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0)      第二章龍門谷(09-20)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0)     

長生不死45 冰封三千里

仙撥刮錢財的速度,太快了!度讓小青懷疑,許仙財神爺下凡,可就算財神爺不一定有許仙那么夸張吧,財神是靠法術變。而許仙是白手起家。
  漸漸的小青看許仙的眼神也慢慢變了。原先的不屑。化為一種
  拜。
  快樂的生活,終究是到了盡頭。
  該來的,終于來了。在白娘子生下一個白白胖胖小子,全家人幸福歡笑之時。
  許仙夫婦的終極克星,法海大師。轟然闖入民宅,在白娘子網分娩體弱之際,用缽盂收取白娘子。繼而快速遁走。
  小青急追而去。終于在不久后小青帶著一身傷回來。
  “老爺,姐姐被法海妖僧關入雷峰塔了。怎么辦啊?”小青一臉淚痕道。
  此刻的許仙,也就是鐘山,鐘山卻是異常鎮定,時候到了。
  用手擦了擦小青的淚痕,鐘山說道:“放心吧!有我!”
  說完,鐘山抱著“兒子。找到姐姐,將兒子托付給姐姐照顧,繼而就出去了。
  小青無助的跟著鐘山。
  鐘山直接來到存錢的那個院子。
  當小青進入院子后發現,地窖里的錢,全部沒有了,被轉移走了。
  “東家,耍那么做嗎?。一個下人一臉擔憂道。
  “怕什么,有我。有那么多錢。誰不賣命?快點,按照我說的去做鐘山說道。
  “是!”那下人馬上應道。
  “老爺,你要做什么?怎么救姐姐。小棄一臉擔心道。
  “聽我話,到時,我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鐘山看向小青道。
  “嗯”小青點點頭,這一玄。小青發現越來越看不透許仙了。
  三個月后。
  杭州西湖,凈慈寺山前。雷峰塔下。
  鐘山伙同小青。卑了三十個到霉的和尚,放于雷峰塔下。
  鐘山干起了綁票的活。
  金山寺中,法海坐于禪院之中。心神不寧,總感覺有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走出禪院,法海剛好看到一個僧人。
  “六凈呢?”法海問道。
  六凈,法海最得意弟子。慧根卓著,是法海期望最大的弟子。
  “稟主持,十日前;六凈師弟說下山化緣,就再也沒有遇到了,而且。”那僧人皺眉道。
  “而且什么?。法海沉聲道。
  “而且小僧發現,主持您的三十位弟子,都不見了。都十天不見人影了。”那僧人說道。
  聽到那僧人所說,法海眉頭一皺,掐指算了起來。
  “主持,剛才有人送來一封信,要交于你。”又一個僧人連忙跑來。
  法海停止掐算。馬占打開信封。信封內只有一句話。
  法海,你的弟子全部在我手上,速速來雷峰塔,給你一個時辰,遲一玄,我殺一個”殺光為止。
  看完信,法海眼中一怒。捏手間,信函粉碎。繼而仰天,腳下一踏。飛天而上,向著杭州西湖快速飛去。
  杭州西湖。雷峰塔下。
  鐘山帶著小青綁著三十個恐懼中的僧人,遠處,凈慈寺眾棍僧一個個執棍怒目而視雷峰塔處,兩個守塔金網也跳出,和小青對峙之中。
  “施主,你放了這些僧人,我們有話慢慢說!”對面凈慈寺的主持安撫鐘山叫道。
  鐘山理都不理。而是望望天。
  “時候要到了,馬上就是一個時辰。法海還沒到,那么,諸位對不住了,從誰先開始呢?”鐘山看看被綁著的眾僧人。
  探手抓起一個。鐘山抓起一柄劍放在那僧人的喉嚨之處。
  “不要啊。施主。求你了,不要啊那僧人恐懼道。
  “。
  一臉怒氣的法海,從天而將,怒目瞪向對面二人。
  “許法海驚叫道。
  “法海,你終于來了”。鐘讓沉聲道。
  “哼”法海反手就要發威。一道紅光直入鐘山手中的長劍,想要打斷長劍救出自己的弟子。
  “師傅。不要心。被鐘止綁架的僧人驚叫道。
  “六凈,你要干什么?。法海停下手頭動作疑惑道。
  六凈哭喪著臉說道:“我后面還有一把刀。”
  法海:
  在六凈身后。鐘山還有一把刀抵著六凈后心。
  “許仙,你好陰險!”法海怒道。
  “法海大師言重了。昔日,你將我綁架到金山寺。引誘我娘子和小青水漫金山救我,你就不陰險了?我綁架你弟子就叫陰險,你綁架別人丈夫就叫高尚嗎?佛主曾說過。眾生平等,只準你…陛。就不準我陰險了。眾生平等,你懂什么叫眾生平等嗎幾怒斥道。
  被鐘山一陣怒斥,法海臉上頓時氣得通紅,小青聽到是一陣暢快。
  一旁眾凈慈寺僧人都是一陣“阿彌陀佛。
  雷峰塔內,白素貞扶著塔門。一臉感動的聽著。
  “許仙,人妖殊途,你和白素貞結合,天理不容。望你早日醒悟。回頭是岸。”法海深吸口氣,平靜下心中怒氣,靜靜道。
  “呸!”鐘山怒喝道。
  “人妖殊途。天理不容?天什么時候不容了?要是天理不容,早就降下天雷劈死我了,是你這個妖僧,好大的膽子,敢冒犯老天?頂著個僧帽招搖撞騙。居然還有臉打著老天的旗號,誰告訴你回頭是岸的?我前面就要靠岸了,你讓我將船再劃回去?”鐘山怒道。
  “你。法海指著鐘山怒道。
  “白素貞水漫金山早就生靈涂炭。死傷無數,我這是替天行道。”法海再度沉聲道。
  “你不陰險的綁架我,我娘子會水漫金山嗎?要不是你,那些人會死嗎?你到蘇州去問問,多少百姓因我家娘子而活命,替天行道。你怎么不一掌劈死自己?”鐘山怒聲道。
  “施主畢竟肉眼凡胎,看不透世事;我不怪責與你,只要你放了我的徒兒,我可既往不咎法海再度沉聲道。
  “我是肉眼凡胎,哼,收起你那套高高在上的態度,佛主說。眾生平等,你再不擺正自己位置,你就是在罵佛主的話狗屁不通。”鐘山再度叫道。
  “你”法海真的被激怒了。
  一旁小青聽的解氣,但又有些擔心許仙。
  “你想怎么樣?”法海沉聲道。
  “打開雷峰塔,放出我娘子,快!”鐘山沉聲叫道。
  “鎮壓白素貞,我已經上奏天庭。如此巨孽,必須鎮壓,你再科纏不休,天兵天將至,讓你墮入阿鼻地獄。”法海冷聲道。
  “官人,你快走,不要管我!”雷峰塔內,白素貞哭訴道。
  “不,今天不救回娘子,我誓不離開。”鐘山沉聲道。
  “小棄,快帶官人走。
  ”白素貞對著小青哭喊道。
  “姐姐。小青為難道。
  “你不要勸小青了,今天就是為了帶你離開,帶不走你,我和小青也沒想過活著離開。”鐘山再度說道。
  說完,小青原先有些猶豫的神態頓時定了下來,變得堅定不已。就算死也要救出姐姐。
  “官人!”白素貞感動的哭道。
  “許仙。話已盡。再不放人,別怪我不留情面。”法海寒聲道。
  “留情?你幾時對我留情過?老禿驢,我知道這雷峰塔有你的禁制。必須你才能打開,你是開,還是不開?我們可要殺人了哦,你難道真的耍眼睜睜看著你的這些弟子下的獄?。鐘山雙眼泛寒道。
  “六凈,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法海沉聲道。
  “師傅。師傅救我,我不想死!”眾被綁著的僧人哭喊道。
  “是啊,你只會盅惑這些傻僧去死,為何你不自己入地獄呢?你入地獄,他們不就可以活了?我和娘子一家人團聚,以你一人的遭天漣,換回這么多條命,下去見地藏王也可以拍著胸脯高聲對他說你是高僧了。”鐘山冷聲笑道。
  “哼!”法海一聲怒哼,翻然出手。
  “小青,殺!”鐘山也是眼中一冷。
  “。
  小青出手,頓時三十個僧人全部到在血泊之中。
  ”
  法海一掌打來,小青頓時擋在鐘山面前,被法海一掌打傷,吐了口
  鐘山一把抱住。
  “官人小青你們快走。”白素貞在塔中哭訴道。
  “如此心性,如此歹毒,如此魔心,留在世上也是為禍人間法海看著鐘山和小青道。原先被鐘山說的搖擺不定的凈慈寺僧人也接著怒目看向鐘山。
  “老爺,你快走!”青撫著鐘山艱難道。
  “哈哈哈哈”鐘山怒狂的一笑,繼而扭頭冷眼看向法海。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鐘山許仙,許仙他瘋了?
  “法海!”鐘山叫道。
  鐘山一聲斷喝。法海一頓。
  “我說過。你一定會打開雷峰塔的。因為佛主讓你必須打開。”鐘山寒聲道。
  “哼,妖言惑眾!”法海怒道。
  “妖言惑眾?你不是會掐算嗎?算算看,你金山寺現在怎么樣了?”鐘山嘴角溢出一絲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