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9)      第二章龍門谷(09-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9)     

長生不死73 最后一次不公平

看著天靈兒坐在吊床之卜,和昔日一模樣的歡樂的搖饒省,鐘山不自覺的又回想起了當初。臉上露出一股莫名的笑容。
  涅青青適時的躲入了暗處,躲進了小樹林中。
  “這是我做的桂花糕,故事里的天靈兒,最喜歡吃的,吃了還允手指的桂花糕。”鐘山取出一個小盒子,這是這兩天臨時做的。
  天靈兒帶著一絲好奇,抓了一塊丟入口中。一吃之下。眼睛一亮。不是沒吃過比它好的東西,而是忽然間一陣喜歡,心中莫名的一種喜歡,好似這桂花糕是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一樣。忍不住的允了一下剛才抓掛花糕的手指。
  一允之下,天靈兒頓時頓住了。有些驚慌的看看鐘山,馬上不再克手指,并且丟開桂花糕,不再吃了。
  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和故事皂的天靈兒一樣?
  深吸口氣,鐘山繼續說著和天靈兒之間的故事。
  說到賭場之時,天靈兒拿出色子一陣好奇,在講到為救小狼,鐘止用指紋鑒別兇手時,充滿好奇的看看自己大拇指。
  講到鐘山家,講到血菩提,講到巖漿底的怪人。講到二人利用空氣炮,沖天而上。天靈兒眼中充滿了驚奇。
  這故事聽起來,真的太有趣了。
  講到鐘山葬身蛇腹之際,天靈兒心中一緊。手頭都捏了起來。
  在講到八門山內,天靈兒更是充滿好奇。
  又講到。為雷花二人身陷雷蝎谷時。
  天靈兒整個人都投入到故事之中。
  再次提到“掛花糕”鐘山將生的希望讓給天靈兒,自己一人堵住洞口之時。
  天靈兒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不停的流淌了下來,甚至在心靈深處,一種撕心的疼痛好似復舒了一般,不斷的撕著天靈兒的心,好似在責怪她一般。
  鐘山講不下去了。
  涅青青也走了出來,扶著淚眼婆娑的天靈兒,看向鐘山之時,眼神也變得極為復雜了。
  “你明天再來吧!”涅青青說道。
  “嗯!”鐘山點點頭,退了出去。
  叫了一下炙火狼將。就回南明貢殿了。
  南明貢殿內。
  “你今天怎么樣了?”鐘山看下炙火狼將問道。
  “呃,還行!”炙火狼將有些怪異道。
  “嗯!”鐘山也沒多問。
  第二日,鐘山接著講,鐘山看到,天靈兒對自己的感覺發生了一絲變化。多了更多的戒備,同時也多了一絲復雜。
  接著,天靈兒沒有再吃桂花糕。聽著鐘山講著那感天動地的回憶。
  女人是感性的,不止天靈兒,涅青青在聽過這一系列的故事之后。也變得多愁善感了起來。對于鐘山的態度也好出了很多。
  一連講了四天,畢竟二人在一起的日子太長了,很多要說的,不過四天也將大概講清楚了。
  “姐姐,我要回去了,我要好好想想,這幾天我不來你這里了。”天靈兒紅著眼睛說道。
  “哦”涅青青點小點頭。
  天靈兒要去抱小紅之時。鐘山走了過去。
  “這些是什么?”鐘山抓起朱雀的食物問道。
  而這不經意間,鐘山也丟進去了幾粒差不多的小米粒。
  也是鐘山這幾天專門找尸先生制作的東西。
  “這是聚火米小紅的糧食”。天靈兒收起聚火米抱著朱雀離開了。
  看著天靈兒離開,鐘山深深吸了口氣。
  “不行的,鳳凰至尊的封印。不可能這么容易解開的。”涅青青搖搖頭嘆息道。
  “不管有沒有效果,都要謝謝你!”鐘山對著涅青青道。
  “唉!”
  鐘山告辭了,帶著炙火狼將再度回到南明貢殿。“讓你勾引青紅的,做的怎么樣了?。鐘山看向炙火狼將道。
  “呃,還行!”炙火說道。
  “還行?什么叫還行?,小
  “呃”
  “青紅長什么樣?”鐘山帶著一絲不確定的看向炙火道。
  “呃”炙火一陣遲疑。
  鐘止瞪著眼睛看向炙火狼將。
  “你不要告訴我,這四天時間了。你所謂的“還行”到現在連青紅的面都沒見到?”鐘山瞪著眼睛看向炙火。
  炙火狼將無奈的低低頭。慚愧的點點頭。
  “靠!”
  小”
  兩日后,大離早朝,離火圣殿下。鐘山耐心等候。
  “宣,大羅天朝使者,入離火圣殿
  鐘山再度踏上天梯,走向上方離火圣殿。
  走到殿門口之際,忽然
  “啟稟圣上,大承帝朝太子,趙天殺,昨夜網到離火圣殿,說是帶著大承帝朝的誠意,求見圣上。已安排在油陽宮了。”
  “大承帝朝的誠意?大承帝朝和我朝常年征戰,豈會有什么誠意?”
  “宣”涅凡塵說道。
  “是!”眾人紛紛閉嘴。
  鐘山舉步踏入大殿,同時,一個老太監卻是踏出大殿,晏然去找那什么趙天殺去了。
  大殿之內,兩排站著文武官員,中心高高在上的是大離圣上涅凡塵。和大羅天朝的朝堂一樣,那么的莊重,那么的宏偉神圣不可侵犯。
  兩邊朝列,鐘山只認識兩人。一介。是看著自己一臉冷笑的逍遙侯。另一個卻是帶著和善笑容的少飛侯。
  “大羅使者,鐘山。見過大離圣上,愿大離圣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鐘山微微一禮道。
  “大羅使者?你代表大羅天朝來此。所為何事?”涅凡塵問道。
  “大羅、大離同為神州天朝。天下之表率,但相隔甚遠,我朝圣上念于大離圣上曾是故交,因此特派鐘山來此,促進兩朝友誼、加深兩朝感情,送來大羅各種特色靈果無數。同時,也想向大離圣上討取一枚“千秋果”以示兩朝之情誼。”鐘山說道。
  “準!”涅凡塵淡淡說道。
  繼而,幾個太監托著托盤過來。
  鐘山逐一取出大羅天朝的靈果。一個一個的擺放了上去。
  靈果無數,整個大殿內都彌漫起了一股清幽之氣,聞之一下。都感覺全身毛孔張開一般。
  這些靈果,大都都是七品靈果,非常珍貴。
  可是外物終究是外物,朝堂之上,無一不是見過大世面之人,看著這些靈果,有些驚嘆,但更多的卻是淡定。
  在所有靈果交出去以后。一個太監。托著一個銀色的果子走了過來。
  果子有拳頭大上面無數細細的鱗片將其包裹,好似裹了一層蛇皮一樣。
  八品靈果,千秋果。
  看到這果實,鐘山就一眼認了出來。
  馬上取出小五小盒,非常鄭重的裝了起來。
  “多謝大離圣上!”鐘山做完一切,恭敬的一拜道。
  “聽聞,大羅天朝東方公,獲得一瓶長生不死藥,不知是否真的?”一旁逍遙侯忽然陰陽怪氣的說道。
  長生不死藥?朝臣頓時神情一緊,也都無比期盼的看向鐘山。
  “這位官員,如何稱呼?。鐘山時著逍遙侯問道。
  鐘山一問,逍遙侯頓時氣得一陣臉紅,打了我兩次,還裝不認識我?他是故意的。
  “我乃是大離天朝逍遙侯。涅狂!”逍遙侯沉聲道。
  “哦,逍遙侯!鐘山記下來,想不到在這里還能又認識一名大離官員。有空到我南明貢殿坐坐。我鐘山最喜歡交朋友了。”鐘山笑呵呵的說道,只字不提長生不死藥。
  眾人微微一部,什么亂七八糟的?人家問你長生不死藥,你交什么朋友?至于逍遙侯,卻是氣得不輕,朋友?朋個屁,老子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
  也許是涅凡塵念及舊情,不忍涅狂繼續被糟蹋下去。
  “鐘山,聯也曾聽說,你得到一瓶長生不死藥,可是真的?。涅凡塵威嚴的說道。
  朝堂之上,眾臣一起期盼的看向鐘山。
  “稟大離圣上,絕無此事。”鐘山一口否定道。
  鐘山一語,當正將這些朝臣憋得不輕。
  “你撒謊!”逍遙侯怒道。
  鐘山看都沒看逍遙侯。
  “不過,在下的確得到一神奇的東西。是不是長生不死藥,鐘止。不確定,但聽聞,只要吃了此物,最少增加千年壽元,不知是真是假鐘山再度說道。
  ”
  朝堂一陣嘈雜,眾朝臣非常交頭接耳,真的有這東西?最少千年壽元?長生不死藥?
  “哦?”涅凡塵微微一鄂。“鐘山眼拙,還不能分辨,不知可否想請大離圣上,為鐘山分辨一下其效。”鐘山再度說道。
  鐘山一說,朝臣的目光全部聚向了涅凡塵。一旁涅狂忍著氣,同時微微疑惑。
  “好!”涅凡塵回答非常直接。
  “那物好似有了魂體一般,裝不了儲物手鐲,正在天梯下,被我一名下屬托著,請圣上準他帶那物上來。”鐘山再度說道。
  “準”
  很快,天梯下的林嘯,托著一個紫色的托盤,上方放著一個九龍晶雕的罩子,走入離火圣殿。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了那九龍水晶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