衍生界再無絲毫意義,極樂凈土必敗無疑。
  由于強大的撞擊產生亂流,使得神識根本無法探出,但是,對于天極境強看來說,天地奧妙法術很多,自然有辦法。只見金蟬佛陀對天一揮,在金蟬佛陀上空,頓時出現一塊光幕「光幕所展示的,正是外界之景。頓時,一個巨大九層寶塔突現而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那座寶塔。怎么可能?這是什么玩意?“就是它,它在消融我極樂凈土無量功德。”彌陀佛怒吼道。
  消融?眾人沒敢想到掠奪,因為那太不真實了,也沒聽過,消融還能讓眾人接受。“毀了它。”歡喜佛叫道。“嗯!”金蟬佛馬上應道。
  但是,外界三大圣上豈會讓他們如意?見那座九層寶塔消融功德,這再好不過。轟撞繼續。”轟●轟。轟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強大的震蕩,越來越強,而因為功德的消失,導致佛壇阻擋的越來越艱難,甚至一些地方更走出現了些許裂紋。現在,三尊佛陀主持三座佛壇,只有金蟬佛可以行動。“喝……金蟬佛一個大手印轟出。“嘭”大手印的威力,轉瞬被佛壇與圣都礓撞湮滅。
  眼看功德越來越少,金蟬佛顧不得其它。將昔If弗祖賜予的七彩佛珠取出,催動之際,頓時全身被七彩流光保護,沖天而上。“轟轟~…轟
  強勢的撞擊,作用在了金蟬佛身上,即便有著七彩佛珠保護,依舊身受重擊一般,臉色一陣蒼白,不過,終究是沖出強勢撞擊,身體出來了。出來的瞬間,金蟬雙眼一瞪,狠狠的一雩拍去。”轟
  天極境的一擊,是極為恐怖的,這一擊好似擁有毀天滅地之成,天空出現大量的祠皺,一絲絲空間裂紋若隱若現。!!!!!,~,~,~,,~^,^,,~,~,~^,^,4J~,~,~,~,~,~,~,~^,^,
  仿制的棲靈塔,連同內部的明臺菩薩,終于在這一擊之中,被轟然炸碎了。
  死了,明臺菩薩舍生取義,為大明寺積攢無盡功德,葬身金蟬佛陀之手。遠處鐘天拳頭捏出了血,冷冷的看著金蟬佛陀。而這一_刻,三大圣都也忽然一停,停止的撞擊。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居然還有人來幫忙?到底是誰?
  仿制棲靈塔炸碎,四尊佛陀一起露出驚訝之色,這到底什么東西?同時心中都是一陣緊張,還有人,還有誰?看著已經消失大半的功德,眾佛陀都是一陣怒氣,功德啊,那么多功德,要幾萬年才能收集的功德啊,到底誰?是誰?“歡喜,看看這是哪來的?”歸元佛叫道。歡喜佛對天一收,仿制棲靈塔轟碎后遺留的明臺菩薩身上些微碎片入手,繼而對天一指,頓時,好似一股氣流直沖遠處。這是一種逆空**,找尋這些東西從哪里來的。頓時,一股氣流所過,直沖遠處鐘山之地。卷起千堆煙塵。所有強者的目光,全部聚向那里,到底是誰?剛才的塔是誰放出的?佛陀們眼中含煞,眾圣上眼中帶著意外。
  看到了,當看到氣流最終沖向鐘山父子之時,所有人眼中都變得極為精彩。
  “鐘山!金蟬佛雙眼怒瞪著遠處,聲音之中充滿了一種扒皮抽筋啃骨喝血的恨色。又是鐘山,又是鐘山!四尊佛陀眼中都是充滿了無限仇恨,又是他壞極樂凈土大事。顯然,這個‘有前科,的鐘山,又被誤會為作案人了。四尊佛陀眼中充滿仇恨,可三大圣上并沒有仇恨啊,甚至還感激鐘“嘭
  鐘山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頓時將自己吸起,轉瞬消失在了所有人前,忽然出現在了戰場最中心。
  金蟬佛要殺他,歸元、彌陀、歡喜四佛也要殺他,屠戮萬次不足泄憤,更要將其魂魄打入阿鼻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爾敢古神通一聲怒吼。頓時,三大圣上,還有舞九天等強者齊齊出手。“嗡”
  鐘山停在了戰場的中心,半空之中,一個圓形的光球將其包裹,光球四周,空間褶皺震蕩不已,好似水紋一般,蕩漾非常。這是眾佛陀和眾圣上爭奪鐘山此人。兩方巨力,都在拉扯著鐘山,三大圣上之力,都是將鐘山推入太古圣都,而四大佛陀卻是將其拉向佛壇之地。
  光球之內,鐘山雖然沒有親身體會到眾天極境的強大,但也動彈不得,全身被禁錮一般,鐘山知道,現在這是有人在保護自己,不然早被這些佛陀拉成碎片了。
  “鐘山,你屢壞我極樂凈土好事,今日你必須滅,0”歸元佛忽然叫道。
  “滅,?我壞你們極樂凈土好事?哈哈哈,禿驢也會含血噴人「我幾時壞你好事?閉口不動禪?若不是你強逼,會自己破去嗎?不過,我卻奉勸你,最好現在放了我,否則,我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來。”鐘山寒聲說道。
  鐘山說完,幾乎所有人都有種怪異的感覺,無論是佛陀、圣上、至尊,還是在各自天下的太子、眾支、菩薩,一個個看鐘山都是非常的不真實。鐘山這樣子,明顯放在砧板上的肉了,動彈不得。居然還敢說狠話以至于,天朝眾臣都-一陣感嘆,瞧瞧,看看人家那面皮,看看人家那魄力,難怪這么快就成了公爵。甚至四尊佛陀,差點被他氣樂了。“滅,到臨頭,你還嘴硬。”歡喜佛冷聲道。
  其實,只要眾佛拼著受一次傷,孤注一擲屠殺鐘山之際,被圣上或至尊偷襲一擊,就可以徹底湮殺鐘山,但,誰沒事愿意被偷襲一擊。“這么說,你又要逼我了?”鐘山寒聲道。聽到鐘山的話,要不被他弄樂了,要不就以為鐘山瘋了。現在動彈不得,你還能干什么?就算放開你手腳,也不夠佛陀一個屁震的。
  三大圣上都沒有插口,因為鐘山是大羅天朝的人,古神通沒插口,別人自然不好插口,古神通深知鐘山為人,知道鐘山不會拿自己小命開玩笑,也怪異的看了起來。“哈哈哈哈,我就逼你,又怎么了?你這個螻蟻,壞我媽存凈土幾次大事,現在,就是你的死期。”歡喜佛臉色有些陰翳道。
  鐘山冷冷一笑道:“天作孽猶可存,自作孽不可活。泥菩薩,你難道還要繼續與我為敵嗎?”
  鐘山目光一凝,直視最中心山峰之巔的泥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