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1-27)      第二章龍門谷(01-27)      第三章龍門大會(01-27)     

長生不死52 錯了嗎

爾陀佛聲冷哼,白業冷冷看了而。就又看佯4啞忤佛陀。
  “回去告訴贏,想要后土,不可能的。
  ”金蟬也是寒聲說道。同時巨大氣勢壓迫向白業。
  白業冷冷一笑,搖搖頭道:“我只是代圣上傳信而已,望你好自為之。”
  白業說完,金蟬的氣勢也停止了,傳信,信使?若換個信使,金蟬肯定不會在意,要殺便殺,要囚便囚,可這個大秦信使卻讓他猶豫了。
  白業看看這里所有人,最后又說道:“除了找你,圣上還讓我代一句話給這里的另一人。”
  所有人都看向白業,誰?
  “鬼谷,大秦圣上已經回歸,還不歸來?”白業雙眼一瞪道,沒有指向誰,好似對著所有人說的一般。
  三尊佛陀無不怒目而視。
  鬼谷?誰是鬼谷?
  也只有鐘山知曉,修風水,天地人神鬼,五脈。鬼脈的鬼谷。
  “言盡于此,告辭!”白業帶著一些邪笑。轉身就要離開。
  三尊佛陀冷冷的看著,誰也沒有攔著,三尊佛陀沒有攔著,其它人自然不好相阻。
  白業帶著一絲邪笑,踏步而走。
  “武安公稍等!”鐘山忽然叫道。
  鐘山的忽然稱呼,令所有人都是一鄂。所有人都古怪的看向鐘山,三尊佛陀冷冷而視,白業也疑惑的看向鐘山。
  “怎么?”白業疑惑道。
  “大羅天朝,禮部侍郎,東方公,鐘山見過武安公!”鐘山自報家門道。
  東方公?除了少數知曉鐘山底細的人,大多人不知道,東方公?公爵?這點修為就混到天朝公爵了?可,極樂凈土為何請修功名人來此?
  “鐘山?你就是鐘山?一策天崩計劃。三年覆滅大宇帝朝,獨領三軍覆滅兩大帝朝氣運的鐘山?”武安公眉頭一挑道。
  鐘山這個名號,在修積陰德的人心目中分量不高,可在修功名的人心目中,絕對是那種逆天的存在。即便武安公白業都如雷貫耳。
  三年滅帝朝?滅兩帝朝氣運?眾修積陰德之人,無不詫異的看向鐘山。就這八尺長、元嬰期?這點修為滅了兩大帝朝?
  不信,非常不信!
  不過,又由不得你不信,以此能夠看出鐘山此人,必定有著驚人的智慧,難怪先前金蟬佛陀以菩薩果位引誘他。
  “正是鄙人,說起來,昔日大秦圣上,威懾天下,探口間收取強勢孽魔,揮手間擒拿大威天龍為其拉車,強勢震天,鐘山也神往不已。”鐘山馬上說道。
  “不知東方公叫起我何意?”白業問道。
  “鐘山受圣上之命,尋找大秦圣上,有要事相商,網巧在此與武安公相遇,你我找個地方詳談一番。”鐘山看看四周道。
  白業看著四周,點點頭。
  “金蟬佛陀,感謝你這次邀請,我與犬子有要事要辦,不多做打擾了。”鐘山對著金蟬佛陀道。
  金蟬佛陀眉頭挑了挑,鐘山他這是借機離去?
  “無量壽佛!”金蟬點點頭。
  鐘山帶著鐘天馬上跟著白業,一起跨出了極樂凈土,至于尸先生,應該早就出去了。
  出了極樂凈土,外界依舊坐著一群等候之人。鐘天一招手,五名大明寺麻袍僧人點點頭,跟隨其后。
  一行快速飛遠,飛到一處僻靜的山谷才停下。
  鐘天揮手間,五名大明寺僧人站在遠處等候。
  “說吧!”白業看向鐘山說道。
  “關于“后土”鐘山說道。“哦?”武安公雙眼一瞇道。
  “所以,圣上要與大秦圣上洽談一番,武安公若不信,可執我信件前往大羅天朝求證一番,再稟報贏。”鐘山說道。
  “我憑什么信蜘”白業皺眉道。
  “假傳圣旨,可是死罪,鐘山豈敢假傳大羅圣上旨意?我知道你要求證我說的是否屬實才會去稟報贏,帶著我的信件。前往大羅天朝,以你的身份地位,大羅天朝絕對不會為難于你,交于圣上。圣上自然會告訴你一切都是真的,那時你再稟報贏即可,要知道,我等都是為各自圣上辦事,辦事就要盡心盡力。”鐘山盯著白業說道。
  “好!姑且信你一會!”白業說道。
  鐘山微微笑笑,繼而,取出兩塊玉簡,分別輸入一些東西,并且下了自己獨有禁制,遞交給白業道:“這塊交給禮官,他能確定你身份,這塊交于圣上,也算是我大功一件。”
  古怪的看看鐘山,白業點點頭,翻手收起兩塊玉簡,繼而扭頭沖天而上,轉瞬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在白業離開之后,鐘山再度設置一個隔絕查探的陣法。
  “父親,你知道“后土。?”鐘天疑惑道。
  “不知!”鐘山如實道。
  “呃?那父親剛才假傳圣旨?”
  “沒有啊,我何時傳圣旨了?”鐘山笑道。
  “父親”鐘天也意會的笑了起來。
  “父親剛才讓白業交給古神通什么東西?”鐘天問道。
  鐘山神情一肅道:“就是大寂滅盛會的場景,二十四諸天法輪、七彩佛珠,呵呵,兩件佛寶,要變天了!”
  “父親,其實佛祖降下的那個符文”鐘天要解釋。
  鐘山搖搖頭道:“你自己知道就好,以后。關于這個符文,任何人都不要說,哪怕大明寺那位最強者。也不可透露。”
  “是,父親。”鐘天應道。
  “將二十四諸天法輪窩囊的送人,是不是感覺很不爽?”鐘山笑問道。
  “不,父親,今日交給歸元佛陀,來日,我一定會拿回來的。”鐘天眼中戾氣一閃道。
  “好,這才是我鐘山的兒子。”鐘山滿意道。
  “父親。剛才為何不跟白業一起離開?”鐘玉忽然再問道。
  “白業不是笨蛋,不可能總被我們當槍使的,而且他肯定也想見古神通,至于我們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鐘山沉聲道。
  “可”鐘天依舊有些擔心。
  “我們只要拖住后面的尾巴一段時間,給尸先生足夠時間準備就行了。”鐘山說道。
  “父親,這尸先生真的有那么神奇?”鐘天問道。
  “大惰皇朝,四大軍團長,哪個簡單了?走吧,再待一會,就要引起懷疑了。”鐘山說道。
  “嗯!”鐘天點點頭。
  繼而,父子二人撤去陣法,五名大明寺僧人圍了過來。
  “鐘天羅漢,我們還不回大明寺嗎?”一名僧人說道。
  “不,我要與父親去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要不了多久,待我們將那重要的事情處理完畢,我們再回去。”鐘天搖搖頭說道。
  “什么事情?”一名僧人說道。
  “一個關于大明寺與極樂凈土之間的秘密,你們到時誰也不要說話,只要看著就好!”鐘天說道。
  “嗯!”五名僧人馬上點點頭。
  繼而,一行七人,向著西方而去。一路飛行。
  “父親,那是佛祖留下的東西,在體悟中一起傳給我,就在不遠處,我們這就去取。”
  “父親,你說那東西真的能夠改變極樂凈土運勢?”
  “父親,若是有那東西就能隨意賦人菩薩果位?”
  鐘天學著鐘山,牛皮滿天吹著,鐘山與之一唱一和,二人對話,聽的身旁五名僧人心驚肉跳,驚奇不已。真的假的?
  在七人后方遠處,遙遠處,卻跟著一個年老的尼姑,飄香菩薩。
  飄香菩薩一路跟來,不離不棄,還記得當時彌陀佛對她所說。
  “找個沒人的地方,將鐘山父子給我擒回來!”
  飄香菩薩原本已經準備捉拿鐘山父子了,可是,在白業走后,二人言語無比的駭人。佛祖留下的寶貝?飄香菩薩改變了計劃!在遠遠的吊著眾人。菩薩,帝極境修為,一切都在飄香菩薩掌握之中。
  鐘山父子向西以后,繞了繞又向北。一直飛行了近二十日時間,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在亂繞。在鐘山心中,只要記住昔日和尸先生約定的固定方位和地點就行了。
  二十日的時間,飄香菩薩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可,這對父子太能吹了,不說飄香菩薩,就鐘天身后的無名僧人,此刻都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好似跟著二人就能飛升成仙一般。
  終于來到所謂目的地了。而眾人也出了佛禁十萬大山。
  遠處,是一個幽暗的峽谷。一眼看不見底。
  鐘山父子對望一眼,繼而帶著五名大明寺僧人快速飛入其中。
  飛入其中,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遠處飄香菩薩眉頭一皺。因為神識居然探查不進去?
  眼中帶著一絲疑惑小一絲狠絕,身形一晃,快速而去。看著那澤黑的峽谷,飄香菩薩毫不猶豫,探身飛了進去。
  飛進去的瞬間,整個峽谷深處就閃出了微微黃光。
  “騙子八”峽谷之中傳來飄香菩薩羞憤欲絕的尖呼之聲。
  “騙子?”峽谷上方傳來鐘山的冷笑之聲。
  好似憑空而顯,峽谷上方出現八人,鐘山父子、大明寺五僧人,還有尸先生。
  “最多只能困十日,菩薩有渡化萬鬼之能,一旦渡化了她周側之困,必定脫陣而出。”尸先生沉聲道。
  “這是?”五名僧人無比驚駭的看向峽谷口下方。
  “黃泉路!?尸先生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