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72 文試

“真的去了青青公主弈”逍遙侯涅狂邪笑道。
  在逍遙侯面前,是一個侍衛模樣的男子。
  “千真萬確,侯爺上次讓我留意,我就一直看著了,是去了青青公主府,具體什么事情,我不清楚。”那侍衛說道。
  “你當然不清楚,你只是個看大門的。”逍遙侯邪笑道。
  “走!”逍遙侯對著身后一批皇極境下屬叫道。
  繼而,快速沖出逍遙侯府,一起向著青青公妾府沖去。
  青青公主府上。一口趴與…8。泡書不樣的體驗!
  “你找青兒?”涅青青看向炙火狼將疑惑道。
  炙火狼將一陣臉紅,好似第一次相親一般。不知道該說什么。
  鐘山見炙火一副慫樣,心中一陣鄙夷,一到正式場合就軟腿了?
  沒辦法,只能鐘山自己站出來道:“炙火以前見過青紅,一見之下,驚為天人,日日思念,心存愛慕,多年未找道侶,這次來離火圣都,就是為了彌補一下昔日遺憾,還望青青公主成全。”
  鐘山說完,一腳踹在炙火腿上。
  “呃,是,是!”炙火馬上回道。
  涅青青張張嘴巴,一副不可思議。
  “青青公主,就讓他們見見面吧,畢竟,都是成年人了,擋是擋不住的。”鐘山說道。
  鐘山說完。棗火臉上再度一紅,涅青青也算回過神來了,略微古怪道:“青兒住在東面的院子里,要不我帶你去。”
  “不用,他們的事,他們解決,我們也就不參呼了吧。”鐘山說的好像炙火狼將的家長似的。
  “也好!”涅青青古怪的點點頭。
  想來青紅應該也不會吃虧。
  “走吧!”鐘山說道。
  “嗯”
  炙火狼將奉旨勾女去了,鐘山也在涅青青帶領下,去院子的西方見靈兒了。
  青青公主府,西面一個小山谷般的地方,有小溪,有村林,有山,環境非常優美。
  天靈兒帶著朱雀坐在一個石桌之旁,看著小朱雀在石桌上吃著火紅色的米粒。
  “靈兒”涅青青件道。
  天靈兒“忽,的站起身來,一副非常緊張的樣子。
  看到鐘山過來,天靈兒本能的緊張。不知道為何,這自從三天前見了鐘山以后,雖然對鐘山的無禮非常惱火,但是,這幾日夢中,那個“柱花糕,的背影也轉過身來了,就是鐘山。
  自己根本不認識鐘山啊。為什么會這樣?
  直到涅青青找自己談與鐘山見面將話說清楚,到現在都不明白,當時怎么稀里糊涂就答應了?
  “靈兒公主!”鐘山叫道。
  聽到鐘山稱呼自己公主的情況是,天靈兒不自覺的長呼了口氣,生怕鐘山再提夫妻之事。
  “鐘、鐘山!”天靈兒帶著一絲生澀的說道。
  “三天前,我太唐突了。”
  “沒小沒關系。下次不要胡言亂語了哦。”
  “呵呵,我絕對沒有胡言亂語。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先前說的,我來和你慢慢談一下,你自己想想,你是怎么離開開陽宗來這里的?”
  “我受了重傷啊!”
  “你怎么受傷的?”
  “姐姐說,是被一個闖開陽宗的人,打傷的啊!”
  “青青公主說的?”
  “嗯!”
  “那你自己還記得嗎?”
  天靈兒深思了起來,一深思,忽然天靈兒捂著自己的腦袋。一臉痛苦的樣子。
  “好了,好了,不要想了!”鐘山馬上說道。
  看著天靈兒痛苦的樣子,鐘山不覺心里一陣酸痛。
  “我記不起來了。”天靈兒搖搖頭道。
  “你不要想了。聽我說吧!”鐘山心疼道。
  “嗯”
  “首先,不可否認,你自己丟失了一段記憶。”
  “嗯!”天靈兒點點頭。
  “那這段時間,你不記得了,我來給你回憶,你可以選擇相信。也可以選擇不信,就當一個故事來聽,好嗎?”鐘山溫柔道。
  “嗯,我可以不相信哦!”天靈兒馬上戒備道。
  “可以、可以。”鐘山馬上說道。心理一陣安慰。
  正在鐘山要開講之際。
  “公主,逍遙侯闖進來了。”一個下人連忙跑了過來道。
  “逍遙侯?”涅青青眉頭一挑。
  “青青姑姑!”逍遙侯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后面帶著十幾名下屬,正是昔日的皇極境強者。
  “逍遙侯,你來干什么?”涅青青眼中泛著一絲惱怒。
  逍遙侯對著涅青青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淫意,繼而扭頭看向天靈兒和鐘山。
  看到二人,逍遙侯眼中頓時產生一絲陰寒。
  “姑姑,我是來看你的啊!哦,靈兒姑姑也在啊!”逍遙侯帶著那淫邪的笑容走了過來。
  天靈兒身體縮了縮。
  顯然不喜逍遙侯。
  鐘山本能的擋了一下,本能的保護天靈兒姿態
  而鐘山的動作,剛好看在了逍遙侯眼中。
  “鐘山?”逍遙侯看著鐘山眼中閃過一股陰冷。
  “大羅天朝,東方公鐘山,見過逍遙侯。”鐘山笑道。
  逍遙侯四處看看,見尸先生不在,整個人氣勢頓時再度張狂了起耗
  “鐘山?你可知道這是什么地方?”逍遙侯問道。
  “反正不是你家!”
  “哼!”逍遙侯一聲冷哼,繼而神情一轉,轉到躲在鐘山背后的天靈兒身上。
  “靈兒姑姑,我剛才在街上看到一個漂亮的手鐲,來,送給你。”逍遙侯向著鐘山方向走了過來。“我不要!”天靈兒馬上叫道。
  “來嘛,我給你戴上。”逍遙侯淫邪的笑著,并且探手就要抓天靈兒的右手。
  “啪”鐘山瞪著眼睛,一把抓住逍遙侯的右臂。
  “你干什么?”逍遙侯好似等到了機會。頓時發作了起來。跟隨而來的眾皇極境也圍了上來。
  逍遙侯已經想好了,今天一定要一雪前恥,就算鐘山不對自己動手,也要報仇,我的地盤,我做主!
  同時也想到,在這離火圣都之內,鐘山絕對不敢對自己動手。自己是誰?誰敢在離火圣都欺負我?
  “轟
  一個陰雷順著鐘山的手掌。頓時探入逍遙侯的手臂。轟然一聲。
  啊細
  逍遙侯痛苦的大叫了起來。他怎么敢出手?
  “殺,殺了他!”
  逍遙侯痛苦的喊著。
  “你們敢!你們什么身份,敢對付我?”鐘山一聲怒喝,又幾個陰雷竄入逍遙侯體內。
  “啊啊啊比再啊
  逍遙侯痛苦的臉部都扭曲了,這一幫飯桶,怎么到這個時候都沒用了。鐘山一個陰雷接著一個陰雷打入,就好似天雷在體內炸開,這痛苦,可想而知。
  “殺,殺了他,有事我頂著,只是一個它朝公爵而已。殺
  逍遙侯倔強的叫道。
  十幾個皇極境。終于下定決心。要殺鐘山了。
  “哼,我是大羅天朝使者,是欽差,代表著大羅圣上,你們敢對圣上動手?”鐘山再度一聲咋喝。
  鐘山一喝,眾人再度不敢動了。
  古神通?他代表著古神通?誰敢動?不說大羅天朝饒不了自己,就是大離天朝也不會輕饒了自己,哪怕逍遙侯再頂著。
  “鐘山,我咒你不得好死!”逍遙侯倔強的叫喊道。
  低頭,冷冷的看看已經被炸的如一灘爛泥的逍遙侯,鐘山冷聲道:“逍遙侯是吧?我不管你什么身份,你給我記住,永遠別再來惹我。哼!”
  探手間,將炸的如爛泥般的逍遙侯丟了出去。
  那些下屬,馬上接住。
  “廢
  逍遙侯艱難的罵著一群手下。
  “滾”
  鐘山一聲怒喝,眾皇極境快速帶著逍遙侯離去了。
  鐘山一系列動作看著二女眼中,二女誰也沒有插口,眼中都是一閃而過的精光。一陣激動,這個逍遙侯的惡績二女深有體會,也深為厭惡。被鐘山這一欺負,有種說不出的暢快。
  “好!打死這個大壞蛋!”天靈兒在逍遙侯離去后馬上說道。
  “以后,你要多小心!”涅青青關心道。
  “我知道。”
  “你怎么敢打他的?在離火圣都,誰也沒有這樣打過他啊。”天靈兒眨著眼睛忽閃忽的道。
  “惡人自有惡人磨!”涅青青捂口笑道。
  惡人自有惡人磨?鐘山摸摸鼻子,一陣無語。
  “好了,回歸正題吧!”鐘山說道。
  “哦!”
  “三十六年前,我第一次到開陽宗,“”
  鐘山一路開始說了起來。二女仔細聽著。
  聽著故事里有著自己,天靈兒有些稀奇,有些戒備,有些投入。
  講到出山門的時候。
  “桂花糕?原來你定的柱花糕?后來呢?”
  “后來我們就出山門了啊,第一次露營,我們用了這個!”鐘山取出一張吊床。
  “呃,我也有一個,這是怎么用的?”天靈兒驚奇的問道。
  鐘山走到一旁小樹林,找了兩棵相近的樹。將吊床綁上去。看的天靈兒眼睛一亮,馬上將自己那個吊床也綁在了樹上。
  “這是床?”天靈兒驚喜的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