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9)      第二章龍門谷(01-29)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9)     

長生不死62 惡人自有惡人磨

僂大的月亮已經到了西方,城南之處,隱隱之間出現了一隊人馬。
  一個哨探飛入城中,直接跪在了城樓上一名將軍腳下。
  “啟稟將軍,城南現大隊人馬。”哨探說道。
  “來者何人?”將軍問道。
  “不清楚,但是那旗號是一斤)“鐘,字。”
  地底密室之內,鐘山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周身雷光閃耀,好似在突破。好似在修煉。對面,大金皇帝神色灰敗無比,一旁尸先生看的出來。大金皇帝生機盡無,死透了。
  尸先生已經收取了那“人參果”那顆長出人參果的小樹也在人參果摘取以后,枯萎了小心的將那“人參果。放于一透明的瓶子之中,抓于手中。
  尸先生又去收取了所有搜魂石,甚至還在大金皇帝身上搜刮了一番。
  這時,鐘山身上的雷光才漸漸散去。
  “難道我錯了嗎?”鐘山皺眉吶吶思索道。眉頭深思不已。
  “陛下,你沒事吧?”尸先生對鐘山叫道。
  鐘止看看尸先生,原先的疑惑慢慢隱去。
  “我沒事!”鐘山搖搖頭道。
  “陛下,剛才那可是帝極境才能掌握的精神世界啊,你怎么打敗他的?”尸先生帶著詫異看向鐘山。
  鐘山古怪的看看尸先生,這要怎么說呢?大金皇帝的精神世界是強大,強大到變態,整個世界他做主。而且大金皇帝的根神識居然是一座火山,蘊含無窮炎陽之力。滂湃浩瀚。可惜,他遇到的卻是鐘山這個變態。精神世界很強嗎?鐘山的八極天尾居然能夠出體了,偌大的一坑巖漿。居然被八極天尾張口全喝光了。當時大金皇帝就驚的石化了。我遇到了什么樣的怪物?
  喝光了巖漿還不算,八極天尾更是“咱呀唯呀。之中,將大金皇帝的精神世界一起吞食了。直到最后吞食大金皇帝的元神。
  精神世界的對決?八極天尾就是一個逆天的克星。強大的能量,讓鐘山修為再度增加了一重,元嬰期第六重。
  可是,鐘山卻對自己的修行產生了一絲懷疑。
  因為,在大金皇帝的精神世界之中。自己所能做的只有兩個,一介。是“**攻擊”還有一個就是八極天尾。
  別的什么都施展不了,一點點也施展不了,任何法術都不行,好似另一個天地規則,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為什么會這樣?鐘山當然知道,那是大金皇帝的精神世界,可大金皇帝的精神世界,自己就插不了手了嗎?若任人宰割也就算了,關鍵八極天尾可以啊,八極天尾可以無視一切規則,即便在別人精神世界,一樣稱王稱霸,我怎么不可以?
  我錯了?錯在哪里?不對,我修行有瑕疵。
  鐘山皺眉想著,讓尸先生不要插口。
  鐘山神情無比凝重,鐘山現。若不將其想通,未來必為自己一咋。最大的破綻。
  紅鸞天經也用不了。
  對,就是紅鸞天經,鐘山雙眼一瞇。
  鐘山終于現哪里不對了。
  紅鸞天經,第六重,破妄之始。就是它,就是自己能夠看到了天地規則。
  看到天地規則太強了,真的。像鐘山這樣肆無忌憚的看破規則。也只有帝極境以上的修為,可鐘山金丹期時就可以看到了。
  是福?是禍?
  福!因為這介”鐘山創造了“天條!撕風!”一個強大的刀法。甚至多次救過自己。
  可,這并不是福氣,反而讓自己慢慢沉迷于這種感覺,這種依賴的感覺,依賴紅鸞天經了。
  因為看到天地規則,所以跳開了一步一步修煉所能掌握的那些基礎。
  一旦再度看不到,那不是廢物不如?甚至因為看到這些規則,讓自己放棄了昔日自己所制定的修煉方向。
  想到這里,鐘山心中一陣后怕。
  不行,從此以后,除非到了生死攸關之時,絕不再動用“破妄之始”再為自己根本沒有達到操縱它的程度。
  自己還按照昔日指定的修行方法去修煉。
  想通了一切,鐘山長長呼了口氣。眼中恢復清明。
  看著眼前只剩下一具軀殼的大金皇帝,鐘山有過一絲憤怒,一絲感激,憤怒他傷了悲青絲,感激他讓自己明悟了。
  帶著一聲冷笑,鐘山走到那軀體面前,手掌按在大金皇帝的臉上,探手一推。
  大金皇帝的尸體。轟然間向后倒下!宣布鐘山徹底勝利了。
  可就在剛才鐘山伸手之際,所有符策虛影,頓時一消,所有人在那一瞬間就忽然清醒了過來。
  不,應該是回計不,眾人懷沉浸在剛才空與被大金皇帝擠壓的困境中。憾然…四周壓力頓消。
  并且眾人看到了一幕讓所有人都下巴掉一地的事情。
  那個強勢無比的大金皇帝?他在干嘛?那不是鐘帥嗎?他在干嘛?
  眾人看到,鐘帥非常羞辱性的將手按在大金皇帝臉上,并且一扭一推之間,大金皇帝倒下了。
  “哐哪”一聲倒地了?
  神啊,出妖孽了嗎?我看到了什么?
  那個畏畏縮縮的鐘帥?在自己都沒有看清的情況下,將實力攀至帝極境的大金皇帝打敗了?
  鐘山扭頭,網好看到所有人都張著嘴巴僵化在那里。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鐘山和大全皇帝在精神世界對決了一個時辰,而在一個時辰之前。
  大金皇朝之外,頓時出現了八十萬大軍。由水無痕指揮,大軍向著警城沖刺而來,是那日鐘山逛街時。通過大榮商會傳遞信息出去的。
  “殺喊殺聲一片,驁城頓時變得有些亂了起來。“陛下”大量將士沖到了皇宮,請皇帝定奪。
  色空走了出來。
  “慌慌張張,出了什么事情?”色空喝斥道。
  “有緊急軍情,我要稟報陛下。”那將軍馬上說道。
  “陛下正在閉關,這是陛下虎符,我可以全權負責色空馬上說道。
  眾人看看色空手中虎符。
  “色空大師,不好了,現在城外有八十萬大軍,并且有長生界人夾
  “帶我毒看。”色空說道。
  “嗯”眾人馬上帶著色空飛到城南。
  南城樓之上,色空看到小大金皇朝的軍隊,正在和外界軍隊浴血奮戰之中。對面的將士太兇悍了,這是什么樣的軍隊?滿眼望去,死去的基本是大金皇朝的軍隊啊。
  偌大的一個帥旗,上面一個大大的“鐘。字。
  很多將士因為不敵。紛紛催動了神印,實力增加了。可是卻多了一些衣著怪異之人。
  “長生界?”色空雙眼一瞇道。
  “色空大師,陛下還在閉關嗎?”一個將領走上前來。
  “馬將軍,對面軍隊是怎么回事?鐘?這附近皇朝有鐘姓統帥嗎?”色空皺眉道。
  “不,應該不是,色空大師,這隊人馬不是我們附近皇朝的,在下想到一個可能,若真是那人。我們就糟了。”那馬將軍苦著臉說道。
  “哦?”色空疑惑道。
  “神州東方,大羅天朝,近些年忽然崛起一個級將領,以一己之智覆滅了兩大帝朝,現在正在出使大離天朝,很可能路過此處。”馬將軍說道。
  “哦?叫什么?。色空皺眉道。
  “他叫鐘山”。馬將軍說道。
  馬將軍說完的瞬間,色空瞳孔一縮道:“你說什么?他叫鐘山?”
  “是啊!不過,也不一定是他。只要陛下出關”必定能平定這些敵襲。”馬將軍微微一惑。
  這時,色空忽然想到一個背影,自己送入皇宮的背影,跟在趙老身邊的背影,是他,就是他!鐘山!
  想到那無比邪門的鐘山,色空頭皮一陣麻,以前就知道鐘山邪門了。就是師尊那次,他也只看好鐘山。事實果然如此,后來派人過去一看,師尊真的死了。
  看看皇宮方位,色空馬上取出虎符道:“馬將軍,大金皇朝三軍一直是你掌管,現在我將虎符交于你,全力守護鶩城。”
  “呃,是”。馬將軍微微一鄂。接過虎符。
  色空交接完以后,卻是調頭就走。留下一臉愕然的馬將軍,這色空大師的膽子也太小了吧。
  色空悄悄飛了出去,飛離驁城之后,看著鶩城方向深吸口氣道:“師叔,對不住了,師侄還要留著小命向主人稟報!”
  大金皇朝天空,氣運全部被用于成長那,人參果。了,滿天血煞之氣。沖天紅光,引得滿天雷云,如此大的動靜,頓時驚動了大金皇朝四方的宗門。
  無數宗門強者向著鶩城方向飛來。
  這其中就有一隊路過強者,一共三十人,個介。衣著無比華麗,為一個,更是一身貴氣,面目俊朗,卻透射出一股淫邪之氣,這股淫邪之氣之甚,比之昔日鐘山引去和尸先生戰斗的妙仙人還淫邪。
  看到那一處紅光沖天,雷光四起,男子怪異一笑。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