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6)      第二章龍門谷(09-26)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6)     

長生不死80 人不可貌相

泛人知道鐘山干嘛。只看到鐘山年伸講海水!中。就剮餅牡擺著手掌。
  但眾人都知道,鐘山絕不做無用之功,那他到底在干什么呢?
  正在眾人疑惑之際。
  “嘭”
  海面上,忽然一條海魚沖出水面,繼而落入海中。
  眾人僅僅眉頭一皺,以為是巧了而已,但,緊接著。
  “嘭嘭嘭
  又是七八條魚跳出水面,這下,眾人不覺得巧了。
  因為下一刻,越來越多的海魚跳出水面。
  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十條、百條、千條、萬條、十萬條、百萬條!
  滿眼望去,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上,四處都是那無限亢奮的場景,所有魚都無比沖動一般,扭動著那強壯的身體,沖海而上,好似這片大海已經變為滾油鍋了一般,全部跳出水面。
  太壯觀了,先前天殺一劍也只是千里之內,而鐘山這一手,頓時使的千里之外的海魚也沖天而上。
  無數海魚好似得了躁狂癥一般。哪怕那深海之魚,都全部沖出海面了。
  跳!跳!跳!
  岸上的眾侍衛,早已被這詭異的事情看傻眼了,這怎么回事?沒有絲毫法力波動啊!
  整個海面之上,全是魚,無窮無盡。所有魚都變得躁狂了起來。有攻擊其它魚,有純粹不想呆在海里。甚至,更遠處居然出現了一條蛟龍。”
  蛟龍沖天而上,通紅的眼睛,帶著恐怖的速度,飛走了。
  岸上的人,無不張口愕然,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是鐘山的手?
  但,鐘山此刻手已經不在水中了。而是站起了身子,遠處大海之中,無數海魚依舊躁狂不已。蹦來蹦去。
  見鬼了?不,見鬼都沒有這么夸張的,怎么有這么邪門的事情?
  鐘山騰空而起,飛向高空,觀察起了整個大海,忽然,鐘山眼睛一亮,探手一吸,一條五色斑瀾,身上長滿刺的怪魚被鐘山探手吸來。
  “哇,爹,這太好玩了,大海的魚全部跳舞了,回去你也弄給我看,好不好!”冰冰兩眼冒著星星叫道。
  億魚狂舞?
  這時,鐘山才飛回岸邊,再度將手深入海中。將先前的紅鸞迷霧全部又吸了回來。這時,鐘山才長呼口氣,畢竟剛才一次輸出紅鸞迷霧太多太多了,即便以現在紅鸞迷霧第六重都有些吃不消,大海,一片大海啊!不過吸回紅鸞迷霧,就變得好出了很多。
  扭頭,眾人依舊怪異的看向鐘山,這著么回事?
  逍遙侯、趙天殺還能看出是法術之威,少飛侯是用藥物,可鐘山捉魚,這算什么玩意?
  沒有法術,沒有藥物,將手伸進海里,就億魚狂舞了?并且還說停就停,這魚是你家養的不成?可這些魚大多沒開靈智啊,就算家養也不可能這樣啊,這怎么做到的?
  “五色毒豚!”冰冰忽然叫道。
  冰冰的一聲驚訝,驚醒了眾人。
  天靈兒從一開始的興奮馬上恢復了很多,涅青青看向鐘山時,眼神中也閃出一股莫名意味。逍遙侯與趙天殺,都是陰沉著臉。顯然鐘山這一手億魚狂舞,將他們的招式全部壓下去了。只此一手,就可技壓群雄!
  也是,最少那些侍衛的目光已經證明了一切,一個個侍衛眼中充滿了狂熱。
  “五色毒豚?那不是劇毒之物?鐘山,你莫不是要用一條毒魚給靈兒吃吧?”逍遙侯陰陽怪氣道。
  “毒?逍遙侯還怕毒?不過小我做魚也不是給你吃的,日漸中午了。逍遙侯還是去做你的菜吧!”鐘讓。反駁道。“華!”
  魚都捉到了,下再就是做菜了。
  可是,做菜?眾人一陣古怪。怎么做?眾人都辟谷無數年了,哪里還會做菜?不過,既然答應下來了。自然要做,哪怕是用法術也要做出一道菜。
  “是啊,你們各自去做吧!”涅青青笑道。
  繼而,趙天殺和逍遙侯都去找各自下屬了。
  趙天殺還好,下屬之中還有一些人記得怎么做菜,可逍遙侯帶來的二十九人,個個都是皇極境,個個都是鼻孔朝天的人物,做菜?幾百年都不做了,而且哪還需要自己做菜?下人早早做好了。
  只有鐘山,鐘山雖然辟谷,但口舌之欲從來沒有放棄。
  只見鐘山右手一翻,眾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一個灶臺,鍋碗瓢盆,一樣不缺。
  “叔叔,能不能借一個鍋!”冰冰跑過來說道。
  一旁少飛侯一陣古怪。少飛侯本來想說,自己有礦石,馬上就可以煉制一個灶臺,可冰冰都跑去了。也只能將話咽了下去。
  對于冰冰,鐘山還是非常喜愛的,點點頭,在眾人無語之中,居然
  “爹,將那塊削下來!娘說過,那塊肉最嫩!”
  在尷尬中,冰冰非常老練的指揮著少飛侯。誰讓冰冰對這的研究更深呢?
  五色毒豚!
  越是劇毒之物,越是鮮美,只要懂得去做!這五色毒豚,鐘山以前也吃過,自然知道怎么做,怎么去毒囊。怎么做鮮美。就好似年輕時吃的河豚一樣。
  鐘山是從凡人過來沒多久,對于吃。可是非常講究的。
  “叔叔,借點作料!那個也耍!”冰冰又跑了過來。
  鐘山都一一給了冰冰。
  遠處,趙天殺的下屬也開始做了起來,短時間用法術煉制了一套廚具。但作料不夠。看著遠處鐘山和少飛侯作料齊全,也只能干瞪眼,沒好意思上來要。
  至于逍遙侯,一群人都不會弄,沒辦法,只能洗洗就放火上烤了。
  烤到一半,遠處就飄來了魚湯的香味,看看自己架在火上烤的發黑的大魚。
  “哼,走!
  逍遙侯一叫踢翻那已經燒成焦炭的大魚,帶著眾下屬,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快速飛走了。
  真的沒臉再待在這里了,即便逍遙侯臉皮再厚,看著自己的杰作,一塊大焦炭,哪里還有心情再留下?
  沒多久,三碗魚湯就送過來了。
  一排的擺在天靈兒面前。
  “靈兒,試試看吧,做的不好,但是我一片心意!”趙天殺說道。
  “謝謝大師兄!”天靈兒馬上說道。
  “這主要是我女兒的功勞,很久很久沒做了!”少飛侯說道。
  “爹,你以前做過嗎?冰冰露出一臉驚訝,顯然在冰冰眼中,少飛侯就是五谷不分的人。很久很久沒做了?剛才還是自己幫忙的呢。
  少飛侯被女兒一問,尷尬的笑了笑!
  “這里面的毒已經被我去了,完全可以入口,在這個世上,能夠讓我只為取悅對方,而專門做菜給她吃的女人,你是第二個!”鐘山忽然深沉的說道。
  第二個?眾人微微一部的看向鐘山。第二個?這么好的環境。鐘山怎么說這種話?這不擺明了給自己增加污點嗎?
  “嘗嘗看吧!”涅青青說道。
  三個蓋子一開,頓時三股清香涌入眾人鼻中。
  “嗅、嗅”
  冰冰忽然嗅起了鼻子,繼而目光轉向鐘山那鍋湯。
  “好香啊,怎么這么香?。冰冰叫道。
  的確,鐘山的那一鍋。僅僅從香味就壓過了另兩份。
  天靈兒用勺子。對第一炎吃了一口。
  網喝下就眉頭一皺,但這是大師兄做的“心意”忍著又多吃了
  口。
  冰冰和少飛侯的湯,喝了一口,原先的皺眉全部舒展了開來,顯然比趙天殺的那類要好出很多。
  最后,才嘗鐘山那類。一勺之后,天靈兒眼中一亮,一種說不出的美妙滋味。馬上又喝了兩口,和柱花糕一樣,有種不忍放手的感覺。
  看到天靈兒的表情,結果不言而喻。
  “靈兒,誰的更好?”趙天殺忽然問道。嘴角露出一絲期待。
  天靈兒皺皺眉頭,看看三炎魚湯,不知該如何說。
  “是大師兄的!”天靈兒忍著心中的愧疚違心的說道。
  “那就好”。趙天殺滿意一笑。繼而對著一邊鐘山露出一絲挑釁的
  容。
  看到趙天殺的笑容,鐘山雙眼一寒!不是責怪靈兒,而是鐘山已經看出了趙天殺的險惡用心。
  原本這個結果也在鐘山意料之中,讓趙天殺以差的東西贏,這樣,靈兒心中就會對自己產生一絲歉疚。雖然僅僅是一絲的心理暗示,但是。卻是鐘山的最大勝利。對于四個月后鐘山力挫三人,有著巨大的
  可是,看到趙天殺挑釁的笑容。鐘山已經知曉了,趙天殺其人用心險惡,他是在報仇,根本對靈兒無意,哼!
  “姐姐,我嘗嘗,好嗎?。冰冰非常不客氣的拿起一個湯勺喝起了鐘山那貸湯。
  “嗯,真好喝,比娘做的還好!真好喝。真好喝!”冰冰忍不住一連喝了好幾口。一旁天靈兒頭微微低下,顯然正受著內心的指責。
  “姐姐,你喝那個最好的吧。這個給我!這個“不好。的給我!”冰冰端起鐘山那負湯,一副獨占的樣子。
  冰冰的獨占,讓天靈兒心中忽然有種非常疼的感覺,好似自己弄丟了一件屬于自己的東西一樣,那樣東西就在眼前,可怎么也拿不回來。
  這種疼,更是一種悶,天靈兒心情不知為何,忽然變的非常非常糟糕。好似有種要哭的沖動一樣。
  “姐姐,我累了,我要休息!”天靈兒對涅青青說道。
  看到天靈兒的情緒忽變,涅青青著看眾人道:“今天就到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