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不死》 最新章節: 第一章八十大壽(09-25)      第二章龍門谷(09-25)      第三章龍門大會(09-25)     

長生不死44 為青絲

第三十四章超級許仙
  “白姑娘,你真漂亮”鐘山癡癡的說道。
  “官人,還叫白姑娘?”念悠悠臉上一紅道。
  “哦,娘子,你看我。”鐘山一臉慚愧、一臉幸福道。
  鐘山到桌上端起兩杯酒過來。一杯送給念悠悠,一杯抓在手中。
  “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娘子,能夠娶到你,是我的福氣。這一旦·1,我心中充滿了感激,感激上天讓我遇到了你,感謝娘子能夠成我妻子,僅以此酒,敬你一杯”鐘山微微激動道。
  “嗯”念悠悠點點頭
  繼而,二人對飲畢,鐘山槨兩個酒杯放在桌上,一口吹滅蠟燭。
  “官人,我耒給你寬衣。”念悠悠說道。
  鐘山(許仙)感覺現在好像做夢一樣。一個藥店窮小子,娶到了這么美若天仙的妻子,這種幸福,誰也無法言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鐘山一直處于快樂之中。
  可是,快樂永遠是短暫的,換來的卻是無窮無盡的痛苦和長嘆。
  丫$青兒的一次失誤,導致鐘山因涉嫌盜竊官銀發配蘇州三年。
  鐘山(許仙)的磨難開始了,但好在有著念悠悠(白素貞)的暗中保護,一切都有驚無險,并且在不久后夫妻再度重逢。
  中途遇見一只蛤蟆道士,在念悠悠(白娘子)法力與智謀之下,大敗蛤蟆道士。
  有情人終成眷屬。發配蘇州三年也在二人相互扶持之下,輕易庋過了。
  三年后,再回杭州,可人妖殊途,東窗事發,終究遇到了這對夫妻
  的終極克星,法海。
  “阿彌陀佛”法海一聲佛號,將鐘山非法綁架至娃江金山寺。
  念悠悠(白娘子)一怒,攜小青卷起千重巨浪,引東海之水,水漫金山寺
  金山寺顛,鐘山(許仙)終于接觸到了龐大的修者力量,翻江倒海,水淹金山寺。
  法海也好生了得,袈裟飛起,落下無窮金磚。迅速筑起大堤,水漲堤漲,念悠悠(白娘子)最后只能暫且歇下。
  而鐘山(許仙)也在不久后,逃出金山寺,讓法海望而長嘆
  再度回到錢塘,夫妻重逢。
  道
  “我就是那個小牧童?娘子抓著念悠悠的手不放。
  你為什么不早說呢?”鐘山一臉恍悟
  “官人”念悠悠臉紅道。
  小青逢時退出房間,有些不舍的對二人又看了一眼,才關上房門。
  了
  念悠悠青,繼而臉上一紅,因為念悠悠已經再度被鐘山抱到床上,共赴巫山,以雨露償還這段時間的相思之苦。
  鐘山知道了這天下還有很多修行者,而且在自己身邊也有著兩個。
  看看念悠悠,鐘山溫柔撫了撫念悠悠光滑的脊背道:“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真的是千年緣分。
  “嗯”念悠悠點點頭。
  二人幸福的日子,再度開始了。直到又大半年后。
  “娘子,我有兒子了卜我有兒子了”鐘山興奮的大叫道。
  “嗯”念悠悠溫柔的一笑,并且用手撫了撫肚子。
  晚上,鐘山又好好愛了念悠悠一次,事后,躺在床上,鐘山撫了撫念悠悠光滑的身體笑問道:“娘子,你說我們的孩子是卯生還是胎生呢?是生出‘蛇蛋)還是‘嬰兒▼呢?要是生出蛇蛋,將產婆嚇過去怎么辦?”
  念悠悠輕啐了一口,紅著臉道:“我已修得正果,褪去蛇身化為人形,g然是生個寶寶。
  “哈哈娘拳勿怪”鐘山笑道。
  “官人,你這是什么?怎么一直截在身上?”念悠悠從鐘山衣物之
  中取出兩個物件。
  一個是與《袋子,還有一個是綠色晶體。
  “這個?這是祖上傳下來的。”鐘山笑道。
  出
  “這個黑袋子打不開,這綠色晶體也很古怪哦,不過,由此可以看官人的祖上,肯定也有人修行的。”念悠悠趴在鐘山胸口說道。
  “是嗎?”鐘山疑惑道。
  “當然,我這是儲物手鐲,我們修行者每個人都煉制一個的「用來儲存一些死物,你的這兩個東西,居然都不能裝入儲物手鐲,一定有了寶靈,有寶靈就不能裝進去了。”念悠悠說道。
  “是嗎?難道還是什么厲害的法寶?”鐘山一手摟著念悠悠,一手
  抓起兩物。
  這兩物就是一直放在鐘山懷中的‘螞袋)和·搜魂石’
  看了又看。鐘山神情忽然十室。
  “怎么了?”念悠悠疑惑道。
  “你不要說話,讓我想想。”鐘山說道。
  念悠悠趴在鐘山胸膛之上,不再說話,靜靜的聽著鐘山心跳,并且
  疑惑的看著鐘山越來越凝重的神情。
  “娘子,你剛才說這塊晶石不能裝入儲物手鍺?”鐘山忽然問道。
  “是啊,洞房花燭夜那晚,我就試過了,只
  ,L上沒問。
  “洞房?我們相識有多久了?”鐘山問道。
  寺,
  “從第一次西湖見面,然后發配蘇州三年,又遇到法海,水漫金山還有幾天前蜈蚣精,這些算下來,快要有四年了。”念悠悠說
  道。
  “四年?也就是一千多日了,一千多日后,這晶石還不能被裝入儲
  物手鐲?”鐘山雙眼一瞇,瞳孔一縮。
  恍然間,鐘山想到了一切,一切的一切。千日,這是搜魂石,曾經有人跟自己說過,千日后,就可以放入儲物手鐲,所以鐘山一直記在心中,但,一千多日下來了,還不能被裝入儲物手鐲。
  還沒到千日,夢,這一切都是夢。
  夢
  恍然間,真的就是恍然間的事情,鐘山頓時醒悟了。我是在做我不是許仙,我是鐘山。
  “官人?”念悠悠擔心道。
  鐘山低頭看向懷中光著身子的念悠悠,臉上一紅,微微古怪。
  身
  念悠悠?白娘子?本能的,鐘山要推開念悠悠,但,在抓住念悠悠俸的那一霎那,鐘山忽然想到了什么。
  “滌什么,早點睡吧”鐘山安撫道。
  “嗯”念您悠點點頭。
  念悠悠睡著了,懷孕的女人,睡眠非常好。但鐘山卻怎么也睡不
  抱著懷中的念悠悠,鐘山有種非常古怪的感受。
  媽的,老子變許仙了?懷里還摟著白素豆?不,是念悠悠,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若是自己幻想出來的也罷,若她進入我的夢境,那事情就大條了。自己和她一起夫妻生活了四年,甚至還生了個寶寶,不知醒來后,會是多么震撼的一件事。
  要不要告訴她?不行一她是虛構出來的,一旦告訴她,自己將面臨幾十年的一個人世界,那要孤獨寂寞死。
  著
  許仙?白素貞?法海?
  鐘山神情無比古怪,同時也清楚的知道后面將會發生的事情,兒子許士林生下來了,可是,老婆卻被法海抓去鎮壓雷峰塔下。
  還有最多半年時間。
  醒來?那只有-自己想辦法了,讓夢中人排斥自己,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必須要好好計劃一番。同時,這個夢就繼續做下去吧,我還繼續扮‘許仙’
  鐘山將懷中念悠悠摟摟緊,閉目睡覺了。
  接下來,白娘子眼中的許仙忽然變了。評仙不再坐鎮保安堂了,而是請了個老醫師坐堂,許仙變賣家里的物品,湊出資本,開始做起了生意。
  白娘子眼中盡是驚奇,就是小青也是充滿了詫異。
  “老爺,你在做生意?缺錢嗎?要不要五小鬼幫你?”小青問道。
  “不需要,我做生意,還需要人幫?”鐘山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道。
  是啊,自信,比做生意,誰能有鐘山這么自信?況且還是在夢中,這么gI的地方。
  小青起初不信,姐夫呆呆傻傻的,哪會做生意?直到四個月后,到許仙偷偷購置了一座小院,心中氣憤,以為許仙背著姐姐在外養女人的。
  因為白素貞肚子越見大了,所以小青沒有告訴白素貞,而是偷偷的跟著許仙進入那小院。
  “今天的錢運來嗎耳”鐘山對著一個人下屬道。
  “已經運入地窖了。只是,那地窖還要開拓嗎?”那下人說道。
  “這點事,還絡我教?不開拓,以后錢放哪?”鐘山雙眼一瞪道。
  小青第一次看到許仙這不一樣的神情,一臉疑惑,并且隱身隨著
  鐘山走入小院,走下那所謂的地窖。
  地窖?這哪是地窖,這分明是國庫嘛,一間龐大的大廳之中,不時的有黃金白銀運來。
  而且連綿不絕的運來,金山,一座大金山。
  小青張大了嘴巴,偷繪回去了,獨自在自己層中待了很久,才使得自己平靜下來。
  四個月?許仙他搶國庫去了?那么多錢?雖然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但小青在凡塵混跡多年也清楚,這錢,若不是偷搶而來,賺錢是多么的難。
  許仙那是賺錢嗎?小青思來想去,沒有將這事告訴姐姐,而是暗暗察訪。接下來兩個月,小青看到,許仙平時沒什么變化,一切照舊,但每天下午都會出去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一天僅僅兩個時辰?許仙在這短短時間里,已經建立了一道龐大的商業運轉系統,兩個時辰大多件,簽字,下達指令,很快下屬們就為許仙辦事,并且如運土石般運來黃金。
  看看許仙,回想一下昔日蛤蟆道士為了享受人間富貴,賺點小錢,忙的累死累活,還搭上小命,而許仙這邊,這哪是賺錢?是搶錢卜不,搶錢哪有許仙這么快?
  不過,有一點非常奇怪,許仙斂財集團里,除了幾個直接受命許仙的人,再沒人認識許仙了。