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19)      第二章龍門谷(01-1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19)     

長生不死74 鳳凰島

天生不死藥。泣會是傳聞中的長生不死藥。朝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林嘯。這里的人,都是手握重權之人,每人都有著無窮的氣勢,這不僅僅是修為的勢,更多的是官勢、權勢、威勢。
  龐大的“勢。向著林嘯壓迫而至,若是常人早就嚇得節節敗退了。
  但是林嘯不然,昂首擴胸,沒有絲毫畏怯,更多的是坦然和自信。
  一些有識之士都微微一鄂。
  “大離圣上請看!”鐘山笑著走過。并且探手拿去上方的九龍水晶罩。
  九龍水晶罩能夠隔絕神識,因此眾人都不能知道內部有什么。
  鐘山一提,頓時一道紫光閃過。
  所有人都雙眼一瞪。
  那是什么?嬰兒?
  眾人看得,在那托盤之上,正端坐著一個拳頭大的嬰兒。嬰兒嘴角更是露出一絲陰冷的邪笑。嬰兒身體周圍,縈繞著一層淡淡的紫色云煙。看上去無比詭異。
  看著那嬰兒,眾人不自覺的感到一股邪惡直沖腦部,這是什么東西?這么邪門?
  不對,那不是嬰兒。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咽咽口水。不明白這是什么東西。
  “大離圣上請看,這就是我所的之物,鐘山只是聽聞吞之能長最少千年壽元,不知是否,還請大離圣上點評。”鐘山笑著說道。
  看到鐘山身旁之物,涅凡塵的瞳孔本能的一縮。涅凡塵認識。
  “你這是在哪得到的?,小涅凡塵問道。
  “大金皇朝,當時隨長生界人剿滅魔魘軍團總部時,發現的。”鐘山如實的說道。
  魔魘軍團總部?涅凡塵微微一笑。好似想到了什么。
  “大離圣上。請問我打探來的消息,可是真的?這東西真的有那效果?。鐘山問道。
  “是可以增長千年壽元。”涅凡塵點點頭道。
  “嘩”
  眾朝臣再也壓抑不住了,一片嘩然,真的,真的是長生不死藥?那真的是長生不死藥?
  “鐘山,你是否要將其敬獻圣上?”逍遙侯涅狂忽然問道。
  逍遙侯一問,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眾人當然不希望鐘山給涅凡塵。但是,又不敢表現出來。
  “逍遙侯?”鐘山帶著疑惑的笑容看向涅狂。
  “嗯?”涅狂眉頭一挑。
  “這是我的東西,還輪不到你來給我做主。”鐘山笑著說道。
  鐘山說完,眾朝臣都是暗呼口氣。雖然得不到,但以后誰又說得準呢?或許將來進入自己口呢,但是。只要給了圣上,那以后想都不要想了。
  “多謝大離圣上,為鐘山鑒別此寶。”鐘山對著大離圣上恭敬一拜。
  涅凡塵看著鐘山,因為鐘山那架勢,明顯話沒說完。傳聞中,鐘山要用此寶跟自己換某物?
  “稟大離圣上,鐘山有一位妻子,現正在大離天朝,希望圣上能夠降下福澤,祝福我夫委二人。并且允許鐘山帶著妻子回家。”鐘讓誠懇的說道。
  鐘山說完,朝堂上眾人一陣古怪。請圣上賜福?你夫妻二人?這什么亂七八糟的?
  但是,涅凡塵好似知道一般。眼中閃過一絲不愿。
  “你的妻子是誰?”涅凡塵問道。
  眾人都看向鐘山。是啊,你妻子是誰,怎么到離火圣都來了?還讓圣上賜福?
  “大離天朝,靈兒公主”。
  “嘩”
  朝堂再度一片嘩然,靈兒公主?靈兒公主,好大的膽子,這鐘山在干嘛?在求親?不,這是給大離天朝抹黑。靈兒公主什么時候成你鐘山的妻子了?
  “大膽,靈兒公主何時成你妻子了?你想敗壞我大離聲威?”逍遙侯再度跳了出來叫道。
  “大離圣上,昔日天地為鑒。岳父見證,我與天靈兒早已成為夫妻,只因鳳凰至尊封印了靈兒記憶,才使得天靈兒失憶,青青公主可以作證,蒼天在上,鐘山所說斷有一字虛言。讓我鐘山修行永止不前!鐘山愿以此“長生不死藥”換取靈兒和我回家。”鐘山鏗鏘有力的說道。
  朝堂之上,氣氛頓時變得詭異了起來,逍遙侯怒斥鐘山,鐘山臨天威而不懼,向圣上討要公主?以長生不死藥換之?“啟稟圣上。大承單朝太子。趙天殺已經在外面候著了。”一個太監入殿馬上恭敬道。
  “呃?”眾朝臣都是眉頭一挑。
  這事情還沒結束呢。
  “宣!”涅丹塵道。
  “宣,大承帝朝太子,趙天殺入殿鐘山皺眉的扭頭望去,正在自己關鍵的時候,被人打擾了,真的很不爽。
  很快,一個黑袍男子從大殿外走了進來。
  來一縣黑袍勁裝,腰間一柄漆黑色的“長劍比較細,但自有一股煞與彌漫,男子頭湊翼聊長瘦,披肩而過,雙目炯炯有神,眉心一團腥紅的火焰,似在跳脫。面容潔白。無比俊朗。
  看到來人,鐘山瞳孔本能的一縮。
  開陽宗!天殺?昔日開陽宗第二代大弟子,斬天拔劍術的強人,天殺?
  趙天殺?呃,天殺?
  鐘山一眼認出了趙天殺,趙天殺何嘗沒有認出鐘山?這個恨不得扒皮抽筋吃骨喝血的鐘山,居然是他,先前在外界只是傳聞,以為是重名。真的是那個鐘山?哼!
  “趙天殺,見過大離圣上!”趙天殺馬上對著涅凡塵一拜。
  “嗯!”涅凡塵點點頭。
  “大承太子?你來我大離天朝,所為何事?”涅凡塵問道。
  “啟稟大離圣上,在下奉我朝陛下之令,前來大離,向大離圣上求和。”趙天殺說道。
  “求和?”涅凡塵微微疑惑。
  朝堂之上,眾朝臣再度議論紛紛,求和?大承帝朝和大離天朝年年紛爭,戰爭不斷,求和?什么意思?大承陛下瘋了不成?
  “陛下愿意從此對大離俯首稱臣。舉大承帝朝參拜大離圣上!”趙天殺沉聲道。
  “哦?”
  “嘩”
  朝堂再度變得吵吵嚷嚷。投降了?不會吧!
  鐘山思維中,也快速分析著一切,大承帝朝是大離天朝鄰邦,但與大離天朝關系并不會,連年征戰,為何忽然投降了?不對,大承帝朝以前好像沒有太子,大承大帝的幾個兒子全部死了,怎么忽然冒出介。太子?前不久大承犬帝剛過了四千歲壽辰。
  四千歲?帝極境壽元四千八百歲。也就是說,他還有八百年壽元了。
  “大承大帝要向我稱臣?他雖然壽元不多,但其雄才,不可能向我稱臣的。”涅凡塵疑惑道。
  “啟稟大離圣上,這一切都是為了我。”趙天殺說道。
  “哦?”涅凡塵疑惑道。
  “在不久前刺確認,在下乃是陛下的隔代子孫,也是陛下的唯一血脈。陛下自覺壽元將近,想要保我一個出路,所以自愿放棄一手開創的大承帝朝。”趙天殺說道。
  趙天殺一說,眾人就馬上釋然了,帝朝一滅,太子必定要被眾強追殺。為了這個唯一血脈,大承大帝放棄幾千年的基業也在所不惜。
  “好,聯答應他。”涅凡塵說道。
  這種事,豈有不答應之理?一個帝朝白白的獲取,誰不要?
  “啟稟大離圣上,我朝陛下也是為了我考慮,陛下說,只要大離圣上愿意將一名公主嫁于在下,消息到達我朝朝都,我朝就馬上歸于大離天朝。”趙天殺說道。
  果然,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大承大帝在這里等著呢,公主?下嫁一名公主,以后趙天殺就算再不濟,也是一個駙馬,自然安危不愁。這要求也不算過分,合情合理。
  “哦?你想要娶哪個公主?”涅凡塵問道。
  顯然,涅凡塵意動了。所有人都看向趙天殺,等待他說,而一旁鐘山卻是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妙。
  “大離天朝,靈兒公主!”趙天殺說道。
  ”
  靈兒公主?朝堂之上,眾朝臣再度議論了起來,一介。個眼中充滿了怪異和不可思議,這邊鐘山妻子的事件還沒處理好,這邊又出來個求親的?
  “啟稟圣上!”這時,逍遙侯忽然開口了。
  “說!”涅凡塵看向逍遙侯。
  “圣上,臣曾多次見過靈兒公主,對靈兒公主一心傾慕,日夜所思。心中充滿了喜愛,靈兒公主雖然是公主,地位尊崇,但是,從血脈傳承上來,和我都是圣上的第六代后裔。臣懇請圣上,為狂兒賜婚,以解狂兒相思之苦!”逍遙侯說道。
  朝堂之上再度嘩然一片。
  又是一個求親的?若不是在朝堂之上。此刻眾朝臣一定叫了起來,靈兒公主?這么大魅力?
  涅凡塵微微皺眉。
  “啟稟圣上!”右邊朝列中。少飛侯忽然走了出來。
  “說!”涅丹塵道。
  “靈兒公主,溫婉賢淑、活潑可愛、開朗大方,昔日一見,讓臣日思夜想,是臣夢想中最好的道侶,臣昔日不敢有非分之想,但是,現在靈兒公主即將面臨多方追求。臣也不想就此放棄,臣愿以昔日軍功,換取圣上的賜婚。”少飛侯語出驚人道。
  “嘩
  朝堂上。眾朝臣都要瘋了,又是靈兒公安了又是靈兒公主?四個風華絕代的男人,一起向圣上求賜靈兒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