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91 驚天消息

鐘山不說還好,一說之下,舞九天頓時氣的臉上一陣潮紅!
  這事情根本不用過多思考,將先前鐘山的請求,冥元丹的突兀出現,再到朱雀脫毛前的忽然消失。www.booksrc.net
  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很自然,自然而然的將矛頭直指鐘山。看著鐘山現在一副‘茫然失措’的樣子,這換了誰看了不氣人?
  舞九天是怒喝鐘山,甚至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可,舞九天并不敢那么做,不是顧及帝玄鎩,而是朱雀,鐘山現在,光腳不怕穿鞋的!跟他死扛也不是辦法。
  而且看他那樣子!舞九天就知道鐘山早就預謀好了等她之中。
  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心中的滿腔怒火壓下。周圍氣勢一斂,狂風一止,靜了下來。但看鐘山的眼神還是冷冷的。
  “說吧,你要如何才肯將冥元丹給我?”舞九天問道。
  看到舞九天態度忽變,鐘山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緊!
  “鳳凰至尊,說起來,剛才應該見過天靈兒了吧!”鐘山問道。
  聽到鐘山一問,舞九天眉頭一挑,雙眼一瞇,眼中閃過一股殺氣。
  “鳳凰至尊應該知曉,天靈兒原本就是鄙人的妻子,那什么文試、武試對我來說根本就沒什么意義,因為天靈兒原本就是我的,我鐘山要帶走天靈兒,誰也攔不住!”鐘山神情一肅道。
  看著眼前的鐘山,玄元和舞九天瞪了好一會眼睛,不斷消化鐘山那偌大的口氣。這感覺怎么那么荒唐啊?
  鐘山那什么修為?元嬰期?呃,就算元嬰期大圓滿吧,可,這屁點修為的人,居然一副好似老子天下第一的態度。
  這換了誰看了都是一陣不爽!一陣別扭!
  別扭就別扭吧,鐘山既然敢說,那肯定就做得到。謀士可無力,一計能殺百萬軍,政客可無能,一策能束億萬民!
  “不過,靈兒是我妻子,我不能委屈了她,在此委屈了這么多年,甚至還被封印了記憶,靈兒能夠忍受,我鐘山不能忍受!”鐘山說道。
  玄元和舞九天眉頭都皺了起來。
  “鳳凰至尊,是你封印了靈兒的記憶?”鐘山忽然指向舞九天。
  鐘山語氣之中,充滿了一種霸氣,即便舞九天天極境強者,也忽然心中一緊,這一緊來的太荒唐了。
  隨機,舞九天一眼怒瞪而去,雙目之中蘊含一股強烈的意念。一種上位者意念,直沖鐘山腦部。
  “啊嗚”
  八極天尾一口吞掉這股意念。舞九天微微一鄂。
  “不錯,是我,怎么?你還想報仇不成?”舞九天眼中一寒道。
  而鐘山并沒有繼續肅言,而是對著舞九天恭恭敬敬的一拜。
  鐘山的一拜,讓玄元和舞九天一陣意外,這鐘山剛才強硬無比,怎么忽然…………。
  “多謝!多謝鳳凰至尊救了靈兒!”鐘山說道。
  鐘山舉動讓舞九天有些詫異,冷著眼睛看向鐘山。
  “恩是恩,怨是怨,鐘山分的清楚。”鐘山說道。
  “哈哈哈哈,恩是恩,怨是怨?你如何分的清楚?”舞九天冷笑道。
  “我鐘山在的一天,我保鳳凰一族昌盛不衰!”鐘山說道。
  “你?你保我鳳凰一族昌盛不衰?你又有何資格保護?”舞九天寒聲道。不是舞九天看不起鐘山,關鍵鐘山這修為,真的讓人不可信。
  “我鐘山答應的事,決定的事,從來沒有辦不到的,對此,鐘山不再多做保證,未來會證明一切。”鐘山說道。
  “恩說過了,說怨吧!”舞九天冷眼看著。
  “好,那鐘山也就不矯情了,將所有條件一并提了!”鐘山說道。
  “說!”——
  武試時間要到了,全離火圣都的目光,都集中向了所謂中心廣場!因為這次大比,有著一個關鍵的人物,鐘山!
  鐘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的長生不死藥!這是所有人眼紅的目標!
  中心廣場!說是廣場,但其范圍卻是極為廣闊!
  直徑有千里之巨!一處純生態森林山川環境,武試的規矩,就是不允許飛行!甚至,到時還會開啟某種特殊大陣,使得任何人神識無法使用。在這片龐大區域之中戰斗,可帶軍百萬,直到對方主帥投降或者被俘虜!只剩下一方之人。那一方就是最終獲勝之人。
  早在幾天前,所有圍觀者就被清理了出去,供四方軍隊駐扎!
  鐘家軍八十萬,少飛侯也是八十萬大軍,至于趙天殺和逍遙侯卻是各帶著百萬大軍。
  四路大軍全部駐扎下了以后,四方主帥全部去面見公主!
  天靈兒一早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帶著不穿衣服的朱雀在北面一處宮殿等候。涅青青站在天靈兒身邊。
  很快四方主帥就到了。
  少飛侯、逍遙侯、趙天殺,還有一個,并不是鐘山,而是林嘯!
  天靈兒看到四人,看到鐘山居然不在,早上打扮時的期盼心情頓時降到了低谷,同時心中涌上一股非常深重的委屈,委屈的淚水都要溢出來了一般,強忍著不流淚!他真的生氣了嗎?
  “你是何人?鐘山呢?”涅青青馬上問道。
  “鐘家軍,副帥林嘯,見過二位公主,大帥因要事暫時處理之中,由林嘯代表大帥負責指揮鐘家軍,先行進行比賽!”林嘯說道。
  “混賬,要事?有比武試更重要的事嗎?”涅青青怒道。
  “某非鐘山上次輸了,想要棄權了?派你這個名不經轉的嘍啰故意輸?”一旁逍遙侯陰陰一笑道。
  一旁天靈兒眼中盡是悔意!要不是自己上次作弊,鐘山能不來嗎?天靈兒整個人都低沉了下來。
  林嘯看看逍遙侯,冷冷一笑,名不經轉?也許吧!對于逍遙侯,林嘯也懶得理會。
  “二位公主放心,大帥說來,肯定會來的,我們只是打前戰,而且大帥所要做的‘要事’,也是關于靈兒公主的。”林嘯說道。
  “呃?”天靈兒一愣,原先的低沉情緒好似忽然忘記了一般。
  “什么意思?”涅青青問道。
  “這個,請恕在下無權泄密,只能告訴二位,大帥正在為靈兒公主做一件非常難非常難的事情,要讓全天下的人記住最后勝利的那一刻,要讓靈兒公主做大帥最幸福的新娘!”林嘯說道。
  林嘯如此自信的說話,二女原先的忐忑也慢慢靜了下來。
  而林嘯一席話,卻讓身旁同競爭的人受不了了。
  “怎么說話呢?還沒開始,就內定了?”逍遙侯冷冷的說道。
  趙天殺也冷冷的看向林嘯。
  只有少飛侯,根本沒有在意林嘯說什么,畢竟,少飛侯看的最為透徹,現在的得瑟話,將成為失敗后最羞辱的回憶。只要自己勝了,哪管別人怎么說,可是,少飛侯卻看向了靈兒的手中皺起了眉頭。
  靈兒手中的朱雀,毛掉光了?
  不可能的,這才多久沒見,毛怎么會自己掉光了?一定是人為的,可這天下,誰敢拔公主寵物的毛?
  是公主自己?
  想到這里,少飛侯眉頭微微皺起,這是才發現,好似自己對靈兒公主并不是那么了解一般。自己需要的是一個溫柔如水的妻子,不是這種心腸狠辣的女子。
  想著想著,少飛侯微微一嘆,也許不是靈兒公主吧,也許還有其它原因吧!
  不管怎么說,天靈兒在少飛侯心里,原先完美無瑕的形象出現了一絲破綻。
  “好了,你們去各自軍營吧!明日號角一起,正式開戰!”涅青青說道。
  “嗯!”四人馬上應道,繼而退去了。
  回到軍營之中,少飛侯坐于帥案之處,不斷思索著天靈兒手中的朱雀。
  這時,少飛侯的女兒,冰冰忽然跑入大殿。
  “冰冰,你怎么在這里?”少飛侯疑惑道。
  “我早上讓馬叔叔帶我過來的,我還穿了盔甲呢!”冰冰略微興奮道。
  “你怎么找到馬叔叔的?你不是在你娘那里嗎?”少飛侯疑惑道。
  “娘送我來的!”冰冰說道。
  “她?”少飛侯神情忽然變得復雜了起來。
  “你娘還好嗎?”少飛侯輕聲問道。
  看看少飛侯,冰冰眼中有些為難。但還是輕輕的點點頭。
  “冰冰,不能騙我哦!”少飛侯何等眼力,從冰冰神情中,頓時發現了不尋常。
  “娘不讓我說!”冰冰委屈的說道。
  “說吧,沒事,你娘要找你,我攔著。”少飛侯說道。
  “嗯!”
  “娘,娘哭了幾天了!”冰冰怯怯的說道。
  “哭?”少飛侯眼中怒氣一閃,繼而,好似想到因由一般,有些不確定的看看冰冰。
  “為什么事哭?”少飛侯問道。
  “我問娘,娘就是不說,還讓我不要告訴你!”冰冰說道。
  少飛侯眼神之中復雜更甚了。
  “不過,我和娘睡在一起的時候,娘做夢的時候,總是叫爹的名字,還說不要走!還睡著的時候流眼淚了!”冰冰說道。
  聽到冰冰的話,少飛侯忽然之間沉默了,好似追憶起了往事一般,心情不斷起伏。
  “爹?爹?”冰冰看少飛侯發呆,馬上叫道。
  少飛侯馬上回過神來,深深的吸了口氣。
  “沒事,爹沒事!”
  “冰冰!”少飛侯忽然認真的看向冰冰。
  “嗯?”冰冰坐在少飛侯大腿上問道。
  “假若我和你娘分開很遠了,你只能選一個,你要跟爹生活,還是跟娘生活?”少飛侯問道。
  “跟爹一起!”冰冰咬了咬嘴唇,非常堅定的說道,同時心情也好似變的非常難過一般。
  “為什么?”少飛侯問道。
  “娘說了,她自己會照顧自己,但是爹自己不能照顧自己,有我在身邊,我可以代替娘照顧爹!”冰冰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
  少飛侯一把抱住冰冰,情緒也好似催到了最大化,眼淚也忍不住出來了。
  “爹,不要和娘分開好不好!”冰冰哭泣著說道。
  “好,好,不分開,我們一家三口永遠不分開!”少飛侯緊緊的抱著冰冰說道。
  抱了一會,少飛侯扭頭看向大殿之外。
  “小馬!”少飛侯叫道。
  “在!”外面忽然跑入一個將軍。
  “通知所有將士,武試取消,全部回府!”少飛侯下令道。
  “大帥,可是靈兒公主…………。”將軍皺眉擔心道。
  “我已經擁有最好的了,何必再做這煩惱之事?”少飛侯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