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70 億魚狂舞

左幾塵怒了,掛怒意,帶動離火茶都天空都是陣驚略公※
  城中朝臣無不仰首望天,要出大事了!
  怒?圣上已經千年不怒了,到底什么東西讓圣上如此惱怒?
  君王一怒伏尸百萬,帝王一怒伏尸千萬,圣上一怒,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哦。
  離火圣都之中,涅凡塵輕輕的撫摸著竹笛,眼中閃過惱怒和追憶。過了良久,才壓下心中怒火一般,緩緩坐了下來。
  探手,抓來鐘山手中的玉簡。
  “你下去吧,聯會再招你的。”涅凡塵說道。
  說完,大殿之門徒然打開。
  “送他回去!”涅凡塵道。
  “是!”老太監馬上應道。繼而,鐘山帶著一絲疑惑跟著老太監走了。
  鐘山出門,大殿徒然再度關合而上。
  繼而,鐘山看到,離火圣都上空,天雷滾滾,顯然是涅凡塵怒氣未消。遷怒他所執掌的一片天了。
  天雷滾滾,圣上發怒,離火圣都之中,巡邏之人,頓時變得多了起來。
  每個官員都不希望圣上的怒氣會牽扯到自己。因此快速約束下屬。并且安定一方,千萬不要在這介。時候出亂子。
  竹笛?鐘山在南明貢殿中不斷思索。竹笛?一支普通的竹笛,牽動兩大天朝圣上之心,古神通如此。涅凡塵也是如此,二人看到竹笛,都是柔情,繼而是憤怒。
  以鐘山現在的初步猜測,也只猜到一點,為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分量之中,使得涅凡塵連繼續問“長生不死藥。的念頭都沒有了。
  搖搖頭。鐘山不再多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小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鼻二日,青青公主府。
  “你什么人?”府外侍衛問道。
  “請轉告公主,故人鐘山來訪。”鐘山說道。
  “鐘山?”侍衛聲音徒然高出了很多。
  鐘山輕輕摘掉斗篷。
  “東方公里面請,公主先前有過交代,若東方公來此,馬上稟報。”那侍衛馬上沖入府內。
  鐘山被引到公主府內部一間大廳。
  鐘山耐心等候。
  青青聳主府內部一個庭院之處。
  涅青青正和天靈兒著眼前紅麻有
  “姐姐,你說小紅最近怎么了?怎么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要死不活的,以前天天吃那么多,現在吃到一半都沒有了。”天靈兒摸著紅麻雀擔心道。
  “應該沒事的吧!”涅青青也不明白,安慰著天靈兒。
  “啟稟公主,東方公鐘山求見。”一個下人過來說道。
  “東方公?鐘山?”天靈兒微微意外。
  “靈兒,你在這等我。”涅青青說道。
  “呃,我也想看看鐘山,我和你一起去吧。”天靈兒馬上說道。
  “不行,你照看一下小紅,等我回來我會給你引見的。”涅青青有些慌張的說道。
  “呃,好吧!”天靈兒看出涅青青的古怪,馬上說道。
  涅青青馬上離開了。
  看到涅青青走遠,天靈兒眼睛一轉。嘴角露出一絲調皮的笑容。
  “哼,背著我會情郎,我到耍看看。鐘山是什么樣的人。”天靈兒調皮道。
  繼而,不顧紅麻雀抗議,抓起正在吃東西的紅麻雀就偷偷摸摸的尾隨過去了。
  鐘山坐于大廳之中等候,終于在一炷香后,涅青青深吸口氣走了
  光
  “青青公主,靈兒呢?”鐘山一見涅青青馬上追問道。
  看到鐘山急切的樣子。涅青青神色忽然變的有些復雜。
  “我的人看到,靈兒進你公主府了,我知道她肯定在這里,靈兒呢?你難道還要阻止我們?你想出爾反爾?。小鐘止急切道。
  “放肆!”涅青青神色一緊道。
  “什么放肆?靈兒明明就在你府上。為何不讓我們夫妻相見?。鐘山雙眼一瞪不依不饒道。
  看到鐘山那眼神。涅青青一陣古怪道:“夫妻,靈兒不是你的妻子
  “昔日天地為鑒,靈兒早已是我妻子。我見一見我妻子難道還不行嗎?”鐘山不讓道。
  看看鐘山,涅青青微微一嘆道:“今日的靈兒,已經不是昔日的靈兒了。”
  “我只知道,她還是我的妻子靈兒就行了。”鐘山臉色越發陰沉道。
  “可是,靈兒已經忘了你了涅青青搖搖頭道。
  “到底怎么回事?”鐘山再度問道。顯然鐘山從下屬按集的消息也能分析出靈兒出了點狀況。
  “她失去了關于你的所有記憶。”涅青青說道。
  鐘山盯著涅青青,神色有些反常。
  就在這時,天靈兒……偷摸摸的擊到大殿門口。從門邊向著大殿內望去。網好辦樣**和一個男人對話,而那個男人網好背對自己,并且,并且那個身影太像自己經常夢里的那個背影了。一模一樣,真的一模一樣。
  “桂花糕!”天靈兒驚叫道。這是,天靈兒昔日給那背影起的名字。
  聽到天靈兒的一聲驚呼,鐘山身體一僵,整個人都定住了一般。
  面對鐘山的涅青青心靈也跟著一顫。因為涅青青看到,鐘山的雙眼之中忽然的止不住的流下了兩行淚水。男人流淚不是沒見過。只是在下屬收集鐘山這些年資料后,了解鐘山大概的情況下,再看到鐘山因為一句“桂花糕。而流出兩行虎淚。這場面太震撼人心了。對涅青青心靈的沖擊。會使得涅青青終身難忘。
  鐘山緩緩轉過頭去,刊好看到天靈兒吐吐小舌頭,好似自己闖禍了一般。畏怯的躲了躲。
  “靈兒!”鐘山深情的叫道。
  天靈兒以為自己攪了涅青青的好事,馬上準備偷偷逃跑。
  但鐘山的一聲叫喚,卻不自覺的讓天靈兒心靈一顫。一股莫名的傷痛讓天靈兒眉頭一皺。怎么回事?
  對面男人怎么哭了?好似似曾相識,可又想不起來了。
  “你是誰?你怎么叫我“買兒。?天靈兒不明白的看向鐘山。
  “我是誰?”鐘山心中莫名一痛。
  “靈兒,你不記得我了?。鐘山再度叫道。
  “你就是姐姐口中的“鐘止。?”天靈兒帶著疑惑的看向鐘止道。
  涅有青走到一邊。既然二人相見了,涅青青也只能嘆口氣不再多說。
  “我是鐘山,你不記得了嗎?”鐘山問道。
  “我不認識你,你怎么認識我?”天靈兒抓著紅麻雀一臉疑惑道。
  “我是你的丈夫!我是鐘山!”鐘山再度說道。
  聽到鐘山的話,天靈兒手中一緊,紅麻雀被捏的雙眼一爆開,一副無辜之態。
  “你不是我丈夫,我還沒嫁呢,姐姐,你朋友怎么這么無禮呀?”天靈兒馬上叫道。
  “涅青青,你來證明,你告訴靈兒,我說的都是真的。”鐘山馬上叫涅青青說。
  “靈兒,他說的沒錯!,小涅青青說拜
  “我不信,你騙我,怎么可能。”天靈兒無比慌亂,手頭不停捏著。
  天靈兒慌亂不要緊,可苦了手心中的紅麻雀了,受了一大堆的無妄之災。而涅青青只能帶著一絲苦笑。
  “靈兒,你是不是有一個木雕,當初是我送給你的,你還記得嗎?”
  鐘山一說,天靈兒馬上想起在自己儲物手鐲之中,真有一個自己的木雕,雕的好漂亮,可自己記憶中。怎么沒有誰雕刻的呢?
  “還有那個色子,記得嗎?那日在賭場之中,輸了百萬兩銀子。最后因為那小色子,全部贏回來了,你還記得嗎?”
  天靈兒再度想到,在自己儲物手鐲中真的還有一個色子,怎么回事?不可能的,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多出這些東西,但是,絕對不是他說的那樣,不可能是他妻子的。
  天靈兒搖搖頭,一臉的不信。繼而看看涅青青。希望涅青青告訴她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涅青青卻是點了點頭。
  “不會的,不可能的,你騙我!”天靈兒害怕的調頭就跑。
  “桂花糕!”鐘止叫道。
  鐘山一叫,天靈兒身形一頓。這不是本能,而是聽到鐘山喊“桂花糕。時,心靈徒然一顫。
  在鐘山欣喜之際,天靈兒再度跑了起來,帶著慌亂,帶著不信,逃
  鐘止正要追。
  “不用了,圣上派人專門保護她的。你不要擔心。”涅青青馬上說道。
  “靈兒到底怎么回事?,小鐘山一扭頭,雙眼通紅的看向涅青青。
  涅青青深深一嘆,鐘山先前的沖動也慢慢平息下來,必須要搞清楚。靈兒到底怎么回事。
  “靈兒怎么了?”鐘山深吸口氣,緩緩的問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鐘山,涅青青說道:“還記得那次我帶她去鳳凰宮。涅火重生嗎?”
  “嗯,剛才我失禮了,不管怎么說,多謝你能讓靈兒活過來。”鐘山馬上對著涅青青深深一拜道。
  鐘山恩怨分明,恩就是恩,怨就是怨。這一拜,絕對出于真心。
  “靈兒在涅火重生之際,太思念你了,為了救靈兒,鳳凰一族的至尊,不得已封住靈兒關于你的一切記憶。這樣才在最后救過來。”涅青青說道。
  “關于我?呵,封,封的好。只耍靈兒能活過來就好。況且,雖然忘了我的人,卻忘不了那份感情。忘不了那份心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